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二十五章 勾心斗角
    夜黑人静,海撒尔这座美丽的城市陷入了沉沉的梦想,今天的天空出奇的不好,往日抬头可见的星空被乌云遮蔽了,不过却给夜行的人们提供了机会,两个黑影已经在东城飞羽的卧室对面的屋檐上整整趴了一个时辰了。

    “月少,是不是我们多疑了。”秦放束音成线的对着南流月说,以二人此刻的修为这点小事还是能办到的。

    “不知道,在等一会,没事的话,回去睡觉。”南流月也很怀疑自己想的太多了,没准人家说的是真的呢。

    “月。。”秦放到嘴边的字却停住了,因为一个黑影从东城飞羽的房间里出来了,并且快速的向着胡家部族的院子方向掠去。两人急忙跟上,只见黑影七拐八拐的进了一个柴房。

    “是东城飞羽”南流月道。

    “你怎么知道,身形不像啊,你眼力比我高啊。”秦放惊讶的看着南流月。南流月无奈的指了指鼻子,秦放恍然大悟。

    “虚~!听”南流月说道。两人轻轻的落下,运起敛息决,聚功向屋内听去,细小的声音慢慢传来。

    “怎么样?这两个意外的小子修为如何?”声音十分的粗厚,虽然刻意的掩饰,但是很难消除他本来的音『色』。

    是胡方?!秦放和南流月两人相视一眼,心中都很惊讶,因为说话的声音的竟然是胡方,两人原本以为这两人不对路呢。

    “两个人的功力都至少到达了先天中期”东城飞羽的声音传来,声音中没有了往日的妩媚,反而多了一丝肃杀。

    “你确定?”胡方问道,声音中明显带着求证的意思。

    “恩,我用功力棒测试的,不过为了不引起他们的疑心,时间短些,不过至少应该有八成准确。”东城飞羽说道。

    “恩,这就好,这样我就放心了”胡方安心道。

    “你那边呢?宇文飞鸿解决的怎么样呢?”东城飞羽问道。

    “我肯把女儿嫁给宇文乘风那个败家子,他高兴的合不拢嘴,还以为我们的关系更近了呢,”胡方得意的说。

    “顺利就好,不过,为了这事我弟弟可是没少给我发脾气,你是知道的他有多么喜欢你们家的宝贝女儿”东城飞羽叹道。

    “哎~!就是苦了飞鹰了,不过忍得一时,将来这海撒尔城还不是他们俩的”胡方同样叹息道。

    “好了,不多说了,被发觉就不好了,我先走了,其他按计划执行。”东城飞羽说道。

    “好,多加小心”胡方嘱咐道。

    “嗯,我知道~!”说完东城飞羽飞掠而出,向原路折返而去。

    秦放刚想追出去,南流月一把把他拉住,示意他不要动,果然,过了不久屋内传出第三个人的声音,那声音苍劲有力“方儿~!”

    “孩儿在~!”这个声音一出,胡方连忙恭敬道。

    “你要小心这个女人,她不简单啊”苍劲的声音警告道。

    “父亲明示~!”胡方请示道。

    “她在今天的欢迎宴上明明探查过孟家兄弟,却没有告诉咱们啊”苍劲的声音道。

    “可是孟家已经不足为惧了啊”胡方不解道。

    “糊涂~!身为一族之长怎么如此没有远见,孟家也不可小看啊,孟傲和孟战两兄弟恐怕是个劲敌啊”苍劲的声音微怒道。

    “孩儿知错,定会小心”胡方连忙应道。

    “恩,一切小心。”

    “是”。。。

    胡家父子声音渐渐隐去。两人感觉再也听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飞快的向自己房中掠去。

    有了风雷决和敛息觉在身,秦放和南流月的速度已然快到了极致,远超同等修为之人,很快,几个起落就快到自己的住处。

    然而快到驻地时,一个黑影在两人前方向,悄无声息的溜进他们所在的客房区,转瞬间不见。

    两人一惊,来到黑影消失的地方,仔细探查,盏茶的功夫,南流月眉『毛』一皱对秦放说道:“是拓拔红纱。”

    “是她?她出来做什么?还这么神秘。”秦放一愣道。

    “要不要去看看?也许有其他原因。”南流月轻轻摇头后询问道。

    “好~!去。”秦放一点头答应道。

    说完,两人迅速的向拓拔红纱住处『摸』去。

    “呜呜呜呜。。。。”一阵阵哭声从拓拔红纱屋内传来。

    “爹不是不同意你和东城飞鹰来往,只是现在这个时候不合时宜,东城飞羽已经向爹保证过了,只要我们能夺得此次领导权,避免我们两族的损伤,东城飞鹰一定会娶你的”拓拔刚沉稳的声音响起。

    “呜呜。可是,爹,。。。。”拓拔红纱辩解道。

    “没什么可是的~!你给我老实待着,不许出去~!”说完拓拔刚摔门而去,显然很生气眼前女儿的不识大体。

    这让在暗中观察的秦放和南流月听得面面相觑。虽然短暂,没听到拓跋刚父女俩的对话,但是这几句就足够了,和刚才在东城飞羽那边听来的相互印证,海拉尔的事情就变的极为微妙和复杂起来。

    看到拓拔刚走后两人回到自己屋内,开始彼此商量消化今晚得到的消息。

    “收到教训了么?,秦少”南流月突然道。

    “恩?”秦放一愣道。

    “『色』字头上一把刀啊,东城飞羽看似亲昵的举动竟然包藏祸心啊”南流月认真道。

    “唉~!,想不到还有什么鬼东西打一下就能测出人的功力来,幸好不大准”秦放叹息道。两人已经想到东城飞羽什么时候探测的两人。

    “你怎么知道不准,没准她根本没有想对胡方说实话”南流月反问道。

    “看来的这个东城飞羽想要坐山观虎斗了,也许明天他们就会搞个比武夺帅什么的,想来他们东城家定然不会参加的”秦放道。

    “恩,想不到东城飞羽这个女人这么狡猾,脚踩两只船,哪边获胜都对他们有好处。”南流月分析道。

    “恐怕不只两只船,可能是三只,别忘了她还和孟家的人接触过,看其他几族的样子,打死我也不信孟家死了一个族长就没落了”秦放说道。

    “你说的对,这个女人真厉害,无论发生什么情况,她都是最有利的”南流月一叹道。

    “恩,看来没有我们帮忙,拓拔刚的确是最弱的。”秦放微笑道。

    “少美了,有了我们帮忙,也不见得会怎样,胡家那个躲在屋内的人我们一直都没发现,虽然当时我们不敢过多探查,但是直到最后我才能隐约感觉到他的存在,只是这一个人实力就不在我们之下,再加上还有一个宇文部族的实力未明,真的动起手来,我们也占不到什么便宜”南流月提醒道。

    “恩,拓拔刚的信息和事实情况差的太多,不是今天的发现,恐怕我们都是他的陪葬品”秦放无奈道,此刻他对拓跋刚的情报来源已然不再相信。

    “至少老天是站在我们这边的,不然我们也不会有今天的收获,不过今天的事情要不要给拓拔刚说呢?”南流月问道。

    “先别说了,见机行事吧,拓拔刚得到消息定会做出对策,可能会引起对手的注意,打『乱』了对手的布置,若对手有新的布置反而不好。”秦放思考了一下沉声道。

    “恩,我也这么认为,只是拓拔红纱一个,恐怕就不能保证秘密。”想起拓跋红纱的状态,南流月点头同意道。

    “这个女人,本来我以为她对我们有所改观,上次来劝我们离开,我就觉得和她『性』格不对,现在看来这小妞多半是为了那个东城飞鹰而来吧,不但替外人打听虚实,还想弄走自己的助力,他老子知道定然气死。”秦放口气有些吃重道。

    “哈哈,秦少生气了~!”一切都分析透了南流月心中一轻,不由得开起秦放的玩笑来。

    “也徐吧,不过我倒真想看看这个东城飞鹰是个什么样的精彩人物,让两家的大小姐都为之倾心”秦放眼睛看向虚空慢慢道。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把两人的谈话打断。

    “两位小哥可睡下了”门外拓拔刚的声音响起。两人都感到今天晚上是多事之秋,这么晚了还有人来。

    “拓拔族长请进~!”两人无奈的对看一眼。拓拔刚快步走进两人房间,转手又把门关牢。

    “打扰两位了,老夫也知道时间很晚,但是有些事情必须和两位商量一下”拓拔刚脸『色』有些尴尬。

    “族长不必客气,我们二人正好刚刚练完功”未免拓拔刚尴尬南流月急忙解释道。

    “如此,老夫就不客气了,今趟打搅两位小哥是为了明天夺得领导权的事情,今天欢迎宴上,五族族长商定每族出两名高手进行比试,胜利者成为盟主,拥有领导权”拓拔刚一顿接着道“老夫族中除了老夫之外没有先天高手了,请两位小哥能够施以援手”

    “呵呵,帮手那是自然,我们兄弟不就是为这事来的吗?今次比武是谁提出的?”秦放微一边笑着答应,一边询问道道。

    “今次比武由东方家提出,但是东方家却不参加此次比武,而只是做判定事宜,因为他们都是机关巧匠,所以各大族长也不反对,比试地点么,就设在城外五十里的一个名叫绿蓝的小绿洲上”。看秦放答应下来拓拔刚心中一定,接着道。

    秦放和南流月两人相视一眼,暗道果然如此,东方飞羽布置果然厉害,不但躲开了各族间拼斗损失,还可以坐享其成,真是机关算尽。

    “拓拔族长,我想知道,今次比武都是什么人参加?”南流月岔开话题道,现在既然不能说出他们探听的情况,还是多了解敌人情况的号,毕竟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恩,据老夫所知,胡家是胡天和胡方,孟家是一对后起之秀孟傲和孟战两兄弟,宇文家除了族长宇文飞鸿,老夫想出来的可能就只有那宇文乘龙了,不过对于宇文乘龙老夫并不了解”拓拔刚讲解道。

    “他们的实力如何呢?”

    “谈到实力,说实话,老夫不知道”拓拔刚有些羞愧。

    “恩?怎么会这样?”秦放不解道。

    “宴会上,只有胡方和老夫修为差不多,至于孟家两个小子还不够资格到族长宴会上,宇文飞鸿的修为老夫看不出,应该还和原来一样,但是老夫知道的只有这么多,不过这样的情报和没有一样,所以老夫才说自己不知道”拓跋刚面上歉然的解释道。

    “呵呵,族长不必如此”南流月说道,心中却暗想,应该这样才正常,否则戏就演不下去了。

    “拓拔族长,不知道能不能把两个名额都给我们兄弟呢”秦放看着拓拔刚说道,饶有兴趣的说道。

    拓拔刚眼中喜『色』一闪,他原本也希望两人都参加,不但实力更强,还可以保留自己的实力,但怕两人拒绝才说要一人参加的,闻言慌忙答道:“如此更好,老夫远不如两位小哥修为高深。”

    “呵呵,如此多谢族长”秦放一笑道。

    “是老夫该谢谢两位小哥才是。”拓跋刚笑道,三人又商量了很多细节,直到后半夜,拓拔刚才起身告辞,让两人休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