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七十八章 如此陷阱
    连续偷袭的失败让赤翦感到一阵恐慌,眼前的这个女人太神秘了,竟然可以不动声『色』的破解自己的攻击,看来今天是踢到硬板了。

    不过多年的狱林生活让他已经养成了嗜血彪悍的『性』情,所以短暂的恐慌后,他就稳住心情开始思考如何活下去的问题,毕竟眼前的一切都说明有不止一个敌人在算计自己,要活命就要冷静。

    两人之间的这些动作和赤翦的谋划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下一刻面无表情的赤翦便突然向七彩一挥手,七根尺余长的带着丝丝血痕的尖锥突然向七彩『射』去。

    七根尖锥成梅花形排列,尖锥之间仿佛有无数细小的血丝联系,带着阵阵腥风呼啸着向七彩的各大要害罩去,尖锥『射』出的同时,赤翦猛然转身向相反的远方高速退去,竟然是直接不战而逃了。

    不过这七根带着血丝的尖锥是他收复青蜂以后用七个修为到达元婴初期的青蜂的尾针炼制。为了得到材料的最佳,赤翦直接残忍的活取了这些尾真,但是由于时间上的不足,这些魔兽的尾针又不能真正经过炼化,这些尖锥只是赤翦靠着青蜂之间的血脉联系和其上附带的怨念联系临时勉强把他们柔和成一个简单的阵法发出的,不过虽然仓促,但是材料是元婴期的魔兽最重要的攻击部分,威力还是巨大的,仅仅尾真上附带凝血毒就会让人伤尽脑筋。

    赤翦相信自己这个不成形的法器定然能够挡住七彩一会,而这个时间足够自己逃走了。

    按正常思维赤翦的总体判断是对的,但是他却忽略了七彩的能力,这个换做他人也许会手忙脚『乱』邪物在七彩面前直接失去了效力,因为七彩的本体是超级草木妖修七彩幽兰,天生对邪物就有强烈的克制作用,更何况是这种不完全的邪物。

    只见七彩抬手向着尖锥一指,七道彩『色』光芒犹如七把锋利的宝剑,从七彩指尖飞出,光芒迅速的迎上尖锥,砰~!砰~碰~!一连串的闷声响起,两者只是轻轻一触,赤翦的七把尖锥就全部爆成了碎片。

    原本青蜂尾针也算是坚硬之物,但是赤翦错不该用怨念强行柔和法器,那些怨念一旦碰的有着净化功效的彩光,就直接彩光被抹去了怨念,没有了起束缚柔和作用的怨念之力,七根尾刺就像突然失去了塑形力的沙土,直接崩溃了。

    急速飞逃的赤翦突然心神一动,顿时大惊,仅仅一瞬间的时间,自己就再也感觉不到那七支尖锥的存在。逃~!赤翦心中更坚定了这个信心,几乎是尾刺崩溃的瞬间他的速度又快了几分。

    然而就算如此,他还是忽略了对方的智谋,下一刻一股强大的力量突然从他逃跑的前方传来,翁~!,赤翦只感觉到头脑一蒙,自己的整个身体被人突然定住,身体里的灵气更是丝毫无法运转。

    震惊中的赤翦拼命的催发灵力,妄图挣脱现状,因为狡猾的他第一时间就想到自己中了定身符,这种符咒持续的时间和被困者的挣扎成反比,只要自己灵力运转的快,说不定下一刻自己就能脱困。

    全力运转功力的他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脚下有一只黑『色』的手臂在黑光大盛。黑臂的主人正是沈獠,虽然修为比之赤翦低上两个档次,但是身为上级超级草木妖兽九臂血参的沈獠全力之下还是能和赤翦争一时长短的。

    此刻全力运转的两人神情都有些狰狞,赤翦脸上汗珠雨落,身体更是有些扭曲,仿佛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不过却在痛苦中发现了沈獠的所在。

    而沈獠的状态比之赤翦更为不如,双目圆睁,嘴角更隐隐有一丝鲜血溢出。他本想直接粉碎赤翦的身体的,可是没想到,洞虚期的修为和他现在的实力差的太多了,刚才困住赤翦的那一刹那,一股强烈的冲力汹涌的迸发出来,突来的变化让他只能全力维持囚困之法,即使这样也让他渐渐感觉到有些吃不消,看来洞虚期真是一道门槛,两个小境界就有如此大的差距。要知道当初沈獠在金丹中期的时候也能力抗元婴后期的高手。

    几个呼吸之后,被困的赤翦突然感觉身体一轻,困住自己的力量消失不见,不过他的心情却毫无欢喜之意,因为他知道这个时间足够那个女人追上来,而要想再次逃跑太难了,毕竟人家已经有了经验。

    果然,下一刻他就看见七彩就在不远处冷冷的看着自己。

    既然然逃不掉,那就拼命吧~!赤翦一咬牙猛的站定身体,向空中高叫了一声,叫声不像是人语,倒像是巨大的蜜蜂在濒死的翁叫,在天地间传『荡』。

    “再喊你也跑不掉~!,赤翦~!今天就是你命绝之日~!”沈獠已经飞开,看着嚎叫的赤翦冷冷的说道。

    “你是谁?我和你有什么仇恨,还有那个贱女人,你们为什要和我作对?”赤翦气急败坏的吼道,他的确很愤怒,今天不但自己的青蜂死绝而且自己也陷入险地,而更可恶的是他根本不知道为什么会被算计。

    “记得黑娥么?!她要你死~!”沈獠恨声道,的确面对让自己的爱人受伤濒死的元凶,他已经很愤怒了。

    赤翦心中一惊,竟然是黑娥?难道自己做的那么隐蔽也被发现了,难怪那只狗熊会参与其中~!想归想,赤翦脸上的神『色』却显得一轻,奇怪的问道“黑娥?我的至交好友黑娥?你们搞错了吧,我和黑娥并无过节,你不要听外人胡说,虽然上次我们只是打了一架,但是她中的火毒很快就会消失,我根本没有下重手”。

    “赤翦,还要狡辩,我姐姐就快被你害死了,我和你不死不休~!”速度不快的黑山也赶了过来,正愤怒的看着做作的赤翦。

    赤翦面『色』不变的像黑山道“黑山,你搞错了,我伤你姐姐是我不对,但是。。。你该死了~!”。赤翦的声音突然转冷。声音未落,黑山便感觉的背脊突然发凉,显然有劲风从背后袭来,想躲已经来不及了。

    “小心~!”沈獠呼道,他的位置在赤翦背后,看到三道青影猛然从几人身后『射』出。

    轰~!一声巨响,一个足有一尺长,生有巨大复眼的青蜂被靠近突然出现的秦放打飞,但是秦放也被反冲力『逼』退几步。不过黑山却因此侥幸捡回一条命,但是整个右手被蜂翅划出一道又深又长的血沟,毫无力量的垂着,看来是暂时被废了。

    同一时间,七彩也被两道青影『逼』的身形急闪,好在他修为本就是几人中最高的,虽然仓促,却没有什么损伤。

    一轮攻击结束,几人才看清,刚才袭击他们的竟然有三只同样的青蜂,那些青蜂都有六对翅膀,虽然最小的一对仅仅只有半个手掌大小,但足以标识这三只青蜂的不同,已经受其伤害的黑山更是直接传音给几人说着翅膀向钢刀一样坚韧。

    “是蜂王~!”七彩突然说道,看大家都不明白七彩又解释道“你们看他们没有尾针,眼睛个体型都比一般的青蜂大上很多,只有青蜂里的蜂王才会是这样”。

    “身体强度至少赶得上玄级上品的灵气,而且我估计那双巨螯也肯定极为危险”秦放和青蜂王应拼一记,对于它们的身体强度深有体会。

    “看来刚才他是在拖时间,这三只青蜂王都是元婴后期极至的修为”七彩说道。

    “恩,看来刚才他的嚎叫是在召唤这些最后的打手”南流月对七彩表示同意。解决了青蜂群他就和秦放快速的赶来,正好救了黑山一命。

    远处的赤翦听着几人的谈论也不急于进攻,有了三只青蜂王在身边虽然不能战胜对方但是至少应该算是实力相当了,此刻他正摆出一副为几人着想的样子对几人说道“各位都是聪明人,我就不多说了,要么大家都没事,要么陪我一起死!怎么。。”然而他的话没说完。一道红光闪过,一只蜂王直接被红光洞穿,不由自主的向地上坠落下去。

    “讨价还价,你没这个资格~!”一些做完,七彩才冷冷的说到,虽然和黑山相处时间不长,但是黑山的憨直还是让几人十分喜欢的,黑山几乎丧命让一向温和的七彩生气了。几人也没想到七彩居然还有这么冷酷的一面,都为之一愣。

    这一愣的功夫赤翦和剩余的两只蜂王已经分头扑向了沈獠、秦放和南流月,在赤翦眼里,他们几个元婴中期的小家伙是突破口,一定要把他们先杀死,不然被他们拖住自己就真的危险了。而且三人中沈獠消耗最大,所以赤翦自己攻向的就是沈獠。

    扑到半途的赤翦的眼中便不断的红光闪动,张口便喷出一道红光奇快无比的中向沈獠『射』去。

    沈獠急忙用粉碎之手格挡,可是红光入手后带着丝丝甜味,一种黏黏腻腻的感觉从手上传来,除此之外竟然没有一丝攻击效力。看着手上的红浆,沈獠一呆,赤峰浆?怎么回事?谁知,沈獠的疑『惑』刚起,一道白光自赤峰浆上闪过,赤峰浆猛然快速燃烧起来,其速度竟然不下于碰到火的油。

    而且火起的一刻,沈獠就知道了赤眼蜂的火毒从何而来了,这燃烧的赤峰浆就是火毒~!其中不但含毒还有着很强的附着力。任沈獠如何驱逐还是粘粘住沈獠不放,端是十分厉害。就算是沈獠使用全力运功抵抗的火毒,也无法阻挡其迅速的向身体侵入。让沈獠也一时间手足无措。

    可是就在他全力抵抗火毒的时刻,一股巨大的冲力猛然由腹部传来,力度传来的方向一脸正狞笑的赤翦正在嘲笑的看着自己。那一刻,沈獠感觉自己的元婴就在崩溃的边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