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九十九章 身法绝伦
    面对这样虚虚实实的攻击,让两人大感错愕,赶忙分别招出蓝羽盾和龟甲檀抵挡,随着碰的一声,南流月的龟甲檀被打的粉碎,他自己也随之喷血倒飞了出去。

    这次黑刺的本体攻击的是南流月,因为刚才南流月的眼中有过一丝晃动。黑刺的判断的确准确,刚才黑刺轻易的破解了南流月的菩提藤和一线藤着实让南流月吓了一跳,要知道藤类草木都有着名符其实的坚韧,而南流月控制的菩提藤和一线藤都是以坚韧出名,尤其是三级草木一线藤,是南流月在狱水十一环附近偶然间得到炼化的,本身细如发丝,无枝无叶,黯淡无光,却极为坚韧甚,至能和菩提藤相比,虽不如菩提藤那样有着同样坚韧的叶子,可做手掌使用,但是却最适合偷袭,让人防不胜防。没想到一个照面就被黑刺毁去,难道真的是等级上的差距。

    而就在南流月疑『惑』的时候,黑刺的攻击到了,匆忙中招出的龟甲檀被黑刺直接击碎,劲力甚至直接打的他口吐鲜血,飞身后退。其实黑刺只是诓骗两人,银丝藤妖瞳的等级高于黑刺可是要是被低级的一线藤裹住也要费一番功夫才能出去,因为他们等级的优势并不体现在坚韧『性』上,刚此黑刺能够轻易破开一线藤和菩提藤是因为黑刺异毒的强烈腐蚀『性』,被困的同时,黑刺的身上的刺毒突显了出来,而腐蚀『性』的毒素就被着根根黑刺直接注入了菩提藤和一线藤,让两者被腐蚀的不堪一击,然手被黑刺轻轻一震后就直接断裂开来,产生了让南流月疑『惑』的情景,黑刺也借此一击而中,打伤了南流月。

    现在两人心中泛起难以形容的不舒服,因为两人在二对一的情况下一番猛攻,不但没有伤到黑刺反而让两人自己都带上了不小的伤。要知道现在的黑刺的修为压制的和他们完全一样,只这一点就说明黑刺要比他们强大的多,何况黑刺从战斗开始到现在一直在给两人讲解,显然是游刃有余。不过秦放和南流月两人都是心境坚韧之辈,要不然也不会把狱林当作乐园了,此刻不但没有沮丧反而激起了两人的斗志,两人开始全力思考如何击败黑刺。这次率先出手的依然是两人只是南流月代替了秦放,只见他把手轻轻一扬,无数绿芒伴着微风飘散开来,仿佛向着黑刺方向下了一场绿『色』的柔雪,然而当黑刺以为这些阻挡他攻击的漫天绿雪会像雪花一样慢慢飘至的时候,绿芒突然如疾风吧加速了,就在黑刺一个错愕间,绿芒竟然已经把他包围了,而让黑刺更加惊讶的是悬浮在空中的绿芒突然迸发出强大的活力,竟然像生根发芽发一样,迅速的向周围扩展起来,随着根系的发展,很快结成了一个镂空架子般的牢笼,把黑刺困在中央。

    奇怪的举动让黑刺一愣,还要困住自己?对于自己来说再多的缠绕都可以腐蚀开来。而秦放和南流月不向这么傻的人啊。思考才刚起头,秦放的雷电却化作丝丝电丝,快速的在根系上劈落。本来平凡无奇的根系在雷电的劈打之下竟然快速枯萎,而当黑刺疑『惑』的时候,几乎化作灰烬的根系却突然并发出一颗颗只有芝麻大小的亮点,亮点密密麻麻的竟然多不胜数,一闪之后同时向黑刺扑去。这下真的把黑刺吓了一跳,随即有些愤怒,因为他已经认出了这些闪亮过后的小黑点是什么。

    虫化草,一种诡异的草木,本身没有任何力量更不入品级,一生都生存在不见阳光的地下,以根状物存活,但是一旦被焚毁就能衍生出一种奇怪的小虫,这种小虫只有芝麻大小,而且只有几个呼吸的寿命,但是却极其歹毒,因为只要周围有草木存在,这种虫子就会钻如其内核其同化,而被同化的植株就被迅速的枯萎,只是保留根部继续无意识的疯狂生长,成为新的虫化草。

    秦放和南流月两人也是在一次偶然的机会才在被秦放劈开的土地上发现了这种草木,当时把两人也吓了一跳,在秦放的劝说下,南流月才把虫化草炼化,因为这种东西太过阴毒,他并不喜欢,炼化以后南流月也不轻易使用,此刻用出,是在两人的控制之内,一旦黑刺抵挡不住,秦放的雷电就会用无数雷电把这些小虫直接击碎,这是两人经过多次试验后确定后的方案,万无一失。而黑刺虽然下了一跳,却没有丝毫惊慌,周围的小虫似乎根本不在他的眼里,双眼黑芒一闪,体内的毒素竟然直接雾化外方,虽然离体不过一份高,但是足够了,一片刺刺声后,再也没有任何虫子存在。

    这次轮到秦放和南里月感到惊讶了,要知道虫化草算是草木中的病毒了,一般草木都无法防御,没想到被黑刺轻易破解了。

    不过吃惊的同时也分别飞出向黑刺攻去。此刻黑刺虽然看似轻松的挡住了南流月的虫化草,但是实际上内毒外放是极耗妖力的,而且十分伤身体,而刚才两人毫无估计的释放虫化草这种对于草木要修来说相当致命的东西,同样也让黑刺感到有些愤怒,此刻他要动真格的了。

    两攻近的一瞬间,黑刺把手向者两人的方向一张,平静的地面上,突然向空中垂直『射』出无数条粗如手臂的,根根直立,像一堵墙一样直接拦在秦放和南流月的面前,让两人不得不作出急停的动作,然而两人刚刚稳住急速飞行的身影,黑刺把手一挥,无数手指粗细的荆刺闪电般『射』出,每根荆刺都和最初『射』向两人的今次一样,迅猛而威力巨大,这次秦放和南流月的阻挡没有那么幸运,漫天的荆刺瞬间粉碎了南流月招出的龟甲檀,而秦放的的蓝羽盾同样被强大密集的黑刺贯穿的处数个手指大小的洞,但是此刻两人已经没有任何时间来感叹和心疼,因为黑刺的第二波荆刺已经『射』出。

    “地下~!”秦放高呼一声,身体快速向大地遁去,同时手中电光闪耀,一排手掌大小的雷蝠接踵而出,摇曳的晃动着,坎坎挡住飞来的荆刺,但是秦放知道,雷蝠抵挡荆刺的时间并不能持久,必经他没有黑刺那种天生的武器,而南流月在秦放高呼的同时也向大地遁去,身后却无端起来一阵旋风,暂时扭曲了荆刺社来的方向。给了他遁入大地的时间,两人在遁入地下的同时敛住气息,迅速变换方向后停了下来。算是暂时躲过了黑刺的无差别攻击。

    “怎么办?好厉害,我想比白旗还要厉害不少”秦放快速的向南流月传声道。

    “恩,刚才的攻击太快了,不过我想这种攻击他也不能持久,必经消耗的太厉害了”南流月也是暗叹侥幸,要不是刚才他在龟甲檀崩碎那一刻选择了迅速顿出,刚辞他就被『射』程蜜蜂窝了。

    “有办法了,待会你挡我攻,现在我们实力相当,黑刺的攻击你必然能挡住,而全力进攻的他怎能兼顾防御,就由我趁机攻击,只要选准他进攻力竭的那一刻,我们就赢了”秦放分析道。

    收到传声的南流月大为意动,这个方法的确可行,换做别人也许不行,但是他们一定行,因为这个方法需要进攻的人必须完全信任防御之人,因为一旦防御不住,对于没有防御的主攻手来说是致命的。但是如果不相信的话,就根本无法出全力攻击,而对手这大有机会破解。所以两人必须完全信任,这一点对于从小一起长大的两人来说根本不是问题。

    决定之后,两人再次飞出地面,迎接两人的果然是黑刺的漫天荆刺,南流月舒~!的立定,双手快速前推,刚猛的罡风倏然绽放,但是却没有向外扩展而是在两人身前形成了以个快速残绕的风球,风球速度之快,让凡是配到它的荆刺全部偏离除了方向,秦放却在荆刺雨将近的时候全身雷劲猛的外放,从远方看来就像是被雷电包裹起来一样,然而膨胀到一定大小后,雷电快速回收,瞬间在秦放手中聚集,强大的雷力甚至扭曲了秦放周围的空气。

    “中~!”秦放大呼一声,一跳粗如水缸的巨大雷蛇,直线办『射』向黑刺。而黑刺在这种前力已近后力未生的情况下,被雷蛇迫近,身体都隐隐感到有些刺痛。好在多年的经验帮了他,雷蛇咬中的那一刻,黑刺突然把之前招出的藤墙招了回来,同样自己的身体却向一旁闪去。呼一声坚硬的藤墙直接被雷蛇咬断,停也不停的向黑刺刺去。大惊失『色』的黑刺终于顾不得狼狈,浑身精光一闪,天阶下品灵气战甲迅速罩住全身,险险挡住秦放这惊天动地的一击。而当两人想要再次攻击的时候。

    一声巨大的声音如同怒雷一般突然同时在三人耳边炸开:“停~!到此为止~!”。巨大的声音让三人同时一顿,纷纷向声音来源看去,只见沈天寿正一脸笑意的看着发愣的三人,示意三人停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