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定计
    一番推杯换盏之后,四人已经显的异常亲热了,略带酒『色』南流月疑『惑』的向铁蛮问道“两位盟主现在的修为应该都是洞虚前期吧,只是不知道两位为何。。呵呵,那个为何还没有完全化型呢?”

    南流月一直疑『惑』这个问题,要知道铁蛮的本体晶甲银犀兽以及娄音的本体三足乌都不足九级妖兽,按道理说度过六级天雷劫的他们应该是完全体才是。

    “呵呵,这个么,也不是什么秘密,这时我们自己特意为之,我和老鸟都喜欢自己这副样子了,手下人都认识,而且这样才显的有霸气,在飞升之前我们都不打算改变了”铁蛮直接笑着说道。

    南流月哈哈一笑道“原来是这样,在下明白了。”

    秦放故意粗声大笑一拍南流月道:“阿狂的话请两位见谅,我早就说过,有堂堂的娄庭主坐镇,百雀庭怎会如此不堪一击,定是现在我们的荒雀盟两位盟主在故意散播假消息,现在有两大盟主联合坐镇,其他势力何足挂齿。”

    “独猖兄过奖了,虽然我们现在占据优势,但是决不能小看无尽沙海的其他势力,更何况还有他们之间那些错综复杂关系,只看那付罗睺就知道,这些对手都不是易于之辈啊。”娄音微笑道,只看他一副运筹帷幄气定神闲的样子,便知道他对无尽沙海各大势力下了一番功夫。

    “哈哈哈~!娄庭主有所不知,附魔宫受袭之事是千真万确,当日我们弟兄为了寻找帮手而四处奔波,恰好适逢其会,碰到神秘人偷袭附魔宫,这才才出手相助,此中事情的经过,虽非付罗睺说的那么严重,但也使其受损极为沉重,恐怕一时间是没有机会再参与争霸了,要不是在争斗中认出其中一人正是冻豸的手下,我们兄弟也不会和付罗睺一起来到此地了。”秦放一边故作豪情的大笑,一边不着痕迹的把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

    让一旁的铁蛮听的意领神会,不自觉嘴角就带起一丝微笑。

    秦放的话一完,铁蛮就接着道:“呵呵,原来是这样,不过两位,既然我们现在是一条路上的人了,两位应该坦白一下吧。”

    此话一出,让秦放和南流月不禁一愣,不知道铁蛮所指的到底是什么。

    “两位不用惊讶,司狼牙和蛰古两人虽然不争气,但是修为却都已经是元婴中期,丝毫做不得假,被他们联手全力一击,恐怕不是一个元婴中期修为的人可以接下的。两位的修为应该不止元婴中期吧。”铁蛮微笑道。

    听的秦放和南流月心中暗呼厉害,如此确实能推断出两人的修为,南流月装作尴尬一笑道:“呵呵,让两位盟主见笑了,我们兄弟的修为确实是元婴中期,但是由于我们所修习的功法颇为玄奇,此刻我们的真实实力已经可以对战元婴后期的高手而不落下风,不过就是此种功法休息过程比较缓慢,需要有些耐『性』才成~!”

    “哦。原来如此,看来两位恶兄果然都是难得的人才啊,只是这功法上便是出类拔萃,来,为此喝一杯。”铁蛮眼中精光一闪道。

    要知道整个无尽沙海之中修为能够到达元婴后期的寥寥无几,除了那几个最近由元婴后期突破到洞虚期的各方首领,基本上就没有他人了。

    各大势力的主要战力,基本上都是元婴中期的,比如沙荒殿的副殿主们也都是元婴中期而已,所以如果如果突然有两个实力可以达到元婴后期的高手加入,荒雀盟可以说实力大增。

    此时,听到秦放和南流月两人居然可以对阵元婴后期的修士而不落下风,铁蛮已决定不是威『逼』利诱两人,而是下决心用尽一切办法,让他们真心归顺。

    四人饮罢,铁蛮接着说道:“两位今后有什么打算么?”

    “我们兄弟此时只有一个愿望就是杀掉冻豸,至于其他的还没打算过。”南流月说道,铁蛮的话中的意思,他怎会听不出,所以顺着铁蛮的话来作答。

    “呵呵,两位都是难得的人才,但是恕铁蛮直言,在如今的修真界中,只有实力才是说话的资本,如果仅凭两位截然一身的话,恐怕很多天财地宝,神兵利器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铁蛮油然道。

    秦放和南流月对望一眼后,秦放装做无奈道:“哎~!修真界的事情我们怎会不懂,但是寄人篱下的生活实在不好,有多少人可以做到胸襟开阔的容人之量?所以我们兄弟才决定做完冻豸的事情,就闭关修炼,再不管世间的事情。”

    “两位这样岂不是埋没了人才,也辜负了大好光阴啊,呵呵,我娄音以『性』命作保,两位今次遇到了归处了,放眼四方,唯我们沙荒殿讲究唯才是用,两位不要错过~!”娄音自信满满道。

    秦放和南流月装作颇有戒心的对看一眼,而后南流月装作叹息道:“两位盟主确实是我们见过的不可多得的高手,但是,恕在下直言,明主一事,真不是说出来的啊,当年我们兄弟也曾被人看重,只是还不是被人当做弃子。。哎~!”

    “呵呵,两位兄弟放心,我铁蛮绝非此类心术不正的修士,只会唯才是用,而且要两位相信本盟主,也不是难事,只需一点即可证明,两位一看便知。”铁蛮说罢向娄音一点头,娄音马上会意向一边的手下道:“去请风总管过来~!”

    “是~!”该人一声领命,快速飞走。大约半盏茶的时间后,一脸笑容的风缠,高速赶来,几个呼吸就到了望月亭中。

    现在的沙缠显的颇为潇洒好看,来到之后先向铁蛮和娄音分别行礼,而后才微笑着向秦放和南流月打招呼道:“在下荒雀盟总管风缠,见过独猖、独狂两位兄台。”

    “这。。”秦放装作疑『惑』道。

    “呵呵,独猖兄不必疑『惑』,风缠的修为虽然只有金丹后期,但是他志计过人,行事非凡,是不可多得的人才,现在暂居我荒雀盟的大总管之位,在荒雀盟中仅在我二人之下,其他副盟主之尊,也必须受他节制。”铁蛮微笑着解释道。

    “什么~!”秦放和南流月明知道风缠的地位不低,但是听铁蛮说出,还是忍不住讶道。

    不过虽然惊讶是真的,但也同样让秦放和南流月两人心中泛起苦笑,在他们看来,已经没有一丝可能与铁蛮一同将事情和平解决了,因为铁蛮器重的风缠是他们必杀之人。

    风缠倒是丝毫不觉的笑道:“盟主招我来原来是为了见两位恶兄,呵呵,实在是在下的荣幸啊,其实早下早有心与两位恶兄结交,但是虽然我是荒雀盟的总管,其实说起来我的修为确实只有金丹后期而已,唯恐两位恶兄不屑于我结交啊,呵呵。”

    多年在狱林中的锻炼此刻显『露』了出来,虽然秦放和南流月虽然恨不得立刻将风缠斩杀,但是还是仍旧一副处变不惊的样子一同和风缠打招呼。

    双方礼过之后,秦放才一副心悦诚服的样子向铁蛮说道:“铁殿主有此魄力,独猖拜服,若两位盟主能一贯如此,我们兄弟为你卖命又如何~!”

    南流月也诚恳道:“如大兄所言,独狂愿与盟主共谋大计。”

    “哈哈哈哈,两位果然重信,我荒雀盟有两位相助定然无敌于无尽沙海!”说着手中光芒一闪,两件只有巴掌大小闪着光芒的乌黑铠甲和两个绿『色』的小瓶出现在铁蛮手中。

    做完后,铁蛮接着说道:“两位既如我荒雀盟,就不是外人。这两件黑甲,名为黑炎甲,是本盟专于炼器的飞泉护法炼制,飞泉护法已经在炼器上有相当的造诣,这两件黑炎甲是他用采于地火傍生出的千年黑曜石炼制,铠甲本身防御力惊人,已经是玄级上品的法器,此外此甲内有地火残存,对于冰类法觉的防护有奇效,至于这两个小瓶中装的么,正是老鸟炼制的百香丹。不要小瞧老鸟,他可是个中高手,他手里有一颗吸灵草,平日里定要贴身收藏,此草可以吸取天下间各种宝石中蕴含的灵气为己用,由此草做『药』引任何『药』品都会有不小的提升。这百香丹就是以此草的叶尖为『药』引,已经可算是三品丹『药』,是疗伤上不可多得的仙品啊。”

    秦放和南流月略微推辞一番后就欣然接下,毕竟两人现在都没有好的防身宝甲,而百香丹也确实是不错的灵『药』,不过两人心中对于铁蛮又作出了一番重新估计,如此手笔、如此魄力,如果秦放和南流月不是另有目的的话,的确很可能就被铁蛮打动。铁蛮的手段比之付罗睺确实要高明的多,相反想要和他作对的话也要小心的多。

    看到两人欣然接下,铁蛮心情大好,大笑着说道:“呵呵,两位今后在我盟主就是长老身份,除了我和娄音外不受任何人节制,风总管宴后通知其他人吧。”

    风缠微笑着应承下来,随即表示会立刻准备相关事情的宣布。

    “多谢盟主~!”听到铁蛮这番话,秦放和南流月赶忙装作震惊,起身答谢。同时暗叹铁蛮的手段厉害,如此手腕,手下怎会还不效死命。

    “恭喜两位长老~!”看到两人的表情,风缠知机率先道贺道。秦放和南流月一愣,随即哈哈大笑着与他痛饮。

    等三人饮尽,娄音才慢慢说道:“两位对于附魔宫和绿妖领各有什么看法呢?”

    “按我们兄弟所想,当然是灭掉冻豸的绿妖领,但是现在事实上确实是附魔宫实力较弱,只是我们和付罗睺一场患难,心中不忍如此。”秦放苦涩道。

    “呵呵,这话才是真心,两位当真不负铁蛮重托~!不过两位有心,那付罗睺确是狠心,当日付罗睺离开时用的法器就做咫尺天涯,是一件了不得的辅助『性』法器,我原本只在凡人锦丘帝国中的修真者商铺中见过,当时由于灵石不够而放弃,这件法器,是用阴阳两极磁母炼制,分为阴器和阳器,使用者把阳器预设于一地,而身带阴器,只需一个念头,便可以飞回阳器所在之地。比之神行符高明何止百倍,是不可多得的保命法器。付罗睺带着此种法器前来,其目的绝不简单,还有那一干前来的附魔宫的徒子徒孙们,都是些资质平庸之辈,我铁蛮敢保证,付罗睺次来,绝不安好心,但有一言不合, 他绝对会牺牲两位,换取自己逃命。”铁蛮不慌不忙的说道。

    “此话当真~!”南流月故意讶道。

    “此话半点不假,只要两位细想一番自然明了,也不用我多费唇舌。”铁蛮微笑道。

    “如此的话,我们也不在维护付罗睺,但凭盟主决定”秦放说道,铁蛮说的如此客观,如果他再坚持攻打绿妖领的话,定然会引起铁蛮的疑心。

    “呵呵,独猖兄终于想通了”铁蛮一笑后,微微一顿,接着朗声说道:“此次的目标我已经决定,那就是----冻豸的绿妖领~!”

    “什么~!”秦放和南流月不禁讶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