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十章 城中惊变
    城南那个破落的小院中,一排排整齐的州府兵把小院包围的水榭不通,小院的中央,兰姑被高高的吊了起来,老迈的身上是一条条触目惊心的鞭痕,已经整整打了一个时辰,兰姑一个字都没有说。

    福度都有些佩服这个女人了。当一片如狼似虎的州府兵把她抓起来的时候,她还有些慌『乱』,但当问到她两个儿子的时候,她居然那么坦然,茫然的慌『乱』竟然在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眼中只有一种坚定。

    福度此刻的修为虽然不高,但是兰姑服用的精炼符水效力太强了,福度几乎在看到兰姑的同时就肯定眼前的这个女人服用了大量的精炼符水,此刻虽然看起来荣光焕发,但是确是在回光返照,过分透支的生命力,恐怕会让这个女人在一个年后痛苦的死去。金不错永远想不到他的好意居然让这个平静的家庭起了翻天覆地的波澜。

    “大人,已经搜遍了整个院落,没有发现您要的东西”黄彪轻声在福度耳边说到。他不知道秦放那个家伙自从得了那本秘籍一直贴身揣着,说什么都不肯放手,睡觉都要抱着它,现在哪里搜得到啊。

    “恩,那两个小子还没找到么?”福度眯着眼睛,坐在着一个多时辰了,除了一些破烂,什么也没得到。

    “是的大人,两人常去的地方,相熟的混混,都没有任何线索。”黄彪说到。

    “你很好啊!”福度看着兰姑狰狞的笑道“你真的很好~!哈哈哈哈!”

    此刻兰姑浑身剧痛难忍,但是想起他的两个儿子,她就不觉得了,尤其是他那两个傻儿子还不知道,他们都吃了神仙的符水,虽然不多,但是足够保佑他们长命百岁了,想起这,兰姑嘴角不禁『露』出笑容。

    “恩?呵呵?你还笑,果然是很好,可惜,与本使作对,你很好,有你在,那两个小字跑不出我的手心,哈哈哈哈,他们不会走,那应该是两个懂事的孩子,看她们娘就知道了,哈哈哈哈哈”福度狞笑着说道。

    “黄彪,把地方打扫干净,留下两个机灵点的在屋子里守候,其他人撤回去吧,这个女人还有用,关到大牢去吧。”福度吩咐道,说完便准备跨上马离去。

    “是,大人~!”看着福度的身形,黄彪连忙应道。

    “不好~!大人,她咬舌『自杀』了”说话间一个士兵急忙喊道。

    这次轮到福度一惊,连忙放下缰绳,快步走到兰姑身边,果然见兰姑嘴里溢出大量的鲜血,面『色』迅速的暗淡下去。

    “这个贱人,来人,把她的尸首给我。砍碎。。。慢!。。”福度心中发怒,但总算没有失去冷静“把她的尸首放在床上做饵,等抓到那两个小子,把他们一起剁碎~!”

    州府大牢,地字牢房的尽头一间昏暗的牢房内,秦放和南流月呆呆的躺着,整整一天了,王牢头除了扔了两个馒头进来,就再也没有照过面,弄的两人一肚子委屈。

    “要不我们出去吧,大牢的锁头很容易就能打开”秦放低声说到。

    “你说了不下八十遍了”南流月丝毫不给秦放面子“我也给你说了八十遍了”

    “好好。。知道知道~,看守太多,事情不明,出去就是送死”秦放一脸的无奈。

    “今天这里怎么这么热闹”想让有精神的秦放安静下来真的很难。

    “我也奇怪,天字号牢房从来都是死气沉沉的,今天好像闹市似的”南流月答道。两人不知道,为了得到秦放怀中的宝书,黄彪交代了,天字牢里的不到二百个犯人,今天都要过大刑,直到他们连祖宗八代都交代清楚为止。

    “你饿不饿?”秦放问道。

    “这个问题你也问过十多遍了”南流月做了很饿的表情后接着晒道“当然饿啊”“

    那怎么办。。。”两人无聊的东拉西扯,天渐渐的黑了。

    “王牢头来了”南流月突然说到。

    “你怎么知道”秦放问道,南流月没有说话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秦放一阵羡慕,他一直想要一个和南流月一样灵敏的鼻子。果然,不久牢房里出现了踢踢踏踏的声音。

    “这老头的味,你也要闻。”秦放一脸坏笑的问道。

    “去,还不是想早点出去”南流月早就习惯了秦放的语气,根本不为所动。

    “你们没事吧,该出去了,幸好今天大统领心情好和薛大人饮酒去了,要不,你们想出去都不行”王牢头那佝偻的身躯慢慢出现在两人眼前。秦放看了一眼南流月,南流月马上明白秦放的意思:一开门就动手擒住王牢头。哗哗啦啦,牢门一阵响动。

    “你们还真幸运,见了你们那朋友最后一面,要是今天,怕就见不着喽。”王牢头一边开锁一边说到。秦放和南流月两人的动作一僵,两人心中同时涌起不详的感觉。

    “王牢头,你说的是怎么回事啊”秦放急忙问道。

    “还不是你们那朋友,今天『自杀』了啊~!”王牢头不紧不慢的说道。

    “啊~!”秦放二人只觉的突然天旋地转,身子不听使唤的倒在地上,

    “大哥啊~~~”“错哥啊~~~”两人的不自觉的哭喊了出来。

    王牢头赶忙上前捂住二人的嘴“哭什么哭~!你们想死不要连累老爷我~!有能耐找薛史报仇去,在这哭个屁啊”。两人都是极重感情之人,挣扎着想要往金不错的牢房跑去。

    “回来,早就处理了,还能等你们,都给我老实点”王牢头生气道,这两个小东西太不老实了。看着两人木呆的表情。

    王牢头拽起两人就往外走,此刻两人脑中一片空白,强忍着悲痛,一言不发,行尸走肉般的跟着王牢头向牢外走去。

    “薛史是谁?”快要出了牢门,秦放冷声问道。

    “小子你想干嘛,我可警告你,薛史现在可是狼营副指挥,虽然人是他『逼』死的,但是这是上边的老爷,挥挥手就能弄死你们,别自找麻烦!”王老头眉头一皱道,这牢头虽然贪财,但人还算不上太坏,尤其和市井上的混子们,毕竟还要靠他们孝敬。

    “没事,他胡说那!”南流月拉起秦放,示意他不要多说。

    “清楚就好!快滚~!”王老头故作凶狠道。

    “知道了,多谢您,我们兄弟走了”秦放明白过来,连忙谢过王老头,拉起南流月想牢外飞奔而去。

    “呼~~”牢门外一个无人的街道上,秦放重重的呼出一口气,仿佛要把所有的疲惫不快都赶出体内,下一刻,秦放眼中已经恢复了清明。

    “月少!”秦放转身突然看着南流月,在南流月的眼中他看到了同样的决绝。“我一定要亲手杀掉薛史”秦放恨恨道。

    “恩,杀我亲人,无论他是谁,我都要他血债血偿”南流月也恢复了正常,只是眼中流落的绵绵的恨意。

    “我们先回去”南流月说道“干娘该着急了。”

    “恩”秦放一点头道,随即二人展开灵活的身形,眨眼的功夫便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中。

    “等等”奔跑中南流月突然抓住秦放,秦放不解的看着他,马上就要到家了,南流月怎么不走了?

    “怎么了月少?”秦放问道。

    “家里有血腥味,人的~!”南流月认真道。

    “什么~!干娘她?”说着,秦放就要往家冲去,南流月却把他抓得更紧了“别冲动~!,走秘道”。“好”。

    二人绕过一条街,窜进了一个破落的庙宇,这个庙宇的神像后面有一个地道,地道直通他们家中的破屋,出口就设在屋内的灶口下面。也正是这样才没有被福度搜到。二人快速的沿着地道往家中跑去,很快就到了破屋的下面。

    “热的”秦放『摸』了『摸』出口“看来有人在,是干娘?”

    “你这叫关心则『乱』,干娘从来不用屋内的灶台”南流月分析道。

    “别说话,让我听听。”秦放说到,随着两人安静下来,屋内的声音慢慢的透了下来。

    “啊~~哦~”一个打呵欠的声音。

    “冯哥,这差事真烂啊,白等了一天了,也不见那两个小兔崽子回来”一个稍微有些嘶哑的声音说到。

    “啊~~哦~是啊,倒霉透顶,这个时候薛大人该和兄弟们喝酒来吧,柳耀,你是不是得罪大人了。”冯哥慢慢答道,声音中有种说不出的困乏。

    “冯哥说笑,我怎会这么不知趣,昨天下午你还没看出大人的狠辣?得罪他恐怕比死还难受啊,也不知道为什么薛大人这么看重那本破书”柳耀答道,声音似乎都有些颤抖。秘道中的两人对望一眼,都想到了秦放怀中的那本书,想不到是如此重要。

    “我先睡会,你盯着点,过会我们换过来。”那个冯哥疲倦的说到。

    “好~!”柳耀答道。一阵悉索过后,屋里恢复了沉静。

    “秦少,『迷』烟呢?”南流月说到,听到上面的动静,南流月心中依然定计。

    “有!”秦放从身上『摸』出一直寸许昌的香

    “别用这个,用好的~!”南流月压低声音道

    “在这,便宜他们了,如意坊的,这玩意值一两银子呢”秦放拿出另一支『迷』香,一阵不舍,这只『迷』烟不过半寸高,小指粗细,但一看便是精品

    “我说便宜猪扒皮才对,本来留给他的”南流月接过『迷』烟道。

    “恩,快点用吧,我担心干娘”秦放催促道。

    “好”南流月把管口对向了屋内,一阵不易察觉的烟雾慢慢的在屋内蔓延

    “好香啊~!”柳耀喃喃道

    “哎呀~不好~!是『迷』香~!”柳耀刚刚反映过来,就感觉身体不受控制了,慢慢就要往下倒去。紧要关头,柳耀猛地一震,竟然用内力强压下*,碰的一声撞出了门外。接着就听见“休~”的一声长响,空中出现了一个斗大的“救”字。柳耀竟然在最后关头发出了求救信号,虽然随着信号的发出,柳要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再也没有半点动静,但这个过程闪电般发生,爬出秘道的秦放二人竟然没有来得及拦截。

    “不好,月少,这狗东西叫人了”追着柳耀出去的秦放一脸的懊悔。

    “时间不多,快带走干娘,”南流月急道。两人急忙去扶床上的兰姑,谁知触手竟然一片冰冷,

    “不~!”二人同时喊道。两人的最后一丝希望破灭了,看着兰姑冰冷的尸首。两人竟然一时间忘了逃走。远方传来一阵阵人马跑动的声音。

    “走~!”秦放要紧牙关后崩出一个字,南流月抬头看去,只见秦放两眼发红,一幅要吃人的模样。

    “放火~!”秦放突然喊道。南流月一愣,瞬间明白过来,这个地方两人再回来恐怕难了,干娘的尸首无法得回,只有把她和几人的家园一起焚掉才能不让干娘的尸身受辱。秦放随手把油灯打破,一股火焰顺势蔓延起来。二人看了火中的干娘一眼,飞似的从地道中逃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