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一百二十九章 暗斗
    “怎么~!?居然是她~!”秦放讶道。

    南流月点头道:“肯定是她~!,虽然没有灵气波动,但是她身上的气味不会错,虽然有些不同之处,但是我相信,他现在应该是在附魔状态下,所以才会有些差别。”

    “恩,应该是这样了,她这种连我们也察觉不到的能力应该是她的附魔带给她的,哼~!我还以为她对我们不错呢,没想到居然如此下作~!”秦放恨声道。也难怪秦放生气,毕竟在今天的晚宴上,端木律幽可是一直在帮他和南流月说话,此刻的行径显然和她的表现不符。

    “她的本体应该是虫类妖兽中的一种,那种气味,好像在哪里嗅到过。”南流月思考道。

    “虫类?恩,以她修为,附魔应该不会超过五级妖魔兽,而且我们还遇到过,恩,我知道了~!定是三级魔兽紫斑蚊~!”秦放肯定道。

    “没错,应该就是紫斑蚊了,确实有些它的气味。怪不得她可以身处一个不能看到我们的位置来探查我们的行踪,若她的附魔是紫斑蚊的话,就可以说得通了。”南流月应道。

    两人在狱林中时,曾经和一只紫斑蚊遭遇过,紫斑蚊是三级魔兽,全名是雷芒紫斑蚊,和其他蚊类妖兽不同的是紫斑蚊新欢独居,个体也是极大,约有普通牛犊般大小,但是速度确是奇快,用瞬息千里形容也不为过,其名字中的雷芒二字就形容它速度的,而且这种妖兽天生嗜血,为了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生就一副异能,就是可以隐藏自己的气息。当初两人差点被紫斑蚊的这种能力害死,那时两人刚刚经历一场大战,身体和精神具是疲惫不堪,两人正准备南流月构建的天然屏蔽中休息,突然间一道粗如儿臂的钢针,直『插』秦放的心脏,『插』入中,仿佛还带着强大的吸力,好在当时两人的敛息觉都在不停的运转之下,自动聚集的灵气硬是帮秦放把钢针当的一缓,而没有完全放松警惕的南流月又即时控制周围的草木把钢针缠住,否则秦放定然被穿胸而过。

    饶是这样,秦放的胸口也被刺出约半寸深的圆洞,血流不止。不过在躲过一击之后,两人看清了来袭之物到底是什么,原来是一只足有小牛犊大小的蚊子,全身布满了一圈圈全无规则的紫『色』斑纹,那只钢针正是它的口器,正在悄无声息的飞着。让两人看的大为惊叹,如此庞大的身形,居然可以飞的如此无声无息。虽然最后经过一番争斗,两人最终干掉了紫斑蚊,但是其过程却极为惨烈,还没有回复的两人,被紫斑蚊刺出许大小不一的血洞,要不是两人及时止血的话,只是流血就能让两人流死。

    而且此番争斗让两人首次感到后怕,因为紫斑蚊不仅速度快,悄无声息,而且自身灵气波动全无,更可以在任何地方追到两人踪迹,无论两人如何躲藏都是不行,只能被迫破与之硬拼。虽然两人修为高过紫斑蚊很多,但终是大战时候,灵力不足,最后也只能落得个最终惨胜。

    战后两人修整了整整三天的时间,才逐渐恢复。事后两人向沈天寿问起这件事情,才知道原因,原来紫斑蚊天生是瞎子,只对提问特别敏感,但是除了眼睛紫斑蚊其他器官都极为发达,所以无论如何躲藏,都无法躲过它的探查,只有硬拼一途。如今端木律幽竟然使用紫斑蚊这种附魔,不用她当探子才是屈才。

    “怎么般?不好对付啊。恐怕我们一动她就知道。难道今天的探听大计就此夭折?”秦放郁闷道。

    南流月却恰恰相反的笑道:“呵呵,还好,她不是闻不道。”说完把手一招,一颗散发醉人香气的小草在他手中出现。

    “醉烟草~!哈~!”秦放笑道。在南流月的控制下,醉烟草的香气向着端木律幽藏身的方向慢慢飘去,半晌之后,不远处发出坠物般的,啪的一声轻响。秦放和南流月两人相识而笑,快速分头离去。

    秦放去的方向是付罗睺的,而南流月则奔向了贾秀的居所。离开住处之后,秦放走的颇为容易,看来付罗睺对于端木律幽的本领相当信任,除了她,根本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两人。秦放来到付罗睺住处时,发现付罗睺的住处根本就是空无一人,付罗睺根本不在这里,而且除了一些家具用品外,付罗睺的住处根本和他们的客房没有太大区别,让有心探查的秦放大失所望,看来付罗睺选折了更加机密的地点去商谈今日的事情了,想来南流月那边或许一样,探查一番后,发现不了任何有价值的情报。

    失望的秦放正想离开,却发现,付罗睺竟然如此配合的回来了,和他在一起的还有青玉。两人刚刚进入房间,付罗睺就皱眉问道:“青兄,按照贾秀的提议去做的话,你觉的如何?”

    “贾秀虽然有不臣之心,但是他对附魔宫的忠诚应该是无从怀疑的,至于他为什么要维护那两个小子,就不得而知了”青玉那冷酷的声音答道。

    “这个倒没什么,我探查过两人的底细,确实是和铁蛮手下的密仇以及风缠有极大的恩怨,而且有律幽在其侧监视,料也翻不出什么大浪,等我们一统之后,在把两人挫骨扬灰,以解毁我法器之恨~!”付罗睺恨声道,只从声音便可听出其对秦放和南流月两人必然存有很大的恨意。

    “呵呵,成大事不拘小节,付兄不必如此,而且这两人修为确实不错,今后说不定能为我所用。”青玉笑道。

    “但愿吧~!哎~!想不到会因长生树生出如此许多事来,早知如此,我必然会直接震散长生树的元灵,那就不会有今日的被动了,哎~!好在眼前有此机会,我定要铁蛮不得好死。”付罗睺眼『色』转寒说道。

    “呵呵,有人帮忙,付兄不必忧愁了,你附魔宫必然会在这无尽沙海中一支独大,哈哈哈。。”青玉笑道。付罗睺也陪他一起笑起,一时间反复怨气尽出。之后两人又谈了一些其他事情,但都无关紧要。

    让秦放不禁大感头痛,显然他已经错过了最为重要的部分,虽然听到一些枝叶,但推断出来确实十分困难,看到再也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只能无奈的退走。向两人住处飞去。

    刚回到住处就发现南流月已经回来了,脸『色』同样不慎好看,看来和他猜得一样,南流月同样没有什么收获。

    “如何,有没有收获?”虽然已经猜到,但是秦放还是忍不住问道。

    南流月无奈的说道:“是得到一些东西,但是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我到达贾秀哪里的时候,贾秀还没回来,我在那里暗自等待了一段的时间后,贾秀才匆匆而来,不过来人只有他一个,所以自然没有什么口风可以透『露』,不过我还是有些发现,虽然贾秀神『色』上没有任何异常之『色』,可是他一回到自己的居所,就开始忙碌起来,准备了大量『乱』七八糟的东西,并将它们分类列出。我看了半天才明白,他是在准备一些阵法的材料,看样子应该是一种威力很大的困阵,当时我初来此地就知道贾秀在阵法上的造诣非常厉害,看来此番附魔宫方面定是有所动向,可能会超过我们的计算,哦~!对了,还有一点,贾秀准备玩这一切就又匆匆离开了,形『色』甚是匆忙,而在这期间没有人来过。我猜想应该是急着去炼制这个阵法了。不过这些信息聊胜于无,对于我们帮助不大。”

    “我也和你差不多,哎~!”秦放无奈的叹道,随即把今晚遇到的事情说了出来。

    半晌后,南流月拍了拍秦放的肩膀道:“至少有一点不错,就是付罗睺果然对我恨意很深,知道了我们才好做防备。”

    “哎~!你不用安慰我,我没什么,无论是什么计划,至少我们在他们利用完之前还是安全的,而且他们的计划,我们明天终会知道,至于其中有什么玄机就要靠我们自己再慢慢推敲了,但愿我们的运气依旧良好。”秦放无奈的叹道。

    南流月哈哈下一笑,手中绿芒再现,一个同样散发着酒味的草木被招了出来,样子十分惹人喜爱,不过这次不是醉烟草,而是酒草,同样可以释放出浓郁的酒味的一种草木,虽只是普通草木,但是其根茎叶中富含的水分却全部都是香醇的美酒,及时比不上敖破冰赠送两人的美酒香醇,但是也算别有一番风味,是两人在遇到敖破冰之前发现的,为他们的狱林生活添了不少的情趣。不过此刻南流月招出来,显然是为了『迷』『惑』那个被两人弄混的端木律幽。很快酒草的香味就在屋中蔓延开了,让两人的房间中充满了醉人的香气,而秦放和南流月也在这浓浓的酒香中,慢慢的入定,进入了忘我的修炼境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