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一百四十五章 搏命
    在简枯迫不及待的『逼』迫下,南流月急忙把小瓶打开,一股难以言语的香味立刻四散开来。

    很快简枯两眼一亮,因为他闻到了香味,这种香味让他感觉精神一震,只是一嗅便知道瓶中装的定然是上品的丹『药』。

    “快拿来~!给我~!,扔过来~!”惊喜的简枯快速的说道。

    南流月心中一阵冷笑,把瓶子向简枯轻轻抛去,但是并没有盖上瓶口。

    浓郁的香味随着瓶子的邻近在简枯鼻中越来越浓,就在瓶子快到眼前的时候,简枯猛然间感觉头中一晃,隐隐有晕厥的状况,立刻大惊失『色』。

    但是已经晚了,他吸入的香气中柔和了大量的醉烟草。

    而且在掷出瓶子的那一刻,南流月已经在暗自准备。

    就在简枯晃动的同时,平静的沙面上突然啊『射』出无数道细如柔丝的一线藤,速度之快,面积之广,根本无法防备。

    让简枯大惊失『色』,

    此刻南流月已经下定决心要对简枯一击毙命。

    头脑发晕的简枯,此刻再也顾不得飞来的绿玉浆,而且想要逃出去,身体和灵力却有些不受控制。

    在这种状态下,想要完全避开南流月的攻击,也几乎是不可能了,心狠手辣的简枯,眼『色』陡然变冷,然后选择了近乎同归于尽的招式,他要拼尽最后一丝灵明,妖力狂转,扯出南流月的元婴。

    转瞬之间,手中的白环光芒大盛,而南流月腹中的元婴有如被铁钩硬拽一般,硬生生的飞快向体外崩去,强烈的疼痛有如万根细针在锥扎他的元神一般,让他痛不欲生。

    只是异变突起,就在南流月快要昏厥的那一刻,本来一体的元婴突然崩碎成无数道青『色』的灵气之风,狂暴的在南流月丹田飞转。

    而黑环则噗的一声,飞出体外和简枯手中的白环贴在一起。

    此时南流月的感觉腹总如狂风肆虐一般,暴虐非常,体内灵力根本不受控制,身体更是不由自主的向沙面跌落。碰~!的一声在沙土上撞起无数的沙尘。

    简枯一方犹如被无数利箭『插』透的野猪,满身绿血,但是表情却更加狰狞,仿佛要将人生吞活剥一般。

    看到南流月的掉落,简枯冷笑一声,虽然阴阳双环没有把南流月的元婴带出,但是他清晰的感觉到南流月的元婴因为承受不住阴阳双环的力量而崩溃了。

    只是现在他简枯也不好受,浑身剧痛,内伤严重。

    南流月施展的那无数道一线藤很多都深深的刺入了他的体内,有些甚至已经刺穿了他的身体。

    数量众多的攻击让简枯的元婴和内脏都有不小的损伤。

    简枯甚至相信如果不是他的阴阳双环更早一步杀掉南流月的话,那么死的一定是他自己。

    不过这种剧痛让他在醉烟草作用下的大脑清醒了不少。

    拼着生生的剧痛,简枯艰难的把『插』入体内的一线藤一根根的拔出,每拔一根都痛的一阵抽搐。

    拔完所有的一线藤竟然足足花了简枯近半个时辰的时间,而他身上也被墨绿『色』的血『液』弄的十分斑驳。

    不过此刻简枯还有一分大难不死的喜悦,运功止住伤势之后,简枯先把刚才的瓶子收入储物手镯,然后向着南流月飞去。

    在简枯看来,既然长生树死了,他可能还藏有的绿玉浆就是他简枯之物了。

    然而就在简枯把手伸向南流月的储物手镯的时候,本来看起来生机全无的南流月突然暴起,种种一拳打在简枯的丹田之处,让本已重伤的简枯如断了线的风筝般飞出。

    原来刚才,南流月的元婴被简枯的阴阳双环勒到崩溃,但是对于元婴可以聚散随心的南流月来说,这种本来可以致人于死地的伤害只不过是让他痛苦一时罢了。

    不过就算是这样,这种来自元神深处的痛苦和重新聚集暴虐能量化作元婴也花费了南流月近半个时辰的时间。

    简枯贴近他的一瞬间南流月不过刚刚凝聚好元婴罢了,要是简枯不顾伤势早一点检查一番南流月的话,此刻的南流月恐怕已经是死人了。

    不过现在境况不同了,虽然刚此的大战和伤势的修复也消耗了南流月不少的灵力,但是南流月仍旧相信自己刚才的全力一拳不是现在这个重伤不愈的简枯能够承受的了的。

    毕竟是他南流月的全力一击,即使洞虚期的修真者也承受不起。

    而且就算简枯能护住元婴侥幸不死,也必然重伤难起。

    想到这,南流月快速的向着简枯跌落的地方飞去。

    然而南流月飞近的一瞬间,天地间突然狂风大作,无数残枝段叶夹杂着漫天的沙尘在空中相互激『荡』,混『乱』的景象一时间遮天蔽日,让天空都黯淡了不少。

    狂风之中,一个长达二十丈的巨大生物陡然晃出,它整个身体生的颇像蜈蚣,只是脚少了很多,只有两对如月初新月般的勾状黑脚。

    十二支黑的发亮的薄翼如蜻蜓翅膀般根根直立,犹如黑『色』的利刀一般翁生作响,摄人心脾,竟然是一条硕大的飞龙。

    原来是简枯受到致命打击之后直接化作了本体。

    一来是因为恼羞陈怒,二来如果再不化作本体以他此刻的伤势连保命都没有可能。

    一个渡过中间劫实力高达洞虚初期的高手竟然被一个只有元婴中期的修真者『逼』到现出本相的地步,让简枯根本无法接受,今次就算是拼上『性』命,简枯也要至南流月于死地。

    看到不远之处气势『逼』人的飞龙,南流月心中一阵苦笑,刚才的攻击只是没有时间思考的仓促行为,要是再有一些时间可以用上困灵刀的话,此刻简枯必然绝无幸免。

    现在却是另一番风景,在自己计谋和运气的双重作用营造下取得优势再次重归于无。

    虽然此刻简枯被打成重伤,但是现出本体的简枯绝对是一个劲敌,而且深合天地风灵之气的他还清晰的感觉到同样适用风力的简枯的愤怒。

    那是一种可以焚烧理智的愤怒,这种愤怒完全可以大幅度的提升他的实力。

    果然,就在完成化作本体的一刹那,狂暴的飓风夹杂了无数的砂石,急速的向南流月卷来。

    一惊之下的南流月罡风灵力急转,迅速飞退,堪堪避开正面这铺天盖地的风沙,飞退中,困灵刀犹如一道黑电,嗖的向飞龙刺去。

    其实在简枯化作本体的时候南流月就再也无从判断简枯的元婴所在,使用困灵刀只不过是为了让简枯伤上加上罢了,毕竟即使不刺中元婴发挥困灵刀那种特殊的功效,困灵刀本身也是不可多得的利器。

    但是让他意想不到的是,面对锋利的困灵刀,简枯本体飞龙根本不惧,如铁钩一般的黑爪,直接迎上困灵刀,只听哐啷一声,两者相撞竟然发出巨大的金属相击之声。

    而且随着巨响,困灵刀被磕飞一旁。

    只是让简枯没想到的是,他那堪比玄级上品法器硬度的黑爪竟然被困灵刀割出一道沟痕,虽然不过一指深浅,和他那庞大的身躯相比显的微不足道,但是却痛的他一阵颤抖。

    而且困灵刀的威力让简枯的信心也受到了不小的打击,他本身的伤势极重,除了勉强压下的那数百道一下藤刺出的伤痕外,南流月打在丹田的那一拳差点打碎了他的元婴,让他此刻犹如强弩之末,只能是凭借肉体的强横和一时的意志来克敌而已,没想到刚上来信心就受到了打击。

    如果他自己不能硬抗对手的法宝的话,攻击就受到了很大的限制,如此只能先发制人了,想到这,简枯背上的六对黑翼突然交错着高速搅动起来,一股如蜂蜜般粘稠,肉眼可见的飓风在简枯身上形成,包裹住他整个身体。

    下一刻,粘稠的飓风犹如流水一般被简枯一丝不漏的吸到口中。

    南流月正要纳闷,只听砰的一声~!一道巨大的如水缸粗细的风茅从飞龙口中急速喷出,速度之快比之简枯原来使用的风茅要快上一倍,猛烈的向南流月冲击而去。

    面对如此之快的风茅,有伤在身的南流月想躲已经不可能了,只能招出把灵力注入黑炎甲,同时运气敛息术,把前面的肌体数以百倍的强化。

    瞬间做完这些后,巨大的风茅已经袭至,只听砰~!的一声巨响,南流月就被风茅打得向远方疾飞。

    口中也不自觉的喷出一口鲜血。不过这口骇人的鲜血的喷出,却让南流月的精神为之一震,这口血仅仅是胸中的淤血而已,黑炎甲的和敛息术的双重作用,让简枯猛烈的攻击只留下微不足道的伤势。

    看似被打的疾飞,其实伤势远不如阴阳双环带来的伤害。

    另一边的简枯就没这么幸运了,刚才的进攻几乎是他倾尽全力而为,身体激烈的动作却牵动了他的伤势,让他现在是伤上加伤。看似风光,其实苦不堪言。

    然而就在简枯以为可以稍稍安心的时候,远处再次南流月犹如生龙活虎一般出现了,而且好像比刚才的状况还好。

    这诡异的场景,让简枯着实吓了一跳,吓的他顾不得伤势,再次强行运转黑翅,想要靠那种高密度的飓风把南流月摧毁。

    但是有过一次经验之后,南流月应付起这种巨大的风茅更有信心,这次他不但重复上次的动作,还把自己的灵力布于身前,希望利用自己的控风能力,能够对巨大风茅有所影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