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一百二十三章 波折
    再次感受到天地间的气息的时候,让秦放和南流月两人心中大呼侥幸,如果真的被那个有罗幻石炼制而成的罗幻金山困住的话,只是灵气的自动流失就让两人感觉后怕。可是还没等两人高兴起来,身上同时一麻,然后一股热流乍然从身上流过,热力来得快去得快,一晃之下就再也感觉不到了,但是很明显是一种入体及化的剧毒。

    这个动作让秦放和南流月两人心中暗怒,修魔者果然够阴毒,即使盟友也要如此小心,不肯轻信,不过两人很快就从惊讶中反应过来。

    这个时候,两人才看清鸠摩炎罗的样子,他是一个身材极为壮硕汉子,样貌约莫三十岁左右,头上光秃,宽大的额头向前凸起,显的眼眶异常深陷,但是犹如实质的目光显然修为深厚,而那面上留着的根根矗立的,约莫寸把长的胡须更让他显的豪猛异常,若不是一身神秘的黑衣让他多少带有些神秘气息,让他的形象稍稍缓和的话,秦放和南流月必定认为此人是杀人不眨眼的狂徒。

    而他的手上寸许高的地方漂浮着一座约有一尺来搞的微型小山,小山金光闪耀,十分漂亮,应该是困住两人的罗幻金山了。而鸠摩炎罗冷冷的看了两人一眼开口道:“不知死活的东西,枉费你们元婴后期的修为了,不过确实识货,这就是困住你们的罗幻金山,但是没有命来,要法器何用~!”

    两人这才想起刚才身上的麻痒和火热,急忙装出惊讶和焦急的样子向鸠摩炎罗求饶,而鸠摩炎罗显然对他们的这种态度大为满意,狞笑道:“你们不用害怕,我会让人把解『药』给冻豸的,只要你们说的是真的,冻豸会把解『药』给你们的,但是如果你们的话中有假,此『药』定会让你们生不如死~!”说道最后一句时声音转寒,让即使明知道有提香炉可以解除毒『药』秦放和南流月也感到一阵背脊发凉。

    看着战战兢兢的两人,鸠摩炎罗冷哼一声,把手一伸道:“我那徒弟的东西呢?快点还来~!”此话一出,秦放和南流月急忙分别把归藏邪的瘟仙葫芦和储物腰带取来出来递了过去。

    接过东西后鸠摩炎罗脸『色』少缓道:“你们..”话未说完,就看到远方一道黑『色』的流行划来,一个黑衣人高速的飞到了鸠摩炎罗旁边在他耳边细声轻语,听的鸠摩炎罗脸『色』几遍。更『露』出深思的样子。

    而这边的南流月还没什么,秦放确是头上冒出一阵冷汗,来的这个人他认识,只从气息上他就知道这个黑衣人正是那日他和典心海、袁空三人拦截过的那个黑衣人。幸好当日出售的只有袁空一人,而此刻秦放又是被绿『色』的衣袍盖住了脸孔,否则一场大战在所难免。

    听完后来黑衣人的话之后,鸠摩炎罗冷哼一声道:“我们回去,你们两个小子给我滚~!再让我见到你们定然不饶~!”说完就和黑衣人一同飞走,而归藏邪和吉蟒也连忙跟上,只是吉蟒临走时恨恨的看了两人一眼,反而是差点被南流月杀死的归藏邪显的十分平静,头也不回的跟着鸠摩炎罗飞走,让南流月感到一阵诧异。

    两人在原地等了约半个时辰的时间,更用灵识扫视了无数遍时候才确定鸠摩炎罗确实走了。这是秦放才急忙取出提香炉为两人驱毒,好在这种毒不食那种和肉体融合的毒素,虽然吸取的过程让两人感到有种火烧的感觉,但是驱毒的过程还算顺利,只用了半炷香的时间,毒素就被驱除一空。

    看着空无一物的地面,秦放一阵苦笑,这里哪有什么密仇洞府,分明是一片荒地,看来那个罗幻金山确实幻化的密仇洞府惟妙惟肖,此次要不是急中生智,怕是很难脱身了。

    正想着,南流月突然道:“那个鸠摩炎罗有问题~!”

    秦放一愣道:“什么意思?他在骗我们?你是指他其实他根本不相信我们?”

    “不~!他应该是相信了,不然不会放我们出来,但是他的动机并不纯,以魔修睚眦必报的通常『性』格,只是我把他两个徒弟『逼』入绝境,差点死去,他就有足够的理由杀掉我们,我才不信他会顾忌冻豸,阴魔宫的势力可不是绿妖领能比的”南流月摇头说到。

    “你怎么知道老鸠的『性』格?万一传说有误呢?”秦放疑『惑』道。

    “不是,我也是看到归藏邪和吉蟒才想到的,吉蟒走的时候明显对我充满恨意,但是他却一句话也没说,而归藏邪那家伙更是看都没看我们一眼。以他们两个的『性』格不会这样吧?唯一的解释就是鸠摩炎罗有其他的计划。而两人也深信我们不会有好结果。”南流月解释道。

    “难道是鸠摩炎罗没有杀死我们的能力?不对啊,我总感觉这个鸠摩炎罗的实力要远比无尽沙海几个头头们厉害”秦放疑『惑』的说道。

    但是这句话让南流月身体一震,急忙道:“我还以为是我错觉,原来你也是这般感觉,刚才我感觉鸠摩炎罗至少有洞虚后期以上的修为。”

    “这就是了,本来我还想出来后把他们一起灭掉,但是想动手时,心中却总是心神不定,看来定是元神合一有所进境而频发警兆”秦放点头道。

    “既然动机不纯,定然有其目的,但是目的是什么呢?”南流月疑『惑』道。

    秦放突然灵光一闪道:“我知道了,归根到底还是在我们的修为上,这个鸠摩炎罗根心思极狠,他要的是玄冥府一统无尽沙海,对他来说无论是冻豸还是其他势力都是敌人,假如我们真是冻豸的人,以冻豸的多疑狡诈,如此放我们回去,还大费周章的让他给我们人情,定会引起冻豸的怀疑,此后自然和我们之间的关系发生潜移默化的转变,而冻豸的势力恐怕就会因此而分化,那是以我们的修为很可能成为分裂势力的首领,所以鸠摩炎罗这手玩的真漂亮。”

    “你说的有道理,只是为什么玄冥府要无尽沙海这个地方做什么?他们的阴罗地已经是门派甚至是魔道的圣地,何须无尽沙海这个鬼地方?”南流晒道。

    “这个,很难说,我也想不明白,哎~!好『乱』!不过他们的事关我们何事,只要杀掉密仇他们就够了”秦放无奈的道。

    南流月摇摇头道“不要忘了,现在我们要对付的不只是密仇风缠,还有小空的仇人冻豸,此外即使我们不惹事,还有定风宫,附魔宫等人对我们虎视眈眈,欲得我们而后快。所以我们绝不可以轻视这些意外信息。”

    秦放无奈的点点头表示明白。两人虽然一时间想不明白最后一点,但是却推断出这么多东西,已经不错。如果鸠摩炎罗知道两人能从他几句简单的话就推出这么多东西的话,必然后悔放过两人。

    正当两人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间一道黑影飞来,速度又快又急,霎那间就来到了两人面前,当两人看到来人时都不禁大为意外,来人竟然是贾秀,就算是鸠摩炎罗带着归藏邪杀回来,两人都不会这么意外。虽然此刻两人能清楚地感觉到贾秀的修为是洞虚初期,比起两人只高一线,真的论起真实实力来,贾秀根本不是两人的对手,但是贾秀过往给南流月留下的感觉还是让两人比较有戒心,尤其是目前两人这种危险的境地。

    不过贾秀却没有丝毫的尴尬,还是那么的温文尔雅,微笑着向着两人一拱手,微笑着说道“呵呵,好久不见了,月小友,这位。。呵呵,这位是你的朋友秦小友吧,两位不用惊慌,月小友来过鄙宫的事情,付大哥已经用传讯灵符告诉我了,以当时月小友的表现和你们两人现在的样子,猜测你们两人的身份并不难,更何况我是特意在此等待你们,呵呵”秦放和南流月同时脱下头上的披风,相视苦笑,想不到这次去找密仇报仇的道路会变的如此曲折,而且这么轻易就被人猜到了自己的身份。

    “贾副宫主是怎么猜到是我们呢?”秦放看似无意的问道。

    “呵呵,事情很简单,月小兄当初来我们附魔宫不就是为了找帮手从密仇的兄弟齐殿手中救回秦小兄么,呵呵,有孟家兄弟,你们的恩怨不难打听啊,既然知道你们会来找密仇报仇,我就特地在这等你们啊,呵呵”贾秀似乎一点不介意秦放的这种有意试探。

    “那贾副宫主这么辛苦的来找我们兄弟是为为了什么事呢?不会是和我们兄弟聊家常吧”秦放再次问道。

    “当然不是~!此次我是特别为道歉而来,付大哥更想请两位回去,由他亲自道歉,而且我也很想念孟家那两个小鬼,呵呵,不知两位意下如何?”贾秀好整以暇的说道。此话一出,让秦放和南流月同时一愣,但是很快就明白过来,贾秀是想拉拢两人。

    南流月平静的向贾秀说道:“贾副宫主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但是请转告付宫主,不知者不罪,他的心意我们兄弟领了,至于去附魔宫的话,还是要等一段时间。”

    “呵呵,怪我不好~!是我没有说明白,两位此次去找的密仇或者他的兄弟风缠,现下都已经不在前面的密仇洞府了,因为他们的修为或者说实力都不错,我想此刻他们都在铁蛮的沙荒殿中,两位此去必然会扑空。而且如果两位小兄弟现在想报仇的话,恐怕会有不小的困难,我想这个困难我们附魔宫还撑得住。”贾秀不温不火的说道。但是他的话却让秦放和南流月大吃一惊,看来贾秀此次是有备而来,不愁说不动两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