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一百四十三章 胶着
    等南流月感觉距离差不多的时候,立刻站定,冷静看着远方逐渐飞近的简枯。

    不过眼神虽冷,心中却暗自小心,上次交手中,南流月已然知道由于简枯的本体是七级妖兽飞龙,在属『性』上对于他克制的很厉害。

    南流月擅长的风灵力,在天生的风属『性』妖兽,而且是高他一个大层次修为的妖修面前,绝对不占优势。

    而且此次南流月又有提升的情况下,他飞行速度已算是极快了,但是即使这样,简枯的身形也没有落后一分。虽然南流月没有倾尽全力,但是已经足可以说明简枯在御风方面造诣极高。

    而另一边的简枯此刻却是心情大好,刚才他虽没有被落下,但是倾尽全力也赶不上南流月,让他心情极差,没想到对方竟然不知死活的停下来了,让简枯大呼运气,嘴角不自觉的『露』出一丝冷笑,不由分说的急速的向南流月攻去。

    看着半点不停向自己疾飞的简枯,南流月冷哼一声,灵力高速运转,翁一声轻颤,一件乌黑中透着丝丝暗红的战甲瞬间包裹住秦放全身。

    略带着阵阵火气的强大气息急速从南流月身上散发出来,正是那件玄级上品灵气铠甲黑炎甲。

    突来的变化,让简枯一愣,旋即一个速度极快的旋飞,堪堪躲过了与南流月相撞之厄。

    虽然愤怒,但简枯毕竟是一方霸主,再没有弄清楚之前他是不会莽撞行事的。之所以追击南流月是因为一方面定风宫在群战中稳胜,另一方面是因为他有对南流月必杀的信心。

    看到飞开的简枯,南流月冷冷一笑,刚才之所以直接选择碰撞,就是为了快速解决简枯,以他现在的修为,全力运气敛息决再加上黑炎甲,南流月有信心承受简枯一击而不死。

    但是同时,他对于简枯的攻击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了,此刻南流月的手中已经藏有困灵刀,他有信心对简枯造成一击致命。

    以自己的受伤换取对方的『性』命,这看似疯狂的举动其实是经过南流月深思熟虑的,对于像简枯这样克制自己的对手,相斗下去必然是一场长期胶着的打斗,只有这样才能快速解决解决这样的战斗,只是他没想到简枯居然这么狡猾避开了。

    另一边茫然不知自己无意中避过一场大祸的简枯,正仔细的用灵识探查这南流月身上的铠甲。

    虽然这个距离上判断铠甲的等级有些麻烦,但是简枯还是分辨出黑炎甲至少应该是玄阶中级以上的灵器铠甲,只从黑炎甲散发出的那种无法掩饰的气势,就可知此甲的不凡。

    但是简枯不动,不等于南流月不动,以他现在能力要杀掉简枯必须抢占先手,简枯思考的空档上,一身黑红『色』铠甲的南流月向着沙地猛烈的冲去,瞬间便没入沙土之中。

    南流月想的很明白,简枯虽然同样是用风的,但是简枯由他那件衣袍中『射』出风茅样的法决十分凝练,具而不散有如实质,而且其在速度上同样是很难抵挡。

    既然如此,那么想限制简枯这种古怪的招式的话就要『逼』他和自己在沙土中相斗,那时风法的使用就受到了极大的限制,至少速度上要慢上不少。

    看着急速遁入沙中的南流月,简枯心中大定,要知道他的本体飞龙妖兽,这种妖兽正是沙土之中出生,对于土遁的了解可以用登峰造极形容,和他比土遁,犹如以卵击石。

    所以简枯想也不想的向沙土中飞去,刚进入沙土中时简枯还很得意,因为他很快就发现了南流月的位置,而且以他的速度,两人间的距离可以说是转瞬即至。

    不过很快简枯就后悔了,因为虽然他在第一时间就向南流月遁去,但是几个呼吸之后的简枯感到眼前一阵模糊,周围的沙土变得如同粘粥一般,而他则像搁浅的鱼一样,变得寸步难行。

    而就在此时,一道褐『色』的光芒向着他的腹部曲折飞快『射』来,犹如一道褐『色』的闪电,快而精准,而且粥样的土层对其没有丝毫影响。

    大惊失『色』的简枯,身上突然银白和深黑双『色』的光芒闪烁,两个粗的光环犹如套筒一般在其上下晃动,瞬间便把简枯护的密不透风。

    而攻向简枯褐『色』光芒却是速度丝毫不减,硬生生的向简枯身上的光环罩撞去。

    只听喀嚓的一声,简枯被打出老远,竟然飞出了粥样土层的范围。

    简枯一边终究是仓促中行事,被撞飞的简枯还是感到一阵经脉晃动,难受的要命。

    不过争斗经验极为丰富的简枯在回复行动的一刹那,还不忘用灵识查看袭击自己的东西,知己知彼方能不败。

    只是奇怪的是在简枯观察下的那道褐『色』的闪电此刻已经没有了动静,仿佛用尽了能量一般平静的躺在土层之中。

    “树根~!竟然如此厉害~!”看清后的简枯不禁大惊,想不到差点要了自己『性』命的东西居然只不过是一段树根而已,怪不得会曲折的前进了,如果自己法器--阴阳双环使出的稍慢一线,那么自己已经死了。

    而另一边的南流月同样大吃一惊,他在潜入砂层的时就开始忙碌起来,虽然沙面上看不出,但是南流月却在沙土中飞快的饶了好几周了。

    这些事情的目的就是布下一级阵法地陷阵,一个简单无用的阵法,功能只是将一片土地变成如粘粥一般的存在,其作用也只是十分简单就是防备土遁术,比如在自己的洞府周围布置此阵。

    但是这种等人上门的阵法基本上起不到多大作用,一般也只是作为初学阵法的修真者练手用罢了,被像南流月这样的妙用还是首次。

    只是南流月没想到的是,其后的攻击不但无功而返而且还把简枯给打出了阵法之外,算是间接帮了简枯一把。

    更让南流月感到事情棘手的是,简枯在最后一刻招出的那对法器,单从那对圆环散发出的银黑两『色』的气息就可知道那是一对玄级上品的法器,甚至已经是接近地级的水平了。

    不过好在只看简枯的使用方式和不以之攻敌就知道那是一件辅助『性』法器,只是不知道具体作用罢了。

    简枯此刻根本无心注意南流月的想法,脱困以后他感到的除了受伤的难受外还有格外的心疼,对其法器的心疼。

    简枯的法器阴阳双环,虽然是玄阶上品的法器,但和进攻和防御无关,刚才用来抵挡是为了保命,迫不得已而为之,只此一下就让阴阳双环有些些许损坏。

    这阴阳双环的材料,只比制作付罗睺的咫尺天涯所用用的阴阳两极磁母稍差,叫做阴阳石,是和两极磁母滋生的一种宝物。

    但是简枯这件法器的恶毒程度,却远非咫尺天涯这样的法器可以比拟的,仅其炼制过程就是用两极石配以百人以上的生人元神炼制而成。

    法器的作用更是阴毒,是一种专门夺人元婴的法器。

    由其于炼制过程中参杂了不少的生人元神,其中蕴含的阴柔的牵扯之力极为庞大,使用时,发出阴环锁住对手元婴,再有阳环牵扯,由于两环间的磁力加上阴柔的吸力,即使对手修为高过使用者一个层次,其元婴也会被巨力牵扯而出,爆体而亡。

    只是由于材质的问题,此件法器并不十分坚韧,并不适合法器间的拼斗,以之伤敌必须出其不备,所以一上来简枯才没有使用此件法器。

    被打飞后,简枯快速的远遁,由于不知道南流月阵法的范围。

    被偷袭后,简枯选择了最有效的防范措施,而且刚才使用的阴阳双环再次收入体内,让南流月『摸』不清状况。

    然而简枯不知道的是就在他飞顿的时候,无数看不清的细小根洛在以一种绝不比他慢的速度向他包围过去。

    就在简枯停住的一刹那,无数褐『色』的细根犹如蛛网一般迅速的向他裹去,略松一口气的简枯根本没有想到,惊诧间就被细根裹住。

    而另一边的南流月却没有丝毫松懈,细根在他的控制下源源不断的向层层向简枯裹去,几个呼吸的功夫,一个硕大的跟球就出现在南流月眼前。

    完成后,南流月一刻不停,那种可以挡住视线的飓风正在他手中逐渐形成。

    但是就在他准备的时候,包裹简枯的跟球,突然向四周配传出无数细小的气劲,犹如道道钢针,不但刺穿了跟球,同样把土层中的沙土吹刮的刺刺作响,眨眼之间,根球爆裂成根根断枝,而简枯则在根球碎裂的瞬间遁出土层,飞向高空,只是仓促间显的有些狼狈。

    遁出土层的简枯已经有些疯狂了,因为他的土遁之术远胜于南流月,但是由于南流月层出不穷的奇招,让他应付起来显的捉襟见肘,最终还迫的他这土遁大家逃出土层。

    这种明明优于对手,却被压制的无还手之力的感觉,让简枯怒不可遏。

    遁出之后,愤怒的简枯一刻不停的把他那独有的风茅向着地面不断『射』出,尖利的风茅已经被他运用的有如实质,锐利异常,刺啦间便刺入土层,放入如刀入腐肉一般。

    狂『射』的风茅带来的巨大冲击力,直接激『荡』的大漠中沙尘滚滚,四处飞扬,一时间遮天蔽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