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入宫
    贾秀把两人安顿到客房之后就离开了,说是为两人准备宴席接风。秦放和南流月两人虽然表面手中若惊但是心中却是不以为意。送走贾秀后,两人直接留在了客房中,秦放还好,第一次来,南流月心中却是涌起故地重游的感慨。

    看着南流月的表情,秦放笑道“哈,少见月少这个表情啊,是在思念哪个姑娘么?哦,嘻嘻,我想到了,是不是在想七彩?哈~!看那表情定是被我说中~!”

    秦放的话让南流月哭笑不得,没好气道:“还要胡说,秦少心情倒好,丝毫不以身处险境为意,累的小弟只能替你苦思今后行动方向。”

    “哈~!两兄弟我怎会亏待你,七彩温柔大方,正是良好的佳配,莫非你嫌弃她是妖修?”秦放嬉笑道。

    南流月耸耸肩若无其事道:“我要是取了七彩,定要帮你娶的囡囡,好让他们姐妹不受分离之苦。”

    此话一出,秦放立刻语塞,囡囡可是令他非常头痛的,半晌才笑道:“囡囡也不错,看啦月少定是想过此事,不然怎会脱口而出?”

    “好了,别闹了,还是想想今晚如何应对付罗睺才是,刚才那阵仗定是有事发生”南流月无奈岔开话题道。

    秦放显然也是对刚才附魔宫一干人等的奇怪举动十分上心,也顾不得说笑南流月,直接灵识传音答道:“却是如此,刚才我也感到十分奇怪,不过照我看,应该不是接人才是,首先什么大人物需要附魔宫上下出动?其次我们两人刚出现时,他们身上的威压做不得假,那是货真价实的杀意,”

    南流月立刻明白了秦放的意思,此刻他们身处附魔宫中,有事被贾秀安排到此处房间,难保没有人会监听两人说话,还是用灵识传音说话来的毫无顾忌,明白后,南流月同样用灵识传音道:“恩,应该是被什么人偷袭了,不过若是需用如此阵仗,恐怕是不得来的敌人,看来我们此次来的并不巧。”

    秦放笑着传音道:“暂时应该没事,否则贾秀也不会有心情来敷衍我们,现在重要的是瞒住自己的修为,千万不要说漏,若是被付罗睺知道我们在刻意压制自己的修为,没准他会故意给我们吃些补『药』,让我们的中间劫提前,到时候只要稍微做点手脚,贾秀就很难指责他了。”

    “你说的对,付罗睺不会明着对付我们,暗地里就不知道了,今天晚上的宴会定要自己探查,否则今后在附魔宫的日子定然会很难过。”南流月说道。

    “还有一件事,就是你说的那个青玉,既然他来了,那个萧图的死很可能成为他对我们出手的借口,此人也是不得不防的啊。有时间的话最好探探你那个老相识,霞举的口风。”秦放提醒道。

    “你不说,我真的忘了此事,不过萧图的事明显是有人陷害,我想青玉应该是可以看的出的,除非他故意找茬,至于霞举,我们还不知道他到底在不在此地。”南流月恍然道。

    秦放笑道:“这个大可放心,青玉既然来了,作为徒弟的霞举很。。”话未说完,就感到有人来了。

    果然,半晌之后,一个温和的声音在房外响起:“两位休息了么,霞举奉师命请两位见面一叙。”

    两人对望一眼,心叫邪门,刚想到霞举,他便自己寻上门来,不过若霞举的此次行动,是青玉有意为之,那么青玉的心思必须做出重新估计。想归想,礼数上却不能马虎,赶忙邀霞举进来,霞举慢慢步入还是那副仙风道骨的样子,面『色』白皙,五缕长须,只是修为却没有丝毫进步,依然金丹后期,比之两人差上很多。

    霞举进来后,南流月依旧恭敬的称呼霞举为前辈,请他坐下。南流月这个无疑举动却让霞举脸上辣红,他本是老实之人,当初遇到南流月时南流月的修为不过金丹初期,被他叫做前辈无不妥之处,而此刻秦放和南流月两人的修为根本不是他霞举能看透的,而两人之间也无师承辈份,再被南流月叫做前辈,就让他心中有愧,连忙推脱道:“两位折煞老夫,如今两位修为以远非霞举能比,能和霞举平辈伦交,已让霞举感到不胜荣幸,前辈二字却是休要再提,今次霞举是奉师命请两位过去谈话。”

    “呵呵,如此我们兄弟就不客气了,霞举兄来请,我们兄弟自然要去,但不知有贵师有何事要和我们兄弟说呢。”秦放微笑道。

    “这个霞举就不知道了,不过恩师曾因霞飞师弟的事情向师尊禀告过两位兄台的事情,却被师傅臭骂一通,或许与此事有关。”霞举老师的说道。

    秦放和南流月对望一眼,心中已然有数,青玉定然不像霞举如此单纯,看破通缉中的玄机定然不难,此次相见两人说不定和自己手中的功法图有关,但是也学也是个查出两人所学的到底是什么功法的机会。想到这,南流月和秦放欣然同意,和霞举一起出了房间,向青玉住处飞去。

    青玉的住处虽然十分隐秘,但是距离两人的客房并不算远,三人的飞行速度虽然不算快,但是同样很快来到了青玉的住所。此刻青玉已经在房门外等候,只见他被手而立,自由一番气势。这是秦放第一次见到青玉,感觉青玉的相貌虽然显的十分年轻但是很难惹人好感,而且有一种难以亲近的感觉,不过青玉的修为确实不容忽视,已经是洞虚初期的高手了。

    看到两人随霞举来到,青玉远远的笑道:“欢迎两位,两位能如约而来却是青玉的荣幸,里面请。”说完做了个向里邀的手势。

    秦放和南流月微笑着忙到不敢,随他一同向房内走去。几人进入屋中后,青玉吩咐霞举退了下去,只留下他和秦放、南流月三人在屋中谈话。

    看到青玉准备妥当后,秦放问道:“不知前辈邀我两人到此是为何事?若是为了贵徒,萧仙师的事情的话,我想恐怕会让前辈失望。”秦放把姿态放的很低,语气也很柔和。南流月却知道秦放是故意如此反客为主,好套出关于他们得到的那两幅图的信息。

    果然,青玉闻言哈哈一笑道:“呵呵,两位误会了,我那徒弟霞举,生『性』愚笨,才会受那凡间的官府蒙蔽,稍微有心便可知道当日两位小兄弟不如先天的修为,是根本不可能在那时杀掉我那拥有众多手下的徒弟的,此事定然是凡间官府有意陷害。只不是不知,两位小兄弟为何会被官府陷害呢?”这一番话让秦放和南流月暗呼厉害,看似不经意间的问话,却把矛头直指两人得到的功法图。而且话语间丝毫不惹人反感,还显的十分关心两人,要知道那时两人根本就是不入流的小贼,哪有什么先天后天之分啊。

    好在两人心中已有对策,南流月不慌不忙的答道:“多谢前辈的关心和明鉴,否则我兄弟真的说不清不,当日我和秦少在城外帮助我们的娘采集草『药』,突然天降火雨,吓得我俩匆忙逃走,后来我们两人看到悬赏才知道自己竟然被通缉了,而我们的娘和大哥竟然被害死了,悲痛中的我们更是被莫名其妙的追杀到了沙漠,幸好在大漠的期间,我们结识了沙漠中的拓跋部落的首领拓跋刚,得他帮忙,才为以后的修炼打下基础。今日我们还在商量回去为我们的娘报仇。”此一番话说的有真有假,真假难辨,其中有些内容还引起了秦放的共鸣,让两人确实真情流『露』,眼中也不禁有些红润。如此一番真假难辨的话,再加上两人那发自本心的表情,根本不用作假,就会让人深信不疑。

    即使青玉这个老而成精的家伙对此事下过一番心思探查,也难以找出一点破绽。只能无奈叹道:“看来两位确实不知,哎~!我那徒弟死的冤枉,原本他是一番孝心,为了给我祝寿,去找寻那玄妙莫测的通天七图,虽说那通天七图是天地至宝,修成之后必然是法力无边,但是七图岂是那么好得的?刚有点消息,就落得惨死的下场。哎~!我定要找到真凶为我图尔报仇~!”

    秦放和南流月听的心中巨震,没想到他们的休习的居然是如此了不起的功法,假以时日还不是天地任遨游?但是很快两人就发觉了不对,两人的反应不该如此,因为两人的修为突飞猛进,已经引起了青玉的猜疑,若此时与两人无关,听到此事应该叹息才是,此刻的惊讶显然不和常理。果然看到两人的变化,青玉的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厉『色』,而且还在暗暗运转灵力。

    好在秦放急中生智道:“七图功法真的如此神奇?看来我兄弟还算有缘啊,不知前辈认得此物么?”说罢把自己的环佩从腰下摘给青玉查看。

    果然,青玉一见环佩脸『色』大为缓和,灵力运转也变的平和起来,接过来探查一番后,对两人说道:“此物叫做九霄环佩,共十八件,若能集齐此物,必得通天七图,秦小兄好运气啊。”说罢又把环佩递还给了秦放,丝毫不见贪念。

    秦放和南流月却是心中一轻,暗道侥幸。若被青玉识破,以青玉的个『性』必然会为七图而与两人大打出手。被追杀到没什么,但是两人的诛密大计,就会因此而终结,这可不是两人想看到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