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一百零四章 纷争又起
    在天眼术的观察下,修为只有金丹初期的图尖根本无处遁形,不过这一眼却惹得秦放和南流月两人相视大笑,一时间把紧张的气氛搞得一阵异样。一方剑拔弩张,一方去肆无忌惮的哈哈大笑,场面显的十分怪异。

    “笑什么~!在我们冻领主的面前还敢放肆,是不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图尖看到两人的样子十分恼火,却知道自己根本奈何不了两人,只能狐假虎威大嚷道,没想到听到图尖说话,秦放和南流月笑的更开心了。

    好不容易秦放才忍住笑容向图尖晒道:“你还是去吃你的屎吧,不要说话了,好臭啊~!”此话一出,让图尖的脸上极为尴尬,而这句本是无心所说的话,却把冻豸和简枯这两个有心者心中一惊。

    图尖的本体是土光兽,是一种和沙鼠很像的四级妖兽,可是这种妖兽确是天生视力极差,几乎到了眼盲的地步,但是却生就一个和家猪一样的卷鼻子,这个鼻子异常灵敏虽比不上灵鼻兽,但也十分厉害,土光兽丈之行走,速度极快,但是这种妖兽却化型前却有一个及恶心的习『性』,就是喜欢一种吃地下妖兽四级妖兽逆水蚓的粪便,虽然真正的原因是因为他需要逆水蚓粪便中一种分泌物,这种分泌物对他们的修炼极有好处,但同样也给他造成了嗜吃粪便的恶名,没想到秦放和南流月两人居然能看透图尖的本体,从而隐晦道破。

    这个举动在冻豸和简枯看来就具有十分高明的意思,没准两人是隐藏实力,又或者拥有什么异宝。因为天眼术虽然不是高等法术,但是会的人并不多,所以两人拥有看透别人本体的异宝的可能『性』较大。但是这种东西可遇而不可求,眼前的这两个人来历不明,而且面对自己这方如此强势的压力还能谈笑风生,万一是世家子弟或者大门弟子,处理起来就麻烦的多了。

    不过冻豸和简枯既能成为一方首领,本领心境自然不低,短暂的思考后,两人就协商完毕。一眼不发的猛的分别向两人攻去。

    冻豸找上的是秦放,刚才秦放对自己属下的嘲笑让他觉得应该对付秦放,而简枯也同时『逼』近南流月,开始了狠辣的攻击。两人都抱着同样的想法,无论秦放和南流月是什么身份,绿玉浆都有可能在两人身上,比起威胁来,利诱的诱『惑』要大得多,而且只要事后毁尸灭迹就不渝会被人查出,所以冻豸和简枯下定决心要把眼前的两人除去。

    虽然早有准备,但是秦放和南流月面对突来的攻击,还是显的有些狼狈,毕竟是洞虚期高手的全力突袭,不过好在两人的速度和躲闪方面相当不错,几次调整后,终于稳住了场面。好在冻豸和简枯的手下没有得到命令而围攻两人,不然定是险情迭起。

    不过及时这样,此刻南流月却显的有些吃力,不是因为他的修为不及秦放,而是他的对手是简枯。简枯的本体是七级妖兽飞龙,虽然说是龙却和鼍龙一样,没有任何一点龙的样子,按样子算应该是长有翅膀的大蜈蚣才对,但他们是据说是龙和另外一种生物的后代,后来演化成了一种身长十几丈,长有六对和蜻蜓翅膀形状差不多样子的黑『色』怪翅的妖兽,不同于蜻蜓翅膀的是,飞龙的翅膀虽然薄,却漆黑如墨,不透一丝光亮,而且极为坚韧,而飞龙的身子和蜈蚣一样节数甚多,但无论个体大小只有四只镰刀样的巨大勾足,衬托的他们显的十分狰狞。

    而让南流月刚到吃力的不是这些,而逝飞龙的另一个特『性』,飞龙那和蜈蚣无二样的头颅内,会自然形成一个白『色』圆珠,出生时只有芝麻大笑,但是随着修为的增加,圆珠也会逐渐变大,等到金丹期这颗自生的珠子就能有指头大小了,这颗珠子的特『性』就是可以破除风力,因此被叫做定风珠,很多飞龙就是因为头中的定风珠而被猎杀。但是凭借这个飞龙的实力也变的十分强大,想要获得定风珠并不容易。

    但是对于南流月确实十分要命的,南流月的能力可是风,虽然用的是比正常风强大的多的罡风,但是也会受到影响。数次强力风刃在简枯身上只留下了几道浅痕,力道少差一点的根本进不得他的身就直接化作虚无。

    要知道,正常情况下,若果换做冻豸来当的话,就算他防御了得也会被风刃割破。南流月的攻击不奏效可不表明简枯的攻击不行。战斗一开始,简枯就惊喜的发现自己的对手就是自己克制的类型,心中的愉快自然不用多说,而定风者必善于用风,简枯使用的也是风属『性』攻击,虽然只是寻常之风,但却极有威力。让南流域一时间只能躲闪。

    因为南流月对于同样用风的对手也是首次面对,一时间也把握不准对方的攻击,只是看到,简枯那宽大的袍子一阵鼓动,数到劲风便有袍子上六个小孔中『射』出,犹如尖锥一样『射』向南流月,虽不如南流月的风刃那样攻击范围大,但胜在快速,锐利和直接。就像被劲弓『射』出的利箭一般,只是远比利箭要厉害的多,不但无形,而且极为连贯,瞬间而发。

    虽然同时只有六支风箭『射』出,但是眨眼间南流月就感到犹如万箭齐发一般,让他一时间十分狼狈,好在招出的龟甲檀在风箭面前还是显的不错,每隔龟甲檀在被打中百支左右的风箭才会被击溃,不过这个时间足够南流月招出新的龟甲檀了。

    但是这个看似不错的打法却有着极深的隐患,要知道简枯可不是自己来的,一旦自己灵力消耗过大,将很难再应付其他那些虎视眈眈的妖修的攻击。如何速战速决才是关键,但是却十分困难,自己最犀利的攻击风灵气被对方克制,而在这种入眼都是黄沙的地方,使用草木悄悄的困住简枯根本就不肯能,因为太明显了。而用风刃带过去,对方根本不用当,甚至如果简枯愿意,南流月相信自己的风刃根本碰不到简枯。

    另一边的秦放也处在下风,他这边倒不是因为对手的原因,更不是他自己故意为之,战斗一开始,冻豸如秦放所料,果然走的是紧身攻击的路子,只是方式却不是秦放想的那种刚猛路线,而是显的极为华丽,巨大的双刃斧在冻豸手里就像是上下翻飞的蝴蝶,划出极为绚烂的招式,道道青光,不时的从斧中划出,编制成一片气刃之网向秦放割去,秦放感觉气刃虽然没有及体,但是已经传来了森森寒气,那些看似无意中划出的气刃,竟然是由无比强悍的寒气组成,吓的秦放急忙如雷电般折闪,险险避过。即使这样,还是被一道气刃余力扫中,仅仅这样,其中蕴含的强烈寒气就让秦放感到一阵寒意,禁不住要打冷颤,要知道,秦放的修为已经是元婴后期的极致了,突破到洞虚初期也只是渡中间劫时间的问题,虽然不如冻豸,但是能让他感到如此凌厉的寒气,冻豸的寒气还是相当惊人的。

    其实秦放错估了冻豸,冻豸的本体是七级妖兽玄冰獬豸兽,原是居住在极难之地白冰原的妖兽,身体极其雄壮,有五十丈高,特别是雄『性』玄冰獬豸兽,一头白冰一般的狮子鬃『毛』,让他看起来很有王者之气。

    而其本身除了哈气成寒外,四足和尾巴均有寒气长年围绕,一动一甩之中均有寒气并发,可以不自觉的形成冰云在身体周围,可算是十分厉害,但是远没有秦放感受的那般深切。现在的冻豸只是洞虚初期的实力,比之秦放也只高出一线而已,虽说洞虚期和元婴期有着天壤之别,但是对于见惯了诸如沈獠、敖破冰、妖瞳等等一系列大成期超品级妖兽的秦放来说冻豸的实力还不算什么。

    秦放所感到的丝丝寒意其实是来自冻豸手中的那把巨斧,那把巨斧本身看起来除了十分硕大以外样子极其普通,但是确实货真价实的天阶灵器,虽然只是天阶中品的灵器,但是也不是一个仅仅洞虚初期的七级妖兽可以拥有的。

    这把武器的原主人是白冰原上一个强大的存在,一个修为达到分神后期的九级妖兽三眼冰猿,这把巨斧名为玄冰斧,是三眼冰猿历经百年,采白冰原上的千年寒铁炼制而成,要知道千年寒铁极为稀少,最大的也不过指头大小,要炼制这么一把巨斧,着实困难,但是在成功之日却被冻豸给偷了出来,他因此被三眼冰猿追杀了数千年,数千年中冻豸仗着狡猾多智到处逃串,最后逃到无尽沙海这种冰属『性』妖兽极不喜欢的炎热之地才堪堪逃过了三眼冰猿的追杀。让三眼冰猿武功而返。

    但是仇恨已经接结下。为了活得更安全,冻豸凭借他的狡猾取得了绿妖领上任领主,同为狮类妖兽的两个七级妖兽绿睛狮荆律和荆漫天两兄弟的信任,但是恶毒的冻豸却很不安分,不久就凭借玄冰斧,以极为狠辣的手段把律家兄弟中的荆漫天杀死,并且把荆律打的重伤远遁,从而得到了绿妖领的统治地位,成就了今天的冻豸。不了解内情的秦放被冻豸的外表所骗,以为他是豪猛莽撞之人,自然也就不会怀疑冻豸的斧子有古怪,只觉得冻豸异常厉害,需要小心应付,一时间被迫的落于下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