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一百三十八章 丢卒
    听到自己还有机会,原本强硬的涉云脸『色』舒缓,慢慢道:“你有解『药』?如果我能不死,我可以帮你把冻豸诱来此地,但是我怎么信你?”

    声音未落,呼~的一声,一颗黑『色』的丹『药』从娄音手中向涉云口中疾飞,涉云在这种身重剧毒出其不意的情况下,根本是避无可避,咕咚一声直接把『药』吞下腹中。

    被迫服『药』的涉云刚想喝骂,却发现身体已经可以慢慢移动。

    刚才娄音『射』出的正是腐肉食尸虫的独门解『药』。

    涉云脸上一红,尴尬道:“多谢楼盟主~!”虽然不太明白这所谓的荒雀盟现在是什么情况,实力如何,但是敢动绿妖领这种势力的定是一方好强。

    涉云也是活了几万年的人物,这点心思还是有的。

    一旁的秦放却是一副理该如此的表情,和铁蛮在一起久了,娄音的豪气自然不下于他,果然敢于直接把解『药』直接送给涉云。

    毒素被解以后,涉云脸『色』好看呢了很多,恭敬的向娄音说道:“娄盟主,我涉云虽然不算什么人物,但也知道信义,不知道我该怎么帮你,不过,在此之后,请娄盟主收留,否则我必死无疑~!”

    “这是自然,我们。。”娄音的话没说完,秦放突然呼的一声穿了出去,与此同时,两把雷刀,高速的『插』如沙地,还没等众人明白过来,一声惨叫后,一个眼小嘴尖黄衣男子被秦放的雷丝拽了上来。

    “图尖~!我怎把他忘了,土光兽可是极善于土中逃生~!”一看此人,涉云禁不住惊呼道。

    被抓出来的正式图尖,不过此时他确实一副硬汉的样子,虽然被秦放伤的不轻,仍然喝骂着涉云。

    秦放刚想动手,被辱骂一番的涉云却一声冷哼,瞬间移动到图尖身边,一手灵压直接向图尖头顶按去,强大的元婴中期的攻击瞬间把只有金丹期的图尖轰成了碎渣。

    这涉云果然机灵,借着图尖辱骂,面子被损的机会,直接表中心,一招,弄死了对冻豸忠心不二的图尖,秦放不禁暗自想道。

    “独猖长老果然厉害,差点误了大事~!”看到图尖被秦放揪出,身为盟主的娄音诚恳到道。

    “盟主过奖了,只是我和此人见过一面,对他有些熟悉,顾而特别注意罢了。”秦放谦虚道,事实上,秦放对于图尖上次可以跟在他们身后的事情颇有戒心,一看图尖来到,注意力就不由的放在他身上,没想收到了奇效。

    不过经过这件无心的事情,娄音对秦放的信任度却是直线上升。

    当众人松一口气的时候,冻豸的绿妖领方向,突然传来一生尖利的破空声,声音之尖锐,让距离绿妖领有段距离的娄音和秦放这边都感到耳骨隐隐作痛。

    骇的众人不由的向绿妖领方向望去。

    只见一道红黄驳杂的光芒冲天而起,而且随着高度的增加光芒越来越粗大,眨眼间,升上万里高空,就在几人惊诧的时候,光芒突然爆裂,在上空形成一个约百公里大小的红黄驳杂的圆形云团,久久不散。

    “不好,这是绿妖领的顶级信号,这种信号一项只有冻豸自己掌握,冻豸知道了~!”涉云惊呼道。

    “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娄音急道。

    “定是因为屠图尖的原因,图尖是出发前奉冻豸命令加入我队的,只是不知道什么他用的什么方法通知的冻豸。”涉云略一思考道。

    “恐怕不是图尖通知,而是我们自己犯的错,图尖定是有共生符在冻豸手中,而图尖也定有保命之法,只要图尖一死,冻豸就会知道发生了不寻常的事情。”秦放分析道。

    “涉云,你立刻向冻豸禀报,就说自己被一群神秘人袭击,身边的人多有战死,请冻豸来援~!”娄音急忙说道。

    涉云一点头,拿出一道传讯灵符,迅速用灵识记录好信息,向空中发去。灵符一闪即逝。做完这一切,涉云等着娄音的命令。

    娄音正想说些什么,两道传讯灵符部分先后的闪现在娄音面前。娄音把手一招,脸『色』稍缓,向众人道“大家放心,定风宫的来人已经被独狂长老和风总管带来的附魔宫的人挡住了,而冻豸这蠢货,已经开始向我们来了~!好了~!,原计划不变,继续诱杀~!”

    “是~!”众人一声应诺,再次藏匿起来。

    半个时辰时候,背负大斧的冻豸才缓缓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只是冻豸根本不向涉云一样急忙赶来,而是远远的看着一地尸体的陷阱,陷阱之中只有一个涉云在彷若无人盘坐调息。

    就在众人苦等的时候,远处的冻豸一张口,一股青『色』的运气迅速把陷阱裹了起来,被裹住的尸体中不时的有些青光在青『色』气体中闪动。

    在附近守候的荒雀盟的精英,包括秦放在内都感觉头脑一蒙,吓得他们赶忙运功抵挡。

    好在青气来的快,去得更快,几个呼吸的功夫,青气再次被冻豸吸入口中,而陷阱中的一切仿佛没有任何变化,而且在做完这些后,冻豸似乎陷入了沉寂。

    就在众人奇怪的时候,远方的冻豸突然把手向空中一招,一个笊篱样的东西旋转着向陷阱处飞来,在飞行的过程中,逐渐的变大,而它飞到陷阱上的时候已经变成一个足有十里方圆的巨型笊篱,天空也随之变的异常阴暗,仿佛乌云压顶一般。

    而下一刻,本来在陷阱中间的安坐的涉云只看了天空一眼便神『色』大变,像受到某种惊吓一般,大吼一声放出一团烟雾把自己团团罩住。

    众人疑『惑』间,一只如黑缎般的妖兽在烟雾中闪电般冲出,向着笊篱之外急速『射』去,慌『乱』中的涉云竟然是直接化作本体踢云兽,向远方逃命。

    然而他还是晚了,无论涉云的速度如何快,就是飞不出巨型笊篱的范围,而此刻笊篱中更是逐渐闪出丝丝白线,迅猛无比的向涉云割去,虽然涉云在笊篱中的速度已经快到产生幻影的地步,可是仍然躲不开笊篱发出的白线的切割。

    无尽的白线中,不时就会有一两道割在涉云的身上,在他身上留下一道血线。随着白线的切割,涉云不是的发出一阵阵无奈的痛叫,相信用不了不久,涉云就不会再有反抗之力。

    此时涉云再也顾不得什么了,对折冻豸高叫道:“夕磷,我知道是你~!快把螺魂罩给我收了,否则我出去定然和你不死不休~!”

    此话一出,外面的那个冻豸倒没什么,秦放却吃了一惊,夕磷是绿妖领的副领主,修为到了元婴中期的极致,本体是六级妖兽朱斑梦貘。

    这种妖兽虽然长相憨厚,但是却身具异能,除了可以吸食人梦意外,还可以吸食死人的记忆,并能把这些记忆重现在自己的脑海中,修为到达一定高度的话,还可以把这些记忆传递给人看,同时这种妖兽还极善于幻化之术,可以用幻术把自己伪装的惟妙惟肖,不过他们的攻击力却不高。

    但是夕磷确是例外,他有一件法器名叫螺魂罩,是用寒蝉丝配以深海蓝铁炼制,形似笊篱,最多可以罩住十里内的一切人物,并高速攻击,是一个攻击范围和攻击力度都非常厉害的法器。

    而眼前这个冻豸,显然有问题,很可能对就是涉云说的夕磷伪装的。

    不过如果眼前的这个冻豸是夕磷幻化的话,那可就大事不妙了,虽然夕磷带来了绿妖领中近半的人马,但是绿妖领中剩余的人马也比铁蛮那队人马要多,毕竟计划中,冻豸应该倾巢而出才是。

    “糟糕,如果按现在的情况算,铁蛮那边的攻打绿妖领的话就危险了,那抓住冻豸,帮袁空报仇的希望也就渺茫了。”秦放兀自在此计算。

    但是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容他『乱』想了,毕竟夕磷骗过铁蛮的几率非常大。

    就在秦放思考的时候,涉云已经在螺魂罩这个法器之中险象环生了。

    看到夕磷不理自己,涉云高叫一声,张口一喷,口中一道白光闪电般『射』出,迅猛的向夕磷『射』去。

    那个“冻豸”,冷哼一声,化作本来样子,原来是一个身体极为粗壮的汉子,此人身穿十分宽大的草绿『色』狮带连铠兽面甲,把他那粗壮的身体趁托的极其雄壮,一时看去,也算有几分豪气。

    只是一头稀拉的灰褐『色』的头发下配着一张憨厚的圆脸,和他威猛形象,以及狠辣狡诈的行事很不相称。

    而『露』出本来面目后的夕磷,面对攻击自己的涉云也不再客气,一边慢吞吞的把手向空中一伸,一边的吼道:“叛徒~!你必定死无葬身之地~!”。

    说罢,竟然单手迎向,涉云喷出的白光。

    而就在白光于夕磷申向空中的手掌撞在一起之时,一面约有脸盆大小的黑盾迅速飞出,盖住了夕磷的手掌,然后才和涉云的白光结结实实的撞在一起。

    只听铛~!的一声巨响,白光和黑盾一触而开。

    黑盾光芒一闪再次消失不见,而白光却有些颜『色』黯淡,飞行的速度也慢了不少。

    此时在一旁隐藏的秦放等人才发现,涉云发出的那到白光是一件只有小指甲大小的法器,呈三角状,速度极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