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一百五十四章 新仇
    就在袁空飞向冻豸尸体的时候,用灵药回复妖力的铁蛮,突然爆起,向着袁空的方向急射而去。

    难道铁蛮恼羞成怒要对付袁空,心中一惊的南流月和秦放急忙一同飞去。

    然而他们终究慢了一线,只能看着铁蛮饱含劲力的重拳快速轰下,只听轰~!一声巨响,在铁蛮的重击之下,冻豸的尸体周围就变成了一个硕大的坑洞。

    身后的秦放和南流月心中猛然血气上涌,在他们面前杀害他们的朋友,已经让他们怒不可遏,即使冻豸对他们非常不错也不行,他们要为袁空讨回一个公道。

    然而就在两人想要向铁蛮问难的时候,一脸灰土的袁空碰~!的一声跳了出来,对着铁蛮吵道:“呸呸呸~!一嘴的沙子,你这家伙也不看着点,噗~!不过老子不是你对手~!”

    铁蛮呵呵一笑看着袁空道:“三眼冰猿?呵呵,你也不差~!不过下次要小心~!”

    “是了,哎~!是我大意了,没想到这鸟贼还有一手,差点最后出错,晚节不保,哦~!谢了老牛~!”袁空晒道。

    原来袁空只是击毁了冻豸的肉身,而冻豸的元神则趁机躲进了元婴之中,自负必死的冻豸知道自己的元婴一出去就会被轰杀,于是躲在毁掉的肉体里,妄图最后给自己找个垫背的。

    没想到被吃过一亏的铁蛮看透,那个时候已经没有时间提醒袁空了,只能靠着他那种在半妖化状态下的速度作出猛烈一击,一次终结冻豸的阴谋。

    虽然别人看不清楚,但是身为当事人的袁空绝对是看的一清二楚。

    袁空看似粗枝大叶,但是一看到秦放和南流月的样子,就赶快大声说清楚了,否则一个不好他们三人恐怕就要面对上万妖修,那时他们就会真的死的很难看了。

    不过袁空的话让秦放和南流月脸上同时一红,毕竟两人刚才误会了铁蛮,虽然没有造成实质上的后果,但是两人心中已经觉的很不好意思了。

    他们不好意思不代表袁空会如此,在看到铁蛮理所应当的的拿起地上一个白色的储物手镯,往自己储物手镯里塞的时候,袁空果断的叫道:“等等~!铁兄~!我很感激你对冻豸的出手,但是冻豸的兵器玄冰斧我必须拿走,应为玄冰斧是我老祖之物,因为我的原因被冻豸得到,今次我定要把玄冰斧送回白冰原。”

    袁空的话让铁蛮一愣,要知道,按照修真界的规矩,冻豸的东西应该都归他才是,没想到袁空竟然直接向自己要玄冰斧。

    不过愣神也只是一刹那而已,下一刻,玄冰斧已经被铁蛮取出抛向袁空,期间铁蛮身上始终带着微笑。

    “多谢~!”袁空向着铁蛮行了一礼,对于心性高傲的袁空来说此事已经非常难得。

    “不客气,理当如此~!”铁蛮微笑着说道,没有一丝做作,让秦放和南流月不禁暗赞铁蛮的心胸确实不错,值得相交。

    只是他们都没注意到,此刻的铁蛮自己却在暗自得意,听到秦放喊出袁空名字的一瞬间,铁蛮就知道了他们的关系,也明白了他们和冻豸的关系,只是没想到这里面还牵扯到玄冰斧而已。

    当袁空问他要玄冰斧的时候,铁蛮确实一愣,不过旋即便想明白很多事情,首先就是得到玄冰斧的利弊,勿庸置疑得到玄冰斧他的实力会大进一步,但是同样这里有这么多的妖修看到此事,玄冰斧也就不再是秘密,一旦此事传出去,自己就会变成众矢之的,至少是和白冰原结仇。

    面对袁空那边的那个老祖宗,能不能保住玄冰斧还是个问题,再好的东西没有命消受也是不行,何况等自己实力提高以后还是有机会得到更好的法器的。

    而且铁蛮对于秦放、南流月和袁空三人的关系,也了然于胸,自然不想为了一件东西交恶。

    现在来看,秦放三人的实力都已经是十分强悍,也都是天赋极好之辈,将来不但是不可多得的盟友,很可能会成为强大助力。

    现在把玄冰斧还给袁空的话,他铁蛮不但交好三人,同时也和白冰原的那个什么老祖搞好了关系,那种关系可不是随便可以攀上的。

    只要想想能被元婴后期的妖修称为老祖的,绝对不是他一个小小的洞虚前期的妖修可以比拟的,绝对算得上老怪物,和他搞好关系,远比一件法器来的重要。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铁蛮只是舍弃了一件法器罢了,除了玄冰斧,冻豸的东西全部都是他的,这些东西里面必定有意见可以瞬间短距离飞遁的法器,刚才冻豸就是靠着他逃开的,只是冻豸没想到这个法器遁不出眼前的阵法罢了,不过能让他铁蛮的含恨一击都无法奏效的法器,定然是一件不可多得的保命法器了,有了它就相当于多了一条性命。

    所以当袁空要玄冰斧的时候,铁蛮不但眉头都没皱一下就把玄冰斧抛给了他,而且还对自己的决定十分暗自得意。

    铁蛮的决定确实不错,冻豸真的有一件可以遁出十里之外的法器:十里遁,是用积雷石炼制,这件法器在续满灵力的时候可以把修真者直接有目的的遁出十里之外,只是再次使用的话需要至少两天的时间续满灵气,这也是积雷石的特点,不过用来保命却足够了。

    只是让铁蛮有些不爽的是,他的得意并没有维持多长时间,就被打断了。

    就在铁蛮把玄冰斧抛给袁空之后不到半炷香的时间,耳边同时响起两个声音,一个声音来自娄音,是他揭开阵法的高呼声,另一个则是鸠摩炎罗,他的哼声几乎是在娄音声音响起的同时响起,不过他的哼声带着的确是无尽的冰冷和愤怒。

    而另一边无尽沙海的妖修们此刻却是十分畅快,因为困住他们的阵法在娄音声音响起没多久,就晃了几晃,消失的无影无踪你了,那种一尘不变的风景也便的生动起来。

    而且就在阵毁的一瞬间,面色冷漠,闪电光头的鸠摩炎罗就出现在宗仁眼前,只是这次排在头前的不是他,而是另一个躲在暗红色衣袍内的修真者

    此人并不高大,只有一只手臂,而且除了手臂外,他的全身都隐在看似由血红色念珠穿成的宽大披风之后,再也不露一丝一毫,让人看不清楚他的样子。

    只不过虽然此人全身都躲在衣袍中,但是散发出的阴冷气息确是有如实质,让人感到阵阵发麻。

    他那仅有一只手臂上,更是画满了符文,相信只凭符文此手就威力无穷,让人心生畏惧。

    更重要的是此人的修为,在场的所有妖修包括铁蛮在内都无法看出此人的修为,只有秦放和南流月能够凭借他们对于天地间灵力的强大感应力,隐隐觉察出此人的修为至少以已经是洞虚中期的极致,而且很有可能已经窥探到洞虚后期的门径。

    若是洞虚中期还好说,至少现在无尽沙海这边还有铁蛮、娄音、付罗睺等几个实力到达洞虚期的妖兽以及秦放和南流月这两个实力可以可洞虚期妖兽一较高下的高手,可以与之匹敌。

    但是一旦此人修为到达洞虚后期的话,双方拼斗的结果就很难预料了,毕竟有这样一个强大的存在可以瞬间会让结果改变。

    除此之外,认识的还有华蟒,和一群面色阴冷的修真者一同恭敬的站在独臂人的身后。虽然人数不多,不过却显的十分沉着冷酷。

    “就凭这些还想和我们无尽沙海的妖修作对~!真是不知死活~!”岗岚高叫道,由他率先发难,虽然意外但也在情理之中,冻豸一死,他就没了靠山,如今第一个出头,至少能争取到铁蛮等人的好感,说不定还能留有一线生机,至于对手,不过几十人而已,面对过万的妖修,根本不足为惧。

    但是没想到的是,话音未落,一道细如绣针的火线,搜的一声有独臂人手中射出,正中他的胸口,末胸而入,瞬间消失不见,只是让人意外的时火线消失后,岗岚根本灭有任何变化和损伤。

    突来的变化让岗岚感到一阵惊恐诧异,不过在发现自己没有什么变化时,岗岚随即破口大骂道:“残废就是残废~!打人都不痛不痒~!让老子叫你知道。。。啊~!啊 ~!~!”

    话音未落,岗岚的体内突然冒出无数的火苗,刺啦啦的灼烧着他的身体,只用了几个呼吸的功夫,原本不可一世的岗岚,就被烧的一片焦黑。

    火苗骤然而发,瞬间有熄灭,强大火势不过眨眼间,只是在火苗熄灭的同时,碰~!的一声,岗岚就炸做了漫天灰屑,连元婴都不能逃脱。

    突来的变化看的无尽沙海这边的妖修们心中大惊,他们可不是铁蛮、冻豸那个层面的人物,在他们眼里,半吊子的岗岚可是货真价实的洞虚初期的妖兽,还是抗毒极强的五足兽,没想到几个呼吸就被对方化作了飞灰,连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哼~!一个小丑,中了师尊的四级法诀焚体诀,还敢猖狂?哼~!”不屑一个娇媚的女声打断了众人的惊讶。不过此话一出,众人就知道此女便是刚才说话的那位。

    “婴黎~!”看到此女,秦放和南流月不禁轻声讶道。

    两人在离开狱林时救过一个本体为五级妖兽九婴的妖修,就是婴黎,两人还在她的手里得到可一块环佩,此刻看到她那可以引死人的脸孔怎会认不出。

    只是让秦放和南流月想不通的是,婴离一个妖修怎会成为修魔者的弟子,要知道一般妖修都是非常高傲的,根本不屑成为人类的弟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