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一百一十章 魔道魔修
    战斗一开始,秦放就感觉到这个神秘人身上戾气集中,有种阴森的感觉,而且动手时使用的招法也很想魔道功法,只是没有实质『性』的证据,直到对方施展撒豆成兵术,秦放才敢肯定对方就是魔修,只有魔道四大宗门之一的玄冥府,才会使用撒豆成兵术。因为撒豆成兵并不是简单的法诀,而是一种极为阴毒之术,这些所谓哦豆是用恶毒的手段练就的。

    玄冥府中有一种法诀可以直接把生人的元神抽出,注入到一种媒介中,这种媒介叫做青黄木,是一种具有吸纳元神作用的四级草木,通常青黄木会被做成黄豆大小的圆球,而被抽出的生人元神则被附着在其中。经过此法做成的青黄木小球再次被秘法炼化,把生人的意识抹杀,同时赋予其忠于使用者的意念,一旦有人用灵力催动,青黄木就会吸收天地间的灵气,再次把生人幻化出来,幻化出来的人虽然拥有智慧,但是确实极为狠辣的杀人兵器,虽然受的秘法的侵腐显的脸『色』腊青,但是经过炼化的元神修为最少都能达到金丹初期的修为,而那些用高级修真者作出的豆兵更是不得了。只不过此法太过狠辣,必须生生抽离生人元神,不然就无法得到完整的灵魂,这种痛苦是常人根本无法想象的,而且成功率并不高,有近一半的失败几率,被世间修真者视为邪术。但是成功后就相当于多了一批绝对忠心的打手,所以玄冥府中基本上是人人必备,只是豆兵的等级不同罢了。

    被秦放喝破身份的神秘人似乎根本不在乎,冷冷的说了一句:“没错~!杀~!”就再也不说话,冷冷的站在后放,看豆兵围杀袁空。

    而此刻的袁空冷笑一声,怡然不惧,身上的气势不断增强,萧杀的冰冷之气开始狂涌出来,不断的四下蔓延,仅凭气势放出的寒气,就让神秘人的豆兵速度大减。攻向他的力道也被影响,然而让人惊讶的还在后面,下一刻,那些还没及身的豆兵,竟然开始逐渐静止,身上开始逐渐出现厚厚的冰层,竟然是直接被萧杀的寒气直接冻住。

    碰碰碰~~!接连的碰撞之声在电光火石间响起,刚才还狰狞恶毒的豆兵全部都被袁空击碎,呼啦哗啦的下地面掉落。击溃豆兵后袁空冷冷的说了一句:“只用最低级的豆兵就想打败我,你的想法太天真了”说完,一只手直接向什么人抓去。

    出乎意料的是,神秘人应声被抓,根本连躲闪的动作都没有做。一击得手的袁空也是一愣,他这一抓虽然威力十足,但是神秘人有心躲闪下也是能避开的。正在观战的典心海显的很高兴,但是旁边的秦放确实感到有些不妥。果然下一刻,就看到袁空手中的神秘人被恼怒的袁空直接捏成了两段。嘴里更是骂声连天,直接把神秘人的祖宗八代都问候了一遍。发泄一通后袁空才回到秦放两人身边说道:“跑了,刚才那个只不过是个豆兵而已,魔门众人果然狡猾多诈~!”

    秦放点点头表示理解后说道:“理该如此,此人的修为仅仅和我们相当,面对我们根本没有机会,只有逃走才是正确的选择,只是他刚才站定不走就有大问题,看来是我们疏忽了,定时他施展撒豆成兵时做的手脚,玄冥府不愧是魔道四大宗门之一,果然有些门道”

    一旁的典心海此刻才明白过来,袁空的神勇只不过干掉了对方几个替身而已。

    袁空恨声道:“可恶之极,几个金丹初期的豆兵就把我们骗了,太小瞧我们了~!下次碰上决不饶他~!”

    “小瞧?切,要是我自己就死定了~!猴子存心气我?”一旁的典心海郁闷道。

    袁空嘿嘿一笑道:“我哪有那个意思,不过肉干你的修为确实太弱了,还要好好加油才是,至少应该赶上秦少才行”

    秦放看着说笑的两人呵呵一笑道:“气势也不能怪你们,你们的实战上的经验不多,而这个神秘人可能是玄冥府中的重要角『色』,被骗了也不足为奇。”

    “可是我们借此了解冻豸的目的的线索就断了啊”袁空叹道。

    秦放笑着摇摇头道:“其实不然,他几经告诉我们许多事情了,玄冥府是魔道四大宗门之一,宫门重地在此地西南方向的阴罗地,距离此地极远,而刚才那个神秘人虽然使用的是低级豆兵,但是相信只是为了掩饰身份,要不他也不用披风遮身了,这么一个人放着阴罗地那种富含阴气的修炼重地不待而大老远的跑来见冻豸,他们的目的就显而易见了,明显是冻豸的后着,既然冻豸的其他几个盟友都是各怀鬼胎,那么想要完成统一无尽沙海的目的只能借助外来力量,而这个神秘人所在的玄冥府显然就是冻豸找寻的外来力量,只不过我们现在不知道为什么玄冥府会帮冻豸罢了”

    “秦少,玄冥府的实力如何?”典心海思考着问道,要知道他的敌人可是冻豸,任何敌人的盟友都是他的敌人,必须要了解。

    秦放神『色』凝重的说道:“很强,修真界无数魔门门派,能够在这众多修魔者中脱颖而出,成为魔门的领袖之一,就可见其实力之强,无尽沙海的势力和它根本没法比,比如冻豸的绿妖领和玄冥府比起来就像老鼠和大象的区别,即使无尽沙海的势力统一起来也和玄冥府差上很多,而且玄冥府中诡异功法极多,让人防不胜防,听说只是选徒就和其他门派大不相同,他们认为心狠之人的心思更富毅力和潜力,所以选徒必须心狠手辣,心思恶毒之人,沈前辈曾经告诫我和月少,没有必要少惹他们。”

    “哎~!可恶,想不到冻豸的手段如此之多,能拉拢到如此强大的后援,想要报仇恐怕不是那么简单”典心海叹道。

    袁空则是不以为然的说道:“怕什么,只要见到冻豸直接把他干掉就行,关其他做什么~!”

    秦放呵呵一笑,这个三眼冰猿还真是想得开,如此强敌都不怕,倒是典心海心思还算细密,不过还是缺少分析能力,只能笑道:“正因为玄冥府的强大,所以冻豸攀上的定然不是玄冥府而是玄冥府中的某人,这人定时因为某些利益和冻豸搅在一起,所以我们除掉冻豸,玄冥府应该不会做什么的”

    此话让袁空和典心海同时眼中一亮,看来袁空多少还是有些顾忌的。

    典心海想了一下问道:“秦少我对修真界的实力知道的很少,我想知道一些关于们魔门中的事情。”

    秦放一愕道:“小典怎么对这个感兴趣?不是想加入魔门吧?”

    典心海摇摇头道:“还记得我说过的那个当初那个把我打落山崖的人,在我修成金丹以后曾经找过他报仇,可是当我找的时候我就听说他被一个举止极为狠毒的仙人收走了,我想收他那人定是修魔者,我只想知道那人可能被收到那个门派而已。”

    秦放恍然大悟,讲解道:“魔门四大宗门分别是我们刚才知道的那个玄冥府,以及离此最近的,地处在无尽沙海北端的烈焰魔宗,另外两个却不在大陆上,大陆东端是崇龙大陆两大海之一的离恨海,在离恨海上有无数岛屿,那些岛屿中就有魔门四大门派中的其他两个门派,嗜血宫和罗刹殿,四大魔道中,罗刹殿和烈焰魔宗比较类似,都是极力追究修为的急速提高,不同的是罗刹殿追求杀的极致,是以杀养道,在杀戮中寻求修为的进步,所以罗刹殿的魔修都是十分嗜杀,殿主血煞和门下的第一护法达师陀都是极为了残忍的修士。而烈焰魔宗的魔修则是受到本身功法和地火的侵腐,使其『性』格逐渐变的怪厉狠毒,其行为也因功法的影响而变的十分嗜杀,这两个魔门只有修为到了一定程度才能控制之自己的欲望,他们收徒没有什么讲究只要天资出众就像,所以我想他们带走你仇人的机会不大,而嗜血宫和我们遇到的玄冥府则相对来打得多,玄冥府我就不用多讲,嗜血宫是一个对自己极为残忍的宗门,他们认为修真者实力的大小和体内所流动的血『液』有极大的关系,于是他们对于血『液』运用之道下了极深的研究,但这不足以让他们成为魔门,真正让他们成为魔门的原因是,他们相信血『液』中继承者强大的力量,比如强大的妖兽血脉必定远比普通妖兽强大,于是开始试验如何让妖兽的血『液』在人体内运行,而且修仙者中带有着优良血脉的人也成为他们猎取对象,经过无数年的历练研究,嗜血宫已经形成了独特的一套功法,可以发挥出血『液』中带有力量的极限,十分厉害,但是由于异类血『液』的使用,嗜血宫的行为为所谓的正道不容,成为魔修,我想你的仇人要是进入四大魔宗的话恐怕不出这两者之一,只是魔修是一个极为庞大的群类,只是大大小小的门派就让人眼花缭『乱』,想要幸运的进入四大魔道宗门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更何况在修真界有太多的散修无人知道,听说还有很多渡劫失败的散魔存在,这些都是不定的因素,想要再魔修中找这么一个人十分困难”

    一番话说的典心海脸上阵阵变换,显然心绪变化颇大。看的秦放轻叹一声,由人及己,要是薛史变的杳无音信,他秦放恐怕会变的比典心海还要难受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