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十四章 成王败寇
    土堡内,车保此刻怒气冲天,他今天败的很憋屈,明明应该是两只随手可以捏死的小虫子,竟然断送了他一条手臂,将来即使他进军先天,也会在武力上有所欠缺,比同级对手差上很多,更影响他仕途大业。

    不过现在他车保也只能硬生生吞下这口气,利用真气压制毒伤,否则,丢掉的就不止一条手臂了,恐怕连『性』命都会有危险。

    “伍长大人,您看是否是发出信号,让州府方面来援。”一个州府兵向柳耀问道。

    此刻车保在全力压制伤势,这里柳耀最大,他们本来就是一个小的监视堡,兵力薄弱,唯一的作用就是传递消息,最合理的办法就是把此地的消息传送回去,毕竟这是最为稳妥的。

    “这个让我想想。”柳耀扣上应答着,嘴角却有一丝苦涩,此时他心里其实已经下了判断,这件事绝对不能直接自己就上报了,必须要等车保指挥使,这位指挥使大人今次突然和薛史指挥使商定后来边防视察,未必就是州府大人知道,万一之间有什么问题,不是他一个小小的伍长可以担得起的。

    更何况按照目前车保大人的情况和他的『性』情,更不适合上报州府。

    以为他车保可是指挥使,位高权重,仅此折在这么一个小事情上,恐怕难以交代,而且就算上报,也只能是抓住那俩小子前提下才行,否则单是车保的怒火就够他喝一壶的了

    只是,这两人真的这么好抓吗?

    看着断掉一臂的车保,想想当时自己被一掌劈吐血的经历,柳耀感觉非常不好,仿佛这是一个无解的循环,哎~!如何是好。

    柳耀不知道的时,秦放和南流月已经『摸』进了土堡市十丈之内,土堡内的声音都可听的丝毫不差。

    “怎么办?这群家伙好像没有休息的意思。”秦放问道,此刻他正趴在里土堡不远的地方,混身上下还沾满了泥土,为的就是不让车保他们发现

    “上风口,我们从边上绕到屋顶上,你那宝贝还在吧”南流月想了想说道。

    他说的上风口正是土堡嵌入山体的屋顶,那里有了望用的窗口,只是现在看来,没人在那里向官道观望了。

    “好,还是老办法,我去,你在这里掩护我~!”秦放说道,说罢便要前行,却被南流月一把抓了回来。

    “这次我去,你身上血腥味太重,太危险,再者我嗅觉比你好的多,方便判断楼上是否有人,还有就是你箭法比我好,而我们只剩两只毒箭,你用比我合适”南流月分析道,虽然平日里南流月拿着弓箭,但是他知道轮起箭法,他比不上秦放,只是秦放把它当弟弟样爱护才会自己选择短兵武器,把弓箭给他。

    “好吧,你小心点,”秦放自家知道自家事,刚才一番苦战,他秦大少爷确实受到的都是外伤,身上不免有血气,这种气味一般人察觉不到,但是车保绝对可以,哪怕他现在压制狼血毒,也未必没有发现他的可能,只要有一丝可能,两人今天就会交代在这里,倒是在远处放箭更为合适,只是难免为南流月担心。

    “东西?”两人定好分工后,南流月向秦放伸手道。

    “最后一只,还是劣等的,希望和如意坊的一样好用。”秦放怀中掏出那个曾经想用在兰姑院里兵丁身上的『迷』香,寸许高的『迷』香让他有些失神。

    “放心,它一定会好用的~!”南流月说道,说罢拿过『迷』香,身形一展,如鬼魅般想土堡上方攀去。

    但愿一击必中,秦放心中暗想,其实他很清楚,这个计划有着很大的危险『性』,他身上的那只便宜『迷』烟,和如意坊的精制品没法比,烟气和味道都很大,适合睡着的人身上用,这样明晃晃的去用,危险『性』不言而喻。

    南流月溜进土堡后,就发现,他目前来看还是很安全,整个土堡二层一个人都没有,除了必要的军械和了望用具外,就只剩下几只传讯用的隼鸽,且都被小小的眼罩蒙着,不发出一点声音,就连从上层进入下层的隔板都被人合上了。

    看来他们的敌人人手也不够了,刚才两人至少灭掉了六个州府兵,让对方用人捉襟见肘了。

    南流月细细一想,便明白了其中缘由,这次选择杀个回马枪是对的,这个时候敌人确实兵力空虚。

    确定了自己的位置和环境,南流月开始观察下层情况了,好在一二层之间的隔板年代久远,缝隙不小,顺着隔板的缝隙往下看,就能把楼下的情况看个七七八八。

    只见下方正中盘膝坐着一个巨汉,正是缺少了一条手臂的车保,此刻他浑身热气腾腾,豆大的汗珠从头皮往下滚落,虽然脖子和脸上青筋暴起,但是右臂断臂处的黑『色』明显在慢慢消退,甚至有一丝丝的黑血在慢慢流出断口。

    而车保的周围,有四个州府兵在警惕的四周,不过其中一个黑气盖脸,显然也是在刚才的争斗中,中了丝丝狼血毒,只是看起来远没有威胁生命的危险,不过战力肯定会降低不少。

    唯一一个看上去不算紧张的就是被秦放劈出一口鲜血的柳耀了,此刻他脑海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正紧锁着眉头,思考事情。

    这确实是个好时机,南流月赶忙找了个喂隼鸽的碗,将其倒扣在点着的『迷』香上,而『迷』香就架在了一二层之间的隔板上,确保『迷』烟能向下而行,至于效果,只能看天命了。

    做完这些,南流月身形再次变的飘忽起来,如壁虎般爬出土堡,悄无声息的回到秦放身边。

    “怎么样?”秦放向土堡方向努努嘴问道。

    “听天由命~!”南流月精神一震道,接着把他在土堡内看到的一切,快速的对秦放讲了一遍。

    “这么说,我们很有机宰了他们,收回点利息来。”秦放高兴道。

    “嗯,如果运气不差的话。”南流月点头道,亲人被杀的刻骨仇恨,让他这个本来很善良的人,也恨出火花。

    “不好,有『迷』烟~!”“快出去~!”“啊~~”

    不多久,大概一杯茶的功夫,土堡内就传出了惊呼声,听其声音就可以知道,是车保发出,不过显然已经有些晚了,因为下一刻,只有车保一人跳出了土堡,且身形狼狈,应该是疗伤过程被『迷』烟打断。

    车保此时怒火中烧,本就是带伤之体,现在更是被『迷』烟弄的昏昏沉沉,此时要是被他抓到秦放和南流月两人,恐怕会直接用手捏爆两人的脑袋。

    然后就在车保冲出土堡的刹那,一道绿光再次向着车保激『射』而出,但这次『射』的并不是眉心,而是脚踝,秦放在车保冲出的第一时间就将箭矢『射』了出去,他可没心情关心车保的心情和状态,他此刻就是要利用车保立足未稳之际,先将他放倒。

    毕竟一支箭已经搞掉了车保一只胳膊,如果在废掉他一条腿的话,就是是后天后期的高手也会饮恨当场的。

    此时的车保,已经开始有点气急败坏了,竟然不管箭矢,直接向『射』箭的秦放奔来,两人距离不到三十丈,对于高手来说,眨眼间的距离而已。秦放甚至看到车保头发向后飞扬。

    箭矢准确无误的钉在了豪不避闪车保腿上,但是车保的冲势却不减反增,仿佛一团火焰向秦放碾压而来。

    跑,秦放心中一动,立刻掉头就跑,他可不想面对一只暴怒的暴熊,哪怕这只熊受了伤,因为受伤的猛兽往往更加危险

    跑动的同时,他已经把最后的箭矢扔向南流月,毕竟面对全力追击的车保,他连再次开弓的机会都没有,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车保在南流月接到弓箭的同时,一个倒步,接着一拳砸向南流月,那犹如小水桶的拳头,带着一股强烈的气流向南流月头部哄去。

    南流月此时已经避无可避,只能举起拳头,以硬碰硬,好在此时还有弓箭在手,略一回转,箭头便先一步可与车保的拳头撞在一起。

    然而车保拳头只是擦破点皮后,箭矢就爆成一对粉末,随之而来的时南流月的一声惨叫,双臂诡异的完曲,身体更是向后急飞,如有被劈飞的木材,鲜血更是在口中犹如不要钱般的飞吐出来。好在拼死一搏,也将车保震退数步,一时无力在追杀南流月。

    “月少~!”眼看南流月喷血飞出,秦放眼眶欲裂,拔出狼腿骨刀,狠狠的向车保扎去。

    车保本就还没缓过劲来,刚一转身就被秦放一刀没入胸口。

    碰~!一声巨响,秦放直接被车保踢飞出去,跌落在地上生死不知,

    不过显然,车保也是强弩之末,提飞秦放依然用尽了他最后一丝力气,现在他面『色』绿的发黑,整条左手,以及一条腿已经全无知觉,无力感开始慢慢没过胸口。

    老子为自己报仇了,可惜我的破天丹了。。。车保最后一丝念头想过。

    其实在刚才在压制狼血毒的时候,车保内力就消耗不少,而正在紧要关头,却差点昏睡过去,弄的狼血毒差一点在最后一刻爆发。

    那一刻,车保才惊醒被人下了『迷』烟,好在『迷』烟没毒,他挣扎着出来了,但是出来后秦放『射』向他的那一箭,让他彻底疯狂了,他知道,随着『迷』烟渐渐起效,自己毒伤在身,想要全身而退,几乎是不可能的了,能做的就是用拉着两个蝼蚁一起拼死,或许还能有一线生机。

    所以面对秦放『射』来的箭矢他根本没躲,而是选择了强攻,更是出其不意的杀伤了南流月,甚至可以杀掉南流月,只是没想到狼血毒在他自身真气运行下,爆发的远比估计的快的多,他没看到不两个小混混的死期,自己就先不行了。

    最终车保也没来得及确认下秦放和南流月是否已死,就站在哪里就此不动,犹如一颗枯死的树,虽然没有倒下,但他已经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