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一百二十四章 与虎
    贾秀的话显然击中了两人的弱点,但是经历过上次的变故后,两人对于附魔宫的感觉变的十分不好,而且贾秀此次来到太巧合了,两人还需要时间消化他的话。

    想通这点,秦放谁先说到:“我们兄弟明白贾副宫主的好意,只是,请给我们点时间,我们需要考虑一下,毕竟我们兄弟自由自在惯了。”

    贾秀这次很配合的点点头道:“自然,自然,两位小兄弟要好好考虑,我会在宫中等候两位小兄弟的,这里有几张传讯副,无论两位考虑的如何,请两位小兄弟告知在下一声。”说完潇洒的一笑,直接飞走了。只剩下秦放和南流月相视苦笑。

    “这明显是个陷阱,可是贾秀根本不愁我们不往里跳”秦放无奈道。

    “是啊,以付罗睺的心『性』,既然决定要利用我们,就不会轻易放弃,说什么道歉,哪会有这种事,很可能只是只是贾秀想招揽我们。”南流月应道。

    “你对附魔宫比较了解,你觉的贾秀这番话是什么意思?”秦放问道。

    “老实说,我不知道,我逃出附魔宫的时候,付罗睺确实是想把我擒住,为此甚至不惜杀掉孟家兄弟这对颇有前途的徒弟,而且走的时候还恰巧看到了铁蛮、娄音和付罗睺进行了简单的会晤,虽然不知道说些什么,但是应该是达成某种协议,像现在这种内外皆有强援的付罗睺应该不会看得起我们两个只有元婴后期修为的家伙,应该另有所图才是。”南流月分析道。

    “月少说错了,首先付罗睺应该根本不知道我的事情,因为从始至终都是你一个人在和他们打交道,其次铁蛮他们不会和付罗睺一条心的,毕竟是妖修和人类修真者多少还有些嫌隙,最后,你忽略了你的潜在力量,我想他们的原意应该是拉拢你以讨好沉寂之林的势力,这样在无尽沙海大『乱』时,付罗睺才能处处逢源,所以此次可能真是付罗睺的意思,不过我想我们这样去和与虎谋皮没有什么区别”秦放摇头道。

    “最惨的是,我们还不能不去,要是贾秀的话是真的,那么密仇至少是在铁蛮和娄音两大势力的庇护之下,我们要想杀掉密仇至少要和一方势力结成同盟,铁蛮自是不必说,冻豸一方也是敌人,简枯的表面上至少是和冻豸是一方的,只剩下附魔宫还有些希望,虽然曾经抓捕过我,但是终究还是有些交情,看来贾秀是看透了这一点才来的”南流月泄气道。

    “哎~!这些回去再想,在那之前我们最好还是先去密仇的洞府看看,毕竟我们现在的决议是在贾秀的话是真的基础上作出的。”秦放说道。

    南流月点点头表示同意道:“好,走~!”说完同时快速向密仇老窝方向飞去。

    两人的速度都很快,而且距离密仇的老窝并不远,很快两人就就到了密仇的巢『穴』,但是和秦放印象中不同的是,密仇的洞府此刻显的十分破败,显然很久没有人走动,甚至连覆盖洞府表面的寒玉都被人启走了,看来密仇真的不在,两人慢慢步入洞府内部,才发现密仇的洞府已经中空无一物,但是搬动的却丝毫不显凌『乱』,显然是有序的搬动,看来贾秀没有说谎。

    “秦少,看来贾宫主的这次话却不假,怎么办?”南流月苦笑道。

    “我能有什么办法,看来明知道是陷阱真的要跳进去,不过,一人智短,两人智长,我们还是先回风雷府,和那几个小子商量一下,再做决定,好在贾秀不知道还有典心海和袁空的存在,我们还算有点筹码。”秦放答道。

    南流月点头表示同意,秦放无奈的叹道:“哎~!真是不甘心~!走吧,伙计~!”说完向着老窝的方向飞去,南流月苦笑一下急忙跟上。

    “什么~!那个叫贾秀混蛋~!秦大哥~!南大哥,你们不用烦恼了,让我去把他们冻成冰棍~!”风雷府中袁空高声叫嚷着,听到两人此番的经历,几人都感到有些气愤,尤其以袁空最为火大。

    “猴子你能不能小声点,没看到秦大哥和南大哥在思考么”典心海豪不客气的说道。袁空一抿嘴,气哼哼的坐了下来。

    秦放无奈的说道:“是啊,猴子,我们是没办法才回来的,看看大家有什么办法。”袁空看向南流月,对方苦涩的一点头表示确实如此,之好无奈的抓耳挠腮,用功思考,但是显然思考并不适合他。

    看到袁空的样子,典心海哈哈一笑说道“还是我先来说些吧,虽然我不擅长阴谋诡计,但是我可以分析你们此次的战斗中的不足和纰漏,以及他们功法的详细信息,让你们可以对对手重新作出正确估计,以此推想下一步的行动。”

    看到众人点头表示同意,典心海分析道:“首先是我先解释一下此次你们遭遇的风缠,正如你们知道的风缠的本体已经由风沙蚕进化到了沙幻蝶,沙幻蝶是一种极为特别的妖兽,他的主要力量或者说是天赋能力就是幻术,这种幻术的是来自沙幻蝶的蝶翼,他的蝶翼上有一种天生的磷粉叫做五彩磷光,这是一种很特别的磷粉,因为他原来的样子是透明的,平时就在他的本体周围飞舞,只是别人看不到罢了,而且这种磷粉有一种亲灵气的特『性』,很容易附着在修真者身上,而且只有修真者的灵气可以使其变成五彩斑斓的幻『药』,所以秦放你在中此幻『药』之前是根本不会察觉到的,而且这种磷粉不会对身体造成任何伤害,让中招者茫然不觉。”

    “原来如此,如果我提前知道,定然不会中他的诡计,不过为什么风缠会提前发现我的攻击呢”秦放接口道。

    典心海笑着说道:“这个更简单了,沙漠中空无一物,但是却是极为干燥,最易产生风雷,沙漠中的妖修都有一套感知雷电的方法,只不过沙幻蝶的感知更为敏感罢了,秦少说的风缠头上的那两个羽『毛』状的东西正是沙幻蝶感知风雷的感知器官,只要空气中有细微的雷电产生,那些羽『毛』状的触角就出被其波动触动,呵呵,秦少输的并不冤啊。”“原来如此,看来下次对付风缠的话就不需要如此大费周章,直接杀掉他就是~!”秦放恨恨道。

    典心海微笑着继续说道:“恩,在压倒『性』的实力面前,风缠确实只有挨打的份,但是你们后来遇到的那些魔修我就不清楚了,毕竟魔修大部分的丹『药』炼制都是毒『药』,对我的吸引不大,我研究的很少,这也是为什么当初我需要你们来讲解魔门划分的原因,不过我可以提一些意见,我个人认为你们遇到的那些魔修不一定会是玄冥府的人。”

    “为什么呢?他们确实使用了撒豆成兵这种玄冥府着名的法决”南流月疑『惑』道。

    典心海摇头道:“正因为我不了解魔门,所以我才不会因为他们使用什么功法来判断他们是什么人,正如你们所说他们还会类似烈焰魔宗的功法,所以我想说不定他们的出身有问题。”

    此话一出让秦放和南流月同时眼睛一亮,真是旁观者清啊,两人先入为主的从对方使用撒豆成兵而认为对方是玄冥府的人,此后一直带着这种观点判断,很可能真是因为如此才是两人的判断产生偏差。

    “你说的对,看来真的有可能是我们判断错误”南流月点头道。

    看到两人对自己的见解表示同意,典心海继续道“而且我想他们很可能真的是狄魔一方的人,我想那个归藏邪在那种情况下应该不会和自己的小命作对,而且按南大哥所讲,归藏邪应该也是后来才将计就计的逃走的才是,如果真的可以计算的那么长久的话,这个归藏邪的智谋就太厉害了。”

    “这话有道理,在鸠摩炎罗来的时候归藏邪根本没有看我们,我们以为是他深藏不『露』,现在看来当时他应该是不敢和我们对视才是,他是怕月少揭『露』他说过什么,引起他师傅鸠摩炎罗的不满,以鸠摩炎罗的品『性』,说不定会把他当场格杀也说不定”秦放分析道。

    南流月也点头道:“你们的话很有道理,仔细回味当时确实如此,看来鸠摩炎罗这边的势力真的是属于哪个生死未卜的狄魔了,那么,他们连冻豸也骗了,他们根本不是阴魔宫的一分子,不过这样也能解释通为什么他们会和冻豸结盟,既然他们的势力不能回到玄冥府又没有什么门派基础的话,想要有个地方落脚,无尽沙海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更何况既然狄魔身兼两派之长,就不会是个肯归于寂寞的人。不过归藏邪这个家伙要做从新估计,一般人恐怕会直接逃跑吧,他居然还敢不动声『色』的留在鸠摩炎罗的身边。”

    “恩,现在看来冻豸和狄魔这边理清楚了,不过却进一步把我们推向了附魔宫”秦放叹道。

    “只是不知道附魔宫到底打得什么如意算盘”典心海同样苦笑道。

    “那个,各位大哥,我想我和小傲可能知道一些事情。”孟战突然『插』嘴道,只是他的样子显的有些底气不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