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一百零三章 我是株兔
    两人在沈天寿那里待了大该有一个月的时间,期间两人又进行了几次的元神感悟,但是实际上的进展却微乎其微,甚至可以说根本没有任何进步,好在有沈天寿的开解,要不两人真的会失去继续下去的信心,毕竟两人进入修真界成为修真者,甚至是进入元婴后期,都可以说的上是顺风顺水,期间虽然是争斗不断,两人的修为甚至可以说是争斗中磨练出来的,只是修为的跨度上所用时间上确实少之又少,用正常眼光看来,说是天才也绝不为过。而此刻秦放和南流月两人对于修真界动则百年记的时光流逝还不适应。

    商量之后,两人还是决定先找回孟家兄弟然后,去给死去的亲人朋友报仇,于是两人一同向沈天寿等众人辞行。

    “既然如此我也不强留你们,毕竟你们也有自己的打算,不过我希望你们注意一点,无尽沙海并不像你们想想的那么简单。”听过两人的计划之后,沈天寿沉思一会后说道。

    “恩?沈前辈的意思是,无尽沙海不仅仅只有表面上的那五大实力么?”听到沈天寿的话,秦放疑『惑』道。

    “呵呵,当然不是,我说的不简单指的并不是他们,而是无尽沙海这个地,曾经轰动修真界的上界修士下届之事,就是发生在这片沙漠上,那件事至今未明,所以这片土地到底有什么秘密,还不为修真界所知,所以你们在无尽沙海行走,要小心些。”沈天寿解释道。

    “上界居然修士下界?”南流月愕然道。

    “不错,数百万年前,曾经有两位位妖族的上界使者前后相聚不久的下界而来,不过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竟然全都坠落到无尽沙海了,只是尸骨竟然无法找到。不过为了那所谓的仙界法器,倒是引的整个修真界都为之蠢蠢欲动。”沈天寿沉思道。

    “原来如此,看来无尽沙海确实不是那么简单。不过这些应该不是一时半会的事吧?”秦放点头后问道,牵扯到仙界的事情,当然不是小事,即使现在无尽沙海波澜不大,难保那天不会因为陡然现实的仙器而混战,只是这些事离他们太遥远了。

    “呵呵,确实如此,过去的事了,不过年纪大了总是喜欢唠叨,只是你们多知道谢总不是坏事。”沈天寿自嘲道。

    “前辈说哦笑了,前辈对于晚辈的爱惜,晚辈自当铭记,他日我兄弟有所成就,定然会替沉寂之林斩杀掉那海中妖修。”南流月恭敬道,对于离别在即,沈天寿却丝毫不提两人的任务,让南流月不仅心生好感。

    “哈哈哈,有小月的这句话,老夫老怀大尉啊。你们两个有趣的小子走吧,这里没有晚饭。”沈天寿笑道。

    听到这话,秦放和南流月相视一笑,向沈天寿行礼后,快速向沉寂之林外飞去。

    “感觉如何,月少,离开沉寂之林,让我的心中突然感觉空『荡』『荡』的”飞出沉寂之林后,秦放有些不舍的说道。

    “我们还会回来的,不过下次回来应该是对沈前辈有所交代。”南流月也是轻轻一叹道。

    “月少不用担心,我倒是很想看看所谓上界遗迹,”秦放笑道。

    “那些怎到我们多想?还是现实一点吧,嘿~!破荒海。”南流月以个嘿咻道。

    “哈哈,我们崇州双侠怎么也能把那群小鱼小虾打的稀巴烂,到时后名扬修真界,在给你找几个超级美女修真者做老婆,哈~!”秦放豪气的向南流月说道。

    “小鱼小虾?恐怕只是那个海纳大人就能要了我们小命,哎,现在我们去哪?”南流月白了秦放一眼道。

    “哎,不说那些了,总是以后的事情,现在还是先去你呆过的那个附魔宫吧,至少把孟战和孟傲找回来,在那个什么霞举手里总觉着不放心,那个老东西,你以礼相待,他还要在你身上种什么噬灵符,要不是你运气好,现在小命还悬在他的手里,这次定要他得到些教训”秦放思考了一会道,想起南流月为救他被霞举要挟他就感觉很不舒服。

    “呵呵,秦少,过去的事情,不必在意,再说当时是我也是愿意的”南流月到是不是很在意霞举的做法。

    “哪能便宜那个家伙,要不是运气,岂不死在那家伙手里”秦放愤愤道。南流月微笑着不再争辩,他知道这个兄弟唯一不能忍受的就是他被欺负。

    两人就这样一边谈论一边向着附魔宫的方向飞去,不过两人既然选定了目标,速度上就快了几分,很快就到了沉寂之林的边缘,最后回望了一眼给他们带来无数回忆的沉寂之林,坚定的向着既定目标飞去,很快就再次见到了那黄沙万里的沙漠风清。

    两人在进入无尽沙海飞行了不过半个时辰后,两人就总感觉有些不对。很快探查过南流月就灵识传话给秦放,告诉他,他们两人被人盯上了,而且应该是无尽沙海的势力,不过奇怪的是首先盯上他们的却不是最想找到南流月的附魔宫的修真者,而是妖修,虽然只有金丹初期的修为,但是很擅长隐匿之术,如果两人不是心生警兆,而可以用灵识探查的话,根本无法知道有人跟踪。不过两人对于无尽沙海妖修的势力了解不多,见过的也只有那有数的寥寥几人。根本无从判断是不是属于密仇那方势力。

    “怎么办?要不要把这个家伙抓过来问问”秦放向南流月问道。

    “不用,只要我们全力飞行的话,很快就能甩掉他,现在我们的敌人太多,万一不是密仇那方的势力,就会多一个敌人”秦放点点头,表示明白,他们现在虽然修为不算太弱,但是仇人同样不少,还是先汇合孟家兄弟再说。

    就在想定之后两人快速向附魔宫放上飞去的时候,两人同时一震,骇然相望,因为两人同时感觉到前方至少有十几个修真者正飞快的向两人方向飞来,隐隐成包围之势,其中修为最低的也已是金丹后期,甚至还有两个洞虚期的高手。

    就在两人错愕的空档,那些人已经近地目之所及了,当前两人,一个雄壮如山,浑身肌肉虬结,一头如雪白发随意飘散,本应不错,但是面容却生的十分丑陋,朝天鼻,血盆口,不过幸好眼睛不小,让人一看便知是豪勇之辈,而且他的背上背着一个不和比例的巨大双刃斧,只是斧面便有一丈方圆,如果不是飞行的极快表示着他洞虚期修真高手的身份,秦放和南流月定会以为是一个占山为王的悍匪。

    另一人则显的比较符合修真者的身份,一身皂『色』的宽大衣袍,衣袍上六个黑孔在风中剌剌作响,乌黑『色』发髻捆扎的十分随意,略微有些偏窄额头上横绑了一条青『色』的丝带,丝带正中,眉间的位置缀着一颗水滴状的湛青『色』的宝石。让他眉宇间显的十分文气,只是脸略长了一点,但是双手倒背,神情倨傲,自有一股不可一世的气魄,他的修为和壮汉一样也是至少为洞虚期的修为。

    这两人这是秦放和南流月感觉到的那两个洞虚期的高手,只是他们的修为到底到了洞虚期的哪个阶段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没想到居然来的这么快。细心的南流月发现了这两个洞虚期高手身后的服装有些显的颇为统一,显然是一方势力。而能在无尽沙海种这么嚣张的飞行的必然是五大势力之一。

    五大势力种附魔宫可以不论,因为他们不是妖修,而他们也不会是密仇所在的沙皇殿一方,毕竟他们的殿主铁蛮的修为也不过和眼前两人差不多。而百雀庭的庭主娄音一项和铁蛮一个鼻孔出气,铁蛮不再,相信他也不在。所以两人有理由相信是眼前这两个人就是五大势力种另外的两个势力绿妖领和定风宫。而最前面的两个人大有可能是绿妖领的领主冻豸和定风宫的宫主简枯。

    想定之后,秦放哈哈一笑向面前一群人拱手道:“敢问可是定风宫的简宫主和绿妖领的冻领主联袂而至?不知道拦住我们兄弟可有什么事?”话语说的不卑不亢,且隐隐点出对于对手来历知之甚详。

    果然秦放的话让白发壮汉和皂衣男子同时一愣,他们正是冻豸和简枯二人。两人为了拉拢附魔宫同时折损了车咒和火钟那样的高手兼得力助手,本以为必成的事情却变的入石沉大海,没有了消息。不甘心的两人几番探查发现两人要谋害的附魔宫宫主付罗睺反而是活的更精神了,只是忙于处理一件宫门密事,秘密本就很难隐藏,更何况当日有太多人参与围捕被长生树夺舍的南流月。所以有心之下,附魔宫长生树化形夺舍的事情就悉数被几大势力获得,而后引来的各方势力的角逐。

    而在这时,附魔宫又传来一个爆炸『性』的消息,本来拥有无尽生命的长生树竟然一夜之间变枯死了。在各方纷纷猜测之下得出一个共同的结论就是,长生树化形时把长生树的精华绿玉浆给带走,至使长生树骤然枯萎。这个消息就像在秋日干枯的杂草上点燃了一把火不可阻挡的扩散开了。于是无尽沙海的各方势力只要有点实力的都蜂拥至沉寂之林,去寻找长生树的下落,妄图得到绿玉浆。但是沈天寿的存在岂能容忍他们『乱』来,很快他就以狠辣的手段杀掉各方势力种的许多重要人物,而后更是把追逐而来的各方势力直接剔除到沉寂之林之外。让有心夺宝的各方势力感到一阵恐慌,纷纷改变策略在沉寂之林外围苦苦守候。

    但是众妖修没想到的是,这一守就是五年。长生树居然在沉寂之林五年都没有任何消息仿佛消失了一样,这种结果甚至让有人猜测长生树已经被沉寂之林的神秘强者杀掉或者抓获又或者长生树已经在沉寂之林站住脚了,渐渐的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坚守不住,逐渐回到各自的地盘。

    唯有简枯和冻豸两人安排了手下一年一换的轮番盯守在沉寂之林外围。本来并没有报多大希望的事情,没想到今天传来了好消息,守候的手下突然发来传讯符说目标出现,让本以为没有希望的两人大喜过望,匆匆集合人马赶来,没想到没遇到传讯的人反而和两人撞个正着。但是其实冻豸和简枯根本不认识秦放,对于南流月也只是有个大概的影型图,并不十分肯定就是对方。刚巧在他们犹豫的时候,秦放一语道破他们的身份,让两人更加不敢肯定是不是要找之人。

    就在冻豸和简枯愣神的功夫,一到土黄『色』的光芒飞到两人身边,原来是一个眼小嘴尖的瘦小汉子,本来狭小的脸上却有一个不合比例的大鼻子,而他穿的是一身土黄『色』的服饰,和无尽沙海的沙粒极为接近,秦放和南流月相信只要他趴在地上就很难认出,更何况他藏在地下,看来冻豸和简枯选这么一个人作为眼线确实花了一番功夫。

    瘦小汉子在豪猛大汉耳边一阵耳语,大汉突然哈哈大笑向示意瘦小汉子退下,然后对着秦放和南流月说道:“你们两个小子确实够『奸』诈啊,竟然想骗过我冻豸,要不是图尖,险些被你们骗到~!”此话一出,刚才那个眼小嘴尖的汉子脸上明显『露』出得意的样子。显然他就是冻豸口中图尖。秦放不由得向他看了一眼,这一眼却用上了天眼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