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一百二十五章 谋皮
    秦放哈哈一笑道:“我怎忘了,你们兄弟已经在附魔宫待了五年之久,对于附魔宫自然比我们熟悉的多。”

    “呵呵,秦大哥是大智若愚之人,怎会想不到呢?只是一时间忘了吧,呵呵,我就把我知道的都说出来吧~!其实我和小战能够被付罗睺收做徒弟并非偶然,当日,付罗睺一干人等从沉寂之林中败回,我们才知道南大哥出事了。那是付罗睺就显的异常疲惫,仿佛受了很大的打击,而当时我们正好吵嚷着要为南大哥报仇,吸引了付罗睺的注意,付罗睺也就是在那是收我们做徒弟的。后来我们才知道,附魔宫赖以威震四方的长生树居然枯死了,附魔宫要想在各大妖修中保持住地位,必须在新一代的实力上赶超妖修,而我和小战的资质算是极好的一种,理所当然的被付罗睺收为弟子,而且为了提高我们的修为,不惜用库存不多的长生丹帮助我们提高修为,那时我和小战就感觉附魔宫有潜在的危机,只是没想到危机这么大罢了,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知道了一件事,是关于付罗睺和贾秀之间关系的,贾秀原是尚待附魔宫宫主的弟子,而付罗睺则是上代宫主的儿子,上代宫主在渡中间劫的时候被心魔累死,由于死的突然根本没有拟定新宫主的计划,而付罗睺是凭借和上代宫主的关系而被推为宫主的。其实贾秀的修为一直都在付罗睺之上,只是贾秀对附魔宫极为忠心,只要付罗睺不作出让附魔宫毁灭的事情,贾秀都会帮他。但是现在的局面确是付罗睺由于长生树的事情让附魔宫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险境地,所以贾秀只能尽其所能帮其渡过难关,但是心中应该有所不满”孟战笑呵呵的把自己知道的讲了出来。

    “小战说的可是真的?你们怎么会知道的这么详细。”南流月疑『惑』的问道。

    “战哥说的那些是我们无意中从贾秀口中偷听来的,当时他和鲁长空谈的很小心,应该是真的。”孟敖帮忙解释道。秦放和南流月相望一眼,大感不妙,看来附魔宫的内部斗争已经相当严重了。

    看着秦放和南流月的表情,孟战疑『惑』的问道:“有什么不妥么?两位大哥的脸『色』怎会如此难看?”

    秦放叹了一口气说道:“小战你被骗了,那番话定是贾秀和鲁长空蓄意说给你们听的。”

    “什么~!?”孟战和孟敖同时讶道。

    南流月苦笑一下解释道:“以贾秀和鲁长空的修为蓄意说话,怎会被你们听到?他们这样做是要把你们拉到他的一方,看来贾秀已经对付罗睺极为不满了。”

    孟战和孟敖心中一震,当时听过贾秀的话后两人确实心中向着贾秀一方,此刻被秦放和南流月点破,自然明白过来。“

    那两位大哥此去不是很危险么”袁空抓耳挠腮道。

    “应该是没有危险才是”秦放笑道。看着众人疑『惑』的眼光,秦放接着道:“此去无论显然是贾秀在培植自己的实力,所以他不会动我们。而且以贾秀的精明,此事应该是他说服付罗睺后的行动,我们现在去,就是付罗睺给贾秀的承诺,付罗睺居高位久了,怎会不知属下的动向?所以给他几个胆子也不会在此内忧外患的时候动我们两个,不然就是『逼』贾秀作反,那时可不闹着玩的,所以双方都维护我们还来不及呢,看来此次安全了,哈~!”

    “原来如此~!那我也跟去凑热闹~!”袁空高叫着说道。

    南流月却摇头说道:“不行~!小空和小典都不能暴『露』身份,甚至连小战和小傲都不能回去,虽然目前暂时不会有问题,但是付罗睺现在内接青玉,外联铁蛮娄音,同时还和冻豸暗通曲款,一个不小心贾秀都会被他除掉,一旦没有了贾秀这层保护伞,我们的处境就糟糕了。”

    “不行~!我一定要和两位大哥去~!我可是很强的~!”袁空呲牙咧嘴拍着胸脯道。

    南流月刚想答话,秦放一伸手阻止住他同时向袁空笑道:“小空你还不明白自己的作用啊~!因为一旦我和月少遇险的话,我们需要最强大的后援啊~!而你就是我们的后援~!”

    秦放的话果然很奏效,袁空马上放弃了他的坚持,要留在外面等两人做后援。南流月暗道秦放厉害,目前他们仅有的敌人位置的底牌就是袁空和典海他们,若是全暴『露』的话,想安排后手都很难。而对于袁空这种一根筋,无论怎么解释危险或者让他乖乖做底牌都不容易,秦放的话却恰到好处了哄到了袁空。几人经过一番商议,考虑到种种可能发生的事情以后,秦放和南流月就离开了风雷府向着附魔宫的方向飞去。

    “如何?”秦放一边告诉飞行一边向南流月问道,

    “呵呵,一般都是我问的吧,秦少,看来今次你并不看好此次行动啊”南流月微笑道。

    “非也,我是想知道月少的想法,虽说知道此行是为了对付密仇,但是究竟有几成把握真的很难说”秦放叹道。

    “我也不知道,不过此行的关键是如何让付罗睺按照我们的意图出牌,至少要让他知道我们。。咦~!付罗睺居然亲自来接我们。”南流月的话没说完,他的灵识就感觉到付罗睺的气息出现在前方,而其他的周围除了相熟的贾秀还有鲁长空一干人等。

    “好像不对劲,迎接我们两个无名小卒用不着这么大的阵仗吧。”秦放思考道。

    “恩~!应该不是为我们准备,不然的话就是想置我们于死地。”南流月同意道。

    “切~!要杀死我们哪有在附魔宫宫内动手那样十拿九稳,应该不是冲着我们来的,哈~!”秦放毫不在意。两人的速度很快,几个呼吸间,灵识扫过的距离就被穿过,远远就看到附魔宫一方的一宗人等都是气势强悍,如临大敌。虽然都没有使用附魔,但是仅凭气势就不容小视。付罗睺等人看到远处飞来的秦放和南流月先是表现的十分警惕,等看清后,脸『色』又变的极为尴尬。好在都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物,一群人的脸『色』很快变得亲切起来,尤其是付罗睺和贾秀,那里是仇人见面啊,简直是故有相逢啊,即使在努力寻找,也不会在他们脸上找到一丝不快。

    付罗睺更是率先迎上来笑道:“哈哈~!贵客临门,今次两位能来我附魔宫实乃一件大喜事,鄙宫上下皆十分欢迎。”付罗睺的热情让两人有些不适应,南流月刚想对过去的事表示一下歉意,付罗睺像未卜先知般抬手阻止道:“以往误会之事,休要在提,大家以后是兄弟,二弟,你先代我招待两位,代我处理完门前这些小事在和两位小兄弟把盏言欢。”

    贾秀知机的笑道:“两位这边请~!秦小兄还是第一次来我附魔宫,定要好好参观一番,我附魔宫可是颇有景观的啊。”说罢,一手拉住一人,向附魔宫中飞去。

    “副宫主,今天贵宫有事?为何如此阵仗?”秦放一边飞一边疑『惑』的问道,今天的情况确实让他感觉有些不对。

    “呵呵,些许小事,回来再谈,今次两位两位来到我附魔宫,让我们实力大增,却是可喜之事,两位来前没有通知贾某让我们少了准备,不然场面必打过今天啊”贾秀不以为意的说道。

    “呵呵,副宫主客气了,上次的事情还没有向各位抱歉,此次又来叨扰,还蒙如此礼待,让我们兄弟有些过意不去啊”南流月诚恳道。

    “呵呵,既然两位来了,以后都是一家人,不必客气,副宫主一称也只有“付”宫主可当,至于在下,两位小兄弟不嫌弃的话,但叫一声贾大哥就可以了”贾秀说话温文尔雅,丝毫没有架子。让本对他有些成见的两人,也不禁对他感觉好了很多。

    “那我们就不客气了,呵呵,其实说实话,贾副宫主太绕口,副宫主又有歧义,真不如贾大哥说来的畅快啊~!”秦放爽快的笑道。

    南流月也点头同意道:“也许是我兄弟自在惯了,宫主的称号确实有些绕嘴,还是贾大哥来的亲切。”

    两人的话虽不尽实,但是心中却是不喜欢如此绕口的称呼。不过此话一出却把贾秀惹的一阵欢喜,欣然点头道:“我就说两位小兄弟是『性』情中人,果然如此,在下早就看出两位不是池中之物。上次南小兄就展示了不凡的修为,而且此刻以我洞虚期的修为依然看不透两位的成就,可知两位确实不凡,相信你们的修为至少不会比我差啊~!今次我附魔宫有两位相助,必能一阵雄风,做出一番事业。”使用敛息决几乎成了秦放和南流月的习惯,此刻贾秀自然看不出来的。

    秦放装作谦虚道:“贾大哥过奖了,那次不过是月少碰巧罢了,事后还大为叹息逃的又惊又险,其实我们兄弟的修为不过元婴后期,离那中间劫还有一段距离,比之贾大哥更是不及。”

    贾秀听罢呵呵笑道:“如此短暂的时间两位能从金丹期初期进入到元婴后期,当可算是天才中的天才,我想如果给两位一点时间。恐怕很快就能渡那中间劫了,如果在这方面两位有需要,尽可找我。”两人忙到不敢,以两人现在的处境,怎敢在附魔宫渡那惊险万分的中间劫,说不定渡劫没事反被人害死。

    对于两人的表现,贾秀也不以为意,哈哈的笑着,带着两人往客房住处前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