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七十一章 深入探究
    跟随着囡囡飞行了大概半个时辰的路线,秦放和南流月感觉她的飞行方向开始向狱林深处飞去,而且去势越来越低,就这么斜斜的向裂缝深处飞去。

    “咦?她向着裂缝的一边墙壁飞去了。”南流月道一边慢慢飞行,一边向秦放传音道。

    “我知道了,那裂谷的墙壁上定然有我们看不到的通道”秦放恍然道,速度却一丝不慢的继续跟着南流月飞去。

    果然,在一边的墙壁上有着一个两丈方圆的洞型波纹,显然是洞口的幻像在慢慢波动,应该是刚才囡囡撞动的,相信如果没有囡囡在前开道,两人根本无法在云雾中找到这么一个隐蔽的秘道。

    又过了大概一盏茶的功夫,秦放和南流月感觉到囡囡渐渐停了下来,正准备商议一下,突然一股阴冷的灵识向两人这边扫来,两人急忙收敛气息,这种阴冷的感觉像在冬天突然向你头上倒下一头冰水,整个人都在黑暗中颤抖。

    而且机警南流月还在两人收敛气息的一刹那,断开了锁住囡囡的灵识。

    也幸好这样,洞中那股阴冷的灵识只是在两人身上扫过,没有过多停留。饶是这样,也让秦放和南流月感到背上冷汗生起。

    “洞里有什么东西?那神识给人一种极度阴冷黑暗的感觉,很不舒服。”秦放传音给南流月。

    此刻南里月紧皱着眉头,仿佛忍耐着什么事情,半晌才对秦放传音道道“前面应该有一种极度恶臭的东西,刚此我用鼻子闻了一下,差点被熏晕,真不知道囡囡是怎么忍受的。”

    “应该是不用忍受才怪,囡大小姐的脾气你还不知道么?要是让她自愿来这种地方根本是不可能,你见过有哪个漂亮妞不爱美的?”秦放摇头传音道。

    南流月点了点头,往里面指了一指,然后无声无息的向洞里浅去,秦放洒脱的一笑,快速跟了上去。危险是不足以吓退他们的。

    虽然两人不畏惧危险,但是绝不会拿自己『性』命开玩笑,无谓的送命他们是肯定不干的,至少要有些值得为之拼命的理由。

    随着时间的推移,秦放和南流月跟着越走越深,而山洞的内部则变的越来越大。

    但是两人的行动速度却只能变的越来越慢,不仅是怕被发现,而是空气中的气味越来越明显,就算是嗅觉普通的秦放也能闻到空气中那种腐败的臭味。

    而这种臭味则代表的是那个恐怖的存在,阴冷灵识的主人,正离他们越来越近。

    “前面有亮光”走前面的南流月对秦放说道,因为他的特殊能力让他负起了开道的事情。

    秦放向前望去,果然一道蒙蒙的光亮从一旁的一个洞内传了出来。

    “是法器或者宝物的光”秦放肯定道。南流月点点头表示理解,毕竟这里是地下深处,这里的光亮不可能是天然的,而修真者不屑于用凡间的火把来装点居室的。

    “味道就是从哪里传来的”南流月指了指发出亮光的洞『穴』。

    秦放点点头,把手一张,一个只有手心大小的水月镜花术在手中慢慢形成。

    虽然镜花水月术会因此而缩短距离,但是对于近在眼前的景象足够了。

    在这里秦放可不敢全力施展镜花水月术,虽然这个术消耗的灵力或者引起的灵气波动都非常小,但是很有可能引起敌人的注意,毕竟刚才已经有一道灵识扫过了。

    精致的水月镜花术让光亮洞『穴』内的景象纤毫毕现,洞『穴』很大,足有百亩大小,整个洞『穴』周围方方正正的排放着一圈石柱,每个石柱的顶端都有着一颗拳头大小的珠子,珠子发出柔和的白光,把整个洞『穴』照耀的分外明亮。

    许多和囡囡一样穿着的人正围绕着中间一片地方做着,没有一丝生气的做着,仿佛不存在一般。

    那些白衣修士围坐着的洞『穴』的正中央,是一个高约一丈的石台,石台成品字形突出,外形并不华美,而且用料也极为普通,想必就是一块普通岩石雕琢而成,只是看石台上有些斑驳的青苔很急,想来这座石台建成已经有一些年头了。

    石台的最顶端是一个方型的石臼,石臼中充满了黑『色』的『液』体,『液』体中时不时的翻滚出一种奇怪的『药』草,恶臭的气味就是从这里传出。

    一根类似草木根状物品就在上面,从这一株奇怪的荆条上深处无数的青黑『色』筋条,一根根都深深的『插』在恶臭『液』体中。

    怪植由下而上逐渐粗大,大概约有一尺长的距离上筋条上居然是一颗披散着头发的头颅。

    头颅的面貌妖异的俊美,一头银『色』的头发缓缓飘动,眼睛以一种及其自然的样子闭合着,让人一见难忘,虽然他的面『色』晦暗,皮肤更是十分的惨白,但是秦放和南流月却能明显的感觉到他还活着。

    “这是怎么回事,他明明只剩下一个头颅,怎么还能活着?”秦放十分惊讶的向南流月传声道,因为刚才他清楚的感觉到那颗妖异的头颅上的气息,气息十分微弱,但是却包含有修真者的灵气,但是没有元婴的修真者是如何仅靠一颗头活着的,他是在想不明白。

    南流月也无奈的摇了摇头,秦放不明白的他也无法理解,头是人体上唯一不能不斩下的东西,一旦离体必死无疑,就算法力通玄也做不到。

    “难道是修魔者?”南流月猜测道。

    秦放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魔修实际上也是修仙者,但是却为修仙者所不容,因为魔修大都十分诡异,这些和他们的修习功法有着直接原因,修魔者的功法大都另辟蹊径,所需要的灵力或者借助的外力和修仙者大不一样,他们往往因为功法的原因选折自己的宗门位置。

    比如修魔者四大势力之一的烈焰魔宗就是在和无尽沙海接壤的一个地带,那个地带没有名字,到处都是喷发的地火,温度之高,常人更本无法忍受,就算是一般修仙者也不能抗拒。

    但是烈焰魔宗的门下诸人确实以此为荣,因为越是好的地火地脉对于他们的修行约有好处,温度越高他们修行的越快,可以说暴虐的地火就是他们灵力的来源,他们的功法就是为此而生。

    和他们一样,很多魔修都是功法极端,修行速度极快,但是都不是寻常的修炼方法,所以他们修行的危险『性』和速度成正比,走火入魔或者横尸暴死的几率远远高于普通的修真者,但是一旦功法炼成,威力也是极大。

    正是这种高风险『性』让很多魔修都不同程度的受到功法本身的影响,变得诡异怪厉,被普通的修仙者称之为魔。

    也正是由于被所谓的修仙者称之为魔,久而久之,修魔者的功法变的更加千奇百怪,往往很多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在他们身上变成现实。

    而变的强大的修魔者更是十分痛恨修仙者的看法,经常彼此争斗。渐渐形成了如今修真界修魔修仙泾渭分明的情况。

    此时秦放和南流月看到的银发头颅状态十分诡异,不禁让两人产生了联想。

    秦放和南流月正思考着,却看到镜花水月术中的那颗妖异的人头突然睁开了眼睛,他俊美的双眼眼睛中仿佛带着无尽的『迷』离,向着两人看来,虽然实际上他是看着的只是一片虚无,但是秦放和南流月却感到那双眼就是在盯着自己,不但如此而其让两人刚到一阵心神晃动,仿佛元神都要被那双『迷』离的眼睛吸入。

    翁~!两人感觉头脑猛的一蒙,突然一阵无形的威压波浪般迅速卷来,恐怖的威压让两人猛的打了一个寒战。

    两人心中一动悄无声息的迅速的向着一处凹地趴去。

    刚刚躲定,下一刻,一群白衣人高速从两人头上飞过,速度之快至少有些超过了元婴后期,不时闪动的眼神,说明他们正在搜索两人的存在。

    好可怕啊~!这个只剩头的家伙,秦放和南流月两人心底同时泛起这种感觉。

    要知道镜花水月术其实只会在使用者的手的周围会引起一些微不可察的细微灵气波动,这种波动除非被观察者直接用灵识探查,否则根本不会被被察觉,而这个只有头颅的家伙居然可以感觉到两人的窥视。

    噗~!一声衣服落下声音,两件白『色』长袍轻轻落在两人的藏身的不远处。突来的变化又把两人吓了一跳,要知道通道内的阴暗是无法用肉眼去察看的,要想寻找两人只能用灵识扫『荡』整个通道的不和谐存在。然而以秦放和南流月两人的敛息术造诣,瞒过这些白衣人是绝对没有问题的,没想到这些白衣人中竟然有人清楚知道他们的位置。

    “是那个囡囡扔的,衣服上有她的气味”南流月拿着白『色』衣服对秦放传音道。

    秦放点点头表示明白,更急忙用眼神示意两人换上衣服。南流月也不多话,多年的配合已不需要多言。两人迅速穿上了白衣人的袍子。刚刚穿戴完毕,一阵急促的破空声响起,刚才出去的那群白衣人又飞了回来,两人赶忙装作木呆的样子尾随着他们向那头颅所在的地方快速飞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