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十一章 生死逃亡
    两人刚从破庙中出来,便听到一阵阵马蹄奔走之声,向着他们所在的那个破院方向赶去,速度听着便感觉极快。

    二人抬头向破院方向望去,只见那里火势冲天,映红了夜空,隐约间听见有人在呼喊救火,两人相视一眼,都有一种逃出升天的感觉。

    “快逃!还不安全!”

    “快!往西走”

    两人同时惊醒得到,虽然暂时逃出来,但两人远远没有安全,包围他们家的可是州府兵,而且如此大规模的部队,绝非小事,这两天州府为了安慰百姓,飞熊州州府不禁宵,但是一但州府反应过来,城门关闭,哪怕不关闭,只是设卡盘查,他们两个也是『插』翅难逃,毕竟他们对于整个飞熊州来说,两人连两只蚂蚁也算不上。

    短暂的惊讶过后,明白过来的两人,飞快的向城西逃去。

    “为什么走西边~!”南流月边跑边低声呼道。

    “南边是破荒海,东边是天灾砸出的大坑!连那个神仙萧仙师都给砸死了的巨大深坑,北边还用我说么!?”秦放一遍急速奔走,一遍低呼道。

    “恩,北边就是城主府,自投罗网!唉~!一直往西跑吧,我就不信到了沙漠也躲不过去。”南流月恨恨道。

    “躲?为什么要躲,我们是避实就虚,等老子练好功夫,再来收拾薛史这个王八蛋~!”此时心中苦闷,但是秦放嘴上却不肯认输。

    两人一边飞奔一边交流着,好在多年市井的混迹,让两人对飞熊州州府了如执掌,一阵简单交流,二人就决定好了逃走路线,开始向西的亡命飞奔。

    轰轰隆隆~!!,两人狂奔了一夜,刚刚倒下休息,就被震耳欲聋的马蹄声惊醒。从藏身处看去,竟是州府大军,队伍整齐的让人头皮发麻。

    当先一人,白彪马,国字脸,一脸的短须,眉『毛』粗而浓密,斜斜的飞入耳后,本应黑黑的眼珠,却似乎飘着谢不易察觉的白气。一身白『色』的盔甲显得整个人威武不凡,只是嘴角不时浮起的邪笑让人一阵阵心寒,来人正是夺舍而生的福度。

    看到柳要发出的信号,不到一盏茶的功夫,福度已经带人到了破院,只是准备不足,这场大火让福度措手不及,好不容易才将火扑灭,废墟中,福度很容易就发现了秦放两人挖的地道。找到出口的那一刻,福度就当机立断分兵四路向州城的四个方向追去,分配得当后。自己亲自人带队往最有希望的西面赶来。看到这一切,秦放两人躲在暗处大气都不敢喘。

    “报~!大人,前面有一队人马向我赶来”旗令兵道。

    “哦?”福度一阵惊呀,前面的队伍是谁?这附近应该没有别人的军队了,想到这,福度叫大队人马站定,遥遥向远处观去,只见前方一阵烟尘,来人的队伍好像很急着赶路,一个巨大的旗帜被狂奔马儿带的向后笔直的飘动,旗上一个硕大的金『色』“尤”字格外耀眼,仿佛在诉说着主人的权势。

    来人也注意道眼前的福度大军,一个人一身劲装,腰玄一把明晃晃的大刀的壮汉,抬马前来问话“来人可是宰父家的人,我家大人日夜赶路,请给我家大人让路。”来人的话虽然有些客气的成分,但说话的语气确是盛气凌人。要不是军规严格,很多州府兵就要出来骂人了。

    福度一边看着来人,一边思考着究竟是谁,突然脑中明悟,福度赶快下马,向来人一拱:“莫将薛史,奉我家大人之命恭迎尤大师”。

    来人大队中一架楼车上,一个面白无须,两眼深陷的老者有些意外站了起来“哦?呵呵。老夫听得我那宰父老友得到不得了的材料,不等我那侄儿先一步来了,不想我那老友竟然知道了”来人正式练器大师尤棋,对于练器大师来说,那些稀有材料吸引就像蜜糖对于飞熊兽一样。听说宰父及竟然有五级妖兽这种可遇而不可求的材料,不等宰父中兴向皇上回报完,尤棋自己就急急忙忙的连夜向飞熊州赶来了。

    “敢问大师一路安好”福度不想尤棋知道自己在追捕犯人,巧妙的问道。

    “将军有心了,老夫一路飞奔而来,虽然有些颠簸,倒也过得平稳。”尤棋微笑道。咦?没有异常,福度心中一阵思量,根据掌握的情况估计,两个小贼应该走不太远,难道这两个小贼懂得避实就虚,向城北逃了?如果不是,这一路搜查,怎么会不见,到了极限的两个小贼不被我福度捉到,也应该被尤棋的人撞上啊,可是现在看来尤棋没有碰到。看来自己算计错了,那两个小贼走了别的道路。想到这福度一欠身,向飞熊州方向做了个请的动作:“大师请~!”

    尤棋也不客气微微一笑道:“呵呵,好,有劳将军。”。就这样本来追捕二人的大军变成了欢迎尤棋的先锋官。带着焦急的有大师向着飞熊州奔去。

    “呼~~好险!差一点小命玩玩!”看着渐渐远去的大军秦放呼出一口气。

    “那个人就是薛史~!我定要宰了他~!”南流月眼中『射』出浓浓的仇恨,盯着薛史离开的方向道。

    “恩,他的样子小爷记下了,就暂把他的狗头留在肩膀上抗几年,到时小爷亲自来取”秦放恨声道,对于『逼』死兰姑和金不错的凶手,两人都有刻苦的仇恨。

    “走吧,虽然这条路现在安全了,但保不准还会有变。”南流月眼中恢复了平静,但话语中确有着一丝隐隐的担忧,刚才薛史虽然和两人相隔很远,但是薛史身上那种妖异的冰冷却仿佛无法阻挡一般,深深的刻在两人的心中。

    “好,我们走~!他日在回来报仇!”秦放连忙应道,作为小混混,两人自然明白留着青山在不拍没柴烧的道理。在稍作修整,草草吃了点野果后两人就匆匆的上路了。

    连续在人迹罕至山野里奔走了十几天,两人紧绷的心,才慢慢平缓起来,毕竟两人虽然从小混迹市井,但终究年龄不大,这番变故,已经可以让两人身心俱疲。

    “我们还有走多久?又要去哪里那?”南流月躺在一块大青石上,面无表情的问道。

    “不知道,现在我们只知道一路往西,哪里知道这里是哪里,还是别想了,我好累,等明天找个有人烟的地方打听一下吧,现在吗?还是躺在我们这难得的小床上舒舒服服的睡一觉。”秦放拍着身下的大青石说道,这块青石大而平坦,是他们最近睡过的最舒服的地方。

    “哎,我好想家,月少”

    “我也想”

    “我好想报仇”

    “我也想”

    “我要学好武功”

    “我也想”

    “我想吃百子虾。。”

    “我。。”南流月下意识的而回答“对了,秦少,错哥给我们的秘籍那?!总算稳定点了,我们要努力啊”南流月突然一个翻身起来,向着秦放说道。

    “对,我们要努力,不能只是想逃走!”秦放脑袋一惊,猛然想起这样下去,也许用不到薛史前来,两人自己都荒废了。

    说做就做,两人急忙从怀里取出那本“秘籍”,研究起来,此刻正是月朗星稀的时候,虽不是三月映天,但也有一大一小两轮圆月将大青石周围照的一片明亮。

    “原来真正的功法是这样运行的。。”

    “你看着起手式,,当真玄妙”

    “那些简单,这些话中的含义才真正有用”

    “月少高明”

    ……………..

    萧图的那本初级功法,虽然在他而言,或是在已修仙为目的人来说是本可有可无的货『色』,但是对于秦放和南流月而言,确实一本不可多得的秘籍,尤其是不入后天的他们,更可谓稀世之宝,因为这本书本就是萧图宗门的入门功法,只是太低了点,只是能从无到修炼到后天期而已,至于能在后天期走多远,那也要看个人的造化和资质了。

    不知不觉中两人竟看的痴痴『迷』『迷』。

    转过天亮,一夜的参详,两人不但没有疲惫之感,反而觉得精神奕奕,仿佛已经绝世神功。出了自身身体不错外,萧图的功法也算神奇。

    “错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啊~~~~~!!”秦放突然仰天一声长叹,长叹中,秦放已经泪流满面。

    “还有干娘,没有他们,就算我们拿到这本宝书,也无从下手。”南流月面『色』凄然道,他和秦放自小长大都在一起,一个动作都彼此明了,此刻他很明白秦放的想法和心情,如果当年不是干娘和金不错『逼』着两人学习文字,两人真是见宝不识,更不要说细致参详了。

    “钱老大也算一个,帮派教习的基础武功,虽然不入流,但总算是见过猪走路,也不怕吃肉了”秦放意味深长的叹道。

    “没错,也许不入流,但总是武功,练披风刀的这几年,我们功夫虽然不算怎样,但总算身强体壮,腰马结实,否则但是这一段时间的折腾也足以让我们爬不起来”南流月答道。

    “不能让娘和错哥失望!我们定要学成!”秦放目光坚毅。

    “你说的没有错,我们不能辜负他们!我要用这双手,亲自为他们报仇!”南流月恨恨道。

    “好,将来让我们飞熊双侠大闹飞熊州,摘下薛史的脑袋”秦放把手中的木棒一折两段。

    “我们走,这一路我们边走边学,穿过大漠在回来,那时候我们一定够强”南流月望向远方道。

    “好,我们走!”

    一番奔波,一份目标,总算让两人从悲伤中暂时恢复过来,向着目标奔去,两人不知道的是,他们此刻精神奕奕,有功法的作用,但更多的是符水的作用,符水的最大功能就是激发人的潜能,两人被兰姑偷骗喝下的符水虽然不多,但是足够精炼,在初期能让他们进境飞速,如果十年之内不到金丹之境的神仙境的话,恐怕迎来两人的只有死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