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一百四十四章 鏖战
    虽然弄出这么大的动静,但是简枯知道,这不过是自己的发泄而已,因为他根本找不到运气敛息术的南流月的位置,这些风茅只不过是胡『乱』『射』出而已。

    简枯不知道的是,南流月的惊讶和无奈根本不下于他,要知道刚才南流月使用的是菩提藤的跟,虽然菩提藤的茎叶十分坚韧,但是其实菩提藤的根茎才是它的根本,不但覆盖面极广,而且坚韧程度比之菩提藤的茎叶要强上不少。

    但是如此坚固的根球却被简枯毫不费力的挣脱了。

    南流月相信换即使过自己也不会比简枯做的更好。

    只是两人都高估了对手,南流月同样不知道简枯挣脱根球也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的。

    空中的简枯经过一阵发泄后,慢慢停了下来,此刻他已经恢复了原有的理智,开始思考对策,刚才他挣脱根球和发泄用了不少的妖力,大概有超过了自己妖力的五分之一。

    而且为了挣脱根球他使用了一个只有化作本体才能使用的招数,让他感到有些不适应。

    不过冷静下来的简枯还是相当可怕的,第一时间他就察觉到南流月的那些攻击的方式有些眼熟,而且自己应该见过。

    半晌之后,若有所思的简枯神『色』一变,眼中『露』出狂喜『色』的大声喝道:“长生树~!快给本宫奉上绿玉浆~!否则今次我简枯定要把你打的形神俱灭。”

    躲在土层中的南流月听到简枯的呼喊,心中不惊反喜,简枯定是因为他使用草木来攻击他而把自己当成了长生树,这样正好,即使简枯走脱了,以简枯对长生树的痴『迷』也会为他保守秘密。

    但是简枯的下一句话,就坚定了南流月杀死他的决心。

    因为正在他高兴的时候简枯接肆无忌惮的着吼道:“长生树~!不要以为你掩藏的多好,都没有用,即使你全力逃跑也没用~!只要我告诉铁蛮你的真身,你以为他会容你~!?还是乖乖的给我出来的好~!说不定我们还有合作的机会~!”

    听罢简枯的吼叫,心中下定决心的南流月,眼中精芒一闪,再不管简枯的吼叫,开始布置起来。

    只见南流月手中一点绿光不停波动,一道如水一般的绿『色』波纹开始在地下慢慢的铺展开来,绿纹极为柔和,沿着沙土间的缝隙似缓实快的逐渐蔓延出去,片刻的功夫已经有近五里的范围被绿纹渗透。

    做完这些之后,南流月轻叹一声,把手一招,沙土中蔓延的绿『色』中的一部分绿点,舒~!的冲出沙面,疯狂的生长起来,挺拔的树干,舒展的枝叶带着无数的沙粒从土中升起,微风拂过,细沙从树的各个部分掉落下来,仿佛下了一场沙雨一般。

    “指天树?好快~!”简枯讶道。

    当简枯震惊眼前这种庞大的景象的时候,只过了几个呼吸的时间,原本一片空旷的沙漠之上就被无数巨树变成了一片绿洲。

    指天树最终长得高达百丈,不但瞬间把天空遮住,也把简枯罩在树林之中。

    瞬间完这些,南流月也感到有些吃力,不过只有在这样一个环境中才能让简枯上当。

    而另一边的简枯看着四周的变化,已经从惊讶中转醒过来,此刻他脸上不『露』一丝表情,只是眼中警惕的看着周围的环境,等待着南流月的出现。

    从看到树木咋起的那一刻起,简枯心中就加坚定了自己的判断,只有长生树那种强大的生命力才能给予其他植被如此旺盛的生长力,这些突然冒出的树木定然是长生树隐匿踪迹用的。

    想通了这些之后,简枯是却没有进行下一步的行动,虽然以他的实力,瞬间毁掉这片新生的绿洲也是轻而易举,可是一旦这么做了,长生树铁定躲在土层中不出来,他要的是绿玉浆,只有长生树跑出来,他才会有机会。

    而简枯注意的南流月,已经在指天树拔地而起的时候躲在一棵树上连同指天树一起遁出土层。

    指天树就是狱林中最常见的普通树,不如草木妖兽之列,可是秦放非常喜欢的这种树可达的高度,在他的鼓动下南流月才炼化了一颗,没想到今天居然用到了,而且隐藏的效果还不错。

    躲在树后的南流月发现简枯突然把眼睛闭上了,让他有些意外,要知道,运气敛息术的南流月是简枯根本无法发现的。

    但是很快南流月就明白过来,因为下一刻,简枯的衣服上一个黑洞瞬间发出一道刚猛的风茅,风茅速度之快,眨眼间就刺穿了一只正在游走的沙鼠。

    看来简枯是把灵识控制的铺满地面,只要地面上稍有异动,他就会将对方直接『射』杀。

    既然如此就让他再上一个大当吧,南流月想到这,眼中绿芒一闪,八道如细丝般的一线藤陡然『射』出,犹如八道光芒向着简枯径直刺去。

    闭眼的简枯冷哼一声,宽大的衣袍一鼓即消,衣服上八个黑洞同时气劲大盛,八道风茅向八根一线藤『射』去,毫无花假的和一线藤撞在一起。

    就在这劈啪声一片时,一个黑漆漆的身影猛的撞向简枯。

    “就知道是你~!给我死~!”简枯闭上的双眼突然猛的一争,向着黑影一爪抓去。

    手爪及体的那一刻,一道似有似无的环形黑光瞬间裹向黑影,只听扑吾~!一声闷响,简枯的手爪已经如刀入腐肉般『插』进黑影之中。

    但是接下来简枯却大叫一声不好,向后即退。

    然而还是晚了,另一个黑影,在简枯身上一击而退,简枯宽大的衣袍在此击下被打出一个拳头大小的破洞,一股浓绿『色』的『液』体喷体而出。

    “啊~!~!”简枯一声痛叫向一边跌落,跌落的那一刻,简枯已经面如金纸,奄奄一息。

    南流月毫不犹豫的急速跟上,准备给简枯致命一击,因为他知道飞龙的血『液』就是罕见的墨绿『色』。

    然而就在南流月追近的时候,本来奄奄一息的简枯,突然眼光大盛,抬手一推,刚才闪过的那道若有若无的黑『色』光幻,舒~!的没入南流月体内,惊的南流月急忙飞退。

    原来刚此南流月首先控制一线藤引开简枯攻击的同时,把一块龟甲檀也快速招了出来,向简枯掷去,让简枯以为是他亲自突袭。

    结果如他所料,简枯果然上当,全力攻击龟甲檀,就在这个时候南流月偷袭成功,只是没想到简枯居然诈伤诱他上当。

    另一边简枯一抹嘴边的墨绿『色』血『液』,发出一声狞笑,刚才他攻入龟甲檀的时候同时把阴阳双环中的锁婴阳环向龟甲檀渡去。

    但是阳环立刻无功而返,让简枯立刻知道上当,急忙运气功力防御,虽然最终难免一伤,但是并不算严重,而且刚才他已经趁南流月近身之际把阳环打入南流月体内,让他感到胜券在握。

    看到狞笑的简枯南流月就感觉有些不对,随即想到刚才那道不痛不痒的黑光定是有古怪,急忙运气灵力内视一番。

    这一试着是把南流月吓了一跳,他自己那青『色』的元婴上套着一个乌黑光亮的黑环,黑环有如钢箍一般死死把元婴扣住。

    “哈哈哈,不用查了,你中了我的法器阴阳双环,此刻是生是死都在本座一念之间~!”简枯看到南流月皱眉的样子,不禁哈哈笑道。

    南流月冷哼一声道:“简枯~!你果然阴险,但不要以为小爷就此怕你,有什么手段使出来就是~!”此刻南流月虽然内视到黑环的存在,但是却感觉不到它有任何作用,面对未知的危机,南流月只能出言试探。

    “哼~!不知死活~!合~!”看到南流月毫不在乎,怒不可遏的简枯把脸一黑,冷声喝到。

    随着简枯的喝叫,南流月感觉自己的元婴被黑环慢慢向体外拉去,一股莫名的痛苦让他难以自制的嚎叫起来,这种来自元婴的痛苦直接传递到元神之中,痛苦根本不是言语所能形容,饶是南流月这样的毅力坚毅之人,也扛不住。

    好在简枯一施而停,痛苦也随之消失。

    “相信了吧~!把绿玉浆给我,我就饶你不死~!否则让你生不如死~!”简枯狞笑这说道。说罢把手向前一伸,一个如透光白玉般的白环在简枯手中出现,旋转着浮在简枯手掌之中。

    此环一出,南流月就立刻感觉到了体内的异动,锁住元婴的黑环有如受到吸引一样,就要向着白环飞去,让南流月深信,简枯确实有折磨他的资本。

    想到这,南流月不觉暗叹一口气,看来今次真的失策了,想不到简枯还有如此手段,现在他的命运真的变的不可预知了。

    唯有出其不意对简枯一击必杀,否则他南流月定是生不如死。

    想到这,南流月装作惊恐的颤声道:“简宫主有话好说~!只要长生树能做到的,在下定然全力以赴。”

    “哼~!算你识相~!先把绿玉浆给我,然后说说你们的计划~!不过~!若有半点虚言的话,想想你刚才的感觉~!”简枯冷声喝道。

    “不敢不敢~!这是您要的~!”南流月一边装作惶恐,一边把一个绿『色』的小瓶取出,小瓶正是铁蛮给他们的百香丹。

    “打开~!我看~!”简枯根本不接,冷声命令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