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一百零五章 意外再临
    和南流月的被克制不同,此刻的秦放虽然有些落于下风,但是他的雷电飞刀攻击也不是冻豸可以忽视的,因为即使攻击有玄冰斧这种天阶中级的灵器,但是冻豸的防御却很普通,硬挡一记雷电飞刀之后,冻豸就开始了以躲避为主,只是躲避的同时,身体周围依然升起的寒气凌人的护体冻气,让秦放一时间也无力可施。

    但是秦放清楚自己和南流月已经陷入了险境,虽然自己两人和冻豸简枯相斗并不算太危险,但是要知道,冻豸和简枯可不是自己来的,他们还带着一帮修为不错的手下,从战斗开始的那一刻,这群人虽然没有直接参与到争斗中,却很熟练的封好了两人可以逃走的任何路线,以两人被缠斗的不可开交的紧张,要想逃跑可以说是千难万难,尤其是南流月此刻的处境,所以现在两人要想逃过一劫只能选折趁『乱』逃跑,而此刻秦放要逃虽然不难,但是南流月却很麻烦,他现在完全被简枯压着打,只能被动的防御。

    了解一切后秦放正在等机会,等南流月反击的机会。南流月和秦放心意相通,此刻也明白现在自己这方唯一的机会就是自己能突然爆发,让简枯被压制一下,只有这样才有机会让秦放制造混『乱』逃跑,要不恐怕秦放会被自己累死。好在自己已经有了办法。

    就在龟甲檀被击碎的那一刻,南流月再次游鱼般向后飞退,而简枯也随之追杀,茫然的追杀中,简枯没有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刚才南流月刚才所处的范围之中,当他再次发出那些让人无法躲避的风箭时,却感到自己身体突然一紧,紧跟着,手脚和身体上竟然被一圈圈的藤条缠的死紧,一时间竟然无法动弹。

    而和冻豸苦斗的秦放也是向南流月猛然飞来,飞行中更是手中光芒急闪,瞬间,天地间就笼罩起遮天大雾,下一刻,两声惨叫传来,等简枯和冻豸『摸』索着急忙用灵识探查的时候,浓雾突然不见,只留下连个腹部被洞穿的手下在无助的向地面跌落。而刚才还在苦苦挣扎的秦放和南流月却不见了踪影。气得冻豸哇哇『乱』叫,而被束缚住手脚的简枯也在冻豸的帮助下重新舒展开来。此刻也在四下探查秦放和南流月的踪迹。可是让他们失望的是,无论一干人等如何的扩展搜索都没有再发现两人的踪影,哪怕是一点点的波动。

    确定两人逃走以后,简枯向冻豸告别,匆匆离去,只是他走的方向是向着刚才被杀的手下的那个方向,飞走后还『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奸』笑。而等简枯一群人飞走以后,冻豸的脸上更是出现了极其不屑的表情,以他的狡诈和经验,这么明显的地方怎会看不出来,打开时他绝不信秦放和南流月会往哪里逃走。

    突然一道闪光飞到冻豸手中,冻豸查看了一下,立刻吩咐手下回去,自己却落在地上,漫不经心的看着一沉不变的沙漠。此刻的秦放和南流月两人就躲在冻豸脚下的砂层中,刚才南流月利用简枯的攻击,把埋下一线藤种子的龟甲檀让简枯击碎,让一线藤可以毫不起眼的漂浮在南流月所待的地方,当埋下的一线藤足够的时候,南流月故意飞退,引简枯追悼龟甲檀碎片『乱』飞的地方,把一线藤毫不起眼的施到简枯身上,瞬间把简枯控制住,而和他心有灵犀的秦放则迅速施展云雾车,更出手把对方的两个手下灭掉,制造混『乱』后,两人直接遁入地下运起敛息觉躲了起来。准备等冻豸和简枯走后在出来,因为敌方很难想到自己这方有这么个好机会还不逃掉,更不会想到两人有敛息觉这种收敛气息的功法。只是两人没有顾及到冻豸会单独留下来。

    秦放向南流月灵识传音道:“就剩一个了,要不要我们把他干掉?”刚才被迫逃跑让秦放很窝火,要是单对单情况下,秦放根本不怕冻豸,他并不知道冻豸有着绝对可以威胁到他生命的强大灵器。秦放的话让南流月也很意动,像冻豸这样的一方首领独自一人的机会太少了,眼前正是一个干掉他的好机会。

    但是南流月却本能的觉的有些不妥,于是示意秦放不要妄动,等待一会。

    果然,不久之后,两人就感觉到有另一个人到了,很快两人就听到双方的谈话,只是虽然这个人的声音很普通,但是南流月却觉的在南里听过,想了半天终于想到是谁,惊讶的南流也立即告诉了秦放来的这个人正是他们此行的目的地的主人附魔宫的宫主付罗睺。

    只听付罗睺有些生气的说道:“怎么搞的,居然让人跑了,以你们的手段还拦不住?”

    “呵呵,付老大何必动气,我们几大宫主除了娄音渡中间劫出了点问题,其他都顺利进入了洞虚期,以我们现在的修为,以这两个小鬼根本不足为惧”冻豸笑道。

    “那可是绿玉浆,当初我瞒着贾秀和一帮宫众嫡系和你合作,想的就是靠我们的力量独得绿玉浆,如今的状况怎让我不急”付罗睺毫不客气的说道。

    冻豸也不生气,向付罗睺说道:“意外怎能算数,我的手下火钟都给那个长生树干掉了,我还没说什么,老哥何必介怀”

    “你还说~!要不是你故意泄『露』消息,铁蛮、娄音还有那个简枯怎么知道绿玉浆的事,让我措手不及”付罗睺怒道。

    “我的付大宫主,你误会了,传出这个消息是为你好啊,当初你们刹羽而归,若不是我煽风点火还有谁关注这件事和沉寂之林中的神秘强者争斗,事后不是证明那些愚蠢的家伙在沉寂之林损兵折将吗?仅此一点对于我们以后一统无尽沙海就有无限的好处啊”冻豸辩解道。

    “哼~!那你让火钟来引诱贾秀背叛我也是为我好?”付罗睺并不买账。

    “那个是火钟自作主张,火钟忠于荆律那个该死的家伙,恐怕他是为了接回荆律而利用交好贾秀的机会来对付我,所以火钟死了我也没有找过老哥啊”冻豸油滑的根本委屈了他那豪猛的形象。

    南流月瞬间明白过来,当初付罗睺想独吞绿玉浆,为此不惜出卖自己的兄弟和宫众,因为毕竟绿玉浆是属于附魔宫的而不是属于他付罗睺,所以他才勾结外人抢夺,只不过没想到还有人惦记着,简枯和冻豸都是省油的灯,二人得知后竟然意图拉拢贾秀,以求获得绿玉浆,只是错估了贾秀对于付罗睺的忠诚。现在只好来个不认账。

    “我说不过你,不过今次一定不能再让他跑了,得到绿玉浆之后我助你扫平简枯的定风宫”付罗睺说道。

    冻豸一脸笑容的答应道:“好,一言为定,我既然在着等你自然会和老哥同仇敌气,只不过我想提醒一下老哥,根据你的情报,那个被夺舍的小子应该和你现在的那两个弟子有关系,如果长生树还有一点记忆,出来以后大有可能装作自己驱除了自己去你那寻找你那两个弟子,而趁机报复你,刚才我们已经交过手,那个家伙的修为不必我差,老哥需要小心啊。”

    付罗睺点头表示明白,同时压低声音说道:“如今娄音渡劫的伤势迟迟不复,而简枯又在你我掌控之中,剩下的只有铁蛮那个头脑简单家伙,我们行的的机会没有比着更好的了,特别是由于他们在沉寂之林中的损失和守候长生树时让手下产生了不小怨恨,而且据我所知,铁蛮手下几个洞府可不是很团结,我想你会做了”说完神秘的一笑,接着快速向自己的山头飞去,转瞬就消失在天际。

    而留下的冻豸看到付罗睺说走就走,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的冷笑,自言自语道:“小小一个人类修仙者,贪利无谋,还想和我一同共享无尽沙海,哼~!如今没有了长生树提供的丹『药』支持,假以时日,附魔宫凭什么和我们妖修争?不过对于铁蛮的消息到是可以利用”说完,也想自己的洞府飞去。

    过了半晌,确定再无他人的秦放和南流月回到地面,一出来南流月就对秦放说道:“刚才怎么阻止我,以我们现在的修为,一起出手的话,冻豸休想活着回去。”

    秦放却笑嘻嘻的说道:“嘻嘻,月少莫要动气,刚才你也听到了,那个冻豸是要回去找铁蛮的麻烦,铁蛮可是密仇的老大啊,冻豸这一去定会牵制住铁蛮,那是他们鬼打鬼,我们就趁机干掉密仇,为孟家族人报仇。”

    南流月很快就明白了秦放的意思,点头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不过从刚才看来我们要去找孟家兄弟的计划需要改变改变,不然恐怕会撞上人家设下的陷阱中去,不过我要提醒你,冻豸和付罗睺都是老狐狸,他们都没有说实话,那个付罗睺根本没有告诉冻豸其实是死在贾秀手里,至于那个冻豸根本没有提过还有你的存在,显然是想付罗睺吃个暗亏,而其当初我偷听火钟和贾秀密谈时,火钟已经表明是奉了冻豸之命来的,哦不对~!付罗睺或者知道冻豸在说谎或者是贾秀根本没有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付罗睺,哎~!看来各方真的都是尔虞我诈。”

    “你能分析如此透彻已经不错了,照我看那个付罗睺在耍心机的面大,当初贾秀既然肯告诉他,就不会对那种小地方进行隐瞒,该是付罗睺在这种境况下的妥协”秦放分析道。

    南流月却摇摇头说道:“那是因为你没见过贾秀,这个人非常圆滑,在附魔宫威望很高,此刻内忧外患,只要付罗睺出事,附魔宫必定落在他手上,而且我总觉得贾秀有问题。哎不想了,我们现在是否应该紧追冻豸而去。跟着他似乎可以找道机会找密仇的麻烦。”

    秦放哈哈一笑,就要按照南流月所说紧追冻豸而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