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九十一章 一兔三窟
    秦放和南流月两人来到倒下的妖瞳身边,扶起同样摔在地上昏厥过去的囡囡,而后同时一脸古怪的看着地上毫无生机的妖瞳,这种结果让两人感到难以接受,比和妖瞳激斗的身体伤残更让他们觉得难以置信。但是当秦放向南流月表示这可能是妖瞳设下的陷阱时,妖瞳那千疮百孔的脑袋上一双『迷』离的眼睛慢慢的张开了,并且以一种极其怨恨的眼神看向两人,嘴角更是由于肌肉运动牵动的溢出一丝银『色』的血『液』。

    但是当两人下意识的防卫的时候,妖瞳惨淡的笑了一声,随即又极不甘心的慢慢闭上了双眼,身上的灵力波动也随之快速消失,这种情形终于让秦放和南流月两人心中一轻,调笑般互相看了一眼,都感觉自己有些大惊小怪了,难道这样还不能说明妖瞳死了?

    “呵呵,看来妖瞳。。啊~~!”秦放刚刚放心的一笑,爽朗的笑声就被凄厉的惨叫代替,而原本平坦的腹部此刻正透出一跟银『色』的钻头样的武器尖头,糍~!银尖退出,秦放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向前扑倒,身后更是飘出一彭血雾。

    “秦少~!”南流月高呼一声一张挥出,一股带有回旋劲力的飓风吹出,把秦放身后的银锥吹开,同时也把秦放向自己拉了过来,而当南流月抱住秦放时才发现,攻击秦放的只不过是从躺在地上的妖瞳的一缕头发拧聚而成。死人也能杀人?南流月一愣,同时一边向秦放输出灵气,一边快速的向天空中飞去,如果现在还有什么地方相对安全的话,那必然是空中无疑了。此刻南流月感到自己平静的心情因为怀中气渐弱的秦放而变的开始狂躁,而正当南流月感觉自己心情不畅的就要发狂的时候,一股清流从腰间的玉佩传来,清流瞬间游走遍他的全身,让心焦的南流月顿时敢觉好了很多,而当他再次看向妖瞳的时候却吃了一惊,原本躺在地上血肉模糊的妖瞳,此刻竟然毫发不伤的优雅的看着自己。

    “奇怪么?哈哈哈哈,想我告诉你为什么么?恩?呵呵,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你想知道我就会告诉你的”妖瞳那动人心魄的声音再次响起。南流月心中一叹,世上哪有会告诉你自己功法的对手,妖瞳分明是想分散自己的心神,但是即使知道是这样,南流月还是忍不住想要询问妖瞳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别费劲了,你那朋友被我全力一击,此刻已经是元婴尽碎,生机断绝,绝无再次生还的可能了,你再抱着他也没有用了~!呵呵”看到南流月有些意动,妖瞳再次微笑着说道。

    此一番话更是卑鄙,从刚才南流月的焦急模样就可推断出他和秦放之间那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深厚感情,他这样说就是为了让南流月分心。果然此话一出,南流月就很想查看自己怀中的秦放的伤势。

    然而就在他意动的那一刻,妖瞳的头发猛然拧成数道尖利的银钻,划出凄厉的破空之声向南流月『射』去,而南流月仿佛根本没有回过神来一样,竟然没有做出任何躲闪的动作。然而在高速刺来的银钻快要及体的那一刻,南流月身前突然紫光一闪,接着噗~!噗~!噗~!一连串的刺入声响起,妖瞳那些伸出的银钻全部刺入南流月招出的龟甲檀里。妖瞳俊美的脸上突然一愣,连忙发力,想要把头发收回,但是却怎么也扯不出,原来是南流月催动龟甲檀生长,把妖瞳的银发整个长死在龟甲檀中,此刻妖瞳想要抽回头发是不可能的。

    妖瞳那双『迷』离的眼睛突然光芒大盛,一股巨大的力道发出后妖瞳感到自己的头发正向自己飞回,然而下一刻他就吃惊的发现,不是自己把头发收回,而是带着南流月和他的龟甲檀一起向自己『射』来,速度之快比南流月自己的飞行速度还要快上几分,突来的变化让妖瞳避无可避,只能全力击出。

    但是妖瞳冷笑一声,身上击出的却是沈獠黑黄两『色』的手臂,黑『色』禁锢,黄『色』粉碎,他要至南流月于死地。然而就在双方就要接触的一刹那,一把黑『色』的刀剑先一步刺中了妖瞳基础的手臂,瞬间,妖瞳就感到,自己控制的沈獠手臂突然不受控制了,思考刚起,一股极劲割来,吓得妖瞳顾不得在打,向地面遁去,然而他忘了自己的头发还在南流月的控制之下,双脚还没及地,身体就被一股扯住,然后头皮上传来一阵剧痛,原本一头漂亮的长发被南流月全力发出的风刃斩断,坚韧的银发甚至没有阻挡风刃分毫,分人继续向妖瞳割去。

    现在的妖瞳只有一条路可走,要么放弃沈獠那被禁锢的身体,要么和沈獠一起死在这。这看似难以抉择的时候,妖瞳毫无迟疑的把沈獠的身体向风刃掷去,自己的无数血丝瞬间回到自己的体内,但是出奇的是没有逃走,只是冷冷的看着即将被斩开沈獠,眼中有那么一丝不舍。更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刚猛的风刃突然爆开成无数屡『荡』漾的微风,把沈獠缓缓的向地面送去。惊讶的妖瞳也愕然的张开了嘴。经历过这么多事情,南流月已经很懂心理战了,而身上所配的环佩所起到的宁神作用更是让南流月完全清醒过来,冷静分析了眼前的情况之后,南流月作出了刚才的诱敌计划。能在仓促中想到这么几个计划,南流也可算是及其聪明,在危机下,南流月的被迫把智慧发挥到极致,救回沈獠后南流月不自觉的拿起环佩玉佩轻轻摩挲了一下,要不是环佩自己恐怕真的会心慌意『乱』被妖瞳所乘吧,当初得到没有品级的环佩的时候还有些沮丧呢,没想到反而被它就了。然而还没等南流月来得及为救回沈獠而高兴时,一股强大的气息压制过来,那是大成期妖修独有的威压,强大的气息甚至让南流月感到身体有些战栗,忍不住向空中望去。本来宽扩的天空此刻在南流月严重仿佛只剩下妖瞳那颗飞舞着的头颅,只是本来那头飘逸的银发,变的长短不齐,让妖瞳少了几分华美多了几分狰狞。妖瞳现在更是极为愤怒,没想到被一个修为不到元婴期的后背耍了,为此还丢弃了到手的珍贵身体。

    其实妖瞳为了自己的身体刚才战斗中一直以沈獠身体作为灵力的支持,来形成攻击手段,虽然持久,但是只能发挥出元婴中期的修为,而此刻虽然失去了沈獠身体的支持,反而不用受到沈獠身体的限制,可以用出大成期妖兽的能力,但是以妖瞳现在的回复状况,使用能力的时间上会很短,而且事后可能还会对自己造成伤害。不过现在顾不了这么多了,对手已经伤了三个,自己制住的囡囡,在没有大成期的修为的修真者救助的前提下,就会一直昏『迷』不醒。而刚刚被救回的沈獠已经被自己耗光了灵力兼且同样昏了过去,只要自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除掉眼前这个小子,自己就能再次再次拥有沈獠的身体,更何况还有一个。。哼~!怎么说都值得冒险了。

    “小子你可以自豪了,能够让本王动用本身的力量杀死你”妖瞳恨声道,眼中却回复了以往的『迷』离之『色』。银丝藤不是以速度见长,相反他的速度比一般的修真者还要慢上几分,所以他一直在等机会,等南流月防范的漏洞,因为南流月的速度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能够在千钧一发间挡住他的银发钻,速度绝对不容小视,他的下一次攻击要让南流月避无可避。

    妖瞳当初的愿望就是想要寄生一个速度极快的草木妖兽身上,但是速度类的草木妖兽实在太少了,尤其能力能达到九级草木妖兽的更少,而银丝藤天生的限制更是让化型前寻找合适的目标变的不可能,而只要选择过寄生体后银丝藤就不能在次选折寄主,这一切都让妖瞳对沈天寿这样天纵之质感到极度的嫉妒,然而和沈天寿的对战无意间给了妖瞳一个新的机会,沈天寿击溃了妖瞳原本寄生的身体,让妖瞳仅以自己的本体留下一丝生机,虽然让他濒临死亡,但却是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所以妖瞳决心要找一个九臂血参的身体,如果能寄生沈天寿当然最好,如果不是也不能放过他的族人。

    所以他一定要拿到沈獠的身体,而此刻的障碍就只剩一个南流月,只要自己能够把握机会做到对南流月的一击必杀,所有的一切都会实现,他只需要等一下,得到南流月的破绽。这个时间不会太久,妖瞳知道在自己强大的威压下,南流月会本能的感到危险,只要这份危险在多一点,南流月就会不自觉的『露』出破绽,那就是机会。果然如妖瞳所料,南流月的精神上有些松动,就在这个时候,那些曾经缠住过沈獠的血丝再次迸发而出,如一面墙一样向南流月罩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