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十八章 通天宝
    一个月后,一个结实的木屋在矗立在沙漠的边缘,看着自己辛苦建起来的木屋,二人感到了久违的快乐。

    “秦少~!”南流看着高兴秦放突然道。

    “恩?怎么了?”秦放还在欣赏自己的杰作。

    “我想在附近给娘和错哥造一座衣冠冢,让我们可以陪在他们身边”南流月眼中有着一丝淡淡的哀伤。

    “好~!造座衣冠冢让我们陪着娘和错哥”想起在一天之内都已不在的两个最亲的人,秦放眼睛有些发红。

    建衣冠冢并不难,两座衣冠冢很快被两人立了起来。完工之日,两人披麻戴孝,跪在墓前,看着两个墓碑上两个亲人的名字,感到鼻子一阵阵发酸。

    在烧了很多纸钱后,秦放从怀中把金不错给的那本书取了出来:“这是大哥给的那本书,上面的东西我们都记住了,烧了祭奠娘和大哥吧”。

    为了这本没有多少用处书,搭上两个至亲之人的『性』命,害得他们两人逃亡几万里,此刻却不想要了,只想用它慰藉一下亲人的元神。

    “恩”南流月应道,眼神有些黯淡。

    秦放随手把书扔到燃烧的纸钱中。默默的看着那本书在火中慢慢化为灰烬,两人感到一种深深的疲倦。这一天两人在衣冠冢前守了一夜。

    “丝~!好冷”一阵冷风把秦放吹醒,沙漠的风不仅冷还快,像磨利的刀子。

    “月少?醒醒,天亮了”秦放推了推还在沉睡的南流月。

    “哦~?!”南流月张开睡眼,看到秦放一脸疲惫的看着墓碑。

    “咦~!这是什么?”秦放突然道。顺着秦放的眼神,南流月看到在纸钱的灰烬中有一张泛黄的纸样东西『露』出了出来,昨天没有看到,想来是风吹掉上面的浮灰才『露』出来的,不过怎么没有烧掉啊。

    南流月思考的时间,秦放已经把那张图拿到手里,只见整张图只有巴掌大小,上面密密麻麻的排画了很多符号,质地很柔软,『摸』起来像丝绢,只是因为年代久了颜『色』有有些发黄。

    “他们找的就是这东西吧”看着手中的图,秦放长吐一口气道。

    “是藏宝图还是武功秘籍?”南流月也踌了过来。

    “不知道”秦放摇头道“咦?怪了,怎么真么眼熟呢?”

    “我看看”南流月拿过图,仔细的看到,半响,两人身体突然一震“娘做的护身符~!”南流月迅速的把护身符从脖子上拿下来,从小袋子里面取出一张同样发黄的图。两张图放在一起一比,除了符号排列的顺序有所不同,其他竟然一模一样。

    “呼~!看来,命运还真是不可捉『摸』,整个飞熊州都想要的东西,最后居然落在我们手里两件”秦放突然说到。

    “或许这是娘在天上保佑我们”看着两张图南流月眼多了一丝惆怅。要是萧图复生看到这一幕必然再被气死一次,自己处心积虑想要得到的通天七图,竟然在命运的推动下,落到这两个小子手里。

    “一人一张,好好研究,说不定,也许今后靠它我们就能报仇雪恨了,毕竟我们的秘籍已经无法让我们在进一步,而我们也没找到这里的门派,这玩意要不是高深的功法,要不就是巨大宝藏的地图,无论哪一样,我的都会翻身。”秦放得到七图显然很高兴,很快做出了该怎么做的决定。

    “好,我们一起。”南流月同意道,他也知道,整个飞熊州都寻找的东西,绝对是珍宝。

    这次他们终于有了新的目标,两人废寝忘食的看了起来。

    但是接下来的岁月中,让两人欲哭无泪的是,两人根本全都毫无头绪,更是像土鼠拉圆龟一般,无从下手。

    甚至在此后的两年的时间里,除了出门打猎,两人就对着七图发呆也没什么用。

    那些鬼画符一点轨迹可循都没有,别说是武功了,就是一个字都没弄明白。让两人心烦意『乱』。

    不过也难怪两人无法参透,仙师萧图师门浩大,家学渊博,甚至无所不用极其的探听一切七图的细节,可谓用心,但是其实是这样,萧图对着七图整整三年,也没有丝毫参悟,又岂是两人短时间可以参透的。

    结果自然是除了累得眼痛,两人没有半点收获,不过两年的沙漠生活让两人长高了不少,有着远比一般成年人强壮的体魄,而且两人的修为也更加坚实,只是庞大的『药』力无从化解。

    “吃饭了,秦少~!”南流月喊道。秦放把图望怀里一塞,利落的爬起来,向小屋走去。

    “蛇羹?”秦放看了一眼,脸『色』一变“又是蛇羹啊”

    “至少很好吃啊,要不我去抓巨沙蜥?”在这定居十天后,南流月旧习惯秦放抱怨食物了。

    “算了,还是蛇羹把”秦放放弃抵抗了。

    “今天抓了三条独角蛇三个蛇胆,平均分,一人一个半”南流月突然道。

    “噗~!”秦放到嘴的食物都吐了出来。自从两人偶尔吃了一次蛇胆,发现独角蛇胆竟然可以大幅度的提高人的力量后,南流月就开始『逼』着秦放和他一起吃蛇胆,虽然力气大增,但是一想到那种苦涩腥滑的蛇胆进入嘴里的感觉,秦放就本能的想吐。

    “饶了我吧”秦放一声哀叹,躺在地上,顺手把七图拿出来研究“还不如看这鬼画符呢~!”

    “不行,你必须….别动秦少~!”南流月突然话锋一变道。秦放一愣,刚要起来被南流月按住“别动~!”

    这回秦放老是躺着不动了,只见无数细小的阳光从七图透落下来,在秦放身上形成了一个由光点组成人形图案,上面脉络标注应俱全,竟是一篇奇怪的运功图。

    “耶~!我知道了~!”这个发现让南流月高兴不已,凌空翻了好几个跟头。秦放也明白了,原来这图是利用的透过的阳光。

    “快拿出你的试试~!”秦放也急忙道.

    “恩~!”南流月也想知道自己手中的图是什么样的。可是奇怪了,无论南流月把图怎么对向阳光都不能产生刚才秦放手中那图的效果。

    “怎么回事?”秦放也很奇怪,“把你的图给我看看”南流月对秦放说到,秦放忙递了过去。南流月把图放在一起,耐心的比对着,看了半天,手也不停的在两张图上『摸』索。

    “我终于明白了”半个时辰后南流月说到,

    “怎么回事”“记得我们拜祭娘和错哥的那天么?”南流月说道。

    “记得怎么了”秦放疑『惑』道。

    “那天你的图被火烧了啊”南流月笑道。

    “烧了怎么了,这东西不是不怕火吗?”秦放说着突然一顿“哦~!我明白了,是不是火能烧掉不该存在的掩饰,只有去了这些掩饰才能发现图的秘密”

    “恭喜,秦少又答对了”南流月笑道。说到这两人赶快把图扔到炉子里,碰见炉火七图上出现一片蓝火,火焰不多,就是薄薄覆盖着整块七图,慢慢的蓝火退去,火中的七图却是半点不伤。带火焰退去,秦放迫不及待的拿出七图对着阳光迎去,地面上果然出现了由光点组成的图画,只是和秦放的那幅图不同,秦放的是一个人正襟端坐,而南流月的却像一个人在仰卧。不过两人可不管两幅图有什么分别,得到秘密的二人此刻快活的就像飞出笼子的鸟,高兴的又蹦又跳。

    大漠,深夜,天气一片寒冷。

    “现在很安静,开始炼吧,不过秦少,我看你的那副图似乎更有心得,仿佛一看就能进入某种意境比我这幅强多了”南流月对秦放说到。

    “不会吧,经过我一天仔细观察,你那副图,好像比我的更容易入手,我刚想提醒你呢”秦放一脸的不可思议。

    “我说真的,还是从你那幅图开始吧”南流月认真道。

    “算了,看来我们兄弟各有个的缘分,你练这个,我练你那个吧。”秦放一脸的无奈。

    “等一下,加点料~!这东西我总觉得可以让我极大的提升”南流月说罢,拿出了当初那个他们认为的无名丹『药』“破天丹”

    “好,那就再来一剂猛『药』。”这么多年来两人也渐渐感觉到了体内积攒的雪神浴血丹的『药』力,那么庞大的『药』力都让两人无法突破的先天,他们就不敢『乱』用丹『药』了,所以破天丹就一直留下来没用,因为在他们看来这和雪神浴血丹一样,最大的可能就是功效更强罢了。其实若是真的服用了,也许两人早就冲破后天极致,迈入先天之境了。

    不过两年的毫无寸进,让两人有些着急了,有了新的,连神仙都要征求的功法,两人自然要开始一搏。

    决定后二人各自服下丹『药』,并按照自己图上的标示慢慢『摸』索着开始运起气来。

    若有一个大宗师在此,必定大呼蠢材,这样没头没脑的一段功法,不细致的研究就强行修练必定导致走火入魔,到时候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好在两个人知道选择夜深人静没有干扰的时候练功。

    大约一盏茶的时间过后,二人进入了一种朦胧的境界,周围的灵气正在绵绵不断的向两人丹田聚集,聚集的速度也在慢慢增加,两人感觉到一种无法言语的舒服,从丹田到四肢都有一种力量在急速增加。

    功法运行周天的速度也更加快了,只是进入秦放身体的是一种淡蓝『色』灵力,进入南流月身体里的却是一种淡青『色』的灵力。

    两人在这种舒服的感觉下情不自禁的进入忘我的境界。

    然而过了不久两人就感觉情况不对,身体已经到了承受的极限,灵力却在无休无止的向丹田中聚集,而且聚集的速度还越来越快,两人感觉经脉在不断增高的灵力的冲击下,快要撕裂了。

    这还要感谢南流月让两人吃了半个月的独角蛇胆,长期服用这种蛇胆可以去除人体内多余的杂质增强经脉的韧度,两人的经脉比常人已经坚韧了很多,这也就是两人越吃蛇胆感觉越有力量的原因,要不二人早就经脉断裂爆体而亡了。

    饶是这样,两人此时的元神就像风暴中的小船,摇摇曳曳,随时都有覆灭的可能,而灵力进入的速度还在不停的增加。就在二人经脉快要断裂的一瞬间,轰~!两人脑中一蒙,同时失去了知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