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威逼利诱
    付罗睺的突然离去,不仅让铁蛮一方的势力有些意外,同样让留在殿中的秦放和南流月方寸大『乱』,计划中根本没有这么一环,不过看付罗睺刚才的样子也不像是在演戏,难道附魔宫当真出事了?

    两人不知,除了他们之外,铁蛮也是同样想法,当初秦放、南流月和附魔宫中的一干人等商议作出的推断,确实和实际情况相差不多,神秘人『逼』宫确实是他和娄音想出的计划,但是没想到付罗睺真的找到长生树,还以为为由,上门寻求帮助,让他一时间方寸尽失。

    但是刚才付罗睺离开的焦急样子又不似作假,难道无尽沙海中当真还有一个神秘势力在搞风搞雨?突来的一系列变化,让自付智慧过人的铁蛮也感到有些头晕。

    没有了正主,而刚才司狼牙和蛰古的试探让双方都进入了一个尴尬的局面,不过好在铁蛮老『奸』巨猾,略微调整后向秦放和南流月叹道:“我沙荒殿和附魔宫乃是兄弟,看付宫主的样子,今次附魔宫定然再生变故,我宫不会坐视不管,但是我看两位兄弟对我殿还有些误会,这样好了,两位请先回客舍,一来独猖兄需要稍作调整,二来给我一点时间,晚上我和两位一叙心生,共商大计~!”

    “我兄弟不能算是附魔宫的人,恐怕无法替付罗睺作出什么承诺。”秦放略一思考后说道。

    “那里,独狂兄说笑了,只看付宫主此来只带两位而来,便可知道两位在附魔宫宫中地位不低,我铁蛮非是不同情理之人,两位有什么但说无妨。”铁蛮飒然道。

    “铁殿主够豪情,不过我们兄弟却是需要商量一番,那么,还是晚上见吧。”秦放粗声说道。

    铁蛮微笑着不以为意道:“自然,自然,两位请~!”

    秦放看到铁蛮客气非常,向他一施礼带着精神萎靡的南流月向客房方向飞去。

    看着两人飞走的两人,铁蛮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一脸严肃的看向司狼牙和蛰古,他需要解释。

    回到客房以后,秦放迫不及待的向南流月问道:“你的伤没事吧?刚才吐了那么一大口血,吓了我一跳。”

    “没事,只是一点内伤,走出议事厅的时候就好了,不过秦少刚才到底发现了什么,那么稳坐着而不帮小弟。”听到秦放的询问南流月马上变的精神起来,表示自己没事,同时把自己的疑『惑』向秦放询问道。

    “呵呵,到底瞒不过你,嘻嘻。其实刚才的形势很玄,幸好出手的是你,否则我们兄弟此刻都出不了这沙荒殿。不过看来我们兄弟终究还是有些运道。”秦放笑着说道。

    “怎么回事?我们什么地方出了纰漏么?”南流月疑『惑』的问道。

    “不是我们,是小弟的问题,月少你那边应该没有问题,不过我就不同了,因为我刚才在想出手的一瞬间发现了一个人--风缠,那家伙在远处鬼鬼祟祟的偷看我们,而且在我察觉到的一瞬间,他就躲开了。”秦放若无其事的说道。

    “你是说,风缠怀疑你和我的来历?”南流月恍然道,如果是风缠的话,由于他和秦放交过手,只要秦放一旦动手,他就有可能认出秦放来,那时候两人的情况可就不妙了。

    看到南流月瞬的神态,秦放一副孺子可教的样子,点头道:“没错,应该是来查看的,无尽沙海中突然冒出的两个高手,身材又和他的仇人吻合,还这么巧的来到沙荒殿,风缠不起疑心试探才不合道理。”

    “这么说,风缠在沙荒殿的地位应该不低了,否则如何能不通过铁蛮,就指挥的动两位副殿主来试探我们。”南流月分析道。

    “恩,你猜的应该不错,风缠至少应该是铁蛮的近臣,否则以司狼牙和蛰古的修为和身份,根本不是风缠这样一个只有金丹后期修为的家伙可以指挥的动的。” 秦放同意道。

    “哎~!算了,风缠的事情先放一边,毕竟风缠这些问题现在还没有威胁,至少我们知道他的存在了,只要提前做出防备,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现在的关键是付罗睺的做法,他这么突然的变故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呢?只看他准备好那什么法器咫尺天涯,就知道他早就准备好溜走,不过这样也就能解释通付罗睺为什么肯以身犯险了,有了这样的法器,确实不需要为小命担心”南流月把话题岔开道付罗睺身上道。

    “我感觉应该是真的,只有附魔宫真的出事了,付罗睺才能至我们那完美的计划而不顾,否则一统无尽沙海这样的蜜糖,付罗睺怎舍得吐出来。”秦放认真的分析道。

    “应该就是你说的那样了,不过若是那样,我们现在的处境就有些选玄妙了,我想如果猜的不错的话,今天晚上就是我们兄弟的命运转折点了,要生要死全看今晚。”南流月同意道。

    “嘿嘿,这还用问,付老怪一开始不就时打算让我们加入这沙荒殿么,顺水推舟,何乐而不为呢?哈哈。”秦放笑道。

    “恩,只是不知道,老铁会选折谁做目标了。今趟有的忙了。”南流月也点点头道。

    “呵呵,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付老怪的附魔宫和绿妖领比起来,被打击的机会要大的多,毕竟附魔宫现在的实力不如冻豸的绿妖领,看来此次能不能一举干掉冻豸这个『奸』诈如鬼的家伙,就看我们崇州双侠的今晚的本事了。”秦放笑着说道。

    “是啊,不过铁蛮可不是这么简单就能说动的,还要自信斟酌一番才行”南流月同意道。

    “哼~!不行的话,就帮铁蛮灭掉付老怪的附魔宫,反正付老怪对我们也没安好心。”秦放面『露』狠『色』道。毕竟付罗睺一直对南流月毁掉其法器困仙台一事耿耿于怀,一心想至南流月于死地。

    “还是说服铁蛮,先解决冻豸吧,毕竟小空、小典两人和冻豸之间的仇恨是无法解开的。”南流月轻轻叹了一口道。

    虽然知道秦放说的不错,但是附魔宫一方毕竟还是孟家兄弟的师门,而且那里有贾秀这样的老相识,让南流月有些不忍。

    秦放呵呵一笑也不点破,两人早有默契,很快把话题改到如何说服铁蛮攻打冻豸的绿妖领上来,分析的面面俱到。

    是夜,铁蛮在沙荒殿的最高处,望月亭,摆下一桌酒宴,邀请秦放和南流月到此一聚,只看铁蛮的气度就知道他有十足的把握吧两人收归旗下,因为这望月亭,可是沙荒殿的标志之一,铁蛮是不会在这动手的。

    秦放和南流月两人应约而来,才感觉此处的不同,整个沙荒殿的美景尽收眼底,奇花异草在夜晚的映衬下,光芒若隐若现,显的十分秀美,而站在此处自有一番睥睨天下的气势。让秦放和南流月两人大发感叹,乖不得许多当权人物喜欢这种居高临下的感觉,果然自有一番气势啊。

    但是这些都不足让两人惊讶,让两人惊讶的是,本来一副病入膏肓样子的娄音此刻正精神矍铄的坐在望月亭中饶有兴趣的看着两人。

    看来为了说动两人,铁蛮已经决定把一些秘密和两人分享,但是无疑,只要两人稍有疑『惑』,等待他们的只有死路一条。

    “两位请坐~!两位应该都是明白人,眼前的情况两位也看到了,多余的话,我也不想多说,我只是想告诉你们一件事,无论你们和付罗睺是是么关系,都要考虑一下,因为如今的无尽沙海中只有一个势力最有能力一统无尽沙海,不过却不是付罗睺的附魔宫,而是融合了我和老鸟两方实力的荒雀盟~!”铁蛮微笑着看着两人一字一句道。

    此话一出,让秦放和南流月一惊,想不到铁蛮如此直接,看来铁蛮已经决定不饶圈子了,直接问他们要结果。因为铁蛮现在需要知道的是付罗睺的虚实,而且知道的越快越好。那么最直接的方法就是让秦放和南流月自己说。

    听到铁蛮这么说秦放可以粗哑的惨然一笑道:“我们还有的选择么?不过,铁殿主,我们兄弟还有一件事要说。”

    “呵呵,两位兄弟有什么事但讲无妨,只要我可以答应的我定然不会推脱。”铁蛮笑道。

    “我们兄弟希望殿主可以灭掉冻豸的绿妖领,并把冻豸交给我们兄弟发落。”南流月说道,此是他和秦放商量好的,既然要说服铁蛮灭掉绿妖领,就要师出有名,否则只凭两人空头表达的忠心,是决不可能轻易打动铁蛮这样的人的。不过若是仇恨使然的话就容易的多,至少目标是一样的。

    果然此话一出,铁蛮就显示出了兴趣问道:“哦?这个,不知道两位和冻豸有什么瓜葛,让两位如此呢?”

    “恩。。这个,我们和冻豸之间牵扯的很多,有些地方暂时不能相告,我只能对殿主说明我们和白冰原的一位前辈有些关系,此次也是为了那位前辈而奔波,此是办成,对我们的前途大有好处,只是,现在还有不少顾忌,不方便让那位前辈知道。”秦放装作略有不便,尴尬的说道。

    这番话正是秦放的高明之处,其中有真有假,赌的是铁蛮对冻豸的了解。因为虽然冻豸的出身神秘,但是无尽沙海中的各方势力的首领多少都应该能探查出一些才对,至少冻豸出身白冰原这件事应该是可以查出的。

    “呵呵,我明白了,此事就此揭过,两位放心,冻豸定然逃不出两位的手心。来~!我们共饮一杯,欢迎两位的加入。”铁蛮哈哈一笑道。累的秦放两人慌忙举杯,一同畅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