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三十九章 逃路遇仙
    南流月此刻惊恐不已看着空中一个道人,这次逃亡最终他能带出来的只有孟战和孟傲两人。

    出发不久,南流月就发觉他们走的太慢了,如果这个速度恐怕用不了多久他们就有可能被人追上,这些人都是秦放用血换来的,自己决不能让他们死去。

    急中生智的南流月把从拓拔刚那里得来的敛息决交给了孟家部族的众人,孟家的人不愧是修仙者的后代,经过南流月的讲解他们很快就掌握了敛息决的基本使用方法,原本这批人就是孟家的精锐,修为最低的也到了后天中期。

    敛息决的修炼又经过了历代的改良,更适合普通人使用,所以孟家的族人有大半都能勉强使用。

    不能使用的人毅然决然的离开大队,无论南流月怎么劝解,他们为了同伴的生存都走开了。

    南流月带着剩下的人在一个暗河边上躲了起来,暗河的隐蔽『性』还是很有用的。

    他相信不久以后敌人一定会追来,果然众人躲避不久,两个金丹期的妖修就从他们头上飞过,他们的灵识从众人身上扫过,吓得众人都摒住了呼吸,此刻他们都是重伤未愈,一旦发生争斗,不要说敌人的后续力量,只是这两人就能消灭他们。

    大家在这条暗河躲了三天,直到再也没有妖修过来探查,才出来,向中土方向继续前进。

    但是众人没走多远,就遇到了眼前这些敌人,三只二级妖兽砂岩蛇,虽然灵智不开,但是强横的肉体让众人叫苦不迭,几个回合后,虽然被他们杀死其中的两只,但是南流月这边就只剩下他和孟战孟傲兄弟两个。

    而且他们此刻连站起来的力量都没有了,而剩下的砂岩蛇由于同伴的死亡,犹如岩石般的身躯骤然膨大了数倍,原本土黄的眼睛也变成了血红『色』,本身的实力更是飞一样的暴涨。

    这突入起来的变异让南流月大吃一惊,此刻虽然还剩下三人,但是孟战和孟傲已经躺在地上不能动了,自己经过连番大战,灵力消耗一空,一个风刃也提不起了,身体更是有这样那样的伤痕,都市砂岩蛇留下的。

    而此时砂岩蛇的变异标志着这个二级妖兽竟然越级进化了,三级妖兽红眼砂岩蛇。

    妖兽中有一些极为稀少妖兽是可以进化的,比如一些拥有变态法身的妖修,是可以进化自己的等级的。

    像福度,出生时只是四级妖兽冰蝌,但是当他成年是就会进化到五级妖兽寒玉蟾,其能力也会有很大的提升。

    可是从来没有听说砂岩蛇这种低级妖兽是进化类的妖兽啊!

    其实这是南流月认识的不足,红眼砂岩蛇在没有成年之前和砂岩蛇是分不出来的,只有到了成年期才会变成红眼砂岩蛇,这不是等级进化,只不过是成年了罢了。

    但是即使这样,这条红眼砂岩蛇也不是他们能对付的了的了。

    面对这个突变,南流月三人都感到了死亡的阴影。

    突然,哗啦~!,眼前的红眼砂岩蛇七寸位置竟然透过意一丝亮光,接着真个身体碎成了一地石块。

    一个仙风道骨的道人横空而立,面『色』白皙,五缕长须,一双眼中满含正气,看着三人,他手中拿着一件绿『色』的葫芦状法器。刚才的亮光就是从葫芦里发出的。

    看着南流月惊恐的样子,道人和蔼的一笑“呵呵,你们不必惊慌,我是海外的修真者,道号霞举,今次来这是为了寻人,碰巧救了你们,你们为何会在这里?”

    孟步书扶起孟家兄弟一齐向霞举抱手表是感谢道:“多谢上仙,我们本是大漠中孟家部族的人,被沙漠的妖修追杀,流落到此。”

    “沙漠妖修?”作为修真界的人,霞举对无尽沙海还是有些了解的,无尽沙海是五大势力的大本营,其中沙荒殿、百雀庭、定风宫、绿血领为妖修的势力,每个势力之下都至少有六七个小洞府。

    而在这里唯一的一个例外是一个修魔者的势力—附魔宫。

    这五个势力已经存在了很多年了。

    这里的妖修基本上都是五大势力的人,要是眼前这些人说的是真的,恐怕凭自己金丹后期的修为惹不起,还是尽早离开的是,毕竟师门还交给自己更为重要的任务。

    三人看霞举沉『吟』着,举棋不定的样子。

    孟傲和孟战兄弟两人突然齐齐跪下,向霞举叩头道:“仙师,我兄弟无家可归,更是身负血海深仇,恳求仙师受我们为徒,以后结草衔环,必厚报仙师。”

    看着不停叩头的孟家兄弟,霞举眉『毛』一皱,灵识瞬间扫过两人,恩,修为都到了先天中期,而且根骨都很不错,要不是不能惹事,收了他们做徒倒是不错。

    不过现在他们得罪了这里的妖修,怕是自己也难护的周全,想到这霞举慢慢说到“你们都起来吧,贫道有要事在身,此刻不能收徒,你们自己逃命去吧。”

    说着一抬手一股无形的力量把正在叩头的孟家兄弟抬起,就要飞走。

    “仙师,如果您要在这大漠之中办事,我兄弟可以作为向导,在这里我们可以说无所不知,您办起事来也方便。”看着霞举要走,孟战急忙喊道。

    霞举空中的身形一顿,低头看向孟战不慌不忙的问道:“有两个人,不知道你们知不知道,这两人大概十六七岁,约一年或者两年前到这附近,一个叫秦放另一个叫南流月”。

    简单的一句话让地上的三人大惊,孟家兄弟心中更是翻滚,看南流月的样子并不认识这个仙师,但是眼前的这个仙师就是找他,孟家兄弟一愣,不自然的遥遥头。

    南流月救了他们呢的姓命,秦放更是可能为了断后而牺牲了,孟家兄弟是直爽的汉子,虽然两人很想学习仙法为族人报仇,但是眼前敌我未明,南流月此刻却身受重伤,显然不是相认的时候,及时对方是好意,而且万一是敌人,逃命这么做,就是出卖自己的恩人,两人打死也不会做的。

    听到两人否定霞举脸上一阵失望,就想飞走。

    “我知道他们呢在哪?”南流月突然喊道。孟家兄弟两人一惊。“不过你要答应收我这俩兄弟为徒。”南流月看着霞举一字一句道。

    “当真?好,我答应你~!”霞举显很激动。

    “当然真的,不知仙师找他们做什么?”南流月问道。

    “这个~!,好吧,他们杀了我的师弟霞飞道人。”霞举一脸的悲伤。

    南流月却听的有些头晕,自己和秦放一路被人追杀到这大漠,在大漠之中更是闭门塞户,连霞飞都没有听过,怎会杀了他。

    南流月不知道的是霞飞就是天师萧图的道号,眼前这个仙风道骨的修士正是他的三师兄。

    当日,萧图被宰父及用计『逼』死,他的师父青玉真人却推断出了不少东西,在考虑很久之后,青玉还是决定查一查萧图的死因,因为他这个小徒弟虽然不争气,但是此次外出好像是为了找寻宝物七图。

    而且既然萧图死了,那就说明,这个事情至少有一半应该是真的在飞熊州,那么以萧图的心机,死的时候必然和七图失之交臂,否则那个狡猾的徒弟不会轻易就死了的。

    于是青玉找来徒弟中最老实忠厚的霞举来崇龙大陆查这件事情,霞举来到飞雄州的时候发现满街都是通缉秦放和南流月的告示,告示上说明,这两个人罪大恶极,为求得修仙法术竟然毒杀了萧图萧仙师,杀害清风观道众,州府替天行道,悬赏五百金锭追捕两人。

    因此霞举认定这两人是杀害自己师弟的凶手,就找到了追办此时的薛史,薛史见是修真者,就指出自己以为最不可能的西方为两人逃跑的方向。

    没想大薛史的一番话歪打正着,霞举还真的在野外找到了两人的逃跑的痕迹,就这么一路探来,差点追上两人。

    好在秦放好南流月两人小心异常,逃跑的线索时常中断,而且经过了车保一事,几乎断了踪迹。

    霞举只能且查且走,就这样的探查中,霞举终于在两年后追到沙漠。

    但由于南流月两人在大漠过得十分孤僻,霞举又失去了查找的方向,最后在当地人口中打听到沙漠中有一座海撒尔城,很多来往的人都在那里歇息,有可能有霞举想要的消息,于是他就急忙赶去。

    没想到路上感觉有人争斗,就赶来看看,正好看到红眼砂岩蛇向南流月等人进攻,所以出手救了三人。

    只是让霞举没想到是,两年的时间经过罡风化体的南流月气质外贸都有了很大改变,再加上连番大战的血污,他居然没有认出来。

    南流月哪里知道这么多,还以为有人陷害两人,想来和自己有仇的只有那个薛史,看来应该是他。灵机一动道“仙师可是从大风帝国的飞熊州而来?”。

    霞举一脸惊讶“你怎么知道。”

    “请问大师的师弟因何和这两人结仇?”南流月问恭敬道。

    “这个,我师弟在那飞熊州开了个道场,两人图谋他的道术,将他毒害。”霞举根据从薛史那得来的消息,仔细回答道,显然眼前这个人可能知道什么。

    “敢问贵师弟是否萧图萧仙师?”南流月很清楚,飞熊州只有一个开了到场的仙师,就是清风观的萧图。

    “你知道?快告诉我~!”霞举两眼放光。

    “仙师您上当了,我就是南流月,我不知道您是怎么认定萧仙师死在我们兄弟手里,但是飞熊州所有百姓都知道,萧仙师是被天降雷火砸死的~!”明白了前因后果的南流月果断道。

    “胡说~!你个贼人~!我那师弟的共生符明明表明他是被人穿胸而死,怎会是被砸死?你狡辩也没用,待我拿你”霞举怒道。

    “仙师,我说的都是真的,不信大师可到飞熊州一查,如果我说谎,南流月死而无憾。”南流月义正言辞的说道。

    “这~!”其实霞举也不太清楚萧图怎么死的,虽然共生符被洞穿,但是也有可能是被小型流火穿透,他本『性』老是正直,看到南流月不像作假,心中举棋不定。一番思考后霞举朗声道“好,我就带你去查问,如果是我冤枉你,我自会受你们三人为徒,以作补偿,但是如果不是,我也饶不了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