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九章 机密泄露
    “哈哈哈,喝,大家喝”福度脸上笑意很浓烈,今天他很高兴。不是因为三天前他正是就任狼营副指挥使并暂代指挥使之位,而是因为今天宰父中兴走了,临走的时候把追查七图的事情全部交给了他,他可以放心大胆的去查七图了。

    “大人请~!”“大人请~!”听着一声声的献媚之声。福度满意极了。

    “黄总管~!”带着微醉的口气道。

    “小人在?”一个已经发福的年青人急忙应道,看他头上光秃的发亮,很难相信他还不到三十岁,可是人不可貌相,他就是州府三座大牢的总管,黄彪,一个残忍的酷吏,在他手里,三天的时间,被押的清风观众人已经从五百多人锐减到不足两百人,而这剩余的两百人也大都伤的无法动弹。

    “给你两天的时间,从两百人之中给我把偷东西的人找出来,办得到么?”福度阴笑着看着黄彪。

    “足够了大人~!”黄彪答应的很干脆,今天下午这位薛大人从牢房里出来的时候,黄彪就知道自己的残忍和这位大人比起来不算什么了。

    今天是福度第一天来监狱拷问犯人,整整三个时辰,福度一句话没说,只是在“烤”却没有问。两个已经被排除嫌疑的清风观道士,被福度当着所有犯人的面用慢火整整烤了三个时辰。

    整整一下午,监牢中都充满着凄厉的叫尖叫,等福度睁开他那没睡醒的双眼的时候,两个道士已经被烤熟了一半了,两人连哭嚎的声音都发不出了,却偏偏却死不了。这个时候福度缓缓的走到烤熟的道士旁用小刀慢慢的片下一片肉,然后放在椒盐里沾了沾直接扔到嘴里。

    “不错,唔,不错,分给大家尝尝”福度很认真的品了品然后笑眯眯的对黄彪说到。

    于是两个可怜的道士眼巴巴的看着自己被切成小片,分到每个犯人的手里,当拿到“美味”的时候,很多人立即都崩溃了。

    剩余的几个强壮镇定的人在听到福度走时说了那句“我还很饿”时后,都变的面无血『色』。

    所以当福度问黄彪办不办的到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不仅是因为福度给他打了个好基础,还因为他怕呀~!

    “很好,黄总管,那我就放心了,来来来,大家今天不醉不归啊”“好~~”众人一片起哄。

    夜深人静,州府大牢,一个瘦小的老头带着一个不相称的圆形长帽向天字牢房的深处缓缓走去,巨大的帽子把他的腰压得更弯了,只有帽子上巨大的“牢”字在告诉人们他是这天字牢房的牢头。老头身后跟着两个不大的身影,看样子不过十五六岁,但是都迅捷有力。

    “时间不多,一刻钟以后你们一定要出来,晚了,你们就一辈子留在这吧~!”牢头老气横秋的慢慢说到,在这阴森的天字大牢里,牢头的话仿佛都失去了生机。

    “嘻嘻,那是自然啊,王牢头,我们兄弟又不傻。”虽然在大牢里,说话的人仿佛能给人一阵清新的空气。

    “虚~!小声点你个小东西,不然我也救不了你们”王牢头喝止大道。

    “好好好~!不吵,不吵~”

    “秦少,时间不多,我们快去找金哥,别磨蹭了”。。两个有力身影正是南流月和秦放,为了见到金不错,二人买通了牢头跑到了州府大牢里来了。

    “好了,前面第八个牢房就是了,不要多留~!”牢头突然停下不走了,虽然是这牢狱的管理者,王牢头还是不想在往里走了,里面的气氛让他这多年的老狱卒也受不了,顿了一顿后再次嘱咐道:“你们自己去吧,安分点~!我在这等着,记着快点。”

    “知道了,多谢王牢头~”南流月答应着,两人转身向大牢深处奔去。

    “找到了,秦少”不一会南流月的声音传来,声音虽然不高,但是却有一种急促的感觉,呼~一声轻响,秦放已经到了边上。

    “怎么会这样?”一声低呼,充满了关切。大牢中很昏暗,只有一盏豆苗大小的油灯在黑暗中挣扎着,这里的昏暗是牢头们特意弄得,据说可以让人更快的招供。

    借助这点昏暗的灯光可以看到牢里一个人,正无力的躺靠在『潮』湿的墙壁上,已经破烂不堪的衣服上,有着大块大块的黑『色』痕迹,打架经验丰富的二人立刻知道那是干掉的血『液』。那人头发散『乱』着,一脸的青肿,眼睛紧闭着,双手无力的垂在身边,如果不是那依稀可见的刚毅轮廓,几乎认不出眼前这人就是这那个沉稳的金不错。

    “大哥~!”“错哥~!”二人的声音中已有了哭腔。牢里的金不错听见二人呼唤慢慢睁开眼睛,那动作慢的仿佛用尽全身力气。

    “咳咳。。你们怎么来了。。”看到二人,金不错一阵激动,向二人爬来,剧烈的动作让他不住的干咳“咳咳咳..咳..咳咳。。”好不容易停了下来,金不错无力手掌啪~!啪~!的两声打在二人的脸上。

    “你们。。你们。。来这里做什么。。快给我滚。。~!”金不错的声音无力中有些颤抖。

    “大哥,你受苦了,娘放心不下你,让我们来看看”秦放慢慢道

    “娘?”金不错好像来了点精神“娘。。咳咳。。娘好。。么”

    “娘很好,服用了你给的符水,娘好像年轻了二十岁,整个人都精神了,要不我们拦着,她就亲自来了”南流月赶快道。

    “那就好。。咳咳。。那就好。。”金不错脸『色』突然一变“走,马上走~!我不想见你们~!”

    “错哥。。”南流月还想说什么,被金不错软软的双手推开了,然后金不错慢慢的爬回墙边,无论二人再说什么,都不在向两人出看一眼。

    “糟了,来人了,你们两个家伙害死我了”王牢头一边喊着,一变跑了进来。

    “怎么办啊~!怎么办啊~!”此刻王牢头六神无主。

    “别急,王牢头,你想想附近有没有空的牢房,我们先躲躲。”秦放平时大大咧咧却很有急智。

    “有~!有。。你们跟我来”不管两人的态度,王牢头拉着秦放就走,速度竟不像以恶搞垂暮的老人。

    很快三人到了地字牢区的一间牢房里。“你们待着,不许出声,等过去了,我再来放你们”说完,不等秦放二人答应,锁上牢门,匆匆忙忙走了。

    很快牢房里出现了人声鼎沸的声音,一个尖刻的声音高叫着“这里是薛史大人送给弟兄们的酒菜,今天都给我吃饱喝足了,明天都把最好的精神给我放出来,薛史大人说了,明天一定要撬开这些不知趣的东西们的嘴,谁要是明天没精神,以后就他妈别消停了”

    “是~!”“瞧好吧,大人~!”牢房里一阵翻腾,接着传来了碗盏交错的声音。远远的躲在地字牢房里的二人相视一眼,看来今天有的等了。

    “秦少,怎么办?要不等他们睡了,我们劫持王牢头把金哥救出来”南流月问道。

    “救好救,可是怎么出去?牢外可是有两千多州府兵守着啊”秦放压低了声音思考道

    “你说换上牢头的衣服出去,有没有人认的出?”南流月问道。

    “不知道,拼一拼?”秦放也没有底气,不过救出金不错的想法占了上头。

    “好,成功了我们三兄弟就去”南流月点头道。

    黑暗中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牢房里的喧闹声音却不见停下,也不见王牢头来给二人开门。在这昏暗的牢房中,二人心中虽然焦急但毕竟还是少年『性』情,不知不觉中两人相互靠着睡着了。却不知二人这一睡却躲过了一场大祸。

    “什么?牢里有人『自杀』了?”福度斜躺在摇椅上,看着汇报的黄彪,漫不经心的说到,牢中有人『自杀』也是正常,毕竟见过那种酷刑还想试试的不多了“这样的小事也来找我?”。

    “是这样的大人,属下按照大人的吩咐决定在今天内找出线索,当属下进入天字号牢房的时候,发现有人『自杀』了”黄彪恭敬道,看过福度的酷刑,黄彪打心里佩服这位薛大人的狠辣。“不过属下在翻看这个人在死前的供述中,找到了不一般的地方。”

    “哦?什么地方”福度有了点精神。“这个人本身是个小帮会的小头目,供述中他说自己和手下之关系平常,但据属下查证他和他手下的两个小扒手关系很不一般,这点似乎是他有意隐藏,而且。。”

    “而且什么?”福度突然盯着黄彪道。

    “而且,属下查出这个人在清风观变动前夜的失窃事件中,曾经奋勇追敌”黄彪阴恻恻的一笑道。

    “哦?!”福度的眼睛亮了起来。

    “并且在追捕过程中其曾经消失了一炷香的时间”黄彪一脸坏笑再也无法控制。

    “呵呵,干的不错,黄彪,我不会亏待你的”福度微笑着拍了拍黄彪的肩膀。

    “大人,还有一点更为可疑,这人的干娘本人病入膏肓,但是最近突然变的生龙活虎了,据属下了解,清风观正巧失窃了一整瓶的可以治病救人的神奇『药』水”

    “什么~!这人叫什么?”福度脸上终于变『色』。

    “金不错~!”黄彪恭敬道。

    “好好好,黄彪~!马上跟我去他抓人~!这个功劳跑不了了~!”福度一翻身,腾~!的一声的跳了起来,大步向外走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