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一百六十八章 醉乡楼
    听到两人的对话,秦放和南流月也感到了不对,显然典心海是出身一个名门,只是他太久没有回去,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家族已经没了,想到这两人不禁同时拍了怕典心海的肩膀。

    典心海显然有些不知所措,半晌才转身向两人说道:“两位大哥,我要去一趟一柱山,两位先自己进城去吧,我一会就回~!”

    “我们陪你去吧~!”秦放直接说道。

    典心海摇摇头道:“我没事,十年前的事情不会有什么危险,此去我只是看看以前的地方罢了,我可不想两位大哥看到我哭的样子。”说罢,在不管南流月的执拗,嗖的一声直接飞走,看得秦放和南流月一阵叹息。

    不过典心海的动作再次把那个二世祖吓了一跳,目光无神的喃喃自语了半天,好一会才一怕脑袋高叫一声道:“哦~!我想起来了~!无死无伤,千年前典家的大人物?他还活着~!还成了仙人~!天哪~!哎呦~!”

    二世祖说了一半,就痛叫一声,原来是秦放一脚踢中此人的脑袋,把他剩下的话直接踢回肚里。

    做完这些后秦放才环视了一下周围这群呆若木鸡的混混们,当初他和南流月不也是他们中一员,恐怕还不如他们,想到这,秦放轻叹一声向二世祖道:“小子~!你叫什么?乖乖的把典家的事告诉我,然后带着少爷去最好的酒楼~!不过吗~,若是有半句假话,呵呵,你知道了?”

    那二世祖比任何时刻都精神,出溜就爬起来,满脸堆笑的向秦放汇报道:“小人名叫葛六,是龙蛇帮龙堂的小头目,至于一柱山典家的事,我知道的也不多,听人说是典家这一代的少主惹了摩多宗,被摩多宗的人给灭门了,至于事情的经过就不知道了,毕竟当时小子才十来岁,而且身份低下~!能知道的有限。”

    秦放显然颇为喜欢这种感觉,笑着向葛六说道:“小子很识相啊,走吧~!去见见你们的那个飞虫~!”

    “啊?什么?哦~!是是是~!”葛六一愣,瞬间明白秦放说的是他们的帮助顾画师,只是把飞龙说成了飞虫。

    看着秦放作威作福,一旁的南流月只能呵笑不语,毕竟他们太明白这种小混混的心理了,若是他们只是一般好手,说不定这些家伙还会背后搞掂动作,但是见识过他们强大的葛六应该一心依附才是,没有人比他们更明白,小混混那种欺软怕硬的心理了。

    果然如他所料,葛六乐颠颠的带着他们向城中最大的酒楼走去,同时吩咐手下去请他们的帮助拜会两人,只留下自己陪着两人。

    一路上无论是进城还是认路葛六都熟悉异常,尽显地头蛇的本色。

    不但如此,一路走来,葛六这小子的嘴根本没有停过,溜须拍马滔滔不绝,样子异常谄媚。

    若不是看出两人不甚喜欢的话,秦放简直认为他可以如此说上一年。

    很快在葛六这个识途老马的带路下,一座宏伟高挺的楼阁映入眼帘,整个楼层高达三十多仗,共分五层,除顶层外,每层都有七八丈高,显的十分宽阔,而且整个店面装点各色的琉璃瓦,配以硕大的金子匾额醉乡楼,让整个酒楼显的绚丽异常。

    而且此时正值正午时分,楼里更是人声鼎沸,酒来饭往,一派声色飘香的热闹景象。

    看得秦放和南流月心花怒放,要知道以前这种地方他们根本没有资格来,此时还不吃个痛快~!

    就在两人思考的档,只见几个人骂骂咧咧,向外推嚷着一个比葛六更像二世祖的人,态度破不客气。没等两人弄明白,就听得碰的一声,此人被直接一脚踹出了醉乡楼。

    等那人反转过脸来,一脸不屑的看来身后的酒楼一眼,颇为不舍的喃喃道:“哎~!可惜~!可惜~!再有一会就能喝光那坛陈年的一阵香了~!”

    秦放和南流月却被引发了联想,当初他们也是如此的混吃混喝,想到这不由的对此人心生好感。

    秦放好南流月正想着,这人突然看到了葛六,先是一愣,随即一喜道:“小六~!快~!把钱给我,我有大用~!”

    此话一出,秦放和南流月一同看向葛六,葛六出奇的脸上一红道:“帮主。。你这。。哎~!”说完又像秦放和南流月介绍道“这位就是我们龙蛇帮的帮主,人称。。哦。。那个顾画师顾帮主了~!”

    地上的顾画师一愣,随即打量起两人,看到两人仪表不凡,一个如下山猛虎,一个如天上浮云,那还不知道遇上了贵人,急忙爬起来,挥退葛六亲自迎上道:“两位大侠,一看便知道是不凡之辈,只有醉乡楼才配的起两位,今天看来注定要吃在这了,两位里面请,里面请~!”说着便拉着秦放和南流月王里面走。

    弄的秦放和南流月哭笑不得,明明是他被轰出来,此刻竟然是像请客般的把他们往里拽去。

    不过顾画师此人虽然穿着的像一个十足的混混,但是其本人的卖相却显的相当不错,朗目星眸,唇红齿白,配上他呢凌乱的头发和有些忧郁的眼神,以及肩膀上还有一只毛色杂乱的黄鹂鸟,确实有几分气质,只不过其人品么就不怎么样了。

    醉乡楼门口的那些大汉一看他还来,都怒目而向,准备再次动手。

    南流月未免麻烦,摸出一定一两的金子,直接抛给了为首的一人。

    那人一愣,随即一喜,立刻换上一副笑脸,把三人让了进去,那顾画师则显的气宇轩昂,仿佛他请客一般。一点也不感到羞耻,就连看惯市井的秦放和南流月都感到此君脸皮当真是厚。

    正想着,顾画师转过脸来向两人说道“两位醉乡楼最好的地方是此楼的五楼,那里雕梁画栋,美不胜收,更可把全省美景尽收眼底,非常不错啊,到此一定要到五楼一坐才是~!”

    秦放和南流月一听就知道他自己向上去,不过两人也正有此意,不以为意的直接向五楼迈去,看的顾画师眼中精光闪闪。

    到了五楼,进门处,居然有两个修为已经是后天后期的武者把门,难怪普通人上不去。

    五楼楼间门上的对联也很别致,左右分别写着“往来傍金戈,出入执宝刀”横书一个“进”字。

    看得到秦放和南流月两人暗暗发笑,这店主未免太过势力,不过虽然不客气也透着强大的自信。

    秦放和南流月带着顾画师太步就往里走,两个武者并没有阻挡,让两人一愣,没有明白过来,但是少一事也好。

    三人进入此层后,发现这层并不算高,但是面积不小,装扮的清清雅雅,四周没有任何门窗,只有以红檀木立起的三棵盘龙柱,支柱顶棚,可是任由顾客环顾四周美景,视野广阔的让人精神为之一震。

    而且此楼飞檐探出颇长,即使大风凛冽雨雪也无法进入此楼,更添一分写意。难怪顾画师会念念不忘。

    只是此楼上人影凋零,只有两个客人在自斟自饮。

    其中一个衣着华丽的中年人不时望向门口,看来是在等人。

    另一个则漠不关心的只管喝酒,根本不当其他人存在。

    秦放三人找了一个靠边的地方坐下,一个身着织锦百花袍极为美貌的女子,就一步三摇的走到三人桌面,同时温柔的递上一份菜谱后,静静的等待着三人的吩咐,只看这侍女的样子就知道,这地方非是一般人来的地方。

    但是顾画师却习以为常的一笑道:“让小弟来点吧,此地我熟悉,保证不会亏了两位大哥”说罢不客气的直接把菜谱拿走,自顾自的翻阅起来,同时不时向那个女侍者说些什么,每说一句都让那女侍眼睛一亮。

    好半天之后,顾画师才把菜谱还了回去道:“就这些吧~!也就只有这么点可以吃的了。”

    那侍女婀娜一笑道:“多谢客官惠顾,请先付菜资共五百一十八两,酒菜随后就至~!”说罢把手中的托盘向前一伸。

    虽然她声音美妙的直叫人心中发颤,但是却着实吓了秦放和南流月一跳。

    因为虽然现在两人不再乎这点银两,但是这些钱最够在飞熊州时他们开销三年了。怪不得此地主人“钱势”二字如此看重。

    看到两人的样子,顾画师笑道:“此地的酒菜不贵,两位想来也是如此想的吧~!”

    秦放尴尬的一笑,连忙取出十定足有十两中的黄金放在盘上,说道:“多的是你的,不用找了~!”

    那女侍见怪不怪的嫣然一笑道:“多谢官人,奴家这就去准备,请几位少待片刻。”说罢如若柳扶风般的走了。

    等他走后,南流月才哭笑不得的看着一脸期待的顾画师道:“你可知道,这一顿吃掉了多少贫困人一年之粮?哎~!”

    “两位果然是大侠,小弟佩服,但是小弟没有那么多钱财,否则定要做一番大侠劫富济贫。”顾画师不以为意的叹道,弄的南流月不好再深责。

    “没钱就不要摆阔~!不是东西的就该滚出去~!”远处那个看似等人的中年人突然冷哼道。

    弄的秦放心中一怒,就要起来理论,却被顾画师抓住道:“我们吃我么的,理他作甚,等会我陪两位大侠去救济灾民,呵呵。”

    顾画师的话让心中发怒的秦放苦笑一声道:“真不该来充大爷,哎~!还是想念李家的包子啊。”

    那个中年人看秦放不答话,也不再说,继续自顾等人。

    好在虽然酒菜很贵但是上的很快,半盏茶的功夫,桌上已经摆满了珍馐美味,看得三人心中大乐,在不顾他人,大快朵颐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