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二十一章 镇族之宝
    “唉,不是大漠的人,看来永远也别想在大漠中找到这么甘甜的水”秦放坐在暗河边上,手里捧着一捧清澈的河水品味道,此时他身上的黑『色』的物质都已被冲洗的干干净净.

    “是啊~!这就是外来人的不足了”南流月此刻也是干干净净而且,还换上了拓拔族的衣服。

    两人被拓拔刚带入一个『迷』宫般的干树林,七拐八拐的来到了这么一条暗河前,两人看到暗河的时候都惊呆了,想不到大漠里还有这么『迷』人的河道。

    河水清澈的可以看清河底的淤泥,河水在阳光下泛着碧光,像一条玉带样静静的躺在这里。河流藏在这种地方,不是知根知底大漠人,是不可能找到的。

    当拓拔刚看到两人惊讶的表情时,也放下戒心,看来两人真不是这大漠的人,也就更不可能是沙盗一遍的人了,沙盗也是有自己的沙漠水源的。

    “秦少?”

    “恩?”

    “你为什么会答应去那个什么海撒尔呢,我们应该回飞熊州报仇吧?”南流月不解道,现在两人成为先天极致的高手,已足以手刃仇人。

    “两个原因,第一我真想去看看那里,顺便找机会检验一下我们现在的实力,毕竟实战才是检验的标准,不要到头来谁都打不过,这第二么,我们的仇人远比我们想象的强大,你有没有想过是宰父及想要害我们全家那?那么我们要对付对付可是一州的势力,萧天师那种大能都在飞熊州饮恨,我们怎么够看,要是把沙漠部族绑上我们的战车,这场仗就胜算了”秦放解释道,确实算的上思虑长远。

    “我不喜欢这样,我们不能把自己的仇恨加在无辜的人身上”南流月不快道。

    “好好好~!月少大人,我们只试实力,不拉人。”秦放发现南流月眼中的不满,赶紧改口,这辈子唯一不想得罪的就是他这个兄弟了。

    “不过如果他们算计我们,我们是不是可以以牙还牙啊?”秦放眼巴巴的看着南流月道。

    “那当然,弱肉强食,他们不仁我怎还能讲义气”南流月答道,两人市井出身,看惯了世态炎凉,心中虽有一丝善念,但终究不是迂腐之人。

    “那就好~!”秦放放心道。

    “好了,快去见你的小红纱吧,她催了好几遍了”南流月笑道。

    “去你的~!”秦放啐道。

    两人整理完毕后就去见拓跋刚等人。

    “今夜就驻扎在这吧,明天我们在赶路,两位意下如何?”拓拔刚看了一眼疲惫的族人对秦放两人道。

    “我们没意见,拓拔族长决定就行”秦放答道。让他意外的是拓拔红巾从两人出来后就没有再出言顶撞过两人,看来那劲装小子有一套。

    “两位真是奇人,穿上我们的衣服,秦小哥有一种说不出的豪气,而南小哥确是一种难以捉『摸』的洒脱之气”拓拔刚微笑着对两人说,的确,洗去污渍,两人都是感觉发生很大的变化,如果原来两人是璞石,现在就是美玉了。

    “哪里,族长过奖了,我们两个脏人,猛一干净,让您不适应吧~!”秦放还是那副玩世不恭的样子。

    “两位不介意晚饭和老夫一起吃吧。”拓拔刚笑道。

    “族长客气了,老实说,我和秦少不知道练了多久,此刻肚子都快饿破了。”南流月夸张的『揉』了『揉』肚子道。

    “哈哈,小兄弟快人快语,和我的口味,红峰~!”拓拔刚道“去准备饭菜,今天晚上我要和两个小哥痛饮三百杯”

    “是,族长”向拓拔刚报告沙盗痕迹的劲装青年应道。

    现在两人已经知道这个青年人叫拓拔红峰,是拓拔部族新一代的第一人,行事彪悍仔细,但是为人却很不错,一张略显白净的脸上经常挂着笑容,更何况他还替两人搞定了拓跋红纱,很惹两人好感。

    “两位,老夫还要安顿族人,先失陪一下”看着忙碌的族人拓拔刚告罪道。

    “族长请便~!”两人慌忙齐声道,虽然相处不久,两人还是感觉拓拔刚是一个爽朗的沙漠大汉。虽然可能有看重两人实力的原因,但和拓拔刚交谈还是很愉快的。

    愉快的时间总是过的很快,日头很快落了下去,寒意开始侵了上来,大漠的夜晚总是很冷。

    “秦放、南流月,父亲大人叫你们去吃饭”出乎意料来邀请二人吃饭的居然是拓拔红纱,本来以为会使拓拔洪峰呢。

    “呵呵,谢谢大小姐,我们马上就来”秦放道笑嘻嘻的道。

    “父亲大人看重你们,并不代表什么,你们不是大沙漠的人,我们和沙啸的事也用不到你们,没什么用的人还是早点走的好”撂下这么冷冷的一句话,拓拔红纱头也不回的走了。

    “还以为她变了呢,还是那样”秦放对南流月做出一个无奈的表情。

    “不,我觉得她话里有话啊”南流月认真道。

    “哦?那是什么话。。”两人边说边走,距离吃饭的地方并不远。

    “小哥~!你们来了,来这里”很远就听到拓拔刚的招呼声。两人快步走了过去。

    “多谢族长,呵呵,今天的菜肴还真丰盛啊”秦放衷心的赞叹道。

    “哪里哪里,两位请坐。”拓拔刚热情道。

    两人学者他的样子盘坐在火堆旁,今天的食物-一头烤的焦黄的沙獐肉,正发出诱人的香气,二人在拓拔刚的热情下也开始大口的吃起来,肉质很鲜美,两人都吃了很多。

    “不知道两位今后有什么打算呢?”拓拔刚咬下一口肉含糊的说道。

    “不知道,去了海撒尔再说吧。我们兄弟只是为了历练自己。”两人的确没有太明确的目的,虽然知道他们此行的目的是为了对付沙啸,但是二人还是没有想到,到底需要他们做什么。

    “此次聚会是我们、胡家部族、东城部族、孟部族以及部族中最大的宇文部族五个部族发起的,但是其中却又不同,这件事对于宇文部族来说时可有可无的,他们是迫于压力才同意的”拓拔刚说道。

    “为什么?”南流月问道。

    “因为圣城海撒尔的主人就是宇文部族的宇文飞鸿,有了城墙之力,他们部族是不需要担心的”拓拔刚慢慢道。

    “原来是这样,看来他们是想让你们四个部族做炮灰楼,成功他们有好处,失败的话,也不动他们宇文部族的根基”秦放分析道。

    “秦小哥果然厉害,只是你不是大漠人,无法知道,炮灰只有三个,胡家部族一向和宇文部族唇齿相依的,所以炮灰只有三个”拓拔刚喝了一口酒恨声说。

    “你们不去不就行了”秦放接口道。

    “他们不去就会被沙盗分别吃掉,是吧,族长?”南流月接口道。

    “所以我们必须得到联盟的领导权,但是据我所知,五个部族的高手加上老夫有资格的只有三个人,其他两人分别是宇文飞鸿和胡家部族的大长老  胡天,其他人修为都不够”拓拔刚道。

    “为什么东城部族和孟部族没有人”南流月很奇怪。

    “孟家的族长孟步松本来是五个部族的第一人,可惜五年前他在天劫中死去了,至于东城,他们部族是以手艺文明,并不是武功”拓拔刚解释道。

    “哦,原来是这样”秦放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

    “老夫。。老夫希望两位小哥能帮我们夺得领导权”拓跋刚犹豫了一会后沉声道。

    “这个,我们恐怕没有这个能力啊”面对突来的请求秦放笑道。

    “两位小哥的修为脸老夫都看不透,必定能胜过其他两人,据老夫所知,那胡天和老夫一样是先天初期的修为,至于宇文飞鸿是则是先天中期的修为,而且”拓拔刚顿了一顿接着道“而且如果两位小哥不帮忙,我族三千子弟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这。。”两人迟疑道。

    “两位若能办成,老夫愿把我震族之宝奉送”见两人犹豫,拓拔刚朗声说道。

    “震族之宝?”两人同时一惊,看来拓拔刚铁了心要夺得那领导权。

    “我族相传为一个仙人的后代,那位仙人祖先不喜欢争斗,位了让我族平安避世,特意给我们留下了一种敛息之法,像我这样学艺不经的,一经施展,就是宇文飞鸿也会认为我手无缚鸡之力。”拓拔刚解释道。

    “你们此番争斗可是违背祖训了啊”秦放说道。

    此言一出,拓拔刚面『色』一红,半天方道:“若不是出了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沙啸,我们避世又如何,只是现在避无可避啊,总不能奢望让刚出生的婴孩就能练习敛息之法吧”

    “好,我答应你”南流月突然道。让一旁准备再敲点东西的秦放措手不及。

    “如此多谢两位了”拓拔刚赶忙道谢。

    “时间不早,两位,今天住在我的帐篷里把,我去和红峰一起”。看到目的达到,拓拔刚心中一轻。

    “好,多谢族长”南流月说道。拓拔刚向两人一抱拳,转身向拓拔红峰帐篷走去。

    “你怎么答应的这么快啊,我还想弄点别的呢,那个什么功法对于我们没什么用啊”看着远去的拓拔刚秦放喃喃道。

    “秦少,我只是想测试一下我们的能力,如果连几个偏远部族的族长都斗不过,那还有什么办法回飞熊州啊,再说那个功法说不定很玄妙,对我们大有好处呢”南流月道。

    “少来唬我,玄妙他们怎么会随便送人,你是心软了把,拓拔刚那个老狐狸,一步一步让我们心甘情愿的跳进去,哎~,有的苦了”秦放抱怨道。

    “一族之长哪有那么好当,他为自己的部族担心也没什么,你不想杀掉沙啸么?他差点杀了我们啊”南流月看着一脸后悔的秦放开导道。

    “关键是我们还不习惯自己的厉害,要是我的小命玩完了,你可要负责把我背回娘到身边”秦放有些担心。

    “你说的对,我们好像很厉害,可是我们还不习惯自己现在的身体,需要时间适应啊”南流月听出了秦放的意思。

    “明天我就给拓拔刚说,放慢行程,让我们多些准备的时间”秦放提议道。

    “好,回去用功吧,今夜不能浪费啊”南流月叹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