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二十章 大漠部族
    “是你们?火是你们放的?”一个声音大断了手舞足蹈中的秦放和南流月。

    而沉浸在修为大进中秦放和南流月也终于缓过神来,他们竟然被一群人包围了。两人不禁暗自赧然,修为都到了传说中先天的极致“脱胎换骨”了,竟然还没发敌人的靠近。

    看来以后绝不不能得以忘形,否则到头来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车保就是前车之鉴。

    “拓拔红纱?”待看清发问之人,两人也是一愣,竟然是两件前被两人救过的拓拔红纱

    两年过去了,拓跋红纱道士没什么变化,反而变的精致了许多,此刻他穿着大红的沙挡,到很有一番英姿飒爽的感觉。

    只是此刻出了拓跋红纱外,周围还有着很多和拓拔红纱打扮差不多的人,人人手中都拿着武器,警惕的看着两人。

    “红纱?你认识他们”一个苍劲的声音说到。

    “是的,父亲~!”拓拔红纱向苍劲的声音一躬“他们不是大漠的人,两年前我在采独角蛇蛋的时候碰见过”。

    “哦?敢问两位小兄弟高姓大名?从哪里来到我们大漠,我是拓跋部族的族长,拓跋刚.”苍劲的声音道向着两人说到。

    顺着声音两人向拓跋刚看来,只见他比一般人高很多,体型也比较宽大,一根根胡须像钢针一样向外张扬着,眼中有着一丝长者的威严,而且修为已经到了先天初期,

    等等,我们怎么知道他的修为?秦放和南流月对看一眼,都看出对方眼中的惊喜,看来他们确实功力大进,向拓跋刚这样的高手,也能一眼看出,这种发现,终于让两人有了底气。

    “我们是离虎州人士,我叫秦放,他叫南流月,来此是为了修炼”秦放略微思考了一下说到。

    对方来意不明,还是隐瞒一些为好,秦放打的话三真一假,不是江湖中老成精的人,是分辨不出的。

    “父亲,这两个人修为一般,曾经帮我击退过独角蛇。”拓拔红纱『插』嘴到,看来两人当初的表现让此女心中一直颇为轻视。

    修为一般?我看不透的人还修为一般?拓拔刚心中暗叹一声,看来这个女儿还真被自己宠坏了。

    “族长,火场周围有沙驼的痕迹,这火可能是沙盗所谓,就是不知是那支沙盗”一个劲装的少年向拓拔刚说到。少年身手矫捷,犹如灵猫,在他们对话见,依然对周围环境勘察一遍。

    拓拔刚微一点头,向秦放两人说到“两位,还是速速来开着吧,看你们后面的大火,应该是沙漠里最凶狠的盗贼所为,这里不安全啊~!尤其是向你们这样的外来人,碰到沙盗,绝对难逃一死。”

    虽然看不透秦放和南流月的修为,但是拓跋刚还是善意的提醒道,毕竟有着拓跋红纱这层渊源,必要的提醒还是要的。

    “沙盗?”南流月看向秦放,在得到肯定的眼神后,向着拓拔刚说道:“放火的那些人中,好像有个家伙说自己叫什么沙啸吧,不知道是否沙盗的一支?”

    “什么~?!你说沙啸,你们两个吹什么牛啊,要是沙啸来了,你们还能在这,早就被杀了吧,是不是不知道从哪听来的?”拓拔红纱一脸的不信,在她看来,两人的修为一塌糊涂,碰上沙啸绝对不吃的渣都不剩。

    要知道沙啸对于生活在沙漠边缘的民族拉说是一个恐怖的存在,他心狠手辣,手段残忍,手中沾满了大漠各族的血。

    呼延部族,沙漠边缘的部族之一,族长呼延飞修为更是达到了先天中期,比之拓拔刚还高一筹,没有任何原因就被沙啸突袭了。

    一个时辰之内呼延部族就被沙啸灭族,男的全部剥皮植草,女的除了用来『淫』乐的,全部砍断四肢,放在沙漠中自生自灭,他们的族长呼延飞更是被沙啸绑在沙驼上拖了七天才血肉模糊的死去。

    天麻部族,原来的沙漠六大部族之一,号称有二十八勇士,每一个都是后天境极致的高手,更擅长部族祖传的飞沙阵,二十八人联手之下,就先是先天极致的高手,也不敢轻涉其锋,但是一夜之内,族内族长的大藏内就多了一座二十八个人头的人偷塔。

    有穷部族外出了一个族长侄子,不小心打翻了沙啸一个手下的水酒,被沙啸一路拖回有穷部族,『逼』迫有穷部族一般族人人『自杀』谢罪。

    还有商部族,后父部族,黄沙部族。。等等,,已经有十四个部族在沙啸手中或是覆灭或是难以延续。

    沙啸每次来去都带着腥风血雨,据说在沙啸杀人太多,每夜都有阴魂在他身边哭泣,生人根本不敢靠近。

    拓拔刚一群人看到这里起火,本以为是普通强盗抢掠后所为,他们人又多,所以赶过来看看有没有幸存者,若知道刚才是沙啸在这,他们是万万不会过来的。

    所以南流月说出沙啸的名字时拓拔红纱才会如此不信。

    拓拔刚还是比较沉稳,虽然眼前这两个人自己看不透,但是恐怕比起沙啸还要差很多,只是两人说话时表情并不像说谎。

    “并不是老夫不信两位,只是两位真的碰到了沙啸的话?请问两位怎么脱身的?”拓拔刚问道。

    “脱身?恐怕事实和拓跋族长想的不太一样。”秦放看着眼前这群人的态度,思考了一下,决定把实话说出来。

    于是秦放把两人从练功到被沙啸打飞的经过说了一遍,只是瞒过自己两人修炼的功法和现象,只说是一种特别的功法。

    听到这些,拓拔刚沉思了一会,似乎在品评两人话里的真假,半天之后,拓跋刚像下定决心般说到:“两位,我拓拔刚代表沙漠五大部族请两位到海撒尔一聚”

    拓拔刚话语一出,拓拔部族的其他人都感到一阵惊讶,海撒尔是一座城,游牧部族的圣城,被誉为沙漠中的绿宝石。

    但是这些都不值得他们惊讶,他们惊讶的是族长邀请的意思。

    要知道现下在海撒尔有一个部族大会,这个大会是五大部族为了对付沙盗而召开的,拓拔刚一群人正是去这个大会的路上碰见秦放两人的。

    自从沙啸屠杀了整个呼延部族,五大族就感到了沙啸对自己的威胁,从而召集沙漠中的部族召开了这个会议。

    只是秦放两个人都是外来的人,为什么要邀请他们呢?万一走漏了消息,沙漠各族绝对会招来极大的报复。

    不过沙漠部族讲究的是首领的服从,你可以不服,但要击败发话的人,拓跋刚在拓跋部族里显然地位崇高,众人听到拓拔刚的话,虽然不解,但也会坚定不移服从,因为既然族长决定了,他们就会服从。

    “爹,他们怎么能去?去添『乱』。。。”总有例外,拓跋红纱就是看不上两人,拓跋刚话音刚落,她就提出了不满。

    “红纱~!闭嘴,今次回去后你在自己帐里思过一年,否则不许出来,两位小兄弟,见笑了,红纱不懂事,不要见怪。”拓跋刚无奈道,他这个女儿确实有些宠坏了。

    她看不起的这两人,也许是此去大会就会成为他们最大的助力,尤其是听到两人如何逃过沙啸屠杀的时候,拓跋刚更是坚定了这种想法。

    “爹~!我没~!”拓跋红纱还要分辨,就被刚才的精装少年拉住了,耳语半天,才安抚下这个大小姐。

    “这个,容我们再想想,我们也不知道去干什么?对吧月少!”秦放略一思考道,他们眼下还有一个逃犯的身份,太多人注意的话,容易暴『露』,此刻和他们在一起也许不是个好想法。

    “呵呵,两位兄弟不知道,这次我们去海撒尔,是去参加加一个大会,对付沙盗的大会~!”既然决定要留住两人,拓跋刚变放手直言道,毕竟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更何况两人口音确实是大风帝国的。

    “对付沙盗?”南流月疑『惑』道。

    “不错,首当其中的时沙啸,我们不杀他,很快都会被他杀掉~!”拓跋刚朗声道,声音中恐惧夹杂着恨意。

    “ 秦少,你的意思那?”南流月向秦放问道,毕竟这是一个搭上沙漠部族的机会,而海撒尔也确实让他有所联想,也许哪里他们就能碰上合适师门,只是有些人多眼杂,他们身份敏感,容易出问题。

    “沙啸想杀我们,怎能不去,我答应了。”秦放回答道,语句简洁有效。

    “这个?嗯?”看到秦放这么快答应下来,南流月有点奇怪。

    “月少,我们去吧,就这么定了~!”秦放暗中向南流月眨眼道。

    南流月也只能应下。

    “我们兄弟正好没事,就跟拓拔族长去看看大漠的风情吧,只是?拓拔族长可否容我弟兄先洗个澡,收拾一下呢?这个样子就去海撒尔不太好吧~!”秦放看了看被烧的不成样子的小屋,接着向拓跋刚道。

    “哈哈哈,当然,尊贵的客人,往北走不到二十里,有一条暗河,到哪里去吧”见到两人应承下来,拓拔刚笑着说道。

    “好,就听拓拔族长的,月少,我们走吧”秦放痛快的答应道。

    告别了小木屋,告别了在那长眠的亲人,秦放和南流月跟着拓拔部族这支两百多人的队伍向着北方的暗河缓缓的行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