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十五章 打家劫舍
    好疼~!啊!好疼~!疼,在昏『迷』了一个时辰后,巨大的疼痛感让南流月率先醒来,这次又是符水的激发能力再次救了他,否则按他的伤势,就算在昏『迷』一天也不见得可以起来,此刻他虽然身心俱疲,但已经清醒过来,相比那个高高在上的熊营指挥使,他南流月幸运的多,至少他还活着。

    南流月拖着沉重的身体走向北车保踢飞的秦放,秦放的伤势要比他重的多,他虽然双手被打的几乎折断,但是躯体上的伤相对要轻得多,比之秦放的整体伤势要好的多。

    秦放则和南流月刚刚相反,他是车保被一脚直接抽在身上踢飞的,而且是车保最后的全力一脚,力道之中,足可开山裂石,要知道车保的攻击可是以沉重着称。

    此刻的秦放肋骨至少断了七八根,要不是有符水吊着命,恐怕早就一命呜呼了。

    “秦少!秦少~!”南流月欲哭无泪,要不是秦放身躯还有起伏,他真想就此『自杀』,和秦放就这么一起死去,总好过一个人难受。

    好在在南流月呼喊了半个时辰后,秦放也醒了过来,只是一动身体就痛的龇牙咧嘴。

    “怎么办?”南流月询问道,看到秦放转醒,他的脸『色』比刚才好多了。

    “没办法,我们不能暴『露』,所有的人都杀了~!”秦放做了个砍首的手势,他知道南流月的问的意思,毕竟屋里还有五个活着的,他们现在的状态,是在等不得自己先好起来,否则一旦*『药』劲过去,死的就会是他们,而且按照薛史的手段,这个死的过程绝对会是很痛苦。

    “那我去~!”南流月心中一横道,他虽不喜欢杀人,但也绝不迂腐,知道该如何进退。

    “不,还是我去,你手不方便,我更容易些,顺便找点细软,物品,下次短时间内恐怕没有机会再搞这些了”秦放说道,说完指了指车保继续道:“这暴熊兄,应该颇有家底吧,就是不知道是否待在身上。”

    “我去看看。。”南流月应道,他知道秦放说的没错,眼下他们必须做饿狼,吃掉所有能吃的东西,哪怕是碎骨头。

    “我们分头行动,时间不多~!*的时间剩余的不多了。你的手怎么样,能动吗?”秦放估计了下时间,对南流月说道。

    毕竟南流月的手现在看上去很恐怖,两手都肿的巨大,不过他们在遇到金不错之前一直都是天天大小伤不断,手上的伤势不轻,但他相信南流月能坚持,只要他的手能动。

    “右手完全不能动,左手好点,不要太重的应该没问题。”南流月说道,刚才左手握箭,先行抵消了一部分力道,受伤情况远没有右手重,不过也绝对不像他说的那么轻松。

    “好,你行的月少,我去了”兄弟不需要多说,明白就好,秦放知道南流月的状态,也读懂他的意思,但是现在绝对不是多说废话的时候,哪怕是多余的关心,都是在浪费时间,只要彼此明白就好。

    “好,行动~!我去了”南流月点头表示同意,通知拖着身体向着车保走去,毕竟这群人力,车保明显开远超其他人,无论是修为还是地位,他身上才有相对来说最珍贵的东西。

    俩个人都是行动型的,很快就开始了清理,虽然比平日的动作慢上不少,但都在竭力努力。

    半个时辰后土堡前,两人会和在一起,他们的气『色』比之前还要好些,竟然开始肉眼可见的恢复。

    当两个人互相看到对方时也着实吓了一跳,但很快就将这种变化归功于萧图秘籍。

    “处理完了,我拿到了细软,粮食还有些衣服和调料,还有一份详尽的地图。”秦放说指着自己背上的大包袱道

    秦放没有说具体处理什么,怎么处理的,但是都是江湖上混得,南流月明白,处理完了不仅仅是杀了那几个州府兵,还有处理好了他们的痕迹,以保证没人发现他们的存在或者这些州府兵死的方式。

    “衣服不能要!银票也不能要~!”南流月补充道,这些东西都是容易暴『露』的,一不小心就出卖了自己,他们做混混开始,就有大哥告诉他们银票累的票据不能动,真金白银才是他们要的。

    “你那边怎么样?”秦放问道,车保还是让人期待的。

    “都是银票,待会一起烧了吧。除了这个”南流月抬手拿起一个玉瓶道

    “什么宝贝?”秦放看着南流月手中的玉瓶问道。

    “不知道,不过我只闻了闻就感觉道气血翻滚,像是内劲要破体而出,腾飞而去,非常可怕,我想绝对是厉害的丹『药』,也需能助我们武功大进。”南流月分析道,他不知道破天丹作用,但仅凭一些征兆就猜的很接近了。

    “哈,这么厉害,我还想给你惊喜一下”秦放同样晃着一个玉瓶说道,这个玉瓶翻自柳耀的口袋。

    “什么丹『药』?”南流月一愣,没想到秦放也得到一瓶丹『药』,要知道丹『药』可不是随便有的,要经过专门的炼丹士炼制,和世俗的『药』剂完全不同,功效更不可同日而语,当初海浪帮帮助得到了一颗雪神浴血丸,可是当成神物收藏了起来,等闲人脸看一眼的机会都没有,这些人也包括他和秦放,现在竟然能有两瓶丹『药』,怎么能让他不激动。

    “我这瓶有名字,不过说出来绝对让你惊吓到”秦放说道,脸上有点多微微得意。

    “哦?到底是什么?”南流月感兴趣道。

    “雪~神~浴~血~丸~!”秦放一字一句道。

    “竟然是雪神浴血丸?!那不是海狼帮钱帮主的宝贝疙瘩,据说可以让人白日飞升的神『药』。”南流月咂舌道,显然十分惊讶,海狼帮帮主的那颗雪神浴血丸,早就被帮众神话,以至于他们的控制的那些小混混,如秦放、南流月这样的底层混混早就把他当成仙丹来听,这个名字的意义绝对比南流月自己拿到的那种『药』丸来的震撼,破天丹或许比雪神浴血丸珍贵十倍,但对两人来说,却远没有雪神浴血丸来的震撼。

    “没有那么夸张,我听钱老大吹嘘过,那丹『药』是他爹给他的留的宝贝,要让他进入先天期时候用的?据说一粒就一可以省去三十年苦修”秦放把他听来的说给南流月听。

    “这么厉害!”南流月下了一跳,如果是真的,那这丹『药』太逆天了。

    “不知道,不过就算钱老大吹嘘过度,有个十分之一功效就足够了,这里面可是有二十颗,足够你我兄弟大踏步的进步了”秦放得意道,在他心里,这些丹『药』哪怕用处夸张的过大,也够他和南流月功力大进了

    他不知道的是,当初钱老大却是夸张了效果,但是他手里的这些『药』绝对比他想的效果要好的多,这些丹『药』是福度作为妖修时候收集的,这次狠心拿出来,也是为了拉拢一批势力,想要得到七图,毕竟他现在已经夺舍成人,在修习妖修功法,并不合适,修习修士的功法自然以传说中的七图最好,而他福度恰巧知道七图的下落,自然要不惜一切代价得到,一些丹『药』的损失算什么,他福度可是要羽化飞升的,所以对于寻找七图,福度可是下了血本,所以这次秦放和南流月的收获绝对算的上十分丰厚。

    “走吧,此地不能久留,作为暗中的关卡,必定要定期向州府汇报的。”南流月说道,混迹于帮派都知道消息的重要,更何况是一方诸侯,土堡这个地方虽然不显眼,但是有车保这样的高手,必定是极为重要的,有渠道传递消息也是必然的。

    “不错,我想多则十天,少则三天,我们的州府大人就会知道这里的情况,加上他们来到的时间,我们按少的算只有八天的时间,我们还是快走的好”秦放同意道,这里既然是暗哨,肯定会有定期消息传递。

    “去哪?现在我们最好的方式是急速西行。”南流月问一边询问一边建议道。

    “西去是必须的,但不是急速而行,我们要翻过这座山后藏起来,看这上边说,过了这座山就是雪狐州的地方了,薛史想要带兵过界,不是那么容易的,大风律对一州内的调兵不干涉,但是一旦过界,就是杀头大罪,而我们现在的状态根本不能急速西行,反而可能因伤暴『露』,所以最好的方法是翻过这座山,找个山洞,或者人迹罕至的地方躲起来,有这么多神『药』,还有这么多吃的,足够我们养伤一段时间了,而当下的处境,我们养好伤再出来,才是最合适的。”秦放摇头分析道。

    “你说的不错,现在的我们身体状况确实不适合急行,是我想的不够周到,就按你说的,我们先翻过这座山,在找地方藏起来养伤。”南流月点头道,刚才他心里确实有些着急了,要西行的话,走人多的地方,不单单说走不了多久,单是他们的状态就足够吸引人了;像之前那样在人迹罕至的密林中穿行,身上带着重伤的他们,恐怕就是给野外的猛兽送菜的。

    两人商量决定后,就开始了翻山之行,不过本来一天的路程,两人足足走了近三天的时间,又一次印证了两人的想法,像他们这样的身体状态,却是用不了多久就会被抓住。

    不过也算两人命不该绝,两人带上走路,步伐沉重,秦放一个不小心脚步踏空,向山涧跌去,南流月为了救他也一同滚落,好在山涧下都是茂盛高深的树木,同时两人又强行运转功力,减慢了跌落的速度,这才没有大碍,不过否极泰来,这次两人好运的在山涧底部找到了一个废弃的熊窝,而且是铁背熊那种大型熊的洞『穴』,就算三五十人进入洞『穴』,也不会拥挤,出口更是巧合的被两扇云阔松挡住,就算从两人跌落的地方往下看也看不到,当真是藏身的好去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