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一百三十三章 祸起
    走进沙荒殿的议事厅又是一番别样的感觉,除了大厅中挂满字画,显的异常雅道之外,小厅中竟然有龙案、狼毫、砚台等一干用品,竟似个书香门第,不禁让人感觉一阵清新淡雅。让初次到此的秦放和南流月又是一番意外。想不到看起来有些粗豪的铁蛮竟然还有如此的兴致。

    “小地方,不堪大雅,让诸位见笑了,请~!”铁蛮把握众人的思想很准,淡淡的解释道。

    “哎,今日才知道,别人传言都是虚言,铁殿主真是风流俊雅啊~!”秦放装作粗声道。

    “独猖兄过奖了,小地方故弄风雅而已,不及独猖兄的真『性』情啊”铁蛮哈哈笑道,但是言语中还是颇为自得的。

    “铁殿主谦虚了,只看此地就知道,铁殿主才思定然超众脱群,比之付宫主更胜一筹啊,当真与众不同,与众不同!恶独狂拜服。”南流月同样把嗓音扮成嘶哑道。

    此话一出,让铁蛮苍白眼中微不可察的闪过一丝银芒,欣然应道:“独狂兄谬赞了,呵呵,自娱自乐,怎比两位无事一身轻啊~!”

    秦放却把铁蛮的态度毫不遗漏的看如眼中,心中暗笑,因为南流月的话毫无疑问给铁蛮提了一个醒,让铁蛮晓得他们两人可不是附魔宫的人,是可以被收买的,而铁蛮的表现也说明他对两人并非没有兴趣,看来他们的计划没问题。

    “哎~!恶毒兄弟的话不错,如果在下也有铁殿主的心情就好了,只是此地虽雅,在下却无法提起兴致啊,哎~!”一旁的付罗睺装作不知的叹道。

    铁蛮讶道:“付宫主有心事?在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么,来,我们坐下谈。”

    说罢把三人邀入座中,四人坐定之后,付罗睺神『色』一暗,略显尴尬的把编好的故事,诸如被黑衣人突发偷袭,附魔宫损失惨重,要不是有恶家兄弟搅『乱』敌人阵脚的话,甚至有可能被神秘人灭宗等,详细托出。

    听的铁蛮眼中精芒闪烁,脸『色』几变,弄不清在想些什么。

    半晌后,铁蛮才脸『色』铁青的说道:“此事事关重大,而且根据付宫主所讲,其极有可能是冻豸在暗中下手,我需要仔细想想”说罢,向庭外喊道:“来人~!”

    一个沙荒殿妖修进入俯首听命,铁蛮吩咐道:“去吧司副殿主和蜇副殿主叫来,就说我有事~!快去~!”

    妖修一声应命,急忙闪身去了。命令罢了,才向举茶和众人相敬,一边思考一边等待司古二人的到来。

    秦放和南流月也也默默的思量对策,铁蛮说的这两人,付罗睺也和他们说过,司殿主名叫司狼牙,本体为五级妖兽狍鸮兽,是一种十分恶毒的妖兽,其状如羊却生有一颗狼头,嗜吃人肉,由于其叫声如婴儿啼哭一般,在未化型前,常以其声音诱使行人前来吞噬,让秦放和南流月十分厌恶。

    但是狍鸮兽同时也是一种十分厉害的妖兽,一身深青『色』的皮『毛』硬如钢铁,刀剑难伤,虽是羊身,但是其蹄间生爪,爪如利刀,以之伤人如刀入朽木,厉害非常,加之其速度上的优势,想对付它并不容易。

    至于蜇副殿主,名字叫做蛰古,其本是五级妖兽蛊雕,一种生有独角的巨雕,虽是空中妖兽却生于深潭之类的水中,其翼展长达百丈,动辄生风,加之其独角的锐利,让他成为少有空中霸王之一。

    但是这种妖兽和狍鸮有一样的恶习,同样都是嗜吃人肉,惹人生厌。不过可能正是这个原因。蛰古和司狼牙交情甚好,同在铁蛮手下做事。

    此刻的铁蛮招他们前来,显然是因为没想到付罗睺会反客为主,先一步告知自己被神秘人袭击的事情,让他阵脚大『乱』,只能借此机会寻的思考补救的时间。

    不过,不得不说沙荒殿的妖修效率还是很高的,不到半盏茶的时间,司狼牙和蛰古就联炔而至。

    两人都做文士打扮,样貌都算不错,至少看上去都是都是十分文雅,其中司狼牙略显白净一些,着青装,披散发,唇红齿白,颇为不错,只是眼中透着幽幽绿芒,让人感到其藏在深处的残忍。

    而蛰古也算不错,衣服为枣红『色』,浓眉星眸,头发束之耳后,一派文雅气息,只是高耸的鹰钩鼻子,暗示了他的冷酷无情。

    两人看到付罗睺,本来稳定的步伐却突然加速,瞬间同时跃起,化作一青一红两道光影向付罗睺一方袭去。骤来的变化让铁蛮也是一讶,而付罗睺却像看不到似的丝毫不为所动,只顾饮茶。

    一旁的南流月知机的冷哼一声,飞身迎上。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三人骤聚即分,司狼牙和蛰被震得如同流星一般飞退,而南流月也被震退两步。

    虽说是为了隐藏修为刻意为之,但南流月心中却暗暗吃惊,眼前两人远不如自己,但是也算不错的好手,如此实力,一天之内已经见过几人,还不见他们熟知的密仇、乌玄,可见铁蛮的势力确实庞大。

    不过此刻已经来不及细想,司狼牙和蛰古两人已经从远处飞近,再次欺上,此次两人眼中都是光芒大盛,显然和刚才不同,此次他们都用上了全力。

    秦放刚想起身帮忙,眼中却远远瞥见一个身影一闪即逝,随即眉『毛』一皱,无奈的坐定下来。

    而面对两人全力攻击的南流月,精神也是一紧,如果再隐藏实力的话,他自己很可能会受点伤,但是如果全力的话,他的实力就暴『露』了。权衡之下,南流月一咬牙,敛息诀急速运转,灵力疯狂的涌进体内五脏,他要硬抗两人一击。

    轰~!南流月狂吐一口鲜血,应声飞退,形象狼狈之极,不过秦放却知道,南流月实际上受伤不重,只是借着冲击之力把敌人攻入体内的妖力一口血喷出而已。

    但是戏还是要做全套,秦放嗖~!的飞到南流月身边将他抱住,脸上却怒气上涌,以其特有的粗哑嗓音吼道:“铁蛮~!你这手下是什么意思,枉我兄弟当你是个人物~!居然出手伤我兄弟,哼~!来来来,让你爷爷再和你斗~!”其语气恶劣加之其面具的恐怖让他显得异常狰狞。

    不过此次司狼牙和蛰古两人却不为所动的站在铁蛮身后。铁蛮装作神情一怒道:“司狼牙、蛰古~!你们做什么?独狂兄是我的贵客~!还不给我道歉赔罪~!”

    司狼牙和蛰古两人面无表情的向南流月道:“独狂兄恕罪,我们两人听闻两位功力深厚,忍不住心心相惜出手试探,请独狂兄原谅~!”

    装作精神不振的南流月轻哼一声,对两人不理不睬。

    看到此景铁蛮哈哈一笑道:“独狂兄功力深厚,我这不成器的两个手下应该伤不到独狂兄,这里是鄙殿的疗伤至宝百香丹,不但能治伤疗病,还可以增加功力修为,请独狂兄笑纳~!”说罢,从储物手镯中取出一颗粉红『色』的丹『药』递了过去,

    秦放装作愤怒道:“不劳殿主,我兄弟自会医治。”

    此时,本来一直稳坐不言的付罗睺突然劝解道:“独猖兄,不要误会,在下在刚才看的清楚,司兄和蛰兄都是浅攻即止,并无伤害之意。而且这百香丹是娄庭主密制,是集百种仙草而成,无论何伤皆有奇效,铁殿主一直但做秘宝收藏,今次肯拿出来,足见其诚意,两位还是卖罗睺个薄面,此事就此揭过吧。”

    看到付罗睺这么说,秦放和南流月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装作勉强受了百香丹,坐席不语。

    “付宫主果然深明大义,来,我们还是来研究一下神秘人之事最为紧要。”铁蛮趁机岔开话题道,他此刻也不知道司狼牙和蛰古为什么要攻击恶独狂,只能先岔道别的事情之上。

    付罗睺神『色』平静的微一点头,把刚才的话又对司、蛰二人说了一遍,听的两人面『露』讶『色』。其中的惊讶显然不是装出来了,让秦放和南流月暗道看不明白。

    “这些神秘的修真者不知道是什么来路,竟敢在我我无尽沙海中放肆,简直视我们于无物,但真可恨~!不过话分两头,这群神秘人当真是实力强悍,一个不小心我们反遭其害,不知道付兄到底想怎么办?”铁蛮神『色』凝重的说道,显的他对此事十分看重,至少表面上正是如此。

    “铁殿主一项足智多谋,哪里用得着付某献丑。。”付罗睺话未说完,眼中突然闪现出一丝精芒,左手更是快速的从怀中掏出一张符纸,符纸此刻已经略上一层薄冰。付罗睺刚想仔细查看,冰封的符纸瞬间碎裂成无数小块。

    “共生符~!不知是哪位罹难?”一旁的铁蛮看到这个情景惊讶道。

    “狼奔~!你死的好惨,待我回来为你报仇~!”付罗睺半天才咬牙切齿的自言自语的挤出这么一句,话毕又向铁蛮一拱手道:“铁殿主~!我宫主再生变化,不得不回,此地有铁殿主和两位恶兄在足够了,我带来的附魔宫宫众有劳你们照顾了~!”

    说完,不管铁蛮等人作出反应,反手一招,一面散发着蒙蒙亮光的青『色』镜子便出现在其手中,眨眼间青光大盛,付罗睺就此消失在光中不见。

    看得周围的一干人均是目瞪口呆,过了半晌才反应过来,付罗睺竟然在他们眼前消失了。

    不过铁蛮好像看出了什么喃喃自语道:“咫尺天涯,想不到这件法器落在了付罗睺手中,怪不得、怪不得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