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偶遇故人
    随着绿『色』波纹的渐渐散去,南流月也慢慢的向远方遁去,而刚才绿『色』波纹划过的地方,开始渐渐的有东西在蠕动,一条条只有头发纤细的绿丝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着地面生长,大约一盏茶的时间后,本来荒凉的沙漠上慢慢的出现了稀稀拉拉的细嫩小草,每根都显得那么柔弱,慢慢的随风摆动,小草出现的虽然现得十分稀疏,可是覆盖的面积却极广,以附魔宫宫门为起点,扇形的向周围扩展开去,绵延居然超过了百里范围。

    这样的小草很不起眼,但是确实货真价实的妖兽级草木,一级妖兽级草木风向草,这是一种分布面积极广的草木,看似柔嫩的纤细叶子却有着极强的生命力,可以在缺少水源的干旱沙漠中顽强的生长,同样也能在广阔的水域中浮动生活,这种小草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就是他们是一种群体意识很强的草木,往往一根风向草被触发了什么事情,其他的风向草很快也会知道,这就是风向草的传递『性』。

    南流月在狱水第一环修炼是发现了这中草木的特『性』,那次他们的对手是一只元婴中期的五级妖兽五『色』蜥,这种妖兽在未化形前就非常麻烦,拥有变『色』的能力,可以隐于周围的环境之中,躲避或者攻击敌人。而修为到了元婴中期就更加了不得,不但可以隐入环境,还能幻化出各种形态来,和周围的环境形成一体,而且他们的气息和妖力也会变的如同他们幻化出的环境一样,真假难辨,维妙维俏,简直可以说的上是千变万化。当时秦放和南流月就是被五『色』蜥的这种技能,几乎『逼』入绝境。好在,重伤的南流月无意中触到了一颗风向草,才发现了五『色』蜥的行踪,最终赢得了那场战役,这件事后南流月就把这种小草炼化了,竟然发现除了那种无意见知道的特『性』外,这种小草可以被注以灵识,被灵识注入后,风向草能够把灵识数以万倍的稀释,但也同样的把灵识无限的扩展开来,让这种若有若无的灵识覆盖极广的空间,而且被稀释的灵识根本不会被任何修真者发现,即使是大成期的修真者也察觉不到。

    只是从那以后没有机会再让他使用,没想到此刻有机会用出来,因为虽说现在南流月的整体实力上已经能和洞虚期初期甚至洞虚中期的修真者抗衡,但是毕竟修为的实际等级上还是元婴后期,说不定灵识探查会被附魔宫中的高手察觉,毕竟附魔宫的附魔很神奇,说不定就会有感之类的附魔存在。那时候不是织网等鱼而是被鱼追杀了。而用风向草就安全的多了。布好一切的南流月远远在扇形的边缘地带守候着,希望尽快遇到鲁长空和孟家兄弟。

    不过南流月比苦守无果的秦放幸运的多,就在他布下风向草后不久,他就感觉到有人快速接近,而且从灵识上看,确实是三个人,其中一个正是施展附魔后的鲁长空的气息,只是此刻他那元婴中期的修为变的十分微弱,而另外两个人的气息却让南流月有些疑『惑』,他们的气息不是南流月熟悉的孟家兄弟的气息,而且这两个人修为远比孟家兄弟厉害的多,已经到了金丹中期的修为,要是孟家兄弟的话,这个进步着实吓人,要知道当初三人分开时,他们不过是先天中期的修为而已,根本算不得修真者。而且没有他和秦放这般奇遇,恐怕很难在这个时间内把修为提升的如此之快。

    不过谨慎之下,南流月还是快速的向着三人飞来的方向迎去,毕竟三人中有鲁长空的存在,就算不是孟家兄弟,把他们三人拿下也好文电事情。南流月的速度很快,半盏茶的时间两边的人就彼此看到了对方。

    只是南流月固然是小心谨慎,而那飞回自己山门的三人也是一脸的防备,而且除了如山魈一样狰狞的鲁长空外,另外两人也是附魔状态,并且他们的附魔外貌也是十分惊人。

    鲁长空左面那人,一身附魔宫宫装极为破烂,上面带着丝丝血痕,只是脸『色』黑青,一对如铁钩一样的巨颚从两腮斜『插』了出来,铮铮发亮,而他自身除了自己的双手外,腰部两侧竟然同时伸出一双闪着黑光的尖利硬爪,头上还有两条铁鞭似的的触手在随风摆动。

    另外一人同样的衣衫褴褛,血迹斑斑,只是和左面那人不同的是,他的头部变化不大,除了嘴向前凸起,『露』出参差不齐的青『色』尖利牙齿外,只有眼睛的颜『色』变成了金『色』,仿佛有光亮在闪动,但是他身上的变换却很大,混上上下长满了凸起的尖刺,每根刺红黑相间尖刺长的足有近三尺长,短的也有近一尺长,有头向脚,根根直立,逐渐变短。一眼望去变知道有剧毒。

    两人的形象让南流月吃了一惊,如此契合附魔融合说明他们已经完全掌握可现在附身的这种附魔的运用,想不到这两个人竟然如此厉害,只凭金丹中期修为就能完全使用附魔。看清对手的南流月的气势猛增,一下子便出现在三人之前,想要快速解决对手。

    意外的是,动手在即,那个长有巨颚的附魔宫人,突然颤声问道:“南大哥?你是南流月大哥?我是孟战啊~!”说完退去附魔果然是孟战模样。

    五年不见,南流月的气质变化了很多,越来越显的潇洒淡雅,一副深不可测的飒然样子,所以孟战才没有在第一时间认出南流月。而进到孟战的南流月先是一愣继而心中一热,脸『色』『露』出了会心的笑容,总算找到了孟战了。

    刚想说些什么,满身尖刺的那人也把附魔撤去,『露』出炙热的眼神,正是孟家兄弟的另一个--孟战。

    然而当南流月再次向说些什么的时候,却发现鲁长空正以一种极为防备的眼光看着自己,神『色』更是闪烁不定,于是当前一步向鲁长空说道:“鲁长老,你好,既然我来了,你就应该明白了,不要说现在你身负重伤,就算是你完好无损也绝不是我的对手,看在孟家兄弟的份上,你走吧,我不想为难你,不过请你回去告诉付罗睺,我是南流月不是长生树,还有,如果他再打我和孟家兄弟的注意,我定然不会善罢甘休”说完示意鲁长空离开。

    鲁长空有些愕然,被南流月轻易叫破了身份时,他就感觉南流月有些高深莫测,而当南流月继续说下去的时候,却是越说让他越心惊,因为其中牵扯的事情只有有数的几个人知道,他鲁长空也只是知道一个大概而已。

    看到鲁长空的错愕,南流月再次冷冷的说道:“鲁长老请速速离开~!不要的我改变主意~!”一旁的孟家兄弟的表情比起鲁长空来更加显的不可思议。茫然的他们根本不知道两人再说些什么,不过隐隐知道与自己有关。孟战刚想劝些什么,被南流月用手打住。后者更是冷冷的看着鲁长空。

    鲁长空长叹一口气,变得怅然若失,慢慢的飞向附魔宫方向,再也不看向孟家兄弟一眼。看到鲁长空离开,南流月也急忙向两人道,我们快些离开这里,迟空右边,说完一手一个带着孟家兄弟,向着孟家故城的方向高速飞去。好在孟家兄弟虽是衣衫褴褛满身血痕,但是大都是敌人所留,本身受伤不重。在南流月的拖带下,高速飞离。

    南流月带着孟家兄弟一直不停的高速飞行,直到出了附魔宫的实力范围,来到一片缓冲的地带才和两人一起落下来修整。

    看着满眼疑『惑』的孟家兄弟,南流月把出了沉寂之林后如何和秦放分开一直到身负附魔宫和付罗睺青玉大战一场,最后趁机逃脱的事情,原原本本的给孟家兄弟讲了一遍。其中的凶险和曲折,听得孟家兄弟一脸惊愕,而知道付罗睺要害两人的时候,两人的神『色』变的十分复杂。良久才双双叹了一口气,显的十分矛盾。

    看着面带询问之『色』的南流月,孟战苦涩道:“我知道南大哥的意思,也明白南大哥的做法,不过此事我和小敖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要知道,当初我们因为霞举想要催动噬灵符来害南大哥你,而拒绝了拜入他的门下。那时是付罗睺收留了举目无亲的我们,而且他还把我们收为入室弟子,全心全意的教导我们,让我们有了报仇的机会。我此刻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南流月不自觉的点点头,孟战的话让南流月心中一暖,孟家兄弟为了自己竟然放弃了为族人报仇的机会,对于仇深似海的他们呢来说却是不容易,因为他们为一个不知死活的人放弃可能是唯一的机会。这种事任谁都会很难抉择,只看他们的选择维护自己就知道他们都是重情重义之人,而且面对要害他们的付罗睺也是心存感激。

    看到南流月认可,孟敖接着道:“战哥说的都是真的,不但如此,付罗睺还把宫内剩余不多的长生丹赐给我们兄弟,让我和战哥的修为可以快速提高,这次外出历练也是付罗睺的意思,他想让我们尽快找到合适自己现阶段的附魔,只是这些大恩,付罗睺即使要杀我们,我们虽不会引颈待戮,但也不会恨他”

    南流月轻轻拍了怕两人的肩膀,长叹道:“我已猜到你们心中所想,不然鲁长空也不会这么容易走掉,哎~!其实若不是我和秦少从沉寂之林出来时惊动了冻豸,付罗睺也不会对付你们,在他心中,你们都很好,是附魔宫的未来。”

    着番话让孟战和孟敖兄弟心中好受不少,知道是南流月借机开导自己,心中亦是充满感激。

    看到两人的表情,南流月淡然一笑道:“好了,我们快点赶去孟家故城,我和秦少约好在那相见。”说完率先向目标飞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