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一百二十七章 赴宴
    虽然暂时打消了青玉的疑『惑』,但是秦放和南流月对于青玉的戒心确实更重了,青玉的心机绝对不能小视。想到这,南流月装作迫切的问道:“前辈定然对此不屑一顾,但是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可以指点晚辈的,完备对于此种神奇功法十分向往。”

    秦放也帮衬道:“是啊,前辈,看前辈对于环佩之事了解的如信手拈来,便知道前辈定然对此了解甚深,还望赐教。”

    青玉显然对两人的话大为满意,微笑道:“算是吧,但是环佩的探求难度太大,我也曾得到一块,但是却送与他人,皆因理想虽好,却难以实现。自九霄环佩出世以来,历经无数年,从未有人集齐过此配,你们的志向还是不要再此的好。不然徒得伤心罢了。”这一番话句句从秦放两人处落口,若不是两人对青玉戒心深重,定会对他心生好感。

    就在三人谈论的时候,门外传来了一声霞举的请示,原来是付罗睺备好了晚宴,邀请几人一同赴宴。秦放和南流月心中暗叫来的好,此刻本来让两人心存芥蒂的晚宴已经成了两人的救命符。因为若继续谈下去,两人不敢保证会不会被青玉看出什么,青玉确实太过精明了,处处心计让两人应付的颇为不易。

    付罗睺相邀,三人自然是即刻出发,向附魔宫主殿,飞去。一路上虽然和南流月上次来的时候并无二致,但是到了大殿时,却有了不同,上次是悄然无声,此次却是大张旗鼓,殿外灯火明亮,人来人往,殿内酒宴升腾,好不热闹。看的南流月心中暗叹自己上次行动糊涂,就算青玉来的秘密,但也不至于如上次般冷清,竟连一个侍者也没有,明显是陷阱,都怪自己太过急于求成,下次遇事必然要更加小心。

    和南流月的暗自精心不一样的是,秦放颇喜欢眼前这个热闹的景象,狱林中的生活虽然充实紧张,但是绝不会有这么热闹的场景,眼前的景象让他有一种回到凡人界的感觉。而其此刻两人各有感慨的时候,付罗睺已经迎了出来,他的脸上丝毫没有了刚才见面时的警惕气息,变的极为热情,不容分说的拉着几人就往殿后走去。在经过一番客气推诿之后,几人一起来到小厅之中,到了之后才发现此处和前殿别有不同,虽没有大殿的壮丽,但却比大殿更显清雅,别有一番风味,而且除了占据主位的宫主位外,只有七个席位分列两边,除了秦放一行三人的席位外,其他都已坐定。

    此时秦放和南流月才发现,在座的除了认识的贾秀、鲁长空外,还有两个十分出众的女人有资格出席。只是不见南流月说过的狼奔和狼屠两兄弟,看来付罗睺还是不想让两人了解附魔宫的全部实力,不过那两个女人的修为都已经是元婴中期的极致,也不容忽视。

    其中一个身材极为修长,比之如今的秦放也只矮上两寸左右,一身深紫『色』的紧身,外衬一件淡青『色』无袖小氅,显的十分的精练,尤其配合上她那双十分冷峻双眼和修尖的脸旁,更与人以干练的感觉。

    另一人比她矮上不少,但也是体态匀称,容颜秀美,虽不如前者的冷峻,却多了一份成熟的魅力,尤其配上一身桃红『色』的卷边修士服,更显的从容淡雅。

    看到秦放和南流月注意到两人,付罗睺在招呼三人坐下后,连忙向两人介绍道:“这两位和鲁长老一样都是我宫长老,紫衣的是端木律幽,端木长老,红衣的是蝶百一,蝶长老,都是我宫的栋梁”介绍两人的同时也把秦放和南流月向众人一番介绍。

    秦放和南流月注意到端木律幽和蝶百一在付罗睺介绍后,都只是轻轻点头,神『色』都没有太大的波动,显然都没有把两人放在心上。看到此种情况两人非但不生气,反而十分感激,在他们现在的处境中还是不引起别人的注意才好。但是同在边的鲁长空对两人十分客气,显然对南流月颇有估计,让秦放和南流月大感意外。

    一番寒暄之后,付罗睺朗声说道:“今日有秦放和南流月两个小兄弟来我附魔宫,我代表本宫上下欢迎之极,从今以后我们便是同盟战友,祸福与共,来让我们为此干一杯~!”

    众人轰然应诺,齐聚酒杯共饮。但是细心的秦放发现众人中除了付罗睺、贾秀和青玉外,其他三人表现的都不似脸上的那般欣喜,不由得问道:“今日我们兄弟能和各位共饮,确是人生快事,但是小弟感觉三位长老心中有事,此刻我们都是自己人了,三位何不讲出来,也许小弟有法解决。”

    此话一出,鲁长空等三人脸上神『色』都不由得一变,显然被说中心事,但却都没有说话。倒是贾秀无奈的叹了一声说道:“哎~!两位小兄弟都是自己人了,我们也不瞒你们了,此次酒宴除了为两位接风外还有一层意思,就是稳定人心。”

    此话一出让秦放和南流月吓了一跳,难道附魔宫的内斗如此恶化了?需要掩人耳目?南流月忙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们兄弟是否可以帮得上忙?”

    这次回答他的是付罗睺,付罗睺的神『色』变的严肃起来,沉声道:“今次确实发生了大事,一天前我们收到消息,娄音的百雀庭被一群神秘人连根拔起,只有娄音和他的伴侣凌雀得以逃脱,而今天我宫的四大长老之一的元无败,元长老被人猎杀于山门,并指明如果我附魔宫若不想像百雀庭一样的话,就必须在百天内离开无尽沙海。”此话一出不仅让在座的几人神『色』一暗,同样让秦放和南流月大吃一惊,娄音的百雀厅可是无尽沙海五大势力之一,其手下洞府和妖修多不胜数,竟然如此轻易地就被人给灭掉了,两人同时响起了鸠摩炎罗身后的神秘势力。不禁心中发寒,难道他们的实力真的如此厉害。

    看到众人惊讶的样子,付罗睺苦笑着说道:“现在两位小兄弟知道我们为什么会说此次宴会是为了稳定人心了吧,哎,幸好大家都不知道警告的内容。”

    南流月心中一动似乎捕捉到了什么,急忙问道:“不知道元长老是怎么被杀的?他的伤口又是什么样的呢?”贾秀同样苦笑着说道:“我们根本没有看到元长老的尸身,被送来的只有一个四方盒子,盒子里面装的是元长老的头颅,但是他的头颅上没有一丝伤痕,而且脖子处的切口极为平整,显然是被人一刀切下。”

    秦放把握到南流月的意思,向付罗睺再次问道:“付宫主,我想知道你和铁蛮娄音的会话内容。”

    此话一出让付罗睺神『色』一变,随即叹气道:“哎~!娄音的百雀厅被灭,我和他们的约定也许就不是约定了,告诉你们也没有什么关系,我们三人的预定很简单,就是用南小兄换取他们两方的支持,三方结盟灭掉简枯和冻豸,然后三分无尽沙海。”

    “什么~!”南流月和秦放同时讶道。

    付罗睺却毫不在意的说道:“不必大惊小怪,当时我们是敌非友,而铁蛮和娄音又以天咒起誓事后双方的势力都不会与我为难,这么好的条件我没理由不答应。”

    这话让秦放和南流月心中顿时感到不舒服,但是换过他们相信也会这么做。因为天咒誓言不是一般的誓言,和凡人那般随便发誓不一样,修真者的天咒誓言,是把自己的誓言用灵气的方式融入天地规则,一旦违背,会被天地之力杀死,绝无幸免。难怪付罗睺会答应的如此爽快。

    半晌之后,两人调整好心情,南流月认真说道:“我想,付宫主恐怕是中计了,铁蛮要我根本没有任何用处,除非我是长生树,他的目的只是想要付宫主的信任罢了。”

    付罗睺皱眉道:“南小兄此话是什么意思?”秦放若无其事的提南流月答道:

    “月少的话很简单,因为杀害元长老的人应该就是铁蛮和娄音,而娄音的百雀庭也不是被人灭掉了,而是融和了铁蛮的沙荒殿成为了一个新的势力荒雀盟,这样,铁蛮和娄音即可也暗地对付你,同时也不会担心天咒誓言的威力。所以只有你的信任,他们才能若无其事的对付你,当然把你们『逼』走是最好的解决方法。既除掉了强敌还没有什么损失。”秦放轻描淡写道。

    “什么~!”这次轮到付罗睺大吃一惊了。不过贾秀却十分冷静,疑『惑』的问道:“两位小兄弟怎会知道的如此机密的事情?还敢断言是铁蛮和娄音联合起来搞鬼呢?”

    南流月洒然一笑道:“这个更加简单,我们在追杀往日的仇人风缠的时候从他嘴里得知的。”

    此刻付罗睺才敢肯定两人的话确实是真的,风缠虽然修为不高,但是最近确实颇得铁蛮器重。

    “宫主,看来这两个小兄弟说的是真的,我们定要狠狠教训铁蛮那个混蛋,为元长老报仇。”出乎意料,率先认同两人的居然是看起来冷冰冰的端木律幽,其他的两为长老鲁长空和蝶百一也纷纷表示同意两人的分析。

    付罗睺也是一方豪杰当然明白两人说的事情,眼中闪过一丝杀意后狠狠地说道:“诸位放心,如今我附魔宫有青玉兄和两位小兄的帮助,实力大增,我定要让铁蛮和娄音血债血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