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一百五十章 生死
    突来的变化,让想要接受胜利果实的荒雀盟和附魔宫的修真者们都感到难以接受,毕竟上一刻他们还高高在上,此刻却都跌落的谷底。

    还是铁蛮比较冷静,沉声道:“不是到鸠摩道兄想要怎么做。”

    在和鸠摩炎罗对话的同时,铁蛮也十分焦急的急忙传音给其他几个阵法高手和探查方面的好手,让他们尽快寻找出去的办法。

    因为现在看来至少在遁术是不行的,否则,冻豸不会留在这等死。

    “很简单~!只要我在你们身上种上噬灵符就行了,同意的作为我的手下活下去,否则~么~!死~!”鸠摩炎罗的话冰冷的向面对一群死人。

    “道兄请允许我们思考一番,毕竟我们不是一方势力,这番商议还是少不了了,请道兄见谅~!”铁蛮说道。

    “呵呵,铁蛮~!你素以心智出名,此刻你的心思我十分清楚,不过我劝你你不用白费心机了,你们现在就在我的手上,在我的法器罗幻金山之中,没有我的意念,要想出去根本不可能~!不过既然铁盟主说了,我鸠摩炎罗就给你一个时辰,一个时辰之后,如果没有结果,我想此后就不会再有无尽沙海以前的人了~!”说罢,再无半点声响。

    不过罗幻金山中的各方势力却『乱』做一锅粥,荒雀盟和附魔宫还好说,毕竟宫主都在,就算慌『乱』,一时间还震的住局面,但是定风宫和绿妖领的残余力量就不是这么听话了,定风宫群龙无首,没有服众之人,自然『乱』作一团。

    而绿妖领一方呢,冻豸刚才的举动无疑说明他早就准备的就是抛弃一切跟随者,独自逃命。这样的一个领袖再也没有作为领袖的资本,有的只是暴力镇压而已,不过此刻的情景又有多少人还会惧怕他呢。所以绿妖领中除了那个岗岚还在冻豸一边,其他人已经各自想办法逃走了。

    “各位,有什么办法么,有没有人听过这件法器罗幻金山?”铁蛮把荒雀盟和附魔宫的首脑人物聚到一起道。

    “我已经试过几种方法,都没有作用,看来这个法器确实非常不错,至于这罗幻金山么,我曾听过,不过却说不准,因为此事距今太过久远,而且和一位魔修有关,不过我知道此件法器五行方面是土属『性』。”付罗睺略一思考后说道。

    “土属『性』法器本身就是防御力非常,而且居然还是地级中阶的法器,恐怕我们这回真的有难了,除非有哪位拥有木属『性』的超强攻击『性』法器才可能有机会破除此间罗幻金山。”娄音分析道,不过他的分析只能是奢望罢了。

    因为娄音知道即使是几人中最强的铁蛮,他手中的法器也不过是地级下品的法器罢了,而且还不是木属『性』的,其他的几人就更不必说了。

    “难道真的要同意鸠摩炎罗的要求种上噬灵符,那时我们可能就会生不如死,哪里还有什么自由~!”司狼牙气急败坏道。

    铁蛮看向秦放和南流月,两人对看一眼,同时苦笑,没有说话。虽然他们的元婴可以聚散分离,但是根据南流月说过的噬灵符的特点,两人也没有把握可以应付噬灵符。

    而且,罗幻金山用的材料罗幻石和南流月曾经毁掉的困仙台不同,质地极为坚硬,南流月试过了,罗幻金山中的限制不小,估计现在他们现在都和被碗罩住的蚂蚁差不多,虽然自身催发草木没有问题,但是要把草木打入罗幻石之中却是根本不可能,更别说撑破此件法器了。

    “没有出口,我已经自己探寻过了,根本没有出去的路口”同样没有办法的蝶百一无奈的说道。他也接到了付罗睺的命令寻找出口,可惜同样是无功而返。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人数众多的山腹之中,变的死气沉沉,铁蛮、娄音和付罗睺问遍所有的人,试过各种方法结果都没有任何效果,看来想要重出地级中阶法器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突然,铁蛮哈哈一笑,朗声道:“可惜本座不能再上窥天道啦,我铁蛮也已活了不知多少年头,死便死了,我绝不会做那奴隶的,各位愿意和我一样的都可过来与我最后在痛饮一回~!”说完不管他人,独自走向一片空地,埋头喝酒,神『色』相当洒脱。

    “老牛,你『奶』『奶』的,大哥,哎~!真别扭~!不过多年了,还是叫上一声好了,我来陪你~!”娄音毫不迟疑的向铁蛮走去,三足乌也是极为傲气的妖兽。

    秦放和南流月对看一眼,齐齐一笑,大步走向铁蛮一方,大笑道:“盟主指示,我们弟兄岂敢不从,愿陪盟主痛饮一番~!哈~!”最后一句哈,差点暴『露』他的身份,不过秦放已经不在乎了,因为他和南流月绝对不会做别人的奴隶的,能否活下去看天意了。

    看到两人的举动,铁蛮眼中神『色』一动,显然没想到除了娄音最先过来的竟然是他们两个。要知道铁蛮本打算就和娄音两人一起呢。

    秦放和南里月来到铁蛮身边也不客气,两人接过铁蛮的酒壶,一人灌了一大口,喝完后,秦放抹嘴道:“哈哈~!好酒,不过太少~!铁盟主还有么?”

    “大兄说的对,酒确是好酒,只是太少~!”南流月也豪气道。

    听得这话后,铁蛮踌躇了半天,猛然间长叹一口气道:“罢了,罢了~!两位兄台如此豪情义气,若能出去,你们和风缠之间的事情我绝不再管~!”

    此话一出让,秦放和南流月齐齐一愣。

    “呵呵,不用惊奇,两位应该是秦兄和南兄吧,虽然两位加入我荒雀盟的动机不纯,却当真是好汉子,正因为如此,我铁蛮才会给你们着实话。”铁蛮笑呵呵的看着两人。

    此话一出,弄的秦放和南流月两人一时间颇为尴尬,不知道如何才好。

    铁蛮毫不以为的说道:“两位不必如此,其实我肯定两位的身份也不过只是在两个时辰之前而已,而且认出你们的不是我,而是风缠。当日你们来时,风缠就给我说过你们两人身份可疑,因为之前他被一个使用雷电的高手探查过,因此才会让司狼牙和蛰古来试探你们,不过他的话当时被我压下下来罢了。适才,南兄独自斩杀简枯的壮举恰巧被风缠看到,此子确实智慧出众,惊讶独狂兄实力的同时立刻传讯给暗中观察独猖兄的人,那人把独猖兄救密仇的经过一说,风缠就推断出很可能是独猖兄杀了密仇,毕竟独猖兄的雷电用的极好,应该就是探查他的那个人。判断好之后风缠变向我禀告了一番,我才会让他回到盟中暂避的。”

    “原来如此,怪不得我找不到风缠,可是盟主怎么知道我们和风缠有仇,并让他退走呢,这个风缠也没法肯定吧。”南流月直接毫不避讳用他本来的声音说道,毕竟被揭穿了也不需要隐瞒了。

    “呵呵,两位还没有告诉我们你们谁是谁啊?至少让我们一观吧!”娄音笑这说道。

    秦放和南流月尴尬的一笑,双双脱下面具,分别向两人介绍道“小弟秦放~!”“在下南流月~!”

    “呵呵,两位果然是风神俊朗,让人心怡啊,哈哈哈~!”铁蛮哈哈笑道。

    “盟主见笑了~!”南流月脸上一红,无奈的说道。

    “其实我知道你们是谁,你们信么?呵呵,说笑呢,只是一时怀疑罢了,当初两位出来沉寂之林和冻豸、简枯一战,我们几方都是知道的,所以那时我就知道两位的存在了。面对突然冒出的两个高手,我不怀疑才不不对,只是后来付罗睺送来长生树让我变的糊涂了,不过两位的灵力可是做不得假的,此次战斗都表现的淋漓尽致,而且密仇死了,死的和秦兄有着不小的关系,两位和风缠密仇的仇恨不用我多说了罢,这种消息我们知道的并不少。所以听得风缠禀告后,两下一结合,我就肯定了你们的身份,只是不明白长生树是怎么回事罢了。”铁蛮笑道。

    “哎~!想不到我们的破绽如此之多。”秦放无奈的说道。

    “呵呵,如不是风缠看到南兄使用风灵力,恐怕没有人能猜出你们的身份啊”娄音笑道,只是环境变化让他笑容有一丝苦涩。

    “原来是我的错,哈哈,不过盟主果然够气量,明知道我们的身份可以,还肯用我们兄弟,绝对算是气吞山河,只此一点就当敬盟主一杯,呵呵,可惜酒太少~!”南流月同样苦笑道。

    “其实,我不愿意管你们的事,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风缠的身世,其实就算他再聪明,实力也不过是金丹期而已,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上,他根本没有资格坐上我宫总管的位置,而且只要修炼有成,除非天『性』使然,否则哪个修士恐怕都有几分脑子,不过风缠此人很有可能是一个老怪物的儿子,曾经有一个修为深不可测的老怪物警告过我,要我好好的照顾风缠,他会给我盟带来庇护,否则的定会给我好看,不过此人最近飞升了。没有他的压制,风缠对我来说没有多大关系了。相反我还有些私心,被人恐吓的滋味并不好受,我铁蛮也许不能动他们,不过却不代表别人不能动他,两位说不定还能给我解一口啊~!”铁蛮解释道,此刻放开生死,他说话已然没有了顾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