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四章 众人皆贼
    今天的夜空格外的明亮,晴朗的天空中挂着两轮淡蓝『色』明月,正是崇龙大陆每月一见的双月映天,月光照亮了大片土地,城南破屋的小屋顶上,秦放和南流月惬意的躺着。

    “月少,听说明天萧天师在城西两百里的紫云涧开坛讲法,而且只要到场的人都有符水赠送”这种消息秦放总是比别人灵通。

    “你去吧,我要留下照顾干娘”南流月应了一句后接着道:“金哥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走了这么长时间,一点消息没有,我有点担心。”

    “大哥吉人自有天相,不瞒你说哪天我偷偷去清风观想找大哥,你猜怎么着,我看到大哥穿的竟然是二等弟子服了,比原来还胖点呢”秦放有点得意道。

    “大哥不让去你怎么去了?万一被发现怎么办”南流月有点生气道。

    “放心,我的身手你还不知道?这点小事哪会被发现啊”秦放咬着嘴里的稻草说。

    “我知道你溜得快,但是秦少,你要想想干娘啊,要不是她,我们几个早就饿死了,现在干娘病刚刚有点起『色』,大哥就出事了,万一你在出事,干娘怎么办”南流月怪道。

    “我说月少,你越来越像老大了”秦放认真看了南流月一眼道。

    “恩?!什么意思?”南流月一愣道。

    “都这么婆婆妈妈的啊,嘿嘿。。”秦放笑道。

    “唉~!”看着秦放的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南流月无语了。

    “对了,月少,咱们要准备准备,今天晚上我们要去趟回春堂”秦放突然翻身道。

    “怎么了,有事?『药』不是抓了么?”南流月疑『惑』道。

    “今天,朱老头店里进了一个三百年的老参,听说可以起死回生啊”秦放比手划脚的解释道。

    “真的,这样干娘的病就能好了”流月惊喜道。

    “还能让那个猪扒皮哭断肠子,多好的事情啊,哈哈”秦放很讨厌朱老头,朱老头店里的『药』材总是要价很高。每次给干娘抓『药』都把俩兄弟的猎物清的底朝天。

    邦~!邦~!远处传来夜间寻梗的敲打声,两个黑漆漆的身影在夜幕的掩护下迅捷的向城西回春堂奔去。

    “失算,今天月光太亮了,不该穿成这样,太扎眼了”说话的正是秦放。

    “还不是你说的这样才像个高手。”南流月看着自己身上的黑衣,不由的小声抱怨。

    “你不也认为这样帅么?”秦放毫不客气的反驳,两人正在飞奔,突然前面传来一阵『骚』动,好像夹杂人喊杀声?两人相视一眼,齐刷刷的向一旁的岔道跑去,不论前方出现的是什么样的情况,现在两人的装扮是绝不适宜的。

    “去哪?”听着渐行渐近的喊杀声,秦放小声道。

    “不知道,先找个大地方躲起来再说。”南流月急道。

    “恩,这么晚喊打喊杀,不是州府兵就是大帮会,卷进去不是好玩的。”秦放同意道。

    虽然两人行动迅速,飞奔不定,但是很快南流月还是发现了不妥。

    “不对,秦少。”南流月突然道。

    “恩?怎么了?”秦放问道。

    “这些点子怎么好像是冲我们来的,一直在我们后面晃悠。”南流月说道。

    “是啊,爷爷的,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啊,前面左拐,去凤姑那避避。”秦放突然指着前面的道路说道。

    “…秦少,你现在还想女人?”南流月眼『色』有些古怪。

    “去你的~!那里好躲~!”秦放骂道,谈论中两人步速不减,转眼到了一坐高达三层的红楼,虽然夜已深了,但是这座楼前依旧红灯高挂,门里灯红酒绿。

    “走后门,去老鸨房间”秦放急道。

    “恩。”南流月也不多话,因为后面的追兵声音很近了,两个人七拐八转的向老鸨房间溜去。

    “衣柜!”刚刚溜进老鸨房间,南流月突然叫道。

    “恩?”秦放一楞,还是听南流月的躲进了衣柜。刚刚躲定,门口破风之声声响起,接着听见一个中年女人声音:“少主,你怎么了,快进去。”竟然是九凤楼的当家的凤姑。两个声音进了房间,吓得秦放和南流月大气都不敢喘。

    “凤姑,你听着,告诉我爹,东西很有可能在萧图的练功密室”那个少主道

    “少主,您受伤了?我服您休息一下”凤姑差异道,口中根本没有往日的风情,反而有一种庄重的感觉,但是听的出来,这位少主的受伤还是让她很担心。

    “没事出了点小问题,我马必须回去,不能让萧图起疑心”少主的声音响起道。

    “可是太危险了,你不能冒这个险~!”凤姑焦急道。

    “放心~!追兵里有自己人,我能混进去。”少主想了想道“还有,告诉我爹,明天清剿清风观的时候一定要留意一个叫福度的人,最好能活捉他,我感觉他很可能知道什么。”

    衣柜中两人闻言心中一震,同时想到了还在清风观的金不错,心里顿叫不好,这时外面又传来凤姑的声音。

    “少主放心,知道您今天来,我已准备好了。消息很快就会到大人手里”

    “恩,我走了”少主应道,应罢,破风之声又起,房间便安静了很多,显然是那位少主离开了。过了一会,凤姑声音也渐渐远去,远远听到凤姑喊道:“小富子,给我备车,我要和青青姑娘出去。”

    “是~!”

    等到所有的声音都远去,衣柜中的秦放和南流月才敢出来,两人发现身上衣服都是汗涔涔的。

    “今次槽糕,老大有危险了。”秦放平时大大咧咧其实心里最看重自己的三个亲人。

    “恩,要想办法通知他”南流月应道。

    “幸好月少你反应快,不然死定了,爷爷的,好险啊,你怎么知道有人来啊”秦放看了一眼房间后心有余悸的说道。

    “桌子上有酒菜,没动过,还有两个人的碗筷”南流月指着桌面道。

    “那个少主一定和凤姑约好今天相会,所以才会准备酒菜,只是没想到那少主出事了,埃~!不知道今天是幸运还是不幸”秦放叹息道。

    “想不到凤姑平时对我们这些人点头哈腰的要我们照顾,背地里还有这么硬的后台,你注意到没?虽然今天躲的快,但是周围一个看家护院都没有,现在想想应该是凤姑把人调开了”南流月答到。

    “现在刚快离开这吧,听到这个秘密,被发现的话只有死路一条,敢对付萧仙师的,无论是谁都不是我们承受的了得”秦放想了想说。

    “嗯~!”南流月说着停了一下又想了想说“先回去,把『迷』香和勾锁带上,清风观不比猪扒皮的狗窝,进去不容易。”

    “好~!”秦放应道。

    经此一事,两人无心再去朱老头『药』铺,匆匆向城南破屋赶去。

    其实二人真的很幸运,以宰父中兴的修为,只要稍加探查,就会发现两人,好在事情紧急,宰父中兴又急着回去,一时不查才漏过两人。

    两人刚刚回到院内就看见一个高瘦的身影在屋前徘徊不定,虽然看不清那人的面孔,但是秦放和南流月还是马上认出来人,正是金不错。

    “老大~!”“错哥~!”抗倒金不错,两人惊喜的喊道。

    “小声点,你们跑到哪去了”金不错连忙阻止道。

    “我们。。”

    秦放刚想解释。金不错却再次打断道“好了,别说话,听我说,我时间不多,这是萧仙师炼制的符水”说罢金不错从怀里拿出一个瓶子和一本书后接着道:“还本书是萧仙师经常翻看的一本书,看他看的仔细态度,应该是一本不错的武功秘籍,好了,好好照顾干娘我要走了。”

    “等等错哥,我们听到有人在明天对付清风观,而且要赶尽杀绝,你别回去了,太危险了。”南流月急忙抓住金不错。

    “就算知道,我也必须回去,我不回去,一旦城主军师发现,我们都要死。”金不错微一错愕后接着叹息道“今天有个高手夜闯清风观,造成一片混『乱』,要不我也不能浑水『摸』鱼得到这两样东西。你们好生保重。”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只剩下秦放两人发呆。

    看着金不错留下的东西,两人默默无语,秦放先打断了沉默“明天我们去清风观,见机行事吧,有了符水我就不去看开坛了。”

    “恩,不管怎样一定要把错哥救出来。”南流月书生般的脸上闪过一阵决绝。

    “你们是做什么吃的,一群废物,连个受伤的人都抓不到~!找~!都滚出去找,找不到,你们也不用回来了”清风观内萧图在对着他的徒子徒孙们疯一般的咆哮。

    清风观的道士们一个个噤若寒蝉,他们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萧图,谈们印象中萧图总是笑眯眯的一副长者风范,今天的萧图脸部都因愤怒扭曲了。

    “还站着发什么呆,快去~!”在萧图的又一声大吼后,众人才缓过神来,慌忙的四散而去。

    萧图身边还站着两个人,一个身材肥胖,胖得脑袋好像是直接张在肩膀上,脸『色』却是雪一样洁白,本来该是个和蔼可亲的人,但是一张硕大的嘴让其显的别样的凶狠。

    另一个则是宰父中兴,出事之后宰父中兴表现的异常好,不但身先士卒的追了出去,还在与敌人的对战中受了点伤。

    “师尊,此次被这贼人盗走了精炼符水,明日我们该怎么办”宰父中兴恭敬道。

    “开坛大事,怎么停止,一旦延期,对为师的声望会有不可估量的损失,福度~!”萧图怒道。

    “在”胖乎乎的道士应道。

    “你和几个师弟今晚不要休息了,集你们几人之力,明早之前再练一瓶精炼符水出来”萧图气急败坏的吩咐道。

    “是”福度应道,然后急忙找人炼制去了,一晚炼制出精炼符水,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时间太紧了。

    福度走后,萧图长叹一口气,好像显得有点意兴阑珊,良久,转身对宰父中兴到“中兴~!”

    “弟子在”宰父中兴知道萧图心情极差,连忙应道。

    “你把今天的事情告诉州府大人一声,借助你宰父家的力量帮助为师协查吧,哦,还有被贼人盗走的那本修身决,虽不是厉害功法,但却是我门入门功法,不宜外传,一定要追回来”萧图尽量平复自己的语气道,宰父中兴虽然是他徒弟,单毕竟是州府大公子,他那点怒气还是不能『乱』发的。

    “是,弟子这就去办”宰父中兴答应后,立刻就转身就往外走去,同时心里却是一阵叹息,早知道能光明正大的回州府,何必那么辛苦的去九凤楼报信呢。

    唉~!看着宰父中兴出了清风观骑上三眼翼虎兽向州府奔去。萧图心中一阵萧索,他在飞熊州隐忍多年,就是为了寻找通天七图,此次开坛目的就是利用符水的力量控制众多凡人的精神,集中千百万人一起寻找七图。

    精炼符水丢失,让这个计划顿时变不可行,为了开坛付出的东西也可能无法回报,这个损失是萧图不能接受的。

    更令萧图怒不可遏的是:他手中原有的七图中第六片七图丢了,就在那本修身决内,萧图为了藏好这片七图,费尽心思把它装成一片书页,每次都看完都随意的放在密室的石台上,为的就是不引起他人注意。

    萧图无法使用储物法器和袖里乾坤,只能用这种方法来达到藏书的目的。

    本来以为就算有人进的他的密室,在众多图书中,也不会拿起这本初级功法,没想到这个贼人眼力这么高明,竟然能轻易的看透他的伪装。让他多年的心血付之东流。

    萧图恨啊,只要抓住这个贼,萧图一定会把他挫骨扬灰。

    州府,宰父中兴把萧图的话给宰父及一说,宰父及高兴坏了。

    “哈哈哈哈,这样我们明令调兵,萧图也不会怀疑了,中兴,你无意中就立了大功啊~!”宰父及笑道。

    “父亲,接下来孩儿怎么办?”宰父中兴深知他的父亲那种无可比拟的智慧,连忙恭敬的请教道。

    “明天你以追查为理由不去开坛大会,然后和豹卫一起『荡』平清风观。”宰父及意气奋发道。

    “咳咳咳..大人。”病学究伯求突然『插』嘴道。

    “恩?伯求有话但说无妨。”宰父及说道,显然宰父中兴带来的消息让他心情大好。

    “是,咳咳。。在下感觉事情有些不对,首先少主虽然夜闯密室,但是他没有拿走任何东西,那是谁拿走的呢?咳咳..咳..还有就是萧图好像挺重视那本修身决,又怕别人知道他很重视那本书,这点很古怪啊”伯求分析道。

    “军师,你是不是多虑了,或许清风观内哪个不明就里的人以为是什么绝学,所以偷偷拿走了,毕竟现在清风观里的人很复杂。”宰父中兴不解道。

    “少主,也许是老臣多虑了,咳咳。。但是小心行的万年船啊”伯求答道。

    “恩,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伯求说的对这件事关系太大,不能出一点纰漏” 宰父及若有所思道“中兴,必要的时候把我们在清风观的人也抓起来吧,那小混混更不必怜惜,能杀的就杀了吧。”

    “是,父亲”宰父中兴正『色』道。

    “咳咳。。少爷目前还是不宜在州府多待,以防事情有变。”伯求再次说道。

    “恩,中兴先回去,明天包围清剿清风寺时由龙卫负责拿下那个福度,其他人按计划行事。”宰父及点头道。

    “是”众人齐声应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