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十二章 冤家路窄
    “翻过前边那座山,应该能看到官道,而且按脚程算,翻过那座山,空怕我们也就离开了飞熊州的州界了,算是多少可以放松点了,不用这么每天紧张的无法入眠了。”南流月肯定的说道。

    一个多月的时间,靠着南流月敏锐的嗅觉,两人终于大致『摸』清了自己处在的位置,并逐步向西谨慎而行,此刻两人正在修整,旁边放着他们的成果,几只野山兔。

    “安全方面还算好,我现在就是希望能搞到点盐巴,这嘴里真的快淡出个鸟来了,~呸!这味道真不敢恭维,什么狗屁野味,没有调料真是难吃!”秦放咬着一条瘦了吧唧,不知道是什么野兽的后腿肉,恨声说道,说话间还不忘挥挥手中的骨刀,那是他们用刺狼的后腿骨做的,坚固锋利。

    “秦少,知足吧,我们还没跑出飞熊州,有吃的就不错了。”南流月一遍叹息,一遍修整手里的弓箭说道,那把弓箭也是就地取材,好在虽然准头差点,但也算结实耐用,否则,两人恐怕难以度日。

    “明白,不过总要吃饱了才有力气,近来我感觉自己武功大进,连刺狼这种野兽都可以一掌击毙,看来神仙功法果然厉害,我们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报仇了~!”秦放看着手中的骨刀说道。

    这段时间他们没日没夜的修炼,又不时的月山中猛兽争斗,武功可谓进步神速,萧图符水的神器也真正显『露』出来,那『药』剂虽然短时间会要人命,但在激发人体活力方面,确实不错他想,真可谓神『药』。

    “武功方便,不好说,不过我觉得我们应该能打过钱老大了,至少他你没法手劈刺狼。”南流月不敢肯定,虽然两人进步神速,但是毕竟没有比较,也不好说道理修为到什么程度。

    “你放心,我们绝对是次高手了,刺狼可不是随便能杀的。”秦放道士自信满满,毕竟自身的变化,眼睛都可以看到,缺少的只是和人的实战。

    “不过我们有这个,安全应该有保证~!”南流月挥了挥手中的木箭说道,木箭箭头部分一片深绿,不仔细看仿佛是木头本『色』,但是细嗅却有一股苦味,正是刺狼的苦胆涂抹过的,刺狼肉味道鲜美,可以吃,但是唯一可怕的时苦胆,有剧毒,江湖上盛传的狼血毒,就是指的刺狼苦胆和狼血混合而成的。

    “你收着的时候仔细点。”秦放指了指南流月手中的箭说道。

    “我没问题,我靠鼻子就够了,哎,秦少,那里好像有烟!”说话间,南流月突然指着山上一个方向道

    “哪里哪里?”秦放高兴道,逃出来这么久了,除了南流月,他根本一个人都没看到,心中也不禁一乐。毕竟有烟,也许就有人家,而且深山上的人家都比较朴实,也许可以用他们的野味换到点盐巴之类的调料,省着每天都过着茹『毛』饮血的日子。

    “在那边,山腰上,我们过去看看?”南流月询问道。

    “好!我们走!”秦放心情格外舒畅,仿佛美味就在手旁。

    “要不要化妆一下?毕竟还没出飞熊州,还不算安全。”南流月思虑道。

    “不用了,我的月大少爷,看看我,再看看你?就算干娘都认不出你来~!”秦放下意识道,不过话音刚落,心中便后悔起来,那天事情过后,金不错和兰姑就成了两人的禁忌,两人都下意识的不想提起。

    “月少?我。。”秦放喃喃道,毕竟在他看来,南流月要比他更加多愁善感一些。

    “没事,秦少,如果我们不能正视过去,又如何谈报仇?那是我们的动力,不敢面对怎么能行?”南流月洒脱道。

    “月少豁达,我们走!”秦放心中一轻,指着烟雾飘起的地方说道。

    “走!”南流月身形一纵,向目标奔去。

    这一动之间,虽然远比不上江湖高手,但也足以让人咂舌,若有眼里高明的江湖侠士,必定也会予以侧目,这一动之间经仿佛已经进入了后天之境,而这人却如此年轻。

    不得不说,萧图的这本他看不上的功法,粗浅的让修仙者感到羞耻,但这确实实打实的基础,足以使两人在功法上有质的飞跃。

    两人体内更有符水的激发作用,可以让两人在短短一个多月的修炼过程中,不知不觉赶上普通人十年辛苦,让两人『摸』到了真真正正的武林人士的门槛,只要在有点机缘或者在给他们点时间,两人恐怕可以迅速冲破这后天之境的门槛,成为一个就算在现在的武林也不可轻视的中坚力量。

    两人的速度极快,一柱香的功夫,那道冒烟尘的的地方已经距离两人不足三百步,此刻两人不约而同的停下,向着那烟尘出望去。

    那是一个在山腰的小屋,大小不超过两张宽,半间屋都嵌入山体里,只有一个门,门上三尺是一个方形的窗口,乌漆麻黑的,什么也看不到,不过开口的方向看很不错,可以看到远方的官道,屋子最好的地方就是们,屋子不大,是很宽,足可并排四五个人进出,算的上气派了。

    “是个民宅,不过也我们兄弟差不多,应该也是个穷人家的。”秦放凝望道。

    “是炊烟,有饭菜的香气。”南流月那堪比逆风犬的嗅觉此时有发挥了作用。

    “那就好,我们过去?”秦放询问道,手开始下意识的整理头发,否则也许一见到人家就把人吓的半死,毕竟这些天来,两人都快成野人了。

    “我不知道,总感觉有些古怪,但却说不出来。”南流月犹豫道。

    “那就我去,你看着接应,万一有什么不对的,也好有个接应。”秦放说道,这个时候秦放总是把危险留给自己。

    “好,不过你先去洗洗,别吓到人家,我在这里挖个陷坑,以备完全。”南流月思虑道。

    “好,就这么定了,我去了”秦放一个跟头,想山涧中的溪水跑去,南流月则留在必经的小路上挖起陷阱来。

    一会的功夫,秦放变回来了,头发已经整齐的束在脑后,虽然胡子简单用石片割的,但配上秦放那独有的邪气,反而增加了几分味道。

    此刻南流月的陷阱也完成的差不多了,毕竟现在两人身手和后天之境只差一丝,做起这些杂活来轻松越快。

    “我去了!等着本大爷把必需品换回来吧!”秦放哈哈一笑,向着小屋走去,他相信,凭他秦放的嘴,绝对可以办成这件事。

    两人藏身之地本就理小屋不远,以秦放现在一只脚卖入后天期身手,几个呼吸也就到了近前。

    “有人吗?”秦放试着叫门道,声音很轻。

    “嗯?有人?”小屋的木门向两边分开,一个如熊样的巨汉缓步走出,秦放在常人中也算是魁梧的了,和此人一比,如同一头暴熊和一只山羊的差距,仅仅胳膊恐怕就比秦放的腿粗,更让秦放心中猛跳的是,此人穿着飞熊州州府兵的军服。

    糟糕,真是冤家路窄,秦放心中暗叫,脸上却不『露』声『色』,媚笑的说道:“这位大爷,小的是附近的猎户,上山打点野味,不巧调料不够了,想用这些野味换点盐巴,不想竟是军爷的房子,打扰了。”

    “这里没有你要的东西,快走!”巨汉的声音厚重,而且给人以强大的压力,此刻巨汉的心情并不好,要不是飞熊州历来军法甚严,恐怕他就要直接打人了。

    “是是是。。小的这就走!”看到巨汉发怒,秦放装作害怕,向后退去,步伐小跑着。

    “不对,你回来!”巨汉猛然回头道,刚才心情不好没有注意,看到秦放跑走,顿时感觉这猎户不一般,脚步轻快,修为竟然不低,这种人在州府军中地位也不低,怎么会出现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

    “大人,您打算换了?”秦放装作高兴道,手里还不忘拿着两只野兔晃悠。

    “嗯?!是你!”巨汉刚想盘问,后面突然想起一声惊讶,然后就是急促的呼喊声:“大人,此人就是通缉犯秦放~!薛史大人要的那个人”

    不好,秦放心中一惊,连忙往巨汉身后看去,发现说话那人很是面熟,猛然间及其,就是当日被他们在兰姑房里『迷』晕时发求救信号的州府兵。

    “原来是你!让老子好找!”巨汉突然面『色』狰狞,脚下一点,一双巨掌变向秦放抓来。

    呼~~!一阵疾风,巨汉的巨掌依然到了秦放面门,要不是存着打晕的念头,恐怕这巨掌还要快上两分。

    碰~!

    一声巨响,秦放后发先至,一双拳头诡异的和巨掌对在一起。

    巨汉身形一晃,竟然被『逼』退小半步

    秦放则砰~!砰~!砰~!猛推三步,三步还未玩,秦放竟然接着力度身形急忙向布置得陷阱猛然穿去,毫无半点迟疑。

    此刻秦放心中莫名恐慌,巨汉力度之大让他双手发麻,而且刚虽然仓促间挡住巨汉一对手掌,但是也已然让他喉头一甜,硬生生咽下一口血来。此刻他只希望巨汉身形所限,速度比不上他,只有如此才能利用陷阱摆脱此人。

    秦放不知道的时,巨汉远比他要惊讶,虽然仅仅退了小半步,但是却绝不好受,血气竟然有些翻涌。

    “大人!”柳耀一愣,心中巨惊,别人不知道,他可是深知巨汉的恐怖,这巨汉正是飞熊州外三营中熊营指挥使车保,一身横练,已经达到了后天极致,后天后期,这种修为,出了州府中有限的几个高手外,绝对可以横着走。以车保的修为,竟然被几个小混混『逼』退了,这怎么可能?难道短短两月的时间,这两个小『毛』贼就让成长到这种地步,这样的地步,他柳耀可以远远不是对手的。

    “柳伍长,快人追~!”车保身形一纵,一边向秦放逃跑的方向追去,一边向柳耀命令道。

    “是~!大人!”柳耀赶忙应道,这个时候可不是『乱』想的手,捉拿要犯重要,也许真的像薛史大人说的那样,这两个家伙拿到了神仙休息的功法,能够让人羽化飞升,想到这,柳耀高升喊道“弟兄们给我追~!”

    不用他多说,后面小屋内,十个州府兵冲出大门,向着车保身形赶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