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一百二十一章 闻讯
    就在秦放感到惊诧的时候,一道劲风在背后高速袭来,时间拿捏之准让人惊叹,好在秦放和风缠两人在修为和速度上的距离都相差太多,即使被偷袭,秦放还是在瞬间就放出了蓝羽盾,堪堪挡住了背后袭来的攻击。

    挡下风缠的攻击后,秦放毫不停顿,脚下雷暴叠叠,眨眼间就闪到了风缠身后,一记雷掌直接劈下。这次他可没留情,对于风缠这般狡猾的对手,留情恐怕就会给自己带来危险,只要给他留有一口气就行了。

    果然,面对如此快速的反击,风缠根本避无可避,随着一声惨叫,风缠下意识抬起阻挡攻击的双手被雷掌冲击的粉碎,其中一只仅剩下短短一截还留在风缠身上,另一只也被剥落大半血肉,软趴趴的贴在身子一边,而且风缠的胸骨也已经被打得碎裂,血『液』不能自已的从口中大口大口的喷出,身子更是不由自主的向地面坠落。

    两人之间的修为差距太大了,只用一击,秦放几乎已经粉碎了风缠的生机,让他只有残喘的份。这还是秦放蓄意留风缠一命的原因,不然的话只此一击,足以把风缠打成一蓬血肉飞溅的残渣。

    看着轰然坠地的风缠,秦放缓缓的落在他旁边,沉声喝道:“风缠~!你和密仇还好么?嗯?!说罢~!把你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此番话问的很广,但这正是秦放的高明之处,他既不知道风缠的现状和他落单的原因,也不好直接询问密仇的下落,引起风缠的疑心,而这番话中却显示出他对于风缠知根知底,教风缠一时间也难辨真伪,不敢胡言『乱』语。

    果然此话一出,本来还一脸痛苦躺在地上的风缠也为之一愣,那带血的面孔也因为未知而变的有些惶恐。

    看到风缠的变化秦放接着冷声说道:“不要浪费我的时间,也许在你说出来之后我会绕你不死~!”

    “咳~!咳。。前辈到底和我有何仇恨要对我赶尽杀绝”风缠艰苦的问道。

    “是我问~!你答~!明白了么?快说,我没时间和你闲谈”秦放直接冷冷的把风缠的话都在对嘴里,现在他要保持的就是神秘感,除了本身隐藏在绿衣之后,话语也要少,更不能回答风缠的任何问题,只有这样才能套出最准确的情报。

    果然随着秦放的话,风缠神『色』变化不定,慢慢困难道:“咳咳。。我已经脱离了沙荒殿,现在算是散修了”

    “胡说~!沙荒殿岂是你说进就进说走就走的~!?”秦放冷哼道。

    “咳,呃。前辈有所不知,现在无尽沙海中已经没有沙荒殿和百雀庭了,有的只是荒雀盟,盟主自然是铁蛮和娄音两人,但是下属却变化甚大,除了原来两方的核心人员,其他有资格参加的至少是元婴期的修为,其他元婴期以下的修士被强制编程敢死军,如果你能突破到元婴期,那么荒雀盟会为你准备好最好的待遇,否则就只有等待做炮灰,咳咳。。我是趁着两方势力混编之际逃出来的,本想离开这里却没想到会被前辈堵住”风缠好不容易才说明自己离开的原因。

    “哼~!还要骗我~!你是否不知死字怎写~!有密仇在,怎么都会护你周全,而且你们兄弟的关系难道我不知道么~!?”秦放喝道。

    风缠闻言脸上『露』出苦笑的样子说道:“前辈误会了,此事其实是密仇大哥让我离开的。。。”

    “闭嘴,看来你没有活下去的打算了~!”秦放毫不客气的打断风缠的话,同时手中雷劲在慢慢聚集,就要向风缠打去,以秦放知道的铁蛮怎会做这种杀鸡取卵的事,而且以铁蛮一贯的收买人心来说,如果和盟是真的,根本不会有什么敢死军的存在。

    “前辈~!前辈~!咳咳。。前辈首先留情,我说,我说~!荒雀盟是真的,只是此事瞒住了无尽沙海的其他势力,而我确实还在荒雀盟,而且不光是我,所有的人都没有一个离开的,我是因为近来功法大进,手段特殊而派出来查探各方情报,现在的无尽沙海暗流汹涌,随时可能爆发大的争斗。”小命重要,风缠说话的速度竟然快上不少。

    “铁蛮到底有什么计划?”秦放嘶哑的问道。

    “前辈,铁蛮和娄音野心极大,他们要统一这个无尽沙海”风缠急忙回到道。

    秦放心中冷哼,这个事情已经是无尽沙海各大势力争相完成目标,两人不有此心才怪。

    “他们有什么凭仗?敢对付其他势力,据我所知,简枯和冻豸的实力并不比你们差”秦放闷声道。

    “咳咳,这个前辈其实,我们已经和他们达成一致,先灭掉附魔宫,而我们会趁此机会把他们灭掉”风缠应道。

    “哼~!还要骗我,当我三岁孩童吗~!再要骗我,定然让你。。”秦放的话语未完就看到本来惊恐的风缠,脸上居然『露』出了嘲笑的样子,下一刻,风缠便化作一片黄光消失不见。愣了半天,秦放才想到,神行符~!风缠居然在眼皮底下逃走了,让秦放赶到一阵窝火。同时也赶到事态的严重,从刚才的审问中至少有一点是真的,那就是铁蛮和娄音的合作,两人从来都是一个鼻子出气,此刻合并并不意外,不过对于秦放来说却是极为不好,因为这样他们要对付风缠和密仇的话就会多出一般的麻烦。而且经此一役后,风缠必定变乖,不会再给秦放两人以抓单的机会。

    听罢秦放的话南流月拍拍秦放的肩旁示意没有关系,风缠确实狡诈之极,超出了两人预料,让南流月一时间也不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能岔开话题把自己这边的遭遇详细的说给秦放听,但是秦少却好像提不起精神来。

    累的南流月只能综合两方面的信息分析道:“风缠的话中有不实之处绝对是肯定的,但是我们无法揣测到底是什么,不过有一点,虽然风缠的修为不高,但是以他现在八级妖兽的地位,在铁蛮那边的地位肯定不低,所以让他做个探子的机会不大,应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他去办。”

    “你说的对,但是无论怎样,有了此次的经历,下次想要对付风缠和密仇就会变的困难丛丛。”秦放无奈道。

    “这到不一定,首先你根本没有『露』出想杀掉密*他的意思,而只是旁敲侧击的打听铁蛮的消息,以此来推断他们的近况。其次,风缠根本不知道你是谁,照我看他只会把你当做无尽沙海中的其他势力来防备。我们的机会还是有的。”南流月微笑道。

    “哎~!我头脑中有些『乱』,还是月少清醒,不过此刻我心中还是很难接受”秦放苦闷的说道。

    “呵呵,秦少你是因为到手鸭子飞了才会感到不爽,其实若换做是我的话,也不会比你做的更好,没准在中了那种那个奇怪的毒素时就被风缠打伤了,现在应该高兴才是,至少我们知道了他们现在的状况,还有风缠现在的样子,在见到的话事情就简单了”南流月开解道。

    “恩,你说的对,我们现在修为远高于他们,有心算无心之下,他们必然逃不出,下次定不会再留手了”秦放恨声道。

    “恩,下次定然不会这样,此次是我们对风缠估计不足,你们之间的战斗了,无论给你下的那种幻*,还是后来你攻击的那个虚幻的影响,都应该是他进化后的本体能力,看来风缠进化后的本体沙化蝶应该是一种极具『迷』幻『性』的妖兽了。”南流月接口道。

    “是啊,最奇怪的是他居然能躲过我的雷球,虽然那时我是刻意压低了威力,但是按照风缠的修为是不可能提前察觉到的啊~!”秦放若有所思道。

    “这个简单,典心海那小子号称无死无伤,怎么都会对修真界的各种妖兽下一番功夫吧,而且风缠这么特别的本体,他定是知道,问他必然能够解决你的难题。”南流月欣然道。秦放呵呵一笑,点头同意,显然是想起了兄弟间的亲情,心情变的好多了。

    不过两人面对的事情却变的更加复杂了,而且其中暗流涌动,让人眼花缭『乱』。根据两人目前掌握的情报,铁蛮一方实际上应该是和付罗睺有所联系,而付罗睺则和青玉暗中联盟,至于冻豸定然是和魔修有所勾结,至于是不是狄魔还不好确定,看来最弱的一方就是简枯了,虽然表面上和冻豸联盟,但是一旦动起手来,无疑会成为炮灰,成为各方势力争相打压的对手。看来无尽沙海沉寂多年的各方势力间的平衡要起变化了,而这个变化的起因便是长生树,由于长生树发生的变故,不但让附魔宫失去在无尽沙海各大势力中取得优势的机会,相反还让他丧失了和其他势力并驾齐驱的资本,这就使得无尽沙海中的五大势力之间失去了往日的平衡,造成各方势力都因想在这次变动中取得最大的利益而因此变的蠢蠢欲动局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