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原来是你
    “全都动动脑子~!附魔宫附魔之术为的是增强自身,取的自然是附魔的长处,像那六翅斑斓蛾那种肥硕的体型根本不是优势,炼化的时候怎么会被使用。”铁蛮冷静的解释说道。

    听到铁蛮的解释,南流月恍然大悟,心道原来如此,六翅斑斓蛾最擅长的是气味方面的感知,十分适合探查,如果蝶百一的附魔是六翅斑斓蛾的话,那么她和端木律幽可以说的上是附魔宫的两大耳目了。

    果然,正如铁蛮所说,蝶百一使用附魔之后。就开始向洞口之中施放一种肉眼难辨的细小粉末。

    那种粉末南流月知道,是六翅斑斓蛾身上的一种气味剂,只有六翅斑斓蛾才能嗅到的气味剂,这种粉末极为轻薄,传播面积和速度都十分不错,几个呼吸的功夫,粉末就飘散的极远了。

    而此刻蝶百一正全神贯注的闭目深嗅。

    相信很快蝶百一就就掌握了百里之内的事物动向以及其他的一些特别异动。

    大约半炷香的时间后,蝶百一胸有成竹的对铁蛮说道:“铁殿主~!冻豸一伙此刻正在百里左右的地方,按他们的动向来看应该是在准备什么阵法守护,至于此山洞,百一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之处,而且虽然我的蛾粉没有到达此洞的尽头,但是我有种感觉此洞应该是可死路,没有其他出口才是,因为刚才我嗅到的气味越往里面越『潮』湿,只有封闭的洞『穴』才会如此。”

    铁蛮听到后点点头道:“好,看来冻豸已经无计可施了,我们走,今次定要把冻豸一伙一网打尽~!”说罢就要向洞虚飞去,正要飞的时候,铁蛮突然停住并微笑着看向后方。

    少顷,后面灵气波动迭起,大量的妖修迅速飞到此处,最前面的是三个人正是娄音、秦放和付罗睺。

    南流月同样知道有有人赶来,而且时间上只比铁蛮提前一线而已,这样的发现让他惊讶不小,要知道在他们的灵识之强比之付罗睺等还要高出不少,此刻铁蛮竟然和他们不相上下,就说明虽然同时洞虚期,但是铁蛮的修为要高过付罗睺等人不少。

    看到飞来的一众人等,其他人也『露』出了恍然的表情,毕竟他们停留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足够其他人赶来了

    只是原本要留守的付罗睺竟然突然赶来,让大家有些意外。

    “我们和付宫主是在路上碰到的,碰巧一起过来吧了。”看到众人的疑『惑』,娄音笑道。

    付罗睺同样微微一笑表示正是如此。

    秦放则用恶独猖独有的粗哑声音替两人解释了一番事情的经过。

    原来他和娄音在赶来的路上,正好碰到了同样告诉飞驰的付罗睺,而付罗睺是收到鲁长空的传讯灵符知道事情的经过才带着部分附魔宫的宫众赶来报仇的。

    只是他们都不知道付罗睺之所以敢来,是因为贾秀的护山大阵已经炼制成功,他再也没有后顾之忧。

    而且付罗睺此来最终的目的,也不是过来报仇,而是为了保护自己的手下,毕竟他有法器咫尺天涯,如果铁蛮最终翻脸,只要他能挡住铁蛮和娄音片刻的话,自己的手下就有很大的机会逃脱。

    经过这次一连串的变故,附魔宫已经元气大伤,再也经不起一点风浪。

    只是不过不管怎样,看到冻豸被困的付罗睺还是非常高兴的。

    而此刻有了付罗睺的到来,再加上娄音,可以说无尽沙海五大势力已经齐聚此地,场面一时间宏大非凡,单是金丹期的妖修就有数千之多。

    看到实力的强大铁蛮也非常高兴,简单的说明了事情经过之后,率先和娄音、付罗睺等人一起飞入洞『穴』紧追冻豸而去。

    而蝶百一、司狼牙以及秦放、南流月等长老级人物也都紧跟其后,其后大量妖修们也都急速的飞如洞中,向洞中的冻豸杀去。

    “怎么不见风缠?难道被敌人灭掉了?不可能吧?以风缠的狡诈,绝对不可能成为炮灰啊。”飞行中的秦放终于有机会向南流月传音道。

    “我也不知道,战斗开始我就和简枯搅到一起,等我干掉他后飞回来时,就没有发现风缠的存在。哎~!怪事~!”南流月无奈道。

    “什么?!居然连简枯那种高手都干掉了,好小子,真有你的。”听到自己兄弟的壮举,秦放格外高兴,要知道简枯怎么说都是无尽沙海中的一方霸主,南流月能杀掉他,说明他们再也不是那中任人宰割的小人物了。

    “你那边怎样,密仇呢?他的运气不会也这么好吧?”南流月以问道

    “呵呵,他运气是不错,不过本少爷的运气比他更好,所以他只能去给孟家的亡魂忏悔去了~!。”秦放不『露』一丝表情传音道。

    “好~!恶贯满盈终有报~!不过看来是我落后了,此次找到风缠定要交给我处理。”南流月同样面无表情的飞行道。

    “这个。。”秦放刚要答话,就听到铁蛮高喝道:“冻豸小贼,此地就是你葬身之地~!快拿命来~!”。

    此话让秦放和南流月缓过神来,同时向前方看去,原来冻豸已经在不远处列阵以待了。

    毕竟冻豸的位置距离洞口不过百里,对于他们这种层次的修真者来说可以说瞬息即过。

    但是让两人惊讶的是冻豸的态度,因为铁蛮的话音刚落,冻豸就冷声答道:“哼~!不知死活的~!拿命来的是你们才是~!让冻爷爷好好招待你们吧~!”说完冷冷的看着铁蛮,脸上毫无惧『色』。

    难道冻豸这么的视死如归?铁蛮一方的修士不禁同时暗叹。

    要知道铁蛮的名声和容人之量是极好的,在无尽沙海中也是算是尽人皆知,在不知道有秦放和南流月这两个未知原因的情况下,只要冻豸肯低头,应该还会有一丝生机的。

    正当众人疑『惑』的时候,冻豸手诀急掐,一套眼花缭『乱』的阵法手诀带着博『乱』的灵气迅速把冻豸包裹,形成了一个卵形的灵气罩。

    “不好~!好像是脱阵法诀~!快拦住他~!”对于阵法颇有研究的娄音大声喝道。

    “晚了~!全都去死吧~!哈哈哈哈~!”冻豸狂笑着向上面的洞顶飞去。速度之快,即使铁蛮也没有时间阻止。

    但是下一刻,令人咂舌的事情发生了,自信满满的冻豸咣当一声,结结实实的撞在洞顶之上,没有任何悬念的弹回洞中,眼中尽是难以置信和惊恐之『色』。

    正当众人疑『惑』的时候,一个狂放的笑声突然在山腹中响起,声音之大足以震动整个山体。

    半晌之后笑声停止,让秦放和南流月记忆犹新的声音高叫道:“无尽沙海,哈哈,无尽沙海,从今往后,无尽沙海就是我阴火门的了~!哈哈哈哈~!”

    “鸠摩炎罗~!是鸠摩炎罗~!”听到这个叫声,秦放和南流月心中巨震,骇然相望,因为他们不但听出了声音的主人,而且同时想到了鸠摩炎罗的地级中阶的法器罗幻金山。

    “鸠摩炎罗,你个卑鄙小人~!居然算计我~!”冻豸声嘶力竭的喊叫道,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和鸠摩炎罗共同布置的大阵竟然成为自己的死地。

    “闭嘴~!冻豸~!死到临头还敢和我猖狂~!要不是你有点用处,我早就把你杀了,此刻你已是瓮中之鳖,不防告诉你,你就是我们阴火门和白冰原交好的礼物~!你还是想想怎么和老猴子交代吧~!”

    此话一出,让冻豸大惊失『色』,要知道他把自己的身份掩饰的极好,虽然无尽沙海中有些人知道他和白冰原的一个势力有所摩擦,但大都和铁蛮一样对此事并不清楚他究竟和谁有仇。

    知道此事的也不过是救了袁空的秦放和南流月罢了,没想到鸠摩炎罗就然知道。

    要是冻豸被送到送到袁空的老祖那里,恐怕比死要惨的多。

    毕竟他冻豸和袁空老祖的仇恨已经到了无法言语的程度。

    看到冻豸吃鳖,铁蛮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不过他不愧是一方霸主,知道自己身处险境之中仍旧朗声喊道:“鸠摩道友~!我们无缘无仇,何必如此,道友想要一处驻身之地,又有何难,此战时候,虽然绿妖领化作一片荒地,但是我和付宫主都同意把定风宫送与道友,此后我们三家互为帮衬,总好过一片凋零吧。”

    此话一出,让定风宫一方妖修神『色』一怒,随即又恢复平静,不过也只能如此吧了,现在对他们来说,简枯生死未卜。

    现在一群人有前有狼后有虎的,根本没有任何资格做出反对。甚至作为鱼肉一方,他们连愤怒之『色』也是不敢丝毫外『露』的。

    “铁蛮~!不用你教育我~!想活着不是没有办法,就是看你们听不听话了~!否则,哼~!你们试试吧~!”鸠摩炎罗的冷声喝道。

    随即,众人感到身体一紧,无数灵力开始快速流失,速度之快,状况之猛根本无法控制,虽然一试即停,但除了秦放和南流月两个知道内情的人外,所有的人全部脸『色』巨变,应为按照刚才的速度,不到一刻钟的时间,恐怕他们都会被吸干灵力,那时候还会发生什么就不言而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