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定计
    听到付罗睺的狠言,坐在他右手边上的青玉哈哈一笑道:“自当如此,也是时候给铁蛮一些教训了,让这些妖修也知道我们修仙者的厉害~!不过此事却需要我们仔细斟酌才是,不然伤他不成反受其害就不好了,但是现在我们有心算无心的话,终是赢面很大。”

    “青大师说的是,我想我们正好可以用今天的事情却向铁蛮求救,既然他一贯的盟友娄音被神秘人灭掉,我们这个新进盟友又被同样的神秘人威胁的话,铁蛮就没有理由见死不救了吧,而我们大可把神秘人的身份指向冻豸的绿妖领或者简枯定风宫,让他们鬼打鬼,那时定叫那混蛋铁蛮有苦说不出~!”鲁长空恨声向付罗睺说道。

    “我觉得鲁长老的办法确实可行,定能让铁蛮和另一个实力两败俱伤,而且我建议把另一方定为冻豸的绿妖领。”蝶百一附和道。

    “为什么是定风宫呢?蝶长老?”鲁长空问道。

    “呵呵,我知道了,定简枯的风宫虽然一向和冻豸的绿妖领绿妖领狼狈为『奸』,实力也相差无几,但是大家都知道绿妖领的冻豸是如何取得今天的地位的,绿妖领的内部定然存在着不小的问题,一旦和铁蛮那家伙的荒雀盟动起手来,定然会因为处在逆境产生不小的变故,而这个变故定然关系到绿妖领的生死存亡。”贾秀笑着说道。

    三人的话让同样列席的秦放和南流月心中大乐,应为他们知道付罗睺和冻豸的关系,恐怕此次付罗睺有的头疼了。

    果然此番话一出,付罗睺的眉『毛』就宁在了一起,半晌才说道:“你们的计划可以,但是我觉得另一方应该定为简枯的定风宫才是,因为正如你们所说,冻豸是个外来者,能干掉律家兄弟坐上老大,定然不是这么简单的,说不定会有我们不知道的强援,到时候若真的和那个什么荒雀盟拼的两败俱伤话,我们和定风宫就会被推出台面相斗,到时定然会有不小的损伤,别忘了鲁长老前次和我两个徒弟一起被袭击的事情。”

    “难道那些人不是铁蛮的人么?”鲁长空讶道。

    “应该不是,据你说所说,那些都是人类的修真者,应该不是铁蛮的人,宫主的话确实有道理。”这次回答他的是端木律幽。此话一出,让贾秀和青玉也不禁陷入沉思,两人都是多智之人,显然也想到了这种的可能『性』。

    半晌后,青玉向秦放和南流月问道:“不知掉两位怎么看呢,我想两位小兄弟刚刚加入我方,必有跳出此圈的惊人想法。”

    秦放和南流月此刻根本弄不明白青玉的意思,这句话看似尊重两人的意思,可是细想之下隐有挑拨的意思,但是此刻来不及细想,秦放只能按照自己的想法说道:“我想我们可以两步走,一是按鲁长老的意思,攒动铁蛮出手,另一方方法可以将计就计,暂时撤出这场战斗”

    “秦小兄的意思是让我们真的放弃先辈留下的附魔宫?”付罗睺疑『惑』道。

    “不行~!绝对不行~!我鲁长空宁死也不愿作出这种事情~!”不等秦放和南流月说话,鲁长空便高叫道。

    鲁长空的坚决吓了秦放一跳,不过旋即明白过来,鲁长空正是对附魔宫极为忠心的一派,否则也不会和贾秀搞在一起了,而让他们这群人放弃附魔宫是根本不可能的,只好把到嘴边的妙计,修改后说出出道:“预想取之必先予之,本来小子以为可以借神秘人之事避开这场争斗,只要我们的实力可以保存完整,一切都可以慢慢等待。等待无尽沙海的各大势力间的那场无可避免的争斗,虽然可能会花些时间,但是他们争斗的结果必定是其整体损失惨重,而此时,我们在出现的话,自然可以收回自己的一切,顺带把整个无尽沙海纳入我们附魔宫的版图,但是现在看来众位都是极为爱护我宫之辈,定然不容许这样的情况发生,所以小弟建议定然无用,此刻小弟只能说,此事一来重大,必须慎行,二来要快,否则以铁蛮的精明说不定会看出什么,三点么,是小弟的一点提醒,如果我们不顺着铁蛮的思路去做的话,想要让他和简枯作或者冻豸硬拼的话,恐怕不大容易,必定铁蛮知道真正的黑手是谁,而且即使他同意了,大家还要小心他背后的手段,铁蛮可不是傻子。”

    “难道真的非要我们避世不可,若是没有一下的发展我们岂不是赔进老本。”蝶百一那温柔的声音响起,显然她也是一个极为忠心的宫众。让秦放和南流月不禁暗叹附魔宫能在众多强横的妖修中间占有一席之地,确非侥幸。

    “此事还需要仔细斟酌,纵使时间上不允许也要做到全无遗漏,不过秦兄的话确实有其道理,请宫主明鉴。”端木律幽冷冰冰的说道。她的话再次出乎众人的预料,因为冷漠的她今天已经两次出口赞同秦放和南流月的话了。不过此话一出,让一旁的鲁长空和蝶百一脸『色』都不禁微变,显然端木律幽的话在他们心中很有分量。

    倒是一心为附魔宫的贾秀显得神『色』平常,不为所动,显的颇具大将风度。

    南流月刚想替秦放解释一番,却被付罗睺打断,只见他直接朗声说道“此事重大,需要仔细,还是容我再想一番,明日本宫再给诸位一个满意的答案。好了~!此事就到此为止,今晚我们只为欢迎秦放和南流月好兄弟,其他不谈。来诸位请~!”付罗睺不愧为一宫之主,发现宫中的几个机要人物意见不能达成一致,很快转移了谈论的话题。付罗睺的威望还算不错,至少表面上如此,此话一出,众人皆举杯同饮,谈论起其他事情,一时间显得十分热闹,丝毫没有大战前的紧张。酒中无日月,众人一番豪饮直到深夜,才逐渐的各自散去。

    回到客房以后,两人运功把酒力蒸发掉,秦放率先说道:“今次有戏看了,不知道付罗睺会做出什么决定,不过无论选折谁,都和我们无关,只要我们趁机杀掉密*风缠就行了,当然若是冻豸一方,我定会暗中通知小空和小海他们,要他们有机会亲手报仇。”

    南流月想的确实另一回事,答非所问道:“你觉的他们的关系如何,至少我从今天的宴席上看到的知识附魔宫的团结,也许我们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安全。”

    “这些人都是老而成精之人,自然明白和则力强的道理,如今大敌当前,自然顾不得内斗了,否则何用对你我如此客气”秦放不以为然道。

    “我总觉的有些不对,至少付罗睺对我们太过热情了,就算他不计前嫌,但是我毁掉他的法器确是不争的事实,还是小心为妙”南流月认真的说道。

    听到南流月的话,秦放若有所思的愣了半晌道:“你说的对,是有些不对,今次我们是第一天加入,以我们现在的情况有资格谈论如此机密的事情太不合常理,而且谈论的地方还是宴席之上,就更加不对了。看来付罗睺不是在试探我们就是别有居心,我想我们还是去探查一番的好。”

    “你和我想的一样,还是偷听一番的好,不然被人出卖还不知道”南流月同意道。

    两人商量一番后,准备分头行动,正在这时,两人同时心生警兆,感到阵阵不安,但是很快这种感觉就消失不见,惊得两人连忙用灵识覆盖客房周围的一切来探查根源。

    “怎么样?”南流月传音道。

    秦放摇头道:“没有发现,不过我还是感觉有些不对劲。刚才我们的感觉应该不会错,定是有人在暗中直接查看我们,看到我们有所警觉,所有走掉了。”两人此刻的修为在附魔宫中也算顶尖,而且由于修炼元神的原因,就算修为高过两人的付罗睺等人的灵识上的探知力也不如两人,所以监视他们的人如果不过是付罗睺等有数的几个人的话,定然不敢盲目用灵识探查,只会用肉眼去查看两人是否在房中,毕竟不是谁都会使用镜花水月术的,而且若是有心布置结界或者的话,竟会水月术也未必能够奏效。

    “也许没有离开,此人既然敢来监视我们,必定有所依仗,我再试试”南流月心中一动说道,这次南流月闭上双眼,把灵力聚集在他那得天独厚的鼻子上,自从秦放说过他的鼻子和妖兽一样是天赋能力后,南流月就可以加强了对于鼻子的训练,如今的他的鼻子已经能在一里之内分辨出对方的气味。果然,当灵力聚集在南流月的鼻子以后,无数细小的气味开始如星光般闪现在他的感觉里,被他溯本求源的被逐一分辨了出来。

    几个呼吸的功夫以后,南流月睁开双眼,冷声道:“找到了,是端木律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