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一百一十八章 突现黑衣
    被包围着风缠突然哈哈笑道:“我不知道你们是谁,但是想杀我风缠确是不可能的,虽然你们的修为最差的都比我强,但是你们依然不能杀死我。”说完,风缠的身影仿佛一阵波纹突然变的模糊起来,然后就在一干人面前慢慢的化作光影直接消失不见,让包围他的黑衣人和空中的秦放都感到一阵惊讶。

    但是当秦放惊讶的时候,南流月却碰了碰秦放,并摇摇头示意不是这么回事,果然,当秦放再次用灵识扫视周围的时候,发现了淡淡的灵力感觉,这种灵力的感觉来自风缠,就在秦放想要用灵识锁定风缠的时候,风缠的感觉却开始变的模糊起来,似乎在高速的运动。

    碰~!一声闷响,一个黑衣人连惨叫都没来的发出就被风缠连同元婴一同毁掉,而当其他人惊诧的时候,又是一声闷响,一个黑衣人再次被风缠生生轰杀。

    惊诧的黑衣人快速分散开来,连续的惨死终于让黑衣人警惕起来,其中一个元婴中期的黑衣人突然拿出一个黑『色』的葫芦,把葫芦向空中一招,葫芦口中喷出层层黑雾,黑雾中,无数拇指大小的麻蝇晃动飞出,遮天蔽日的嗡嗡作响,看得高空之上的南流月和秦放头皮一阵发麻,麻蝇他们见过,只不过是不如妖兽之列的小虫,但是平常的麻蝇只有黄豆大小且是灰褐『色』,像黑衣人招出的这种『色』泽乌黑,大如拇指的,还是首次看到,定是被人寄练过才能形成如此形态,只是其中散发的腥臭气息,便可知道是一种危险的恶宠,麻蝇一被放出,就开始四窜开来,狰狞着寻找风缠的气息。果然,很快,本来还在『乱』飞的麻蝇,突然集中向着一个方向飞去,正是风缠的藏身之地。

    而麻蝇飞近之时,平地之间突然刮起一道沙墙,沙墙中还有粒粒沙尘向麻蝇『射』去,凌厉之极。瞬间就打中一片。不过出乎意料的是,那些被打中的麻蝇虽然身体立刻崩碎,散成粉雾之状,但是却像仍有生命的似的,黑压压的一片继续向风缠隐身的地方裹去,不停的腐蚀着沙墙,而且这些粉雾不但没有消散的迹象反而还随着被打中麻蝇的增多而变大。

    放出葫芦的黑衣人似乎感觉胜券在握,冷哼一声道:“不自量力,凭你的修为也配挡我的瘟仙葫芦?!哼~!”话语又冰又冷,说话间,麻蝇的攻击速度又有提高。轰~!沙墙在麻蝇的冲击和腐蚀下,轰然倒地,可是出乎意料的是,麻蝇在攻破沙墙后,又开始了四处探查,再次失去了风缠的踪迹。

    云雾车中的秦放和南流月却看得很真切,那个元婴中期神秘人的瘟仙葫芦果然十分厉害,轻易就发现了藏起行踪的风缠,可是他却忽略了风缠的狡猾,风缠在凝起沙墙的同时把自己的气息打如其中,自己却快速的逃离,而且逃的十分狼狈,再没有刚才杀人时的从容,看来瘟仙葫芦确实对他的危害颇大。

    看到这个情景后秦放快速的向南流月传音道:“鬼打鬼完了,看我们的了,你要哪个?”

    南流月略一思考道:“我留下收拾这群黑衣人吧,你去抓风缠,你对他比较熟悉”

    秦放略一点头,在云雾车的掩护下,高速的往风缠飞走的方向赶去。而南流月则快速闪身飞到黑衣人面前,挡住了他们的去路。此时的黑衣人由于被风缠偷袭杀掉了两个,只还剩下九人,其中又以手拿瘟仙葫芦和另外一个身材宽大的人修为最高,达到了元婴中期,不过这些人还不构成对南流月的威胁。

    南流月咋一出现,已把黑衣人们吓了一跳,他们从始至终都没有发决还有他人的存在,这说明眼前的这人修为比他们要高的多,再加上南流月和他们一样把脸孔藏在绿『色』的斗篷之下,更是让他们一时间感到无所适从,还是那个手拿瘟仙葫芦和那个身材高大的神秘人反应快,两人对看一眼后,前者把手向南流月一指,本来还在杂『乱』无章找寻风缠下落的麻蝇,全部向着南流月冲来,后者,手中紫光并发,七个若有若无的紫『色』人形身影快速罩上其余的七个神秘人,被施法的七个神秘人全部眼神一亮冲满杀机。

    南流月早就想好了如何对付,不慌不忙的向后轻退,然后五指曲张,同时弹出,五道罡风在麻蝇来到前骤然刮起,劲风凌冽的直接把飞来的麻蝇系数吹回了敌方阵营,不仅如此,由于罡风劲力过大,不少的麻蝇相互撞在一起,同时化作黑『色』粉雾,随着罡风向黑衣人一方盖去。

    惊的拿着瘟仙葫芦的神秘人急忙把瓶口倒转,要把麻蝇收回去,但是终究还是慢上一线,虽然大部分麻蝇被他收回瘟仙葫芦,还是有部分化作黑『色』尘雾袭向神秘人,躲之不及的神秘人,在一片慌『乱』后,还是有两人被分别扫中肩膀和脚尖,但是仅仅如此,两人便发出撕心裂肺般的哀嚎,情景之惨,让瘟仙葫芦的所有者也禁不住大声喊道:“师弟小心,快把元婴遁出~!”

    呼~!呼~!连个淡紫『色』的元婴飞快的遁出体外。而他们被毒物扫中的身体在接下来的几个呼吸中,快速的被黑『色』尘雾覆盖,慢慢化作黑水从空中滴落,看得仅以元婴遁出的两人神秘人的小脸上一阵后怕,但是却没有停留在神秘人中间而是选择了直接逃跑,看的南流月一阵奇怪。

    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就让他明白了,本来还在关心师弟的神秘人和那个同为元婴中期的宽大神秘人同时窜出,一人一个把刚才两人的元婴抓在手里。吓的被抓的元婴面『色』惨白不住的哀求两人饶命。但是仅仅眨眼的功夫,两个元婴就被震散了元神,变成晶莹如同精美雕刻的结晶。想不到这群神秘人居然如此的堂而皇之的夺取自己人的元婴。而其他的神秘人不但不动反而觉的理所当然。

    看得一边旁观的南流月心中暗怒,像这样的残杀自己人之辈,定然是穷凶极恶,让南流月仅有的一点慈悲也消失不见,手中更是立刻绿芒闪动,一道道绿光向剩下的七人『射』去,七人中只有那两个修为达到元婴中期的神秘人堪堪当了一下,就被绿芒打中,打中之后绿芒精光乍现,一道道绿『色』的细丝瞬间把几人捆的结结实实,一个个目瞪口呆的悬在空中,要知道南流月的实力已经可以对付洞虚前期的修真者,这几个神秘人还不手到擒来。抓住几人后,南流月一抬手,数到细小的风刃划出,向神秘人的脸上攻去,眨眼间,包裹什么人的黑衣被撕裂成片片碎布,慢慢跌落。但是映入南流月眼中景象却让南流月吓了一跳,眼前被除去面罩的神秘人除了那两个元婴中期的修真者,一个神『色』阴兀,长脸细眼,嘴唇极薄,一望便知是极为刻薄之人,另个长相普通,眼睛却生的极小,在那双粗眉之下显的有些不伦不类,但是却显得十分狠辣。

    除此之外,其他人几人竟然张的一模一样,都是铁青的脸『色』,神『色』木然,仿佛僵尸一样。法诀~!南流月心中一惊,不好中计~!果然,下一刻原本被困住的危险葫芦的所有者和那个宽大的人身上的一线藤突然断裂,两股冲力轰的一声,把南流月向破掉的口袋一样,打了出去。

    做完这些后,宽大的神秘人,他双小眼厉芒再现,手中凭空多了一件布满锯齿的半月形法器,法器『色』泽深红,一看便知是凶历之物,只见他把手一招,法器就以一种难以言喻的速度向南流月头颅割来,手段之狠辣,叫人乍舌。对一个应该必死之人还要下如此毒手。然而让他意外的是本来必然被斩下头颅的南流月却好发无伤的站了起来,不仅如此,去世甚猛的法器也被突然出现的大片藤网包裹的动弹不得,即使拼命催动也无法撼动分毫。刚才看到敌人的面都,南流月就知道追杀风缠的只有两人,就是那个拥有瘟仙葫芦和这个使用锯齿法器的壮汉,后面那些神秘人都是玄冥府魔道法诀撒豆成兵形成,但是无论豆兵如何,即使拥有元婴期的修为也是不可能有元婴的,所以刚才的一幕无疑是那两个元婴中期修真者在演戏。

    想必开战初期两人就开始给自己设圈套了,刚才争斗之前那个壮汉使用的紫『色』法诀应该就是一种配合撒豆成兵使用的『迷』『惑』类法诀,让豆兵产生类似元婴的东西,按照其发出的样子和产生的作用应该是魔道法诀剪草为马,剪草为马中的草不是一般的草,而是一种叫做紫菱草的特殊草木,这种草最喜生长在阴气聚集,元神飘散的地方,诸如人类的墓群等地方,这种草可以把人的元神碎屑,慢慢集中起来,形成一种特殊的存在,这种东西可以当作元神使用,但是时间却不能长久,但是足够施展一些短暂的法诀使用了,而剪草为马中的马在修真界中则是元神凭借物甲马,比如修真中的大门大派对于不入金丹期弟子经常会授予一种叫做神行甲马术的法诀帮助其提高自身的速度,以此来提高门派晚辈的安全『性』,这个法诀就是依靠的紫菱草把元神之力把速行之术和符咒统一一起,以供修为不高的弟子使用。而在此刻这个媒介就是指撒豆成兵中的豆兵,剪草为马能够帮助豆兵临时形成一种思维敏捷拥有元婴的假象,是撒豆成兵的最佳配合。以南流月的聪明在揭破神秘人面孔的瞬间便想明白之间的过程,堪堪扛过了两个神秘人的必杀一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