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抓魔
    看到法器被收住,相貌狠辣的男子看向神『色』阴兀的男子,眼中尽是不可思议和祈求的颜『色』。神『色』阴兀的男子把手向着困住半月形法器的菩提藤一挥手,两只如绿豆大小的黑点迅速向菩提藤打去,还没等南流月看清,黑点就打在菩提藤之上,瞬间化作一片极小的黑『色』尘雾,而被其接触到的菩提藤确是快速的腐烂溃败,几个呼吸的功夫就变成了一堆尘埃,而被困的半月形法器则瞬间回到相貌狠辣的男子手里,让他精神为之一震。

    同时也让南流月明白了为什么两人可以轻易脱出一线藤的束缚,看来拥有瘟仙葫芦的这个神秘人不但十分狡猾,心思手段同样细密。刚才他发出的东西虽小,而且刻意发的速度极快产生出破空声,但是在破空中却隐藏着细小的嗡嗡声,看来除了瘟仙葫芦,他身上定然还藏有其他微小的麻蝇用来攻人不备。

    静静地看着两人做完一切后,南流月依然不愠不火的看着两人,轻轻抖落因被打中而带起的尘埃,显得十分悠闲,丝毫不以敌人法器被取回而失落。

    但是他不动,不代表敌人不动,施展剪草为马的相貌狠辣的男子在取回半月形法器的再次取出一件和半月形法器一样的法器,只是这件确实黑『色』的,取出法器的同时壮汉飞快的向后退去,同时腹部和四肢快速的彭起,而持有瘟仙葫芦的阴兀男子却配合般的向前扔出一个黑『色』的梨状硬物,硬物飞行到一半的时候,阴兀男子却舒~!的一声向下沉去,而紧随而来的是一声尖利的吼声,来自相貌狠辣的男子,接着只听到叮的一声清脆的撞击声,一股强烈的冲击带着汹涌的火劲从样貌狠辣壮汉口中喷出,旋转着向南流月冲来,而火劲的顶端就是两把半月形的锯齿状法器,此刻正以难以想象速度旋转着向着梨状硬物割去,两者一触而散,梨状硬物孙建被打散成一片巨大的黑『色』烟尘,比之用马蝇撞成的黑雾形成不是快了多少倍,而且,在火势中黑『色』烟尘,黑『色』的颗粒被急速焚化,变成一团黑『色』的毒烟,在狂烈火势之下变的犹如一条粗大火龙在这周身云雾向着南流月撞去,南流月神『色』不变,一道风劲向火龙迎娶,可是出乎意料的是凌厉的风尽在装上火龙之后居然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而释放此术的狠辣壮汉用其特有的粗暴声音高叫道:“用玄级上品法器黑红月配合我大半灵力释放的三品法诀净火流炎咒岂是一点小风能够喝破,更何况还有归藏邪师兄助我~!”

    “师弟~!你多嘴了~!”阴兀男子不悦的喝道。

    “师兄,我就是要让他知道我华蟒不是他一个区区散修可以对抗的,让他知道除了死还要更加让人恐惧的事”样貌狠辣的汉子说道。

    归藏邪只能冷哼一声不再做声吗,不过他也不认为南流月能当下华蟒的拼命绝招。

    南流月冷笑一声,身体在炎柱和风力的推动下似缓实快的向后飞退,飞退几步之后猛的一转向归藏邪一方飞去,但是炎龙却丝毫不落其后,紧随而去,这条炎龙虽不是真正的净火,但是确实威力巨大,南流月看似精明的行动惹得归藏邪和华蟒两人发出一阵冷笑,要是这么就能躲开净火流炎咒,它就不配被称作三品法诀了。

    但是他们没注意的是南流月飞退的同时手中的精芒连续闪烁,那种只有从侧面才能看到的强烈飓风快速在南流月手中形成,紧跟着把手一招,飓风迅速的向炎柱割去,炎柱直接被飓风之刃切成两半,向南流月两边飞去。把来不及躲闪的豆兵顷刻间毁杀殆尽。

    突来的状况看得归藏邪和华蟒一阵发楞,他们只看到南流月一招手,两人配合使出的三品法诀就被破掉了,这可是三品法诀啊,元婴期能使用的最高等级的法诀啊,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破了,两人同时感到一阵眩晕。天地间的法诀虽然由于使用人的不同和秘法的研究存在着太多的不确定,但是总有一些法诀的难度被好事的修真者给拟定了下来,这些人把常见的法诀更实用需要的灵力,使用的难度和法诀的具体功效或者破坏力等由简到难把法诀分成一到九个品级,这种划分方法被修仙者所推崇,甚至成为大门大派的修仙者的教条式功法评定标准。但是很少有修魔者如此划分,而妖修更是对此不屑一顾,因为妖修本身的天赋能力就很难划分,而且向秦放的练雷术和南流月此刻使用的飓风都是自己经过无数次失败实验所得,更无法划入品级,何况还有很多不传之秘和难度超高或者代价极重的禁咒存在,所以能划入品级的法诀看似庞大实际上在修真的众多法诀中只不过是九牛一『毛』,一般很少被修魔者拿出来作为评判的。

    看来归藏邪和华蟒除了异常的狡诈外在魔修中的地位并不高,高级魔修是不屑于用修仙者的评定标准的。看着气定神闲的南流也再次飞来的时候,华蟒和归藏邪两人这次没有任何犹豫,再次快速动起来,不过这次是急速的分头逃串,尤其是华蟒,刚才的法诀让他的灵力所剩不多,而他的速度上修为比之归藏邪来说更加不如,此刻逃起来竟然用上了燃血之术,速度犹如一道光芒,快速飞遁。虽然燃血术带来的内府重伤,功力减退等后遗症但是比起小命来,显然还是保命要重要的多。

    但是他没注意的是,他们一分开逃走时,南流月本来定下的目标是归藏邪,因为从两人之间的对话和表现便可知道归藏邪的地位要比华蟒高,知道的定然也比华蟒多,所以在两人分开逃走的时候南流月就把困灵刀『射』向了华蟒,但是没想到华蟒居然使用燃血术逃跑。匆忙间『射』出的困灵刀也没有困住华蟒,只来的急在他身上划出一道血痕,让南流月不禁暗叹大意,居然让华蟒跑了,但是归藏邪就没这么幸运了,一开始南流月锁定的就是他,而且显然归藏邪也没想到华蟒会使用燃血术,以他的速度,根本没有机会在南流月手中逃脱,南流月轻松赶上了飞逃的归藏邪。困灵刀也在同时『射』出,向归藏邪刺去,吓的归藏邪再也顾不得拼命逃跑,身上黑芒升起后迅速回收体内,然后猛的张口一喷,一个由浓浓黑气形成的黑『色』圆盾快速形成挡在了归藏邪前面,这个法诀南流月认识,二品法诀集气成盾,凝结速度快防御也相当不错,但是用它来当锋利异常的困灵刀,特别是修为高于他的人发出的法器,很难。果然,困灵刀噗的一声就穿透了由黑气凝结成的黑盾,毫无阻碍的继续向归藏邪刺去,让原本以为能够挡困灵刀一挡的归藏邪,惊慌失措,避之不及,同时暗暗后悔没有及时收回豆兵,否则至少可以挡一时之祸。但是一切都完了,困灵刀准确无误的刺中归藏邪的腹部,禁锢之力瞬间游走完归藏邪全身。此刻归藏邪才感到真正的恐怖,一般情况下及时被法器击中,至少还有一分存活的希望,当时对手的这个法器确是不同,不但让他使不出一滴灵力,还让他的元婴无法遁出,归藏邪相信,只要对手愿意就能轻易抹杀自己,而自己却连对手的真面目也没看到过。

    就在归藏邪『迷』『惑』的时候,一个沙哑的可怕声音说道:“你想死还是活?”原来是南流月刻意把自己的声音隐藏,准备问出事情的原委。

    这话让自付必死的归藏邪一愣,随即醒悟过来眼前的人要知道自己的事情,随即点点头表示要活。但是归藏邪的表现确让南流月一诧,在南流月的印象中归藏邪根本不可能会是这么容易就屈服,有诈~!南流月果断的判断到。随即想到了对策,装作若无其事的说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追杀我沙荒殿的人。”

    说完一条藤条快速抽在光芒身上,发出响亮的鞭挞声,虽然被困灵刀困住但是痛觉还是存在,被元婴后期的修真者直接鞭中痛的归藏邪一阵呲牙,急忙求饶道“嘶~啊~!等等。。等等。。前辈明鉴,我们是修魔者中散修。根本不知道刚才那个家伙是你们沙荒殿的人,啊~!真的前辈, 那个。那个。敢问前辈是。。是几级草木妖修?为何会留在沙荒殿。或许我的世尊和前辈有些交情。”

    南流月心中冷笑,只听最后一句便知道此人嘴中没有一句实话,喝骂道:“闭嘴,既然你不想活了,那就去死吧~!”说完手中的藤条变的像长枪一般挺直,直直的向归藏邪刺去。

    归藏邪眼中闪过一丝犹豫,看到马上刺到自己的藤枪,忽然闪电般说道:“前辈留手,我是狄魔的弟子,是他叫做去杀风缠的,听说是因为他是沙幻蝶的后代,我的师傅和他有仇,就是这些了,请前辈明鉴~!”果然这话一出,让南流月感到一阵疑『惑』,直觉告诉他此话有问题,但是一时间他却根本找不到到底是哪不对,不过狄魔的名字有些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

    想了半天南流月终于想起来沈天寿曾经说过,以前曾经把一个玄冥府的魔修打的垂死,那个人好像就叫做狄魔,不过根据沈天寿的所说,狄魔原本是玄冥府的人后来因为学习烈焰魔宗的法诀而叛出门派,为两门多不容,不过功法却相当不错。只是沈天寿也不能确定狄魔真的死了,看来归藏邪这句话有可能是真的,至少刚才的华蟒就既会使用阴门的剪草成马又会使用火焰很强的净火流炎咒。虽不知道净火流炎咒是不是烈焰魔宗功法,但是却很有可能,假设他说的是真的,那么就可以解释通他们法诀上的问题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