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一百一十三章 狡诈险斗
    碰碰~!两声闷响,本来去抓南流月的焦烷直接被南流月的风刃切成两段,分别跌向两个方向,然而当焦烷的元婴焦急的想要逃出身体的时候,断成两段的尸体嗡然爆炸,直接化作无数细小的风刃吧其元婴切成碎片,原来是南流月除了切断焦烷身体的风刃,击出的那两掌把两股压缩的风暴打入两段尸体之内,瞬间把焦烷连同他的元婴直接粉碎。

    让焦烷连呼救的机会都没有。

    幸好焦烷全然没有防备才让南流域瞬间制造出这骇人的景象。果然电光火石简单哦变化让付罗睺和青玉同时一呆,两人根本无法想到眼前的结果。一时间都有些手足无措。

    不过终究都是老『奸』巨猾之辈,下一刻,青玉狰狞一笑,往后飞退,他本就长得鼻梁高挺,眼眶深陷,孤傲的感觉一如言表,此刻一笑更显得他冷酷无情。只是他的行动非常奇怪不进反退。

    难道是害怕?南流月错愕的一瞬间,就感觉脚下的石台突然发出巨大的吸力,让他感觉纵使想要飞起也是不能,不禁心中骇然。然而下一刻,石台发出幽幽白光,一道光罩,把南流月死死困在石台之上。让想要飞逃的南流月心中一惊,看来对手早有准备。看到困住南流月,付罗睺冷哼一声,把手一招,原本就为宽大的石台一边变小一边向他手中飞来。等到付罗睺手中,已经变成了仅有花盆小的精致石台。

    “呵呵,付兄果然算无遗策,刚才我进来时就发现吃饭用的台子居然是付兄的看家法器困仙台,当时还感到有些小题大做了,没想到真的用上了,看来这小子真的有些门道,被两个元婴中期的修真者全力一击居然没事,说不定他有高级护身法器”刚才推开的青玉此刻潇洒的踱着方步向付罗睺叹道。

    “哼~!我这法器虽然只是玄阶中级的灵器级法器,但是穷其一切都是为了一个困字,材料上任何铸炼都是为了困字的极限发挥,只是上面篆刻的四方阵,就能难道大多修真者,若我全力施展的话,即使洞虚后期的修真者被困住也是走脱不得”付罗睺恨声道。

    虽然困住了南流月,却白白损失了一个元婴中期的好手,而且焦烷心思缜密,行为谨慎,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在此争霸的关键时刻被杀,确实让付罗睺气愤。然而让付罗睺更加气愤的事情才刚刚开始,当付罗睺再次看向手中的南流月时,心中隐隐感觉有些不妥,南流月虽然依然好好的被困着,可是他却分明感到了危机感。

    果然,就在青玉也看过来的时候,付罗睺手中他那引以为傲的法器困仙台突然绿光四『射』,然后哗啦啦发出一阵东西碎裂的响声,竟然在他的眼睁睁下碎成了无数块大小不一的石头。而被困住的南流月却由小及大箭一般的『射』向远方。

    不过此刻还有一个清醒的青玉,南流月飞出的刹那,青玉已经闪身追去,速度比之精于御风之道的南流月也不差多少。仓促间,只见青玉此刻脚下踩着一把通体赤红的巨剑,巨剑不时闪着火辣的光泽,但是细看之下,竟然是青玉经常把玩的那把显得十分温润的白莹莹的玉剑,那块醒目的刻有青玉名字的宝玉正在随着飞行带起的风尽向后飘去。瞬间两人已经一追一逃的飞出极远。

    不过南流月却暗暗心惊,要知道以他现在的修为和对于灵力的掌控,飞行速度之快即使半妖化的七彩也比不上,而这个青玉竟然可以紧追不放。

    殊不知青玉更加吃惊,他的修为虽然只是洞虚前期,但是手中的这把玉剑可是在修真界也排的上号的仙剑,这把剑和一般的仙剑不同,专攻于速度,名叫急玉,是一件地级中品的灵器法器,虽然攻击不强,但是速度上绝对称绝,以青玉的修为全力施展的话,两个付罗睺也赶不上,没想到不但追不到赤手空拳的南流月,反而有点渐渐被拉远的迹象。此时他的心中对可以必杀南流月已经有些动摇。

    然而就在此时,飞快逃走的南流月突然一顿,然后手中紫光一闪,随即折向下飞,而青玉却倒霉了,两人距离本就不远,又是全力飞行,南流月的动作让思想打岔的青玉有些措手不及,想要变向已然来不及,只能重重的撞向南流月招出的龟甲檀撞去。不过好在青玉身经百战,自有一套面对突发事件的办法,就快撞上龟甲檀的一刹那,他的手中红光一闪,一团巨大的红『色』火焰泛起,直接浮在青玉手中和他的手掌一同打向龟甲檀,龟甲檀在在火掌的撞击和烧烤下直接炸成了片片碎屑。

    青玉在紧要关头堪堪躲不过了撞墙之厄,不过即使这样四下『乱』飞的火屑还是让青玉飞的有些狼狈,然而更让他气愤的是经此一变,南流月已然消失在他的视线里,而且无论他用灵识如何探查都再也找不到一丝痕迹。

    等错愕的付罗睺看到苦笑着无功而返的青玉时,简直不能相信,他和青玉多年相交,自然知道他那把急玉厉害,想不到如此神速居然也追不到。狂躁的付罗睺只能粗暴的命令手下众人关闭山门,追查南流月,可是如此大的一个附魔宫,要找到善于敛息藏匿的南流月简直太难了,比之大海捞针也差不了多少。

    此刻付罗睺和青玉都有一成前所未有的挫败感,没想到大业未开始就遇到如此棘手的事,两人商量无果下,只分头查找。不过他们要找的南流月根本没有走远,而是绕了个弯再次绕了回来,因为现在要想出去附魔宫只能留在付罗睺身边找机会,而且他必须要知道付罗睺下一步的计划,好找机会救回孟家兄弟,这种事只有在了解了付罗睺行动时才能成功。

    现在的南流月变的更加小心谨慎,必经敌人都是老『奸』巨猾之人,而且刚才确实险之又险,付罗睺的困仙台确实如他所说达到了困人的极致,可惜物极必反五行相克,他忽视了困仙台本身的防御,在一般情况下付罗睺的话确实毫不夸张,困仙台的确是极为厉害,但是他没有想到南流月可以控制草木,就在困仙台吸住南流月的时候,南流月就利用困仙台本身的吸力把一些龟甲檀的种子打入到困仙台之中,南流月元婴后期的修为加之让他这种修为也飞不起来的强大吸力,让南流月的龟甲檀种子在困仙台中『射』入的很深,然后南流月全力催动龟甲檀在困仙台中快速生长,靠着草木强大的生长力,直接在困仙台内部把它撑碎,从而得意脱困。不过这也多亏付罗睺的困仙台是个土属『性』的法器,如是换做其他属『性』,比如火或者金属『性』的,南流月就肯定被困住了。

    要知道不但灵气有五行之分,法器或者更高级的法宝也是分的,比如秦放的云雾车就是一件水属『性』的法器,而南流月的困灵刀则是金属『性』的法器,如果法器和使用者的灵力相同,灵气会和法器产生共鸣,可以让法器得到更好的运用,威力也就更大,相反,同样的法器在相克的灵气催动下,由于灵气的相克,其发挥的威力相对来说要小的多。而法器之间的比斗也有着五行的痕迹,同等级的金属『性』的攻击『性』法器在对上同等级的木属『性』攻击『性』法器的时候就占有很大的优势,两者硬拼之下,木属『性』法器就可能会毁坏。而如果是面对的是火属『性』攻击『性』法器的话,可能被毁坏的就是金属『性』攻击法器了。所以灵器的选择和运用也有着很大的关系。

    比如青玉的急玉,就非常适合他,急玉平时虽然看上去极为温和,但实际上是采用的火玉为原料辅以清风石作成,由于清风石的清凉作用才是的暴躁的火玉变成温润的颜『色』,但是一旦使用,由于灵气的注入,火玉的狂暴就显现了出来,剑身也由温润变成赤红,而且由于清风石的催动作用,让火玉火借风势愈演愈烈,从而使速度达到极致。

    所以对于使用火灵气的青玉驾驭起急玉来就会产生其他人难以望其项背的速度。可以说今次南流月破掉困仙台以及躲过青玉的追击可算是十分幸运了。

    南流月心中也暗叫侥幸,若不是今天真的有几分运道,恐怕真的救人不成反等人救了。此刻暗伏在付罗睺身边必须更加小心。但是同时必须尽快的寻找到机会出去,鲁长空出发去找那还什么都不知道的孟家兄弟已经有半日之久了,以他的修为,应该已经找过很大的范围了,如果被他先找到的话,就是噩梦的开始,南流月自问没有能力在高手众多的附魔宫中把修为可能最多只有金丹初期水平的两个人带有。最有可能的是三人一同力战而死,但这绝对是最差结果。

    就在南流月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有人来向付罗睺报告,那人飞的又快又急,竟是地位重要的狼家兄弟中狼屠,没想到充当起了传令兵,显然有重要事情,狼屠刚一见到付罗睺就急忙行礼报告道:“报告宫主,沙荒殿的铁蛮和百雀庭的娄音双双来到宫门之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