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幻阵
    被娄音寄予厚望的南流月一边,此刻却面对着极为严峻的形势。

    刚开始的时候他们的任务确实十分轻松,来到绿妖领和定风宫的必经之地后,南流月的这队人马就再此布置出一个威力颇为不错的二级幻阵,『迷』踪阵。

    『迷』踪阵是纯粹的幻阵,没有任何杀伤或者防御作用,但是正因为如此,此阵的在幻术上的作用相当精妙,等闲人等进入此阵只能是有进无出,徘徊无定。

    布置此阵时着实让南流月感慨了一番,倒不是为此阵法,虽然他的阵法造诣还到不了这个层次,但不至于为此感叹,他所感叹的是荒雀盟中的银雀。

    此阵乃是银雀亲自炼制,布阵人只需以特定的手法,按照顺讯,把炼制的阵基摆放到指定的位置上就行了。

    如此手段是现在的南流月无法做到的,他拼尽全力也不过能做出一级阵法,更别说举重若轻的炼制这种阵基石了。

    阵法布置完毕之后,荒雀盟的一干人等都在南流月的命令下埋伏起来了,等待敌人的到来。

    这种无惊无险的时间大约过了三个时辰左右,就被远方飘起的一片红云打『乱』了,看到红云的时候南流月就知道真正的考验来了。

    果然红云出现不到一刻中的时间,简枯的定风宫就有了反应,而且是相当大的反应。

    身着一身宽大的皂『色』衣袍的定风宫宫主简枯亲自带着一队约有二十多个元婴期的高手想着绿妖领方向疾飞,单轮实力,要比南流月这边强上不少,好在幻阵已成,靠此阵也能阻上对方一阻。

    还在,一切如计划所料,然茫然不知的简枯带着定风宫的高手直接冲入了『迷』踪阵当中。

    进入阵法之中后,简枯等人就如同在密封器皿中『乱』飞的苍蝇一般,不停的『乱』飞一气。

    阵法外面到敌人『乱』飞,但简枯他们自己可就不这么感觉了。

    简枯一行人只是感觉,眼前的景象如波纹一般轻轻『荡』漾后,身体便就进入了一个漆黑如墨的空间,而且每个人都感觉天地间只剩下一个,再也感觉不到其他人。

    不用多言,惊恐中都定风宫妖修都知道自己是陷入某种阵法之中了。

    一群人除了简枯外都在拼命的向向前飞行,试图飞出幻境的阵法范围。

    可是要是这么就能飞出去的话,那里还算的上是换阵,每个人认为的直飞都不过是在阵法中绕圈罢了,徒劳浪费自己的灵力。

    就在南流月等人轻松观看的时候,突然一道灵光从一身长袍的简枯袍下闪电般飞出。

    “不好~!是传讯灵符~!兄弟们,给我杀~!”南流月惊呼道,看到传讯灵符那一刹那,南流月就知道轻松的日子过去了。

    『迷』踪阵虽好,但是却根本挡不住传讯灵符或者攻击的外放,因为只有『迷』幻功能的『迷』踪阵,把『迷』幻能力发挥到了极致,没有任何其他功能,所以根本拦不住传讯灵符的飞走。

    只要有定风宫其他妖修来源,必然能看到不妥,而且『迷』踪阵这种阵法的阵,一旦被发现,没有了幻境保护的阵基,在外面很容易被击毁。

    简枯竟然不顾身份的求救,让本来想借『迷』踪阵实施拖延计划,暂时困住定风宫一行人的南流月知道,此法恐怕很快就也就再也行不通。

    所以权衡之下,南流月只能无奈选择,先借助『迷』踪阵的优势,袭杀定风宫修士,只是这样一来,『迷』踪阵必然会被一同毁去,让拖延计划泡汤。

    不过总好过敌人来源,没有一丝收获。

    随着南流月的一声高呼,蓄势待发的一众妖修集中最强攻势向阵中游走的简枯等人攻去。

    一瞬间五彩斑斓的攻击和法器,映出一片血红,被困的定风宫宫众和『迷』踪阵一同被这强大的攻击,冲击的四分五裂,分崩离析。

    不过就在阵毁人亡的一瞬间,一道青光向着定风宫方向闪去,很快就和接符赶来的一干定风宫的后援教会在一起,慢慢的向南流月这边推进。

    “是简枯~!他居然逃开了~!”南流月吃惊的讶道,要知道他们这边的妖修虽然不如定风宫赶来的人那么多,但是实力也是非常强悍的。

    在那种攻击下,南流月自问都不能留住『性』命。

    想不到简枯不但没死居然还有逃跑的能力。

    其实现在的简枯也大为震怒,他发符求救的目的只是不想浪费时间而已,因为冻豸的灵符中说他现在很危险,简枯虽然不必救他,但是浑水『摸』鱼这样的事还是要做的,去晚了,恐怕就没有机会了。

    但是没想到便宜没有,自己到是差一点死了,要不当初倾尽所有财力才购得一绝妙法器:舍己金身的话,此刻他就是个死人了。

    舍己金身可是货真价实的地级中品法器,是修真界第一巧匠酸叶道人使用无相木的附肢炼制,作用非凡,可以一次『性』转嫁自己所有的伤势。

    可惜的是在炼制过程中酸叶道人过分追求完美,反而出现了不小的失误,让如此宝物变成了一次『性』用品。

    不过就算这样,舍己金身,也是十分难得,是无数修士梦想中的宝物,试想拥有这件法器度天劫的话,就相当于多了命,渡过天劫的机会就会大增。

    当初简枯就是为天劫才买下的这个法器,虽说当时耗尽了他的所有灵石,但是简枯认为值得,而且他相信任谁都会觉得值得。

    只是连简枯自己也没想到这宝物居然浪费在一件莫名其妙事上。

    这种巨大的情感落差让简枯异常的愤怒,现在他一心要杀掉眼前的这些对手以血心头之恨。

    不过他也知道,能在一瞬间将他们全被击杀的人,一定是他一个人能对付的,所以在阵破的一瞬间快速逃离。

    好在会和自己来援队伍后,简枯转悲为喜,因为简枯已经发现对手的数量并不算多,刚才自己一方被屠戮,应该是大意的原因。

    刚才一站虽然简枯自己这方被杀掉不少精英,但是来援的剩余的实力,也是占有绝对优势。

    看到简枯狰狞的样子,南流月心中一动,突然想到了自己的一个漏洞。

    要知道,南流月之前以自己的身份和简枯激烈争斗过,他深知道简枯能力好像的正好克制住他自己。

    要战胜简枯的话,南流月必定要要倾尽全力。

    只是要是和简枯正大光明的争斗的话,南流月即使不怕他,全力运转下的他定然毫无保留,一旦这些传到风缠耳朵里,南流月一定会暴『露』真实身份。

    那时不要说杀掉冻豸和风缠了,就是逃命都是件艰难的事情。

    但是要是南流月不动手牵制住已经洞虚期的简枯的话,有简枯在,他的这队人马一定会迟早被简枯一方消灭。

    想到这,南流月立刻向自己这边的人传声道:“我去吧简枯引开,剩下的交给你们了,希望你们不要辜负精英的名头,挡住定风宫的队伍。”说罢急速向着简枯飞去。

    听到这话,荒雀盟这边的妖修心中同时新生感激,要知道他们这边的实力虽然比定风宫的大队差上不少,但实际上争斗起来,未必会输的很难看。

    但是对方有一个可以完全左右战局的洞虚期高手就不同了,会让战局变的一边倒得。

    如今南流月主动担起这个任务的话,那么他们这方的妖修们至少都保留了一份活命的希望。

    听到南流月的传音,荒雀盟这边的妖修轰然发出猛烈的吼叫,齐刷刷的跟着南流月迎向定风宫的人群杀去。当先飞出的南流月,手中绿芒一闪,一道带着盈盈绿光的风刃向着简枯『射』去。

    简枯面『露』冷笑,根本不做抵挡,任由这道风刃向自己身上,对他来说这样的攻击根本不痛不痒。

    但是很快简枯就发现了自己的愚蠢,这种程度的风刃确实无法伤到他分毫,但是不表示这道风刃没有用。

    风刃溃散在简枯身上的时候,一片绿『色』的薄雾快速的随着冲击力四散开来。

    很快,随着四散的绿芒,一股股淡淡如美酒般香醇的味道四处飘散,凡是吸入这种香味的定风宫的妖修全部都变得有些昏昏沉沉的。

    “混蛋~!都立刻给我转用内息,这些酒味有毒。一群白痴,你们这群蠢货将来怎么能为我定风宫的展旗~!”简枯恼羞成怒道。

    没想到他自己的轻视反而让对方摆了一道,此刻简枯的眼中已经块可以喷出火来了。

    另一边的南流月却感觉不错,一开始他就知道这种力道的风刃对简枯根本没有用,而把最烟草的花蕊参杂在里面,一旦碰撞,醉烟草的气味就会快速扩散起来,不但可以帮助自己这队人马减少对手的威胁程度,而且会把简枯彻底激怒,从而把简枯的注意力集中到自己身上来。

    果然,南流月的动做成功的把简枯激怒了,现在简枯愤怒的双眼已经离不开南流月了。

    看着愤怒的简枯,南流月突然作出一个不屑的嘲笑表情,向着远离战场的方向,箭一般的飞了出去。

    “找死~!”极怒的简枯再也顾不得其他,冷哼一声后,全速向南流月追去。

    看到南流月成功的把简枯引走,同时又轻易的让定风宫的人马战力大减,荒雀盟一方的妖修们精神大振,人人都全力的和定风宫的妖修拼杀开来。

    而飞走的南流月和简枯两人在紧张的追逐中越飞越远,这两人都是御风的高手,速度之快远超同等级的修真者。不消一刻钟的时间,已经远离主战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