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一百二十二章 遇魔
    “下一步怎么办,还要去密仇的巢『穴』么?秦少?”南流月向秦放询问道。

    秦放略一思考道:“去,还是要去,虽然我们知道铁蛮和娄音的计划了,但是不表示他们会把这个事情公之于众,难道铁蛮会把所有人都拉到他的狗狗窝去?照我看他们他们仍会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正常活动。”

    南流月一点头表示同意,就在两人准备出发的时候,地面上的沙地突然陷下一块,本来不是多么重要的事情,但是看的南流月一愣,急忙用风把凹陷处的沙土刮出,『露』出刚才埋葬归藏邪的地方,此刻坑洞里只有一滩乌黑的血水,连尸骨也没有。不过南流月却送了一口气,看来归藏邪的毒果然利害,只是这一会的功夫便让他化作乌有。

    “呵呵,看来那毒物果然厉害,看来今趟得到宝了啊,那个瘟仙葫芦定是件了不起的宝贝”秦放微笑着拍着南流月的肩膀道。

    南流月却摇摇头道:“这个葫芦太过狠毒,我不太喜欢,还有将来换成灵石或者其他物品把”说完把瘟仙葫芦收在自己的储物手镯里,同时把归藏邪的储物腰带抛给秦放。

    “里面有什么?”秦放问道。

    “我不太清楚,除了灵石,都是些瓶瓶罐罐,应该都是『药』品,是毒『药』还是补『药』就不知道了,你回去给典心海那小子,他定然懂得分辨”南流月答道。秦放略一点头把东西收进自己的储物手镯,然后向南流月问道:“我们现在还去不去密仇的老窝?”

    南流月沉思了一下说道:“还是过去看看,此次遭遇风缠只是意外,至少以我们现在的信息,不能肯定密仇到底在不在他的老巢,至少有一定的机会。”

    “我担心的不是风缠,而是铁蛮,现在风缠逃走,以我对铁蛮的观察,他的心思极为细密,必然会让手下有所防备,或者已经把我的信息通告了所有手下,我们贸然赶去,说不定会碰上陷阱”秦放解释道。

    “你这是疑心生暗鬼,风缠根本不知道你到底是谁,就算铁蛮让手下防备也无从说明,所以我们还是安全的,而且如果不能手刃密仇如何对得起孟步书前辈”南流月分析道。

    “还是你灵光,看来风缠这小子把我的心神搅『乱』了,哎~!我定不会放过密*风缠两人~!”秦放的眼中闪着仇恨说道。

    “走吧~!”南流月轻声说道。秦放一点头随南流月一起向密仇的洞府飞去。

    这次两人在路上没所有到意外,一路上在云雾车的掩护下高速向密仇的老窝飞去,远远就看到当初秦放逃出的山头上,依然还是那副黑沉沉的样子,一群妖修在竟然有序的做着各自的事情,茫然不知有煞星临门。

    “有些不对劲,我总感觉有些地方不对”云雾车中的秦放向南流月说道。

    “怎么了,有什么感觉”南流月疑问道。

    秦放茫然的摇摇头道:“不知道,我也说不出来,不过总觉的有些事情不对劲。”

    “那我们看看再说”南流月道。多年的狱林生活已经让两人形成了谨慎的习惯。但是在空中看了很久之后,两人却根本没有发现密仇的洞府有任何异常之处,只是想要用灵识扫视洞府内的情况却是不能,因为密仇的洞府和普通修真者的洞府一样都是由寒玉覆上一层,隔绝了灵识的作用,这种情况让秦放和南流月决定下去查看一番。此刻在密仇巢『穴』周围虽然有不少活动妖修,但是他们的修为基本上都是金丹初期,根本不能对两人造成威胁。要不是顾及密仇不在可能会打草惊蛇的话,两人恐怕会选折直接灭掉这里所有妖修,毕竟这里的每个人手上都沾有孟家部落人的鲜血。

    不过眼前的情况让秦放和南流月两人只能选择先悄悄潜入洞府,好在两个人行动迅捷如风,而且不带一点气息,更加有秦放这个熟人的带路下,更加轻车熟路,潜进洞府之内的行动都没有引起任何人的警觉。以两人的速度,很快就来到了密仇洞府的内部的核心位置,此刻没有了府外寒玉的阻挡,两人可以尽情施展灵识探查。

    可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两人根本无法探的任何信息,而且随着灵识的探出,两人都感觉自己的灵识仿佛进入了一个海绵般的世界,如果不是两人及时收住灵识的话,恐怕他们的灵力会被源源不断的吸力耗尽,刺中情形两人还是首次遇到,吓的两人骇然相望。这是怎么搞的,密仇的巢『穴』什么时候变的如此诡异,让故地重游的秦放也感到十分意外,这种感觉他以前根本没有遇到过。

    正在两人苦思原因的时候,耳边突然想起了振聋发聩的声音,只听那声音说道:“哈哈哈,两个小虫,看你们往哪里走~!伤我爱徒,定让你们知道知道我这由罗幻石打造的罗幻金山的厉害~!”

    此时另一个巨大的声音答道:“师尊的罗幻金山乃是地级中阶的法器,端是厉害,定能让两个小妖不得超生~!”这个声音让秦放和南流月心中一惊,因为尽管声音巨大,但是他们还是听出了这个声音的主人,归藏邪~!归藏邪居然没死,那么一切就能解释了。

    南流月心中一颤,想到其中的关键之处,困灵刀虽然能够困住灵力元婴等,但是却无法困住痛觉,当时困灵刀上的麻蝇毒十分微弱,腐蚀的速度必然不快,但是直到腐蚀出一个大洞之后归藏邪才发出痛叫,很不合理,唯一的解释就是归藏邪有意为之。而此后归藏邪必然在沙土中听到了自己和秦放两人的对话,找来其师傅来对付两人,只不过不知道此人是不是狄魔,因为他没有听沈天寿说过狄魔有什么罗幻金山这样的法器。

    早知道就把瘟仙葫芦滴血认主了,如果那样定然发现葫芦的主人未死,哎~!大意~!想通之后南流月迅速的把自己的分析告诉了秦放。

    秦放听后思考一会后,一拍前额道:“我知道怎么回事了,我们中计了,这里根本不是密仇的洞府,刚才我感觉的不对之处就是密仇洞府的位置,密仇的狗窝应该离这还有一段距离,而且现在这个时候真正的密仇洞府外根本不会这么的繁忙,那些定是那些魔豆兵~!看来不懂敌人动手,我们自己就钻进了这个什么罗幻金山里面了,只是不知道罗幻石是什么东西,这个法器又会对我们造成什么伤害。”

    “罗幻石我知道,在跟沈前辈学习阵法时他曾经提到过,罗幻石是一种非常少见的石头,这种石头对于修真者或者凡人没有任何好处,相反其天生就可以吸取修真者灵力或者凡人的生命力,其本身更能通过吸收来的力量,自动形成各种幻像诱使更多修真者或者凡人来到它的旁边,供其吸收,或者是其有伤天和,这种石头根本不会产生灵智,但是却是布成一些威力巨大的幻阵中不可或缺的。如果真的如此人所说他的法器是由罗幻石炼制的话,我想我们这回有难了。”南流月苦笑道。

    “糟糕~!我已经感觉到灵气在慢慢流走,看来这样下去非死即伤~!快想办法”秦放讶道。

    南流月刚想答话,外面巨大的声音再次响起道“快点禀告我的世尊你们是哪路人马?为何要妨碍我们的行动,如果半点假话,定让你们生不如死~!”这次的声音两人依旧很熟悉,却不是归藏邪,而是吉蟒,只是他的声音不但有些虚弱还隐含恨意,看来『逼』的他使用燃血术,让他对两人恨意极浓。

    秦放心中一动,先使了一个眼『色』给南流月然后高声答道:“前辈饶命,我们是冻领主手下的草木二妖,奉领主之命化名秦少和月少,游杀其他势力游离在外的势力,前辈可是阴魔宫的人,晚辈听说领主和贵宫有。。”

    “木妖~!闭嘴,此人是狄魔,是阴魔宫的叛徒,你和他说什么,死便死了,宫主和阴魔宫的前辈定然会为我们报仇的~!”南流月知机的喝道。

    “草妖~!你我修行不易,若果然阴魔宫的前辈我们为何要白白送死~!”秦放反击道。

    “那也不能把如此秘密告诉他啊,领主可是对我们有再造之恩啊”南流月继续阻止道。两人一唱一和的说着。要知道冻豸和阴魔宫联合之事极为机密,双方都守的很严,根本不会外泄,秦放也是在意外中发现阴魔宫的人和冻豸有所勾结,此刻说出了似模似样,如果对方是阴魔宫的人,不愁对方不上当。

    果然,两人争执半晌之后,耳边传来一声冷哼,接着便是最先那个声音冷冷的说道:“哼~!冻豸这个混蛋~!既然让我游杀各大势力,何必在让你们出来,竟然两我鸠摩炎罗都不信任~!哼~!你们两个小子修为不低,不过还不放在我眼里~!回去告诉冻豸,要想我们的合作继续下去,就不要给我耍花样,不然我定然不会善罢甘休~!”话语落地,秦放和南流月两人只觉的眼前一花,就再次回到了天地之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