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一百五十一章 灵草
    “风缠的老爹,又或者说哪个神秘老怪到底是什么人?”秦放疑『惑』问道。

    “我不知道~!甚至那人是男是女我都不清楚。”铁蛮面无表情的说道。

    “什么~!怎么会这样。”秦放惊讶道,他原以为铁蛮知道。

    “哎,其实很简单,那个老怪物从来无没有让我看到过他,只是传音而已,不过他的实力强大毋庸置疑,绝对有大乘期的实力,当年我只是面对他的妖力压制,就无法起身。”铁蛮解释道,不过话语中显然有那么一点不自然。

    “原来如此,哎~!有这么个靠山,怪不得风缠做事如此疯狂”南流月叹道,他进入修真界后,才知道就算是修士也不能肆意屠杀凡人的,因为毕竟凡人才是修士的基础,而这条公律,也是修真界约定俗成的规矩,一旦有人做出出格的举动,必定会遭到所有修士的追杀。

    当年密*风缠灭杀孟氏一族的行为,就算没有引起大的波澜,也绝对算的上丧心病狂了。

    “他根本不知道他有这么个靠山,否则哪用向我汇报?”铁蛮晒道。

    “哼,知不知道一样,不能杀他算他命好,如果今次还能留的命在,定然让他粉身碎骨。”秦放恨声道。

    “好了,最后能再一起,大家就算是兄弟,还有机会的话,这事我们绝不『插』手,不过,哎,一会放手一搏,再看看还有几分命吧,现在吗,还是喝酒吧~!老牛不要藏着掖着了,你那冰火酒难出来吧~!”娄音期待的看着铁蛮。

    铁蛮嘿嘿一笑道:“拿出来就拿出来,不过吗,你老鸟的吸灵草借我一用吧,泡在我的冰火酒中,定是无可匹敌的美味。”

    铁蛮的话,让娄音脸『色』一黑,不过却让南流月眼中一亮。

    娄音还没答话,南流月就急忙娄音问道:“娄盟主的吸灵草不知道是否活物?”

    娄音一愣道:“自然是活物,否则如何提供者许多灵叶。”说罢把手一招,一个散发着浓厚灵气的嫩绿『色』的小草出现在娄音手中。

    小草虽然只有两片叶子,但是生的晶莹透亮,浓厚的灵气犹如实质,从根部直上磅礴透出,小草的根系则是深深固定在一快上品灵石之上,灵石已经有些黯淡,显然有些及不上小草的吸取。

    “四级草木~!”小草出现的一瞬间,南流月就判断出了吸灵草的等级,旋即有些黯然,要知道他现在能吸收控制的不过是三级草木,四级草木的话,恐怕有些勉强。

    “月少是想炼化这根吸灵草,从而控制他们破开这个罗幻金山吧~!”秦放和他心意相通,直接说出了南流月的想法。

    “恩,我本来是想只要娄盟主同意,我就有把握靠此草出去,只是,现在却不敢这么说了”南流月无奈道。

    “吸灵草再好,总不及小命重要,南兄若有办法,直管拿去~!”娄音以为南流月看到此草的珍贵,怕他不愿意,所以解释道。

    “不是这个原因,娄盟主误会了,月少现在可以炼化的只能到三级草木,此草是四级草木的话,恐怕无法炼化,即使勉强为之,一个不小心恐怕会鸡飞蛋打,一场空。”秦放替南流月解释道。

    “无妨,大不了没有好酒罢了,南兄尽管尝试~!”娄音一边鉴定的说着,一边把吸灵草递给南流月,毕竟现在他们有了一丝机会,死都不怕,还怕这些?

    南流月看来三人一眼,一点头,把吸灵草握在手里,开始炼化,毕竟一个时辰的时间不多,而且已经过去了近一刻钟的时间。

    只是四级草木确实超过了南流月现在的能力范围,炼化起来颇费时间不说,而且极难控制。

    那种生涩的感觉,犹如在石棱上滑动,疼痛,而且让人想疯,只是南流月有种感觉,一旦他受不了,或者有一点分心,手中吸灵草会恐怕就会直接化作飞灰。

    不过好在,虽然艰难,但是吸灵草却开始慢慢发光,显然正被南流月炼化,只是颇为吃力,甚至有点逞强。

    好在长生树的天然恢复力,以及超乎寻常的生命力,南流月过度透支的控制,被有效的控制在了崩溃的边缘。

    就是在这种痛苦难耐,战战兢兢的状况下,吸灵草被南流月一点一点的打磨着、炼化着。

    这边出现了希望,铁蛮、娄音和秦放三人顿时感觉充满力量,接近所能的保持南流月周围的平静,耐心的帮着南流月护法,以最大程度的保证南流月炼化过程的安全。

    而另一边大队部分则开始变得非常混『乱』,人群也分成了几波,其中几个妖修从一开始到现在一直骂骂咧咧,看来都是打定主意寻死之人。

    还有一些修士直接瘫软在地上,脸『色』苍白,嘴里或者期期艾艾,或者开始痛哭,还没到时间,已然自己就把自己弄的生不如死。

    至于大多数的人,都不约而同选折了沉默,包括付一代雄主罗睺。

    这群人基本上都是面『色』铁青,身体僵硬,显然心中在做着挣扎,而且挣扎的取向显然是求生欲占据了上风,一旦时间截止,他们这群人很可能会为了活下去,而选择认命投降,自愿被打上噬灵符,从此听从鸠摩炎罗的命令行事。

    只是此刻铁蛮这边已经顾不得其他人了,南流月炼化过程表情痛苦,显然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而他们三人除了保持周围的环境,却帮不上一点忙,只能陪着担心。

    好在,南流月的状态说明,炼化并非失败,只是不停留下的汗珠,让人的心无法平静。

    半个时辰之后,本来痛苦的南流月终于睁开眼睛,而他手中的吸灵草则消失不见。

    “成功了~!”秦放两眼放光的说道。

    南流月虚弱的点点头,刚一微笑,身体就不由自主的向一旁倒去。

    “月少~!”秦放急忙一把抓住快要倾倒的南流月,同时取出铁蛮送与的百香丹,向到豆子一般向南流月口中倒去。让一旁的娄音看的心疼的直叫浪费,他的百香丹一颗就能回复不少虚耗的灵力。

    不过此刻也顾不的这么多了,能快一分也是好的。

    好在服下百香丹的南流月很快恢复了精神,虽然有些虚弱,但比之刚才好上太多,苦笑着对三人说道:“哎,没想到居然如此费力,但是练化此草让我的灵力几乎见底,如果没有百香丹,说不定会留下病根,不过好在,幸不辱命,我成功了~!”

    听到这话,三人一阵激动,要知道,这句话就代表着他们有机会逃出去了。

    “现在我还需要一点时间恢复一下,有娄盟主的百香丹帮助,我相信有一刻钟的时间应该够了”看到众人惊喜样子,南流月话锋一转继续说道。

    “呵呵,不过一刻中的时间,我们的时间足够了~!只是可惜以后喝不到吸灵草炮制的好酒了。”知道了希望,铁蛮也心情大好。

    “这道未必,等出了此地,只要给小弟的时间,别说是一颗吸灵草了,就是整片吸灵草也给交给铁殿主。”南流月无力的笑道。

    “哦?此话当真?”一旁的娄音惊喜道,吸灵草可是他的宝贝。

    “是不是当真,待会娄盟主一看就知道了。”秦放在一旁嬉笑道。

    “那可真是太好了,太好了啊,哈哈这下稳赚不赔,再也不用担心了。”娄音激动道,毕竟吸灵草可是不可多得的宝物。

    “那我**那群混蛋吧,虽然没出息,单多少有点用,争取让鸠摩阎罗有个惊喜~!”看到希望,铁蛮作为一方雄主已然想到后续,无奈看了看一群散沙的其他修士,无奈道。

    “谁会和自由活下去过不去?就那群蠢货发挥点作用吧。”娄音恨声道,因为到最后,即使是稳固的荒雀盟也没有一人向他们走来。

    相对于一开始就来到两人身边的秦放和南流月,娄音显然对荒雀盟一众修士的举动极为愤怒。

    “那就多弄点炮灰吧,付罗睺也得有点用。”铁蛮同意道。

    “事不宜迟,盟主请尽快”秦放说道。

    “好~!”

    几人商量已定,当下,由铁蛮把信息用灵识传给山腹中困者的荒雀盟和附魔宫的诸人。

    一时间让这两边的人都精神大振,虽没有喜形于『色』,但是终于都一改那种死气沉沉的状态,做好随时冲杀的准备。

    只是作为敌人的其他几方人马,都被心细如发铁蛮,瞒过了,毕竟一来是他们都是敌人,心中到底怎么想还不知道,万一想要同归于尽,那就恶心了,再者就是总要有些人让鸠摩阎罗放心才行,他相信,时间一到,一定有人会向鸠摩阎罗要求投降自愿被种噬灵符的修士,那时他们突袭更有把握。

    时间仓促而过,一刻钟以后,南流月的状态已完全恢复了,睁开眼睛后的他,立刻开始了布置,毕竟他们的时间已经剩的不多了。

    噌,一声轻响。

    只见无数细小的绿『色』光点在南流月身上飘出,而且就在绿芒出现的同时立刻被南流月身上的发出的阵阵微风,快速的送向洞内的各个角落,一时间山洞中微茫阵阵,光点闪烁,如细小的星辰般,快速的附着在山洞壁上。

    突来的变化,让不知就里的冻豸一方下了一跳,还以为鸠摩炎罗的行动提前了呢。

    不过冻豸已经顾不得多想了,因为铁蛮犹如一个杀神一般,猛的向他冲来,让他陡然陷入危机。

    铁蛮已经打定主意,无论怎样都不会再让冻豸逃脱,他要把冻豸交给秦放和南流月做礼物,毕竟有如此神奇功法的修真者做朋友的话,对他的帮助不小,何况现在两人在此次困境中已然博得了他和娄音的友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