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中间劫
    来到风雷府之内,典心海、孟家兄弟很热情的赢了上来,一边高兴一边询问两人战况。网

    这次袁空这个大嘴巴有了机会,把整个事情的经过如铁蛮如可发动对冻豸的攻击,秦放击杀密仇的经过,以及此后南流月杀掉简枯和同时被困罗幻金山等事情说的头头是道。

    尤其是最后那场妖魔大战更是说的绘声绘色,其中关于他自己如何杀掉冻豸夺回玄冰斧一节更是说的栩栩如生,让人不禁怀疑他以前定是做过说书先生。

    不过袁空的话确实把一幅幅生动的画卷摆放在典心海和孟家兄弟面前,听得他们心情激荡,恨不得亲临现场。

    尤其是袁空说道秦放击杀密仇,和最后让风缠逃脱的事情时,孟家兄弟脸上露出了深刻的仇恨。

    半晌之后,典心海、孟家兄弟的情绪才从袁空的话中慢慢醒悟过来,迎面却看到的是秦放和南流月两人略带羞愧的样子。

    “秦大哥、南大哥~!多谢你们请受我们兄弟一拜~!”性情的孟战拉着孟敖就要向两人拜倒。弄的秦放和南流月急忙去扶。

    “没有杀掉风缠已经算是失败,小傲和小战再如此的话,你们让我和月少的脸子往哪放啊”秦放苦笑着说道。

    “要不是两位大哥,我们命都没有了,哪里还有机会报仇,更何况主谋的密仇已经被秦大哥杀死,就算留在风缠又如何,正好给我们兄弟一个亲手报仇的机会,而且现在既然知道我们的仇人是修真者,只要我们努力,总有一天能够报仇雪恨~!”孟敖朗声说道,话语中既有深刻的仇恨,有带着强大的自信。

    不过孟家兄弟两人确实有自信的资本,毕竟两人的修行速度在修真界也算的上是上等之姿。

    “小傲说的对,两位大哥为我们做的够多的了,剩下的着一个仇人就由我们兄弟解决吧,我们现在只有一个愿望,就是跟谁两位大哥修习功法,尽快提高修为。”孟战说道。

    秦放和南流月对看一眼,心中暗叫惭愧,他们那里会什么高深功法,跟他们学习简直就是误人子弟啊。

    南流月想了想说到:“恐怕跟着我们对你们的修为没有什么好处,我想,我们给你们推荐一个前辈,至于你们能不能留在那就要看你们的造化了,毕竟那人是十分高傲的。”

    孟战和孟敖听到南流月这么说,相视了一眼齐声道:“请南大哥吩咐。”

    “沈前辈应该是个好老师,以他的博学应该可以知道两人,何况那里还很好玩,哈~!”秦放一拍南流月的肩膀道。

    “那我也去看看怎么样,反正不急着回去~!”袁空听到好玩,也叫道。

    “你还是先回白冰原才是,毕竟你那老祖已经担心了你这么长时间,按道理你也该回去,等你回来的时候,我带你去大风帝国吃百子虾,那可是我们家乡出了名的美味佳肴哦~!呵呵”南流月笑道,他知道想要袁空听话,需要有东西引着他才行。

    果然此话一出,袁空就一脸欣喜的说道:“好好~!南大哥你答应的哦,我现在就回去,很快就会回来,老祖定是也想我了,回去也是应该的。”

    看到袁空应承下来,典心海说道:“那还是我陪两位大哥吧,反正我也没事。”

    “嘻嘻~!正少不了你呢,我和月少想去你的故乡星帝国看看,说不定还能碰到你的仇人,顺便解决了,哈~!”秦放笑道。

    典心海眼中闪过一丝仇恨道:“好~!那就去星帝国~!两位大哥什么时间出发?”

    “现在还不行,至少要到十天之后,我们现在需要为中间劫做准备,所以今次才会如此匆忙的回来此地~!”南流月叹道。

    “原来是这样~!两位大哥还是快些准备,以后我和孟家兄弟的还要靠两位呢”典心海笑道。

    “小典学坏了,太滑头了。”典心海一副全靠你了的样子,累得秦放不觉笑骂

    “好了,秦少,该说的说完了,我们需要准备了。”南流月提醒道。

    “不急,心平气和才是关键。”秦放笑道。

    六人又谈论一番后,典心海拉起孟家兄弟和袁空走了出去,给秦放和南流月留下一个安静的环境来渡中间劫。网

    等其他人走后,秦放和南流月收起嬉笑神色,双双盘膝坐下。

    此刻梁恩也不想耽误时间,毕竟他们两人已经为此准备了许久,也压制了很久,否则修为至少是洞虚初期的实力了。

    当初为了中间劫,秦放和南流月两人还专门请教过沈天寿,虽然沈天寿没有给出什么明确的说法,但是两人已经隐隐摸出了渡劫的关键之处。

    现在两人只是是在做最后的冲刺准备。

    很快,没有了打扰的秦放和南流月,分别在运起沈天寿教授的清心咒和结合自身情况摸索出来的元神感悟方法,再次进入了那种无边无垠的天地之间。

    这次两人都熟练了不少,没有了那次的惊叹。

    只是很快两人又有新的快惊喜,随着运转功法的次数增加,他们元神中的一字排开的十颗大球中的代表天魂的蔚蓝色的大球,慢慢的居于中央了,而其他的球体则由一条直线,渐渐变成向天魂围绕。

    虽然情景大致相同,但秦放和南流月两人的元神世界还是有些差别的。

    其中秦放的元神世界中,天魂位置安定之后,就仿佛在隐隐放出吸力一般,让秦放的灵识都感觉要被吸过去一样。

    而且那仿佛无边巨大的天魂圆球上,更是放入出现了许多微不可察的跳动毛发一样,而且越来越多,细看之下竟然是无数肉眼难辨的细小雷电在不停的刺刺作响。

    而且随着雷电的出现,代表着地魂的带淡黄色的巨大球体,竟然仿佛稍微被拉近了一些,隐隐移动,发出阵阵无声的震动,震动之强让秦放那种被牵扯的灵识感觉到丝丝疼痛,让他大为惊讶。

    而另一边的南里月也面临着同样的状况,只是他的天魂巨球上并没有任何东西,但是却在慢慢的旋转,虽然缓慢但是却带出了极强的飓风,让南流月的灵识感觉就要被吹走一般。

    但是面对如此飓风,代表地魂的淡黄色巨球竟然还能靠近,而且竟然也顺着同样的方向转动,只是他的转动远不如天魂球,若不仔细观察的话,根本法觉不到。

    而且两个巨大球体转动产生的摩擦之力,同样让南流月感觉到了如针刺一般的疼痛。

    不过两人的刺痛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很快的时间两人就适应的他们元神空间的变化。

    那种奇怪的痛,则开始变成一种火热,犹如能烧化一切的火热,真是让人感觉,恍惚间可以融进他们的灵识一样。

    这样的感觉一直持续了近半天的时间,而后逐渐变热的灵识让两人呢感到无法承受。

    就在这个时候,两人同时感到眼前一黑,那种元神中广阔的天地突然消失不见,漫天的黑暗无穷无尽的压迫了过来,让两人同时感觉如坠地狱般,飞快的向下,坠去。

    半晌之后,秦放猛然一惊,因为他忽然啊发现自己身处飞熊州,

    而且他正和南流月一起身在他们所挖的那个地道里

    此时,他们头上的泥土已经开始有些冒烟,显然有什么东西在上面烘烤。

    正在思考间,背后传来一个声音道:“别发呆了,快走,以后再来报仇~!”说完身后一个身影跑了过去。

    “月少~!”秦放一惊,连忙追了出去,可是无论他怎么追赶,南流月始终快他一个身为,眼看着就要到出口的时候,南流月突然停了下来,来不及收布的秦放碰的一声撞在南流月身上,后则直接被巨大的冲击力给撞飞了出去,碰的一声落在外面。

    秦放刚想呼喊,外面就传来了阵阵喝骂声,“在这呢~!”“抓住了~!”“踢死你~!”

    阵阵喝骂声过伴着刀剑挥动的声音传来,夹着一个温柔的声音说道“看你往哪跑~!呵呵~!”

    风缠~!洞虚中的秦放一阵惊讶,想不到是他,而当他抬眼偷看的时候,却发现,一个狰狞的风缠,手里抛动着一颗披头散发犹带血迹的头颅,那头颅眉清目秀,带着丝丝文气,面带露不干,正是刚才被撞出的南流月。

    “月少~!”此刻的秦放清醒了不少,已然感觉到自己身处幻境,只是明知如此,看到南流月那不干的表情,仍旧怒吼一声冲出。

    但是弗一丛出,无数刀剑突然从四面八方射来,饶是他准备充足,也瞬间被刺成刺猬。

    但是让秦放大惊的是,疼痛~!真是的疼痛感~!瞬间从伤口传遍全身,不是幻境么~!怎么会如此疼痛,无助的秦放带着满脑子的疑惑轰然倒地,身体的剧痛已经让他站不起来。

    不过显然对方是故意如此,没有一剑伤到要害,但是却让他急痛,仅仅是几个呼吸的功法,秦放就感觉到自己正逐渐昏迷。

    然而就在此时,风缠又是一剑,再次用巨大的疼痛把他从昏迷间拉了回来,如此不停反复,仿佛无穷无尽。

    而另一边的南流月的感觉比他有过之而无不及,他在落下的第一刻就被人夺走了困灵刀,就在他惊讶的时候,一把巨大的困灵刀嗖的出现,把他给死死的插在一个巨大无比的树木之上。

    狱林?看到熟悉的景象南流月下意识的想。但是下一刻他就忘记了此刻的处境,因为他巨大的疼痛让他忘记了一切。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元婴已经被如此巨大的困灵刀给刺成了两半。

    直到这个时候,一脸鬼样的鬼老三才带着蔑视的微笑,慢慢的走出来,边走,手中边慢慢掐动法觉,引动刺入南流月的困灵刀,慢慢释放出阵阵刀气,割裂这南流月的身体,让毅力坚韧如铁的南流月也被折磨的汗珠直落,欲死不能。

    而且这样的感觉没哟有一刻停顿,总是在不停的慢慢割裂着。南流月甚至能感觉到自己元婴慢慢崩碎的感觉,那种撕裂感觉非是一般言语可以形容的,尤其还是如此的慢的割裂。

    然而就在南流月感觉有些麻木的时候,突然间一种撕咬般声音传来,半昏迷的南流月抬头望去,原来是鬼老三正在撕咬一个胳膊状的东西,但是南流月只看了一眼就感到内心狂怒到了极点,因为那个手上挂着一个黝黑的手镯,秦放的储物手镯~!这是幻觉么?不~!不对~!怎会如此的疼痛难忍,要是幻觉应该早就醒来才是。

    看着嘴露鲜血吃的津津有味的鬼老三,被定在树上的无法动弹的南流月感到了从来未有的绝望和愤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