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十三章 以命搏命
    真是背运,就差一丝就可逃出升天,竟然最后关头碰到那个死鬼,秦放一遍内心咒骂,一遍飞奔逃走。

    此刻他也明白过来,那哪是什么小屋,分明是掩人耳目的土堡,那小窗正对着官道,分明是了望口。那巨大的门哪里是威力气派穷嘚瑟,分明是为了出兵方便。

    他不知道的是车保更是郁闷,本来好好在州府城享乐,没想到被薛史找上门来,作为外三营的指挥使,车保有着自己的方便,那就是整个飞熊州的外围布防,都是由他熊营完成的。

    不过薛史也算是财大气粗,竟然拿出整整十颗破天丹这种逆天丹『药』给他,要知道他车保已经在后天后期停滞许多年了,破天丹这种可以助人突破先天的丹『药』,可是可遇不可求的东西,而且听说对于先天极致的高手想要突破到神仙那样的金丹境都有一定作用。对他车保来说只要一粒,他便有把握突破后天之境,进入先天,那时候他可是州府内有数的高手,待遇提高不说,外三营总指挥使也不是不能挣的。

    美中不足的时,薛史这小子太急,根本没给他时间服用丹『药』,还找来柳耀这个钉子和自己一起来这里,否则此刻他应该在府中闭关了,哪里用的着在这里吃土。

    车保哪里知道,薛史可是心急的不得了,否则破天丹这种宝丹,岂会给他,要知道修真『药』品也是分等级的,破天丹虽然在修饰看来算不得什么,但在凡人中绝对可以称得上是惊世骇俗,修真界九品丹『药』,破天丹已经可以算的上是一品玄级的丹『药』了,更何况这种丹『药』是帮主人来突破修为的,更是珍贵。

    陷阱!看到了~!秦放此刻已经不报幻想,毕竟身后十几道身形正在挥着武器想自己杀来,好在,他和南流月有准备,虽然不多,但毕竟能阻挡后面巨汉一阻,有这么个机会,希望可以逃出升天,毕竟在密林边上,逃出的机会还是有的,只要摆脱那个可怕的巨汉。好在巨汉确实如他所想,力度虽然惊人,但是速度比之他尚差上一分。

    思考中,一个健步,秦放越过陷阱,手中却暗中蓄力,准备趁巨汉瞬间的诧异,回身一击。

    呼~!,嗯?!身后明显传来一生低呼,脚步声也瞬间有点紊『乱』。

    瞬间,秦放猛人双腿前蹬,身体猛然向后攻取,身体犹如一发劲箭,直接横『射』而出,向着巨汉的腹部攻去。

    这次攻击,秦放毫无留手,全身力道集中一点,而且没留一丝退路,如果这一击打空,秦放绝对九死一生。

    好在,此刻车保确实微微一愣,不过毕竟是后天极致的高手,瞬间就发现不妥,抬手格挡。想要封死秦放的突然一击,毕竟只要他当下,自己所属的部下就会围攻而来,就算不能挡住此子,也能挡住他一刻,那时候,这小子还不是手到擒来。

    嗖~!就在这一刻,突然一道劲光向着车保眉心而来,又急又利,车保想要自保,只能放弃一处,无奈下,车保仓促变招,一掌向箭光拍去,同时身体后弓,想要降低秦放这全力一击。

    碰~!噗~!车保喷出一口鲜血,三方一触而分,虽然后弓化解,更是兼具横练功夫,但是扔被秦放的拼死一击打的内脏移位,喷出一口鲜血。

    不过车保身经百战,这口血看似严重,但其实化解了大半秦放攻入体内的真气,现在要命的时他劈开的那只冷箭,刚才那一箭袭来,竟然可以破开他的防御之力,跟可怕的时,被箭头划破的伤口竟然感觉不到一丝疼痛,甚至麻痒都没有,一个呼吸间,如果不用眼看,整条手臂都感觉不到了。

    不好!有毒,剧毒,车保瞬间判断出不对,左手将右手一拧,瞬间将自己的左臂拧了下来,断口处鲜血直流,但瞬间,就变的乌黑。

    好厉害的毒,车保心中一冷,寒气直冒,他已经当即力端,断去自己一臂了,这毒竟然还侵了过来,虽然不多,但对他已经足够造成威胁。

    车保这边断臂自救之间,秦放已经开始突围,柳耀等六个人围绕着他开是围捕,而另外五人却向着『射』箭的方向扑去,这些州府兵训练有素,虽然个人修为不高,但是嗅觉灵敏,瞬间变分出队形分别对两人进行追击。

    这边少了车保的压制,秦放危机大减,但是他知道,如果不能在几个呼吸间突围出去,一旦断臂的车保压制下毒伤,哪怕是几个呼吸,面对疯狂的车保,他秦放也只有死路一条。只有趁着个短暂的机会才能逃出去。

    危机时刻,一遍的树林里,瞬间又有五发箭矢『射』出,不过这五件明显没有『射』向车保那一箭的准头和力度,不过对付这些州府兵也足够了。狼血毒的作用更是要命,五箭中,有三箭命中,种者立刻到底不起,他们可没有车保的内里压制,眼看着就不行了。

    秦放也趁这个机会,一掌攻向柳耀,他知道这个人的功力要比其他州府兵强不少,毕竟当初在兰姑院里,如果不是他挺过『迷』烟,也不会引来追兵,更不会有两人的大逃亡了。

    不过秦放显然高估了柳耀,只一个照面,柳耀就被劈的吐血飞退,不过秦放也顾不得看他成果,迅速夺路而逃,因为他感觉到车保的压力再次出现,说明这个巨汉已经压制住,至少是暂时压制住了伤势,再次『逼』近。

    快走~!林中南流月一生几乎,又是一轮箭『射』,追出去的州府兵一阵慌『乱』,又躺下了两三个,而车保也被照顾了一箭,不过这一箭显然失去了突然突袭的威胁,被车保斩落。

    好在确实给秦放争取到了时间,几个起落,秦放已经深入林间,和南流月分头逃走。

    这一次,车保没有追,他确实是压下了毒伤,但也是占时的,,他需要的是时间,只要给他一刻钟,他车保就能压制下伤势,那个时候,两人能走多远?凭借他熊营的追踪技术,不许多久他就能把两人的脑袋拧下。

    车保带着剩下的州府兵退回土堡,开始压制自己的伤势。

    秦放和南流月却在饶了一个大圈子后再次碰到一起,此刻两人都大口喘着气,显然十分疲惫。

    南流月刚才惊天一箭,消耗了了他太多精气,其后十多箭,更是让他内里消耗严重,不过要不是他奋力一搏,秦放恐怕活不到现在。

    “那巨汉真是让人震惊,如果不是拼劲全力,月少恐怕要给我收尸了,你都不晓得我最后身中几刀。”秦放心有余悸道,此刻他也伤痕累累,先是和车宝宝硬拼一击,而后拼死一击,突围的时候,多少身上挂了不少刀痕,毕竟州府兵可不是摆设,人人凶狠,好在都伤的不重。

    “我也不行了,这样下去,空怕我们要危险,那巨汉恢复力惊人。”南流月感受了下自己的身体情况道。

    “他能抢过我们,我们可是修习过仙法的,当初宝信的那个小子,还不是被老子一掌劈的吐血。”秦放恨声道。

    “这倒是不错,虽然我内力耗尽,但是才这么一会的功夫,好像又有力气了”南流月活动下手脚道

    “当然,我们仙家的功法,岂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老子这身伤痕都自己止血了”秦放吐出一口血痰说道。

    有符水额刺激,两人的身体各项机能都是普通人的数十倍,恢复力自然不同寻常,但是这并不是好事,过渡的消耗必然会导致两人的灭亡,只是两人不知道,还以为是那萧图基础功法的神奇。

    “月少有什么计划?这样继续逃走恐怕很难,一旦那群大头兵把讯息传递会州府城,我们两个空白『插』翅难飞”秦放想到了另一个严重的问题,那些州府兵可是专门来拦截他们的,就算现在打残了,一旦信息传出去,被州府内,尤其是那个恐怖的算无遗策的伯求先生知道,恐怕逃走真会变成一种奢望。

    “不错,现在的形式对我们很不利,那巨汉显然高出我们一截,如果再次被他堵上,我们也许没有今次的好运。”南流月也明白现在的处境,十分不让人乐观。

    “那就死中求生,既然必须的局,我们索『性』就再拼一把,那巨汉不是被毒了吗,那就趁他病要他命,我们杀回去,只要在他伤势好转之前,毙掉了这大狗熊,其他杂兵都好处理。”秦放一咬牙道,毕竟经过刚才的交手,他已经明白,此刻他和南流月联手,只要灭掉车保,剩下的几个州府兵都不是他们的对手,毕竟连柳耀那明显超过其他普通州府兵的家伙都被他一掌劈飞

    “嗯。。。好,置之死地而后生,大不了死一起,一世两兄弟,总不能憋屈死~!”南流月也想通了其中关键,咬牙道。

    毕竟今次只有拼死一搏,才有机会,否则哪怕他们摆脱了车保的追兵,也难逃飞熊州的追兵,身份暴『露』,已经无法再潜藏躲避,只有灭掉这个钉子才能逃出升天。

    至少可以毁尸灭迹,哪怕州府方面追查到这里,恐怕也不会怀疑是两人所谓,毕竟那巨汉的修为在哪里摆着,以以前两人的能力,恐怕连一个州府兵都打不过,更何况巨汉。

    商量定下计策后,两人再次向着山腰的土堡『摸』去,这次两人极度小心,相信如果车保不在其中坐震的话,其他人想要发现两人的靠近,几乎是不可能的,更何况,按照常理来说,两人此刻都应该在拼命的逃命才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