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殿主来意
    听到狼屠的报告,付罗睺脸上『露』出了深深的思索之『色』,只是看他眉头紧皱,不见舒展,便知道他猜不透铁蛮和娄音此时的来意。思考半晌,付罗睺才轻叹一声和狼屠一起向山门飞去。

    此时无论如何不愿意,付罗睺都必须飞去宫门看看,因为至少在现在的无尽沙海各大势力中,铁蛮与娄音两人和他付罗睺的地位是一样的,无论铁蛮两人来意如何,按理都必须由他亲自去接。而暗中偷听的南流月看着无奈飞走的付罗睺,心中却比他还要关心铁蛮的到来,他已经从秦放那里知道铁蛮、娄音和密仇之间的关心,说不定,密仇会跟随铁蛮一起到来。想到这南流月眼中『射』出了深深的仇恨,在付罗睺看不到的角落,急速向付罗睺跟去。

    几人的速度都很快,虽然附魔宫的方圆很广,但是还是很快就到了附魔宫的大门口,远远就看到一个至少有两丈之高的黑发壮汉,两只惨白『色』的严重不时的闪出银『色』的光芒,配上白的有些柔嫩的肌肤和那朝天高耸的巨角,不但不显的笨拙反而显的十分精明干练。

    南流月一眼就认出这个白嫩皮肤的壮汉就是沙荒殿的霸主,无尽沙海最先迈入洞虚期的高手铁蛮。而铁蛮边上是一个显的十分精明干练的削瘦青年,眉『毛』特别浓密,脸庞有些黝黑,一双眼睛是罕见的血红『色』,仿佛有鲜血在其中流动,青年的身上是一身的深青『色』的紧身服,越发衬托的他的精明干练,只是南流月根本不知道他是谁,但是可以和铁蛮并列的只有百雀庭的庭主娄音,可是此人和秦放告诉他的形象完全不同,根本没有任何老态啊。

    南流月的思考很快被付罗睺呵呵的笑声打断,之间付罗睺一脸喜『色』的向眼前的两人说道:“呵呵,贵客临门啊~!两位门主何事来找兄弟啊,快请,快请~!”付罗睺的语气就像多年不见的老朋友,那有一丝的不快存在。

    听到这话后铁蛮哈哈一笑,向付罗睺说道:“付宫主客气了,此次来访是为了和付宫主商量点事情,至于什么事情这里恐怕不方便说啊~!”

    付罗睺点头道:“两位请~!”说着把手向宫门一邀。

    不过铁蛮两人根本没有移动的意思,让付罗睺显的有些尴尬道:“两位怎么了?”

    此刻铁蛮身边的青衣人笑着说道:“付宫主客气了,我和老牛两人可没有这么大的胆量去你的大殿,而且我们此来只是有些事情需要通知一下付宫主,至于进去就不必了,请付宫主稍稍移驾,我们就在外面说吧”,他的语调给人一种很清脆的感觉,显的十分新鲜。

    付罗睺呵呵的看着青衣人说道:“娄庭主过滤了,只看你现在就知道你不但伤势尽复,而且犹有精进,我想我这地方只是挡住你恐怕就很难吧,何况有我们无尽沙海第一高手铁殿主在。”

    “你不用捧我,我还知道自己的斤两,来吧,话语不多”说完向外一招手,一个塔状的白『色』法器就在他手中飞起,瞬间一个高大十丈的白玉塔就在附魔宫宫前矗立而其,塔仅有三层,却显得十分晶莹剔透,而且通体透都散发着丝丝凉气,看来此塔也是用寒玉炼制而成,娄音已经率先向顶层的塔门飞去。铁蛮微微一笑紧跟着飞起。

    付罗睺则有些伤感喃喃自语道:“好一个三妙塔,果然好法器”说完也向飞入塔门之中。三人一如此塔,便仿佛消失了一样,再也没有一丝气息,即使灵识强如南流月也感觉不到,更别提偷听之类的了,这种感觉让南流月心中感到有些失落。

    倒是这个法器让南流月感觉十分特别,看着他就感觉心思宁静。其实南流月不知道此塔的作用,否则定要自嘲一番,这个三妙塔,是地级下品灵器级法器,通体用寒玉雕成,但是和普通的寒玉不同的是,三妙塔的塔心是一颗寒玉心,十分珍贵,不但可以隔绝灵识还有很强的凝神作用。此塔是娄音为了进入洞虚期而遍访名匠制作,共有三个用途,故名三妙塔,顶层是一件被阵法环固的小屋,不但灵识探索不到,就是话语也不会有一丝外泄,只是这点就能让南流月感到安慰了,此塔第二个用途是纳火,小塔的第二层塔门打开,就可以吸纳天地间的各种阴火,据所连无名业火也可以吸纳,而此塔第三个作用是最为特别,因为从来没有人见过娄音打开过,有人猜测三层之中是娄音饲养的魔兽,也有人认为三层中藏有万把伤人用的灵剑,总之不一而足,但也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由于也是娄音心爱之物惹起了付罗睺的共鸣,想到了那被南流月毁掉的法器困仙台。

    而此刻的南流月却不但听不到消息反而有些进退两难,眼前是一个逃走的好机会,现在众人的精神都集中在三妙塔上,此刻逃走成功率颇高,但是一旦逃出附魔宫肯定再没机会得知付罗睺和铁蛮娄音他们到底说些什么,反而是留下来能有机会听到付罗睺和青玉谈论此事。幸好狱林中的磨练成就了南流月的果断,权衡利弊之后,还是决定先逃出去,毕竟无论他们说的是什么事情,虽然和自己这方的关系上有些影响,但终究不是眼前需要面对的事情,而如果自己现在不走的话,恐怕很难再有机会走脱,与此相关的孟家兄弟的『性』命定然堪忧。权衡利弊之后,南流月故技重施,再次用菩提藤引开附魔宫宫众的注意,逃出附魔宫大门,同时施展土遁术躲在离此不远的地下,等待时机。

    南流月在沙土中待了没有多久时间,付罗睺、铁蛮和娄音三人就笑着手把手的一同从三妙塔中飞了出来,关系仿佛极为融洽。出来后,铁蛮微笑着向付罗睺说道:“呵呵,事情既然已经说完,我和老鸟就不打扰了,付宫主请回,我们兄弟走了。”

    付罗睺显然知道铁蛮会说什么也再不客气道:“那我也不客气了,两位走好。”

    娄音和铁蛮微一点头算是打过招呼,而娄音则挥手把三妙塔一收,两人联炔快速向远方飞去。只留下微笑送客的付罗睺看向两人飞走的方向。

    当铁蛮和娄音离开附魔宫众人的视线后,付罗睺才回过神来。此刻他才发现宫门前已经发生了的变化,而那满地的破碎草木和一脸惭愧的附魔宫众人,一时间让付罗睺又恼又怒,却又无可奈何,只能暗恨自己手下太过无能,想不到如此简单的手法运用,竟然又让人家骗了一次,这次不用问,长生树定然已经逃之夭夭,自己的诱饵计划恐怕也会因此而最终胎死腹中,争霸无尽沙海的事情还要再想办法。

    越想越生气的付罗睺咬牙看了一眼铁蛮和娄音飞走的方向,恨声说道:“晶甲银犀兽、踆乌~!,坏我大计,早晚我要把你们炼成我手中的附魔~!让你们生不如死~!”愤怒的付罗睺把心中的怨气撒在了铁蛮和娄音身后,头也不回的直接飞回附魔宫去了。

    而付罗睺的这些话,让藏身沙土中的南流月背脊一阵发寒,同时很庆幸自己选折了最好的逃跑机会,他本来想在付罗睺迎接铁蛮和娄音时出其不意的跑掉的,因为当时他根本不知道付罗睺三人会有三妙塔的会晤,此刻想起来确实运气不错,因为付罗睺的话中提到的一个名字,踆乌~!踆乌又名三足乌,因形如乌鸦而又三足而得名,共分两个等级,一种是九级妖兽,一种是七级妖兽,前者通体金黄,有三爪,眼中带有金『色』的火焰,是火属『性』中的极品妖兽之一,据说可以在火中凝练,到达一定修为就能成为犹如天上太阳周围的小阳一般的存在,可以发出极强的光热。后则同样是三爪,但是却不是金黄『色』,而是深青『色』,甚至青的有些发黑,眼睛也和九级踆乌不同,是血一般的红『色』,而且眼睛上还有一双向后直『插』的黑『色』翎『毛』。用的火也是青『色』的阴火,其中还有少量的阴毒存在。

    但是无论是九级踆乌还是七级踆乌都绝对是控火的行家,阳火和阴火都是可以轻松的把那些扰『乱』用的菩提藤给毁掉的,一旦扰『乱』不成,逃跑中的南流月就会很容易被付罗睺等人发现,那时候面同时对三个洞虚期的强者,南流月可没有信心能够跑掉。此刻想起那个娄音异常浓密的黑『色』眉『毛』根本就是没有完全完成化形的标志,他的本体就是那个模样。七级妖兽啊,不过大成期是不可能完全化形的。这些都是自己应该发现的,看来自己还有很长的路需要走啊,南流月无奈的想道。不过至少有一个好消息,自己现在已经逃出了附魔宫,现在只要找到鲁长空或者孟家兄弟,自己此行的目的也就达到了,至于报仇的事情,反倒可以等找到孟家兄弟以后再说,必经不是急在一时之事。想到这些,南流月心中已经有了定计,双手开始泛起了绿『色』的光芒,一片若有若无的绿『色』波纹在南流月手上迅速传开,沿着沙层的缝隙迅速蔓延出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