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二十七章 意外频发
    “畜生~!,老夫先灭了你~!”随着一个苍劲的声音响起,接着一个身形略显佝偻的老头窜上擂台。

    只听声音,南流月就知道是,此老正是昨天柴房中最后出现的那个神秘人,胡方的父亲胡天。

    这老头高喝一声后,竟然一刻不停,脚刚及台就闪电般向毫无准备的南流月杀去。

    胡方坠地和胡天杀来,只有一个呼吸的功夫,刚刚怒废胡天的南流月此刻还没完全恢复,如果应当定然吃亏。

    轰~!一声巨响,气势熏天胡天竟然被直接被震的倒飞而出。

    而另一边,秦放的身影则出现在南流月边上,不同的是秦放只是向后倒退两步而已。

    原来是秦放看到胡天毫无先兆向南流月偷袭而去,匆忙拦击,迅速帮南流月硬挡了一下。

    虽然表面看上去秦放先天极至的修为仅仅比之胡天的先天后期高出一线,但是风雷决的超前功法,早就让秦放两人感受到了只有真正金丹境甚至更高的修士才能感到的灵气灌顶。

    而且两人身上具有的灵力,是修士不可能掌握的天雷灵力和罡风灵力,是真正的天地之灵,天地之威。只此一条,就足可震惊整个修真世界。

    再者经过洗礼秦放和南流月,此刻也不是简单的先天期极致等级可以衡量的,他们的修为已经远远超过了高普通先天期的武者,就连境界和眼界都变的非凡,他们现在已经在『药』力的催动下,开始不知不觉的向着上仙的境界,金丹期进发。

    也许只要些许的刺激,或者在本次比斗中激发『药』力和自身的活力,他们就能稳稳的凝聚天地灵气,成就金丹。

    此次要不是仓促间应敌,就凭胡天的修为,根本无法撼动秦放。

    而且就算是仓促间应敌,也不是胡天可以抵御了。

    胡天这拼尽全力,含怒而发的一击,被秦放硬生生打出擂台。

    而被击飞的胡天更是感觉不妙,喉头一甜,差点喷出一口鲜血,要不是他拼了老命的压制,绝对会成为本次比斗的笑话。

    出手杀人反被人打的喷血,脸面丢尽了。

    被远远被震开的胡天悄然擦去嘴角的丝丝血迹,一脸震惊的看着秦放。

    “胡天,你好不要脸,明明是你家胡方欲置我兄弟于死地,我兄弟反留下他一条狗命,你竟然不顾规则不顾身份的施以偷袭,难道是这是你们胡家部族家传的美德?还是这比斗是你胡家部族的天下?!”秦放站在台上大义凌然的向胡天质问道。

    此刻胡天才缓过劲来,刚才是急怒攻心,让他一时忘了场合,现在清醒过来却有点难以下台,毕竟公平比斗,五大部族都在看着,他刚才的举动确实过界了。

    要是其他部族都不安规矩,出手偷袭的话,那这次比斗也不用进行下去了。

    “你~!”胡天刚一张嘴,血气再次上扬,让他不得不把,后半句话咽回肚子里,否则定然吐血当场。

    “老匹夫~!没话了?要不要你上台来,让少爷送你归西~!”秦放得势不饶人,继续『逼』迫道,此刻他真的怒了,因为有人想要他最好兄弟的命。

    “秦兄弟,请息怒,我想关心则『乱』,胡天长老只不过一时失态,毕竟胡天族长是他的儿子,而且前途远大,如此突然受伤,胡族长心里着急也是情有可原。而且,有宇文飞鸿前辈在,今后定然不会再次发生类似事情。”东城飞鹰说道,作为判定人员,他必须出来说话。

    而且东城飞羽话中有意无意的把宇文飞鸿抬出,虽然看似恭敬,但在不经意间便将矛盾转交到宇文飞鸿手中,可见也是心计非凡之辈。

    “飞鹰兄,你的意思是就这么算了?”南流月看向东城飞鹰不满道,刚才若不是秦放救援,他此刻也许没事,但总会吃上暗亏,而且这是以他的水准算的,要是普通的先天极致的修士,面对胡天含恨偷袭,就算不不死也会重伤。

    “这个自然不是,我想,既然没有造成恶果,胡天长老再拿出足够的诚意,相信月兄可以把此事就此揭过。”东城飞鹰说道,话语中显然想将此事化解。

    “哼~!此事就此作罢,老夫不再追究你打伤我儿一事。”胡天故作硬气道,现在他是骑虎难下,明知有错,也要硬撑。

    “呵呵,那我们先来做过一场吧,反正要比斗的,不如我们『插』个队,先给各族兄弟打个样如何~!”秦放指着凶『色』内敛的胡天,冷笑道

    “你~!老夫这就毙了你~!”胡天恶声道,虽然嘴上凶狠,却没有移动身形,显然心中对秦放颇为忌惮,只是拉不下脸来,强作恶态。

    “好了~!到此为止,胡天~!今次是你胡家部族的错,待会把你胡家疗伤圣『药』--止息丹,拿出两枚,交于拓跋部族的南流月,算是赔罪,拓跋部族也不许在追究此事,后面的比赛,更不许有场外人『插』手,否则就是与我宇文部族为敌~!”看台上的宇文飞鸿突然说道,声音极为桀骜,而且说的不留一点情面。

    “止息丹,还要两枚,这么太。。。”听到止息丹,胡天本能的肉痛,想要分辨。

    “你想与我们宇文部族为敌?”宇文飞鸿冷冷的喝断胡天的话声道。

    话语间的寒气,让胡方为之一寒,他们胡家部族本来和宇文部族是交好的,这件事,宇文飞鸿已经在帮他了,否则以宇文飞鸿的冷酷,恐怕第一个就要把他这个这破坏规则,甚至破坏掉整个部族联盟的罪人除掉。

    “那。。。好吧,就两枚止息丹~!哼~!”胡天看着冷酷的宇文飞鸿冷冰冰的双,眼咬牙应道。

    因为胡天看向宇文飞鸿的同时,发现看他上其他部族首领,以及他们身后的沙漠族民都用一种冷漠的眼神看着他,让他心中发寒,今次是为沙啸这凶恶的沙盗而来,没解决沙盗大师之前,联盟不容破话。

    也罢,这个关头,此事只能暂时忍了,等灭掉沙盗,再杀这俩小贼拿回止息丹不迟,胡天暗自想道,全然忘记了自己其实已经怕了,毕竟对手只是阻挡他一下,就差点打的他吐血。

    “南流月,止息丹,功效强大,虽不能起死人肉白骨,但是只要有一口气在,就能把小命拉回来,算起来,也足够补偿你了,而且,这止息丹,是胡家部族祖上留下的,由于炼制方法和原料,现在的他们已经练不出来了,目前剩的止息丹寥寥无几,两枚已经是大大的缘分了,此点你们族长清楚,这事就算揭过了吧。”警告完胡天后,宇文飞鸿缓声向南流月解释道。

    语气虽然依旧冰冷,但相对和胡天的对话,已好上很多,大概是看南流月是受害方,所以有所缓和。

    秦放暗自看向看台的拓跋刚,看到后者微一点头,知道宇文飞鸿所说不假,于是一拉南流月,向着宇文飞鸿说道:“宇文族长从大局出发,我们兄弟自然从命。”

    “呵呵,和气好,争斗归争斗,莫要伤了和气,咱们五族原是一家,比武难免会有损伤,但五族利益总是在一条线上,今次也是为共同对付沙盗而来,既然在宇文族长的调和下,两家部族没打问题了,此事就此揭过,继续比赛吧。”东方飞鹰适时的出现在台上,接过宇文飞鸿的话说道,语态极为诚恳。

    “哼~!”一声哼响,胡天狠狠的瞪了秦放一眼,扶起不能动弹的胡方,向自己一族方向走去。

    今次不但要给南流月两枚止息丹,他儿子也需要一枚,族中这种救命圣『药』,确实如宇文飞鸿说的那样,所剩不多,组都他胡天肉痛很久了。

    “飞鹰兄,好口才~!”秦放向着东城飞鹰哈哈一笑,拉着南流月双双跳下擂台。

    台下五族之人经此一番变化,都暗自叹息今天领导权的争夺,怕是不会和气收场了,一开始就打出真火来,恐怕还会有更多人的在比斗中伤亡。

    比斗在东城飞鹰的调节下,继续开始,不过由于突然的变故,东方飞鹰很讨人喜欢的把本来排在最后的宇文父子的比斗提前到第二场。

    理由是为了让刚才硬拼一剂的胡天和秦放有些休息时间,借此来保证竞争的公平『性』。

    对于这个老好人般的建议,宇文飞鸿率先也表示了同意,各大部族自然更是不会反对,下场比赛就是宇文部族的内斗了。

    “秦少,你没事吧?”看着脸『色』有隐隐有些变化的秦放,南流月关心的问道。

    “呵呵,没事,胡天伤不了我,我是在担心别的,现在的一切好像都是东城部落安排好的,让人感觉不爽。”秦放说出他的想法道。

    “难道刚才我和胡方的比赛有阴谋?”南流月问道。

    “不好说,总是感觉那里不对。”秦放摇头道。

    “也许你说的对,这次比斗的对手,都是东城部落机关抽出的,很可能会有问题。”南流月想到这次比斗的抽签是有东城部落一手包办的,难免心中疑『惑』。

    “算了,也许是我多疑了,不过需要注意一下胡天这老家伙了,如果这老家伙也会胡方骤然提高修为的那种功法,恐怕他是我们最强的对手了。”秦放向南流月说道,因为按现在的比斗划分,他们俩中的一个,最终很有可能会和胡天打上一场。

    “呵呵秦少放心,我会小心的,等我到最后决斗中给你报仇。”南流月慢慢道。

    “等等。你是说你打我没商量?”秦放一愣猛然想起南流月要打胡天的话,自少要把自己干掉,不由的佯怒道。

    “呵呵。。你自己说的。。”南流月笑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